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最终,裴霁打给了她和裴艺的父亲裴裕安。
      
      裴裕安过了好一会儿才接听,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惺忪困意:“裴霁啊?”
      “爸。”
      裴裕安停顿了一下,再度开口,声音稍微清醒了点,也更生疏客气了:“怎么这个时间打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裴霁顺着他的话,看了眼床头的时钟,将近凌晨四点。
      床头的睡眠灯散放出舒适柔和的光线,伴随着裴裕安疏离缓慢的声音,显得安详而宁静,仿佛裴艺那一通惊险万分的电话只是裴霁想象出来的而已。
      
      “什么事这么急?”裴裕安的声音再度传来,他一面说,一面打了个呵欠,才清醒了些的睡意又深沉了几分,像是裴霁再不说话,他就要撑不住,睡回去了。
      裴霁斟酌了一下言辞,问:“裴艺去了哪里?”
      
      “小艺?”裴裕安的声音提高了,“小艺怎么了?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裴霁答:“就是问问,她有没有提过,要出什么任务?”
      裴裕安冷静下来:“没有,没有听她说过最近有什么忙的。你大晚上的打电话问这个,是发生什么事了?”
      
      他的语速又急又快,有一个女声,由远及近地出现在电话那端:“小艺怎么了?我听到你说小艺了。谁打来的?”
      裴霁听出来,是她的母亲赵芫。裴裕安和赵芫低声说了几句。
      听筒里的声音就变成了赵芫的:“裴霁,你是不是梦到什么,预感到什么了?你也不是莽撞的孩子,没什么事,不至于大晚上的打过来。”
      
      因为裴艺的职业关系,父母一直很紧张她的安全。
      裴霁只思索了一秒,就说:“是。”
      她和裴艺是双胞胎,赵芫坚信她们之间一定会有心灵感应,小时候,还做过好几次试验。试验当然不可能成功。心灵感应只存在于基因相近的同卵双胞胎之间,她和裴艺是异卵双胞胎,没有这份默契。
      但赵芫还是固执己见。
      
      听裴霁给了肯定答案,她立刻急了,丢下句:“我去问问。”就挂了电话。
      
      裴霁只是想父母去确定裴艺的状况,只要他们去打听,目的就达到了。裴艺在电话里和她说的那些话,涉及了她个人的取向隐私,父母未必知道,最好还是替裴艺保密。
      
      她抓着手机,靠在床头,这时才感觉到眼睛十分酸涩。她闭上了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打算一面等,一面再眯一会儿。
      
      可惜眼睛虽然疼,身体也觉得累,精神却很清醒,怎么也睡不着了。
      
      过了几分钟,裴霁认命地下了床,去洗漱。
      
      她的生活很规律,睡眠也不错,但前提是不能打扰她。一旦被吵醒,就很难再睡回去。
      
      洗漱完,走到书房,往咖啡机里塞了个胶囊,咖啡机发出滋滋的声音。十秒钟后,裴霁端着杯子,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书,到书桌后坐下了看。
      
      这本书的书名叫“消失的微生物”,讲的是人们滥用抗生素的危害。裴霁三年前看到这本书后,认为这是一本很好的免疫学和微生物学方面的科普读物,就放在了书架上,需要放松时,拿来翻一翻。
      
      但今天,这本书没起到什么作用。裴霁翻了好几页,都不能集中注意力。她把书放到了一边,点了一下手机屏幕。
      四点二十三分。
      距离赵芫挂断电话,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足够父母在裴艺的领导、同事间打听一圈了,没有回电,说明他们没有打听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这是好事。
      可裴霁想到裴艺电话里那种临终嘱托的语气,还有电话那端乱糟糟的声音,就依然觉得不安心。
      
      她喝完了杯子里剩下的一点咖啡,舌头被苦味包裹,咖啡因的提神效果不错,她眼睛酸涩,头也胀痛,但大脑却越来越清醒了。
      
      裴霁见待着也静不下心,干脆拿了钥匙出门。
      
      凌晨四点多的城市,再热闹的街道都会显出几分冷清。路灯昏黄伫立,街上没有人,只有非常偶尔地开过一辆不知是晚归还是早起的车子,开过去老远了,还能有余音回响,寂静且凄清。
      有种落日黄昏后的荒芜感。
      
      去年三月,裴艺打电话给她,告知她父母买了房子,搬了新家,顺便还把新家地址也一并告诉了她,以免她回家走错地方。
      
      那是她们在今天以前的最后一次联系。之后一年多,她们没有见过一次面,也没有通过一次电话。关系疏淡得连泛泛之交都称不上。
      
      裴霁回想了一下,从小到大二十多年,她和裴艺说的话加起来,大概还没有昨天那位综艺节目的导演和她说的多。
      
      这么冷淡的关系,裴艺却在今晚给她打了这样一通电话。裴霁想不通是为什么,哪怕真的有放不下要托付的,也不应该是托付给她。
      
      到父母新家的小区外,裴霁被保安拦住,做了访客登记,才让她进去。
      这时黎明已经降临,太阳的光正努力击退黑暗,而黑暗还在殊死抵抗,双方势均力敌,天色是半明半暗的。
      裴霁放慢了车速,注意着两侧的房屋门外的门牌号。
      开了大约五分钟,她找到了父母的房子。
      
      小区里的房子都是由同一家房产开发商建造,每一栋都相似得像是其他房子的复制品,毫无个性可言。
      但裴霁下了车,走到门外时,还是看出了一些细微的区别。
      父母别墅外的大门上贴着一副木头做的铭牌,铭牌上写着“裴艺的家”,裴霁记得这是裴艺九岁那年的手工作业,带回家后,就被母亲挂在了门上,有一段时间,每当有客人来访,母亲都要展示给客人看,再骄傲地夸上一通。
      现在,搬了新家,也没被丢弃。
      
      裴霁在门外站了一会儿,透过房子的窗户,看到里面还是漆黑的,并未亮灯,整栋房子都像是笼罩着朦胧睡意。
      
      裴霁感觉自己明显松了口气。
      如果裴艺真的出了事,不会不通知她的家人,裴裕安和赵芫不可能安稳睡觉。
      那通电话也许是裴艺的恶作剧,又或者她真的在执行任务时受了伤,但不严重,裴艺过于紧张,错估了伤势。
      
      她坐回车里,打开导航,计算了一下从这里出发去研究院的时间,发现还能空出半小时,便决定在这里再等半小时。
      
      今夜的事情对于一向喜欢维持旧有秩序,讨厌意外改变的裴霁来说太过奔波动荡,但在平静下来后,裴霁又迅速找回了自己的节奏。
      这半小时她没有浪费,拿出了电脑,看了两篇研究生新交上来的论文,并加以修改,把修改意见重新写了一个文档,然后发放回去。
      
      在最后一分钟,裴霁合上电脑,放到副驾驶座上,准备离开时,别墅二楼的灯突然亮了。
      裴霁动作一顿,注意力便转到了那栋房子上。
      最多不过两分钟,房子的门开了,一对中年夫妇神色惊慌的开门出来,他们甚至忘了回手把门带上,急急地朝着大门冲来。
      
      裴霁下了车。
      裴裕安和赵芫慌张地打开门出来,看到裴霁时,都怔了一下。赵芫先反应过来,飞快地说了一句:“小艺出事了,我们去医院。”
      裴霁的心猛地一沉,惊慌在一瞬间占据了她的心头。
      
      他们去的是临市的医院,裴霁开车。
      裴裕安和赵芫的手交握在一起,时不时地互相安慰,但这些安慰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他们隔一会儿就会催促裴霁开得快点,还不断地和医院里裴艺的同事保持联系。
      
      到医院时已经快到中午。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外面站了一群穿着制服的人,看到他们过来,为首的一个中年人,朝他们迎了几步,脸色很是严肃地握了握裴裕安的手,没寒暄,开门见山地说:“还在抢救。”
      
      赵芫哭出了声,连声说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裴裕安一面轻拍她的背,一面对那中年人说:“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伤得这么重?”
      
      “昨天晚上有一群匪徒潜入了一个富豪家里,想要绑架这家人的儿子。撤退的时候,被保姆发现,保姆拉了警报。这伙匪徒策划了很久,里应外合,把周围的环境都摸得很透,设计了好几套撤退路线。情况非常紧急,人手很缺,裴艺当时正好在我们局交接一个任务,就主动帮忙了。”
      
      裴裕安怔怔地听着,赵芫已经泣不成声。
      
      中年人面露为难,像是不忍心,转头看到裴霁,认出这位声名鹊起的免疫学家了,叫了声:“裴教授。”
      裴霁看了看父母,然后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冲他点了下头,算是招呼过了:“接着说。”
      
      “然后,我们成立了专案组,制定了详密的营救计划,但过程里出现了突发状况,裴艺为了保护人质……”中年人缓慢地说,斟字酌句,像是想尽量减少对家属的伤害。
      
      他话还没说完,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所有人都围了上去,裴裕安和赵芫几乎是冲过去的。
      裴霁落在最后,她透过人群,看到医生摘下口罩,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人群瞬间静止,所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脸色煞白的赵芫发出一声尖叫:“不可能!”
      她抓住医生的白大褂,眼神凶狠,看起来像是要与人拼命,却又不知该和谁拼命。
      所有人都拦着她,裴裕安喊着她的名字,要她冷静,可明明他自己都快撑不住了。短短一两分钟,他像是被抽光了精气神,老了十岁。
      
      那边吵着闹着,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裴霁在人群外,格格不入。
      
      她还有点回不过神,没救过来?
      浑身的血液都像是结了冰,她感到浑身冰冷。她想到她和裴艺寥寥无几的相处,想到很久以前,她上大学,裴艺突然来看她。
      
      那一年,她十六,已经快把大学的课程都修完了,而裴艺却还在上高中。她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喊她名字时,裴霁几乎没反应过来,裴艺却笑得一脸春暖花开,像是心情极好,伸手就抓住她的手,说:“你好久没回家了,我来看你。”
      
      这还是裴艺第一次主动去找她,印象里,好像也是唯一的一次。裴霁抱着一叠书,原本是想去图书馆查点资料的。被她这一打岔,自然就改变了行程,带着她,去学校里的一个小茶吧坐着。
      
      裴艺那天特别兴奋,高兴地对她说:“我打算当警察,你说怎么样?”
      裴霁觉得不错,就点头说:“好。”
      但她没有问,为什么裴艺突然有了当警察的志向,也没有问为什么那天她会突然来找她,更没有问为什么选择职业选择志向这样的人生大事,她会来问她的意见。
      明明她们关系冷淡,从小到大都不亲近。
      
      这些问题,裴霁再也没有机会得到答案了,就像她再也无法知道,为什么遗言这么重要的话,她会说给她听。
      
      手术室里,裴艺的遗体被推了出来,手术室门口的人从中间分开。赵芫哭喊着扑到裴艺的身上:“小艺!你看看妈妈,你看看妈妈!”
      裴艺的身体只是晃了晃,她听不到也看不到。
      
      裴霁在人群外怔怔地看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闷堵,像是有什么她拥有了多年,早已习惯了的东西,被生生地夺走,再也找不回来了。
      
      裴霁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满手的湿凉,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和她的父母一样,流泪不止。
      
      六月底的天气,酷热已然毫不留情,骄阳高高地悬在天上,炽热猛烈。
      裴霁站在一栋居民楼下,抬起头来看。骄阳刺眼,她反手挡下了光,默数着楼层,一层一层,数到第十七层,停了下,稍微地望了一会儿,便迈开步子,走进了大门。
      
      这里是裴艺的住处。
      此时,距离裴艺过世,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里,父母的状态一直很差,裴霁走不开,全程操持着裴艺的后事。她不懂治丧的仪程,幸好有专业的殡葬公司在旁指点,才让她不至于出错。
      
      出殡后,裴霁向裴裕安要了这里的地址和备用钥匙,就直接过来了。
      乘坐电梯,到达十七楼,在门牌号1701的门外停下,她确定一般地又看了眼门牌,才抬手叩门。
      
      她原本是想在追悼会上,向那个叫宋迩的女孩转达裴艺的遗愿,告诉她,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找她帮忙,她一定会尽力相助。
      她不时留意追悼会的签到册,但直到结束,都没看到宋迩的名字出现在签到册上。
      
      裴霁觉得有些不对,就过来了。
      
      门没有开,也没人应声。
      等待了一会儿,裴霁又敲了敲门。
      依旧无人应答。
      
      裴霁想了想,拿出钥匙,把门打开。
      冷气扑面而来,屋子的模样就展现在裴霁的眼前。
      
      很干净,也很简洁。沙发、茶几、电视、书架,还有一些别的家具。但所有家具几乎都是圆或椭圆的形状,书架这样的大件,边角包了软布。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地毯,厚得过了头,踏上去微微下陷。
      
      裴霁站在玄关口,扫了一眼就觉得这里的布置有点奇怪,不太协调。像蹒跚学步的儿童居住的儿童房,担心他摔倒,担心他磕碰,给家具和地板都加了一层防护。
      
      她往里走了一步,反手关上门。
      
      左侧的一间房间传来开门的声音。
      
      裴霁循着声音转头,看到了一个女孩。
      女孩缓缓地走出来,手还握在门把上,身子微微侧着,朝向门口,唇角弯起,声音里都透着开心:“你回来了?”
      
      这一瞬间,裴霁明白了为什么客厅的布置会这样奇怪,也明白了为什么裴艺这么放心不下,临终前要她答应照顾宋迩。
      
      因为宋迩是个盲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没想到吧,是个盲人。
    我对裴霁说。
    哈哈,没想到吧,这章这么长。
    我对你们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