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摘星
      文/阿树
      
      这一天开始得和以往的任何一天一样。
      裴霁七点钟离开家,七点半差五分时她的车子开进研究院,四分钟后她推开办公室的门。
      此时整个研究院里还只有寥寥数人,伴着若隐若现的消毒水味,实验楼的走廊中显出一种特别的冷清。
      
      正式的上班时间是八点半,只是裴霁的作息早已固定,她习惯每天提早一个小时到办公室,确定今天的行程,然后或是翻阅顶尖学术杂志上的新论文,或是整理实验报告,调整研究进度。
      到八点半,她会更换实验用的白大褂,去实验室。那时,团队里的其他成员都在了,一天的工作,就此开始。
      
      裴霁在办公桌后坐下,按照习惯,打开日程表,自上而下地扫了一遍,最后目光停留在了13:30后面跟着的录制节目四个字上。
      她明显有些抗拒,但她没有过多地任由情绪蔓延,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关掉日程表,翻开昨天的实验记录。
      八点半,开始工作,十一点半,去研究院的食堂吃午饭,十二点十分,她驾车离开研究院,前往录制场所。
      
      录制节目的时间地点,节目组提早了一周和她协商,以便裴教授安排出时间。
      录制地点距离研究院一小时车程,裴霁不习惯迟到,于是提前了二十分钟出发,为可能会有的堵车或其他突发事件留出足够的应对时间。
      到达时,裴霁看了眼表,一点二十三分。
      
      导演正在演播厅后台和主持人说话,看到裴霁,他眼睛一亮,连忙迎了上来:“裴教授,幸会,幸会!”
      
      后台乱糟糟的,许多工作人员忙忙碌碌地来来往往,这样的氛围,和裴霁平常待的干净清静的实验室很不一样。她不太适应,于是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人身上,握了一下他的手,说:“你好。”
      
      导演十分热情,和她寒暄了一会儿,才客气地说:“化妆师已经等着了,你先化妆。化妆的过程中,我来给你讲一下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裴霁自然是配合。
      
      这是一档综艺节目,节目名字叫做《那些高山》,高山取的是高山仰止的意思。
      这档综艺每期都会请在社会上有杰出贡献的人来参加,有时是医生,有时是创下世界纪录的运动员,有时是著名的作家,有时是某一门即将失传的民间艺术传人。
      不论是什么职业,什么身份,受邀嘉宾都满足卓越出色,站在他们所属行业的顶端,发挥着他们的热情,为人类社会,增添各种精彩的可能性。
      
      裴霁录制的是第二季第一期。
      有第一季的完美收官在前,观众对第二季给予了无限厚望,于是第一期的嘉宾人选就成了打好漂亮一仗的关键。
      恰好,裴霁在三个多月前获得了一项国际生物医学大奖,是这一重量级奖项创立以来最年轻的获奖者。有网友上传了颁奖典礼后的合影。
      
      合影里,裴霁站在几位穿着黑色正装的男性科学家正中。这几位男性科学家的年纪比她大了一轮不止,有两位甚至已经满头白发。
      二十五岁的年轻女科学家在他们中间,既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又是如此绚烂耀眼。
      
      年轻、女性、科学家三个词摆到一起就足以使人仰慕敬佩,如果再有荣誉加身,无数鲜花与掌声就会随之而来。
      裴霁通过一张合影在互联网上爆红的时候,她正受邀在国外几间大学做学术报告。等她回来时,热度已经消下去了。
      她没有关注社交软件的习惯,也不会在网上搜索自己的名字,于是也就不知道她曾在虚拟的网络上受到过许多追捧,接到综艺节目的邀请时,甚至十分纳闷。
      
      “要注意的就是这些了。”导演说完了,他看着裴霁,笑容很亲切,“裴教授这是第一次参加这类节目吧?不用紧张,大胆一些就好。我们时间够了,下午就对词、彩排,晚上九点正式录制。”
      裴霁不是太紧张,她只是对这个陌生的环境不太适应,听他这样说,回答了一句:“好。”
      
      导演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边上看了一会儿。
      他见过那张合照,裴教授真人的气质要比照片上更冷感一些,但幸好她说话的语速并不快且声音较为和缓,所以并不咄咄逼人,反而有种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希望拍摄的时候,裴教授能稍微放开些,否则怕是会显得呆板,影响节目效果。
      
      裴霁在两天前拿到台本,并且熟记,跟主持人对过台本,确定了流程后,就开始实地彩排。
      裴霁看了眼表,三点十二分,计算了剩余的时间,认为绰绰有余,但也并不松懈,毕竟,这是她从未尝试过的事情,真正做起来,恐怕难免波折。
      
      她的顾虑是对的。
      彩排一开始就不顺利,从站位到表情,连头抬几分高都很讲究。
      “裴教授,你的眼睛,要稍稍往左边侧一点,因为灯光是从右边打过来的,朝左边侧一些,效果会好点,对,对,我们再来一遍。”
      “等等!裴教授,这个地方最好有表情,讲到你年少时的事了,你是怀念,还是别的什么情绪,都应该表现在脸上。”
      “语气,语气!不能平铺直叙,请带一点感情!”
      
      导演急得跺脚,不住地看时间,表情也越来越暴躁。
      
      裴教授把台本记得很熟,且严格按照上面所写,但她实在不适合镜头,她的表情太少了,像是尚未学会模拟人类表情的人形AI,这样拍出来,节目效果是十分枯燥乏味的。
      导演一想到第二季第一期就要收视率大跌,惨遭无数差评,急得都快站不稳了。可他还得控制语气,不敢说得太过严厉。
      年少成名的人,难免傲气,今天彩排不好,最多就是把正式拍摄时间推迟两三天,要是把嘉宾骂走了,就没法收场了。
      
      等到七点,如果没有好转,就安排推迟拍摄。导演在心里做出应急方案。
      但情况,在一个小时后,开始转变。
      裴霁逐渐地适应,她听进了导演的指点,并且举一反三,将自己的表情语气举止都按照导演的要求进行精准地修正。
      到了七点,第二遍彩排时,已经十分顺畅,裴霁甚至记住了场上所有的灯光位置,以及其他人的全部台词。
      
      前后两遍彩排的表现,堪称天差地别。导演松了口气,打消了推迟拍摄的计划。
      等到晚上九点,开始正式录制,裴霁已经完全掌握了在舞台上表现的技巧。导演在场外,聚精会神地盯紧监视器。
      主持人说了个笑话,观众席传来笑声,裴霁的眼睛里盛上了笑意,不算太深,但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
      
      如果单单只看现在,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导演把下午第一遍彩排的场景一对比,感觉十分震惊。
      
      他依然觉得裴霁像人形AI,而且是具有极高学习能力与模仿能力的那种,在人类社会,学习像一个正常的人类,模拟出正常人类才会有的言行举止。
      这么一想,他顿时感到十分带感,甚至还有些想要跨行,去做影视剧导演。
      
      收工时已经是深夜。
      裴霁跟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道了再见,独自离开。
      回到家,是十二点零七分。
      裴霁感觉有些累,就快速地洗了个澡,躺到床上是十二点半,比她平时的睡觉时间,迟十分钟。
      
      裴霁有个习惯,躺在床上合上眼后,她会把这一天做的事做一个简单的回顾。
      今天也是如此。
      回顾到下午的事情时,裴霁觉得既茫然又陌生,像是一个被丢到一个危险而喧闹的环境里的人,凭着本能应对,竭力地想要摆脱困境。
      最后侥幸脱险,回头去看,却不知道自己在混乱中做了什么。
      
      今天是特别的一天,裴霁想了想,在脑海里,把特别二字划去,换成了浪费。
      今天是被浪费的一天。
      她一向认为,人类一生的时间有限,十分珍贵,必须奉献给热爱的事物,不能用以挥霍。
      而综艺节目,显然不在她热爱的事物范围内,她甚至十分排斥。
      不过还好,明天就能恢复正常。
      裴霁庆幸了一下,意识逐渐模糊,安心地沉入睡梦。
      
      可惜平静的睡梦并未持续太久。
      
      漆黑的卧室里,放在床头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同时发出来电铃声。裴霁被吵醒,她坐起来,愣了两秒,才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裴艺”二字,裴霁清醒了。
      
      她按下接听键,并点了外放,但没有说话。
      
      “裴霁。”听筒里裴艺声音有些虚弱,尾音里竟还带着两分笑意,在漆黑的卧室里回荡。
      裴霁感觉耳朵有些不舒服,伸手开了灯,开口问:“什么事?”
      “有一个人,我想托你替我照顾。”裴艺的声音时高时低,背景里有嘈杂的声音。
      
      这话语中不祥的意味太过明显,裴霁的心一下子抽紧,问:“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
      裴艺像是没听到,自顾自地说下去:“她叫宋迩,我很喜欢她,我从来没有这样喜欢一个人,我放心不下她……”
      
      她猛地停顿下来,喘息了一下,接着就是几声低咳。
      嘈杂的声音更多了,这次裴霁隐隐听到有人在喊:“救护车,快!先让裴队上车,别乱搬动,让医生来,医生呢!”
      最后三个字是嘶吼出来的。
      
      裴霁被这吼声惊到,肩膀颤了一下,她忙把手机拿到耳边,叫了两声:“裴艺,裴艺!”
      裴艺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得裴霁的心不住地往下坠。
      “没想到,我的遗言竟然是说给你听的。”
      裴霁想要呵斥她说什么胡话,却怎么都发不出声,口舌干得要命,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
      
      “姐。”裴艺叫了一声。
      裴霁闭上了眼。
      “求你了,一定要照顾她,她在我家,你去找她。你答应我,答应我……”裴艺的声音越来越低,像是吊着最后一口气,逼着裴霁点头。
      
      裴霁满脑子嗡嗡作响,脱口而出:“我答应你。”
      她刚说完了这句话,手机里的声音突然被切断。
      嘈杂的声音没有了,裴艺的恳求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回拨过去,已经是无法接通。
      
      裴霁干坐在床上,大脑一片空白。
      空荡荡的卧室,静得让人发慌。她突然有些恍惚,怀疑起刚才那通电话是否是真实的。
      裴霁握着手机,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不断下坠。
      
      突然,她清醒过来,打开锁屏,想要问问裴艺现在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
      她打开通讯录,想要拨打电话时,停住了。
      她不认识裴艺的同事朋友,没有询问的地方。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非常精彩!
    暂时定一个日更一个月的小目标,请多多收藏、留评、支持!
    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