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03章: ...

  •   
      寒光心道这世道,鬼都能站在阳光下,可真是不得了。
      
      世人一般是见不到鬼的,若是这鬼有了一点修为,或是成了鬼修,也能让人看见。寒光也曾读过聊斋,这书里的许多鬼不仅不怕阳光,还能生孩子。
      
      她走过去,看到燕赤霞生气的脸色,道:“怎么了?”
      
      “宁兄骗我!”他掷地有声道:“你只说要收敛一位妹妹的尸骨,我才陪同你到了白杨树下。谁想到你要带走兰若寺的女鬼,才致使我们被追杀!”
      
      寒光倒是不露半点吃惊的神情,宁采臣有些羞愧,跟他道歉:“燕兄莫怪,我只想帮助聂姑娘脱离苦海,并非是有意陷害你于这样的地步。”
      
      他看向聂小倩,有些奇怪:“姥姥让你来杀我们不成?”
      
      聂小倩摇头道:“不是。”
      
      “你自己偷偷跑来的?”
      
      “也不是。”
      
      “那你倒是说呀!”
      
      聂小倩露出了一个苦笑,对他们道:“你们可知这是谁的道观?”
      
      寒光与燕赤霞摇头。主殿无神,他们确实不知道这是谁的道观。反倒是宁采臣想了想,十分笃定道:“这里是玉皇观。”
      
      小倩没来之前,他内急,溜出灵官楼去找茅房。茅房找到了,他还发现了一尊泥像,倒立着、被仍在那坑里……
      
      小倩摇头:“曾经是玉皇观。后来,这里属于黑山大王,姥姥让我来看看黑山大王到底死了没。”
      
      这句话恍如一个惊雷,砸到了寒光的头上。
      
      还真有黑山大王?
      
      她有些吃惊,燕、宁两人却不知黑山大王是何方神圣。小倩缓缓道:“黑山大王统领方圆百里的妖魔鬼怪,姥姥也不敢得罪。只是听说前夜雷雨,黑山大王被雷给劈死了。”
      
      寒光不由得回头,看向那处塌陷的宫殿。小狸猫正迈着小碎步走过,小倩道:“……看来黑山大王是死透了。”
      
      寒光眼疾手快,一把捞起猫,道:“既然如此,我先走了。”
      
      “来不及了。”小倩叹道:“姥姥让我进来前,已经派手下的女鬼和夜叉,包围了这座山。”
      
      ……
      
      难怪昨晚燕、宁二人被巨蟒追杀,黑山无主,妖魔作乱。
      
      .
      
      晌午时,小倩回去了。
      
      临走前,她说会给他们努力争取一点时间逃跑,但姥姥最迟晚上会来取他们的性命。
      
      宁采臣不知从哪里找来了纸笔,一边哭,一边给家中的老娘和夫人写遗书。燕赤霞不知去哪里了,寒光感觉有些饿,回房发现巧克力不见了。
      
      看这撕咬的痕迹,应该是被小狸猫给偷吃了。
      
      她想起先前抱猫的时候,小狸猫的胡须上,好像沾上一点可疑的颜色。寒光哭笑不得,又翻了翻包裹。
      
      正当她整理东西的时候,燕赤霞在房外喊了一声:“褚姑娘,出来吃饭了。”
      
      燕赤霞将三碗稀饭摆在了石桌上,招呼他们来吃饭。寒光很吃惊,燕赤霞道:“观里找到了一些粮食。真奇怪,这黑山老妖是吃素的?”
      
      道观里很干净,没有一点妖怨之气。他们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狼吞虎咽吃了饭,人均三碗。毕竟,按着宁采臣的话来说,做鬼也要做个饱死鬼。
      
      寒光饱腹过后,与燕赤霞一道爬上了灵官楼上,看这黑山的四周,不仅有妖,还有密密麻麻的禁制。小倩曾说,姥姥很怕这件事传出去,那岂不是没人来兰若寺了。
      
      毕竟很多书生,都把兰若寺当成免费的旅店,不住白不住。
      
      所以姥姥打算斩草除根,杀了他们干净。
      
      穿越前,她走衰运已经很久了,遇到这种情境倒是淡定。从灵官楼上下来后,她从兜里掏出一个喷漆壶。
      
      寒光晃了晃喷漆壶,信步走到道观的墙边,神情肃然。
      
      随着她手上动作的变化,朱砂喷到了墙上,竟渐渐成了一张灵符的图案。
      
      黄墙的映衬下,倒真有几分像一张符。
      
      寒光在道观的四面墙上,皆画上符,又在地上喷绘一些奇怪的图案。
      
      燕赤霞好像明白了她要做什么,只是默不作声看着。反倒是宁采臣写完家书,背着手走了过来。
      
      他问:“你行吗?”
      
      “不知道。”
      
      寒光并不生气,她原本也不是个正经道士,穿越前只是看了两年家传的书籍。她随手将喷漆壶一丢,道:“死鬼当做活鬼医吧。”
      
      宁采臣的眼泪又涌了出来,他万万想不到,好心想要搭救聂小倩,竟然要把自己也给赔进去了。他对这个漂亮的女鬼,可是一点好感都没了。寒光又找他要了点铜板,宁采臣万念俱灰,将钱全给了她。
      
      光阴慢慢,他却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天就黑了。
      
      .
      
      寒光在正殿前跳绳。
      
      她从包里翻出一根跳绳,于是做了个热身运动后,开始淡定自若地跳绳。自从得知这个世界有鬼、打破了她坚定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以后,寒光就没那么害怕死亡了,顶多有些担心地府的食物不好吃。
      
      就算做鬼,她也要做一个身强体壮的鬼。
      
      更何况,她原本也不能长命……
      
      寂静的道观里,宁采臣躲在三清殿里不出来,燕赤霞在石凳上闭目养神,小狸猫没了踪迹。四下里,只闻绳索落地的声音。
      
      黑暗席卷而来,夜幕上寥寥数星,给了大地一些微弱的光亮。
      
      石桌上摆着道观里搜刮来的白蜡烛,发出苍白的光芒。忽一阵风刮来,吹灭了这点光芒。
      
      绳索声骤然一停。
      
      寒光恍如暗夜中的一道风,只身融入这浓浓的夜色,没了踪迹。在灵官楼上,燕赤霞迎风而立,身后飞起一把小剑,朝道观前那个怪物飞去。
      
      那便是小倩口中的姥姥,原是个一脸褶皱、看着十分丑陋的怪物。只见她发出一声瘆人的笑声,忽然从袖子中生长出几根极粗的藤蔓,朝燕赤霞抓去。
      
      飞剑护主,替燕赤霞阻拦藤蔓。剑刃碰到树枝上,刺了几剑后,竟然滴落又腥又浓的绿血!
      
      怎么会这样?
      
      燕赤霞神色一变,他原本以为姥姥是个千年夜叉,如今看来怎么是个树妖?眼看着飞剑被藤蔓一圈圈缠住,他抽出腰间的剑袋,凌空一舞——
      
      剑袋瞬间变大,从中钻出了一个鬼怪,长得也十分可怕。姥姥见那鬼怪,不屑地笑了笑,又生出了几根藤蔓,将鬼怪给牢牢抓住。
      
      纵有鬼怪的撕咬,可对于姥姥来说,也是无济于事的。
      
      道观的上空,姥姥发出咯咯的瘆人笑声,身上伸出无数个藤蔓,恍如一张交错的大网。她用一双血红的眼眸看着燕赤霞,低低道:“夜叉尚且不是我的对手!尔等小辈,也敢拦我?”
      
      她随手一挥,一条极粗的藤蔓扫过灵官楼,将燕赤霞推了下来,落到了山门前。姥姥正欲取他的心脏,忽见主殿之前,红光升起,隐隐听闻几声经文。
      
      黑山老妖已死!金华一带,又有谁能和她争锋?
      
      姥姥肆意一挥,无数个藤蔓扫过道观的上空,将砖瓦拍下屋檐,噼里啪啦,扬起一片灰尘。她朝前看去,只见主殿前的广场上,有一年轻女子,盘膝坐在阵法的中央。
      
      那女子自是寒光。
      
      寒光以朱砂画阵,摆下九天应元阵,在此恭候姥姥大驾。她双手行决,在跳绳上串起铜钱,做成了一条捉妖的绳索。
      
      听到前面的动向,她料定燕赤霞已经失败,于是缓缓睁开眼。
      
      果然。
      
      还好她所在的时代,对倩女幽魂的故事说法纷纭,因此她料定姥姥不是千年夜叉,便是槐树树妖。姥姥伸手抓来,寒光不慌不忙,抽起绳索就朝她打去。
      
      绳索上沾上了道术,发出红光,打在姥姥的藤蔓上,碰撞出金色的火星。姥姥近她不得,愈发恼了,于是伸开双臂,浑身的藤蔓全部来抓寒光。
      
      密密麻麻,从上到下,竟将寒光给包围住了!
      
      此时,燕赤霞已经重获自由,急忙唤来了飞剑和剑袋,朝姥姥扑去。然而这一去如飞蛾扑火,他被弹飞了好久,只能眼睁睁看着姥姥的藤蔓围住了寒光,宛如一张巨大的树网,密不透风。
      
      姥姥扭曲残碎的脸上,发出猖狂的笑声。正当此时,画在道观的四面墙上的四张灵符,竟然动了!
      
      四张灵符从墙上飞出,发出荧荧的光芒,将姥姥困在此处,不得脱身。
      
      摆在九天应元阵法位上的几盏白烛,虽被姥姥的藤蔓困住,却仍旧没有灭。
      
      寒光看了一眼,不慌不忙,左手掐一个手决,右手将剑从背后的剑鞘中拔了出来。这一剑出鞘,顿时寒气满满,光芒万丈,就连姥姥的藤蔓,也不能遮掩了它的光芒。
      
      一道剑光,从黑山上冲天而起,直入云霄。
      
      寒光也,惊呆了。
      
      好在她还没忘记自己要做什么,念咒催动灵符,将姥姥困在阵法的中央。寒光拜过诸天星斗,步罡踏斗,持剑跃过头顶,口中念念有词——
      
      “九天应元府,无上玉清王。恭请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以智慧力,降服诸魔。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苍穹之上,雷声大作。
      
      燕赤霞在外面,看得到天地间的变化,又惊又喜,不敢相信。高空之中雷云密布,凝聚成一道道雷电。
      
      姥姥见此,心知遇到了对头,焉能不逃?只是那从墙上飞出的符咒,将她困在此处,更有一条串满铜钱的绳索,炽热的烤着她的藤蔓。
      
      轰——
      
      天雷降落,天地失色。全黑山的生灵们被惊起,就连青山镇里的居民,都起身来看这雷电。
      
      一道极粗的紫色雷电,落到了兰若寺姥姥的头上。这一瞬,仿佛天崩地裂,天地间一片亮白。
      
      许久后,燕赤霞才眯起眼,见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周围全是碎裂的藤蔓,一节一节的。
      
      寒光孤身立于雨中,湿发贴着脸颊,剑在手中,剑尖着地。
      
      “褚姑娘?”他唤了一声。
      
      寒光恍若未闻,直到第三声,才回眸幽幽看了他一眼。这一看不打紧,燕赤霞吓了一跳,这眼神中的浓浓杀意,她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让人既惊艳,又害怕。
      
      白烛早已被雨水扑灭,唯有苍穹上一道道闪光,才隐约能看清周围的情景。
      
      寒光看着他,忽然回过神来,将剑插了回去。
      
      不知怎的,刚刚在阵法中拔出这把剑,她的心中就被强烈的怨念和仇恨所侵蚀,虽然拥有无尽的潜能,却满满是悲愤和仇怨。有一瞬间,她甚至想屠灭所有生灵。
      
      将剑送回剑鞘中,她的神智稍清,对燕赤霞说:“姥姥已灭。”
      
      燕赤霞由衷佩服,道:“褚姑娘再次救了我们,多谢。”
      
      寒光微微一笑,从兜里掏出了手电筒,照亮了这一小片的区域。地上满是碎枝绿叶,寒光朝前走去,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
      
      她低头一看,看到一块深褐色的木头,竟有一点森森寒气。她将木头捡了起来,燕赤霞看了一眼,讶然道:“槐木之精?”
      
      “那是什么?”
      
      燕赤霞道:“就是这树妖姥姥的本体。她被天雷毁灭了神魂,留下这修炼千年的木精。”
      
      寒光握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正好是一柄木剑的大小,决定将它留下来。天雷将地面打出了一个大窟窿,寒光往前走了一步,忽然间,又踩住了一个有些软的东西。
      
      “嗷……”
      
      一个有气无力的叫声,从寒光的脚下传了出来。她分辨得出这是人的声音,急忙后退一步,将手电筒的光芒对准了窟窿。
      
      只见这地砖下,竟然有一个密室,一个人正扒着地砖,想要从里面爬出来。
      
      燕赤霞也吓了一跳,两人怕是遇到别的鬼怪,紧紧地盯着那个人。那人终于从下面爬了出来,瘫倒在地上直喘气。
      
      寒光用电光扫了扫他,这是个年约二三十岁的男人,穿着倒是蛮好,只是整个人没精打采的,还有些虚弱。
      
      她看向燕赤霞:“道观藏娇?”
      
      燕赤霞:“……”
      
      这人相貌倒也清秀,浑身没有妖气,但又不像是个活人。燕赤霞蹲下身,问他:“这位兄台,你是什么人,为何在这里?”
      
      “我、我是被那老妖……”他疲惫地坐起身,想说什么,忽然又打住了。他看了看这满地的狼藉,以及陌生的男女,狐疑道:“你们又是谁?”
      
      燕赤霞还没说话,他已经自言自语了:“哦,陕西燕赤霞,还有一个……”他嘀咕着,盯着寒光,怎么都看不出对方的来历。
      
      “你好像是个官啊。”寒光打量着他的装扮。
      
      “不是不是。”这人急忙否认,起身道:“在下王六郎,幸会幸会。只是,这道观发生了什么事?”
      
      寒光笑道:“黑山老妖和兰若寺姥姥,都被天雷给劈死了。我们倒想问问,你怎么在里面?”
      
      她隐约觉得王六郎这个名字也有些耳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啊!”王六郎果然吃惊,望了望天空,激动地流泪了:“是大人来救我了吗……大人真厉害,大人你在哪里……”
      
      寒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看王六郎找了一圈,灰溜溜回来了。待听说这天雷是寒光召来的,更是目瞪狗呆。
      
      “怎么可能?”他道。
      
      燕赤霞在一旁打量了他许久,终于开口了:“我寻思着,你这装扮——您老是本地的土地爷吧?”
      
      王六郎惊恐道:“啊?”
      
      他拼命摇头:“我不是,不是我!”呜呜呜真是太丢人了!他一点也不想被人认出来,一点也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