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

  •   
      燕生无言以对。
      
      他腹议,难道对方还没忘记兰若寺的可怕吗?他们已经招惹了一家,可不能再招惹第二家。燕生皱眉道:“宁兄,你别忘了……”
      
      “很快又要下雨了。”宁生立刻指着天,道:“咱们只能赌一把了。”
      
      燕生无奈,俩人朝着庙宇的方向赶去,只是他们丝毫没有留意到,在他们的身后,有一双黄澄澄的眼睛,如灯笼般大小,正在圆溜溜地转动。
      
      .
      
      二人总算在暴风雨来临前到了道观。这里倒没有一点妖气,像是刚刚废弃不久的样子。
      
      大雨说下就下,顷刻间,他们的衣裳已经湿了一半。宁生站在山门口,不忘笑道:“看来是赌赢了。”
      
      燕生没有说话。他忽然推了宁生一把,险些让宁生扑倒在雨地里。正在宁生扶着墙,转身想要愤怒地质问他的时候,迎面就看到了一条大蟒蛇,将头钻入了山门中。
      
      “啊啊啊!”
      
      天底下怎会有这么粗的蟒蛇啊!
      
      电闪雷鸣中,宁生吓得魂飞魄散,窜逃到了雨里。燕生退了两步,祭出了飞剑。剑刃划过巨蟒,流下了腥浓的血水。
      
      巨蟒嘶嘶低吼,山门被它挤得要裂开了,最终它还是挤了进来。眼看飞剑没用,宁生吓得拉起了燕生,一起奔入了灵官楼里。
      
      狭小的灵官楼中,宁生疯狂地用木头销门,听到那巨蟒在一下下撞着灵官楼,那道木门,眼看就不顶用了……
      
      忽然之间,巨蟒安静了。
      
      灵官楼里还能听到巨蟒的嘶吼和游走的声音,宁生伏在墙根,侧耳细听,巨蟒忽然又没声了。他俩对视一眼,犹自狐疑不定,灵官楼的侧面,又被巨蟒狠狠地撞了一下。
      
      啊!
      
      宁生吓得发抖,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差点压在了王灵官倒地的泥像上。外面又静了,宁生口中念念有词:“灵官保佑,灵官保佑……”
      
      不多时,道观里隐隐传来踏水的声音。
      
      宁生吓得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躲在了燕生的身后。
      
      灵官楼的门,砰一声被风吹开。
      
      倾盆大雨中,燕生望见一个女子,又高又瘦,身着一身黑色劲装。她的脸十分白,双眸漆黑如墨,高扬的马尾被风吹得扬起。
      
      在她的身后,流淌着一地的血水,她的剑刃上犹然滴着血。
      
      宁生骤然见到这个美艳女子,不知怎的想起了兰若寺的姥姥,也许只有姥姥能有诛杀巨蟒的本领。他颤声道:“姥姥?”
      
      寒光一手持剑,一手打着手电筒,朝里面照了一下。
      
      这人有病吗?见她喊姥姥?
      
      .
      
      相比宁生的恐惧,燕生更冷静一些。
      
      他犀利的目光朝寒光扫了几眼,确定这是个活人无疑。他起身拱手道:“姑娘,我与这位公子,来此避雨,却遇到了巨蟒。敢问姑娘可是此间的主人?”
      
      他与宁生皆是书生的打扮,只是一身狼狈,衣角带泥,还受了不少惊吓。寒光被巨蟒惊醒,于是带了祖传的宝剑来看看,顺手将巨蟒送上西天。她道:“我也不过是行人,比你们早来几个时辰。”
      
      宁生放下心来,低声自言自语:“我说呢,姥姥若有这般容光,怎会需要她们……”
      
      燕生又道:“可是姑娘除掉了那巨蟒?”
      
      寒光漫不经心道:“一点小事,不值一提。”
      
      她走入小小的灵官楼里,燕生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手上的手电筒,没有说话。寒光看角落里有一对破烂的桌椅,于是一脚踹了过去。
      
      桌椅噼里啪啦散架,成了一堆废柴。
      
      燕生过去帮忙搬废柴,寒光又掏出一个打火机,将废柴点燃。燕生更是看呆了,忍不住道:“姑娘这火折子……真是世间罕见。”
      
      寒光心道这些东西她又不会造,用完就没了。燃烧的桌椅将小小的灵官楼照亮,寒光看向宁生,微微有些不悦:“我长得很老吗?”
      
      三人看起来年岁相当,论起,还是寒光更显得年轻一些。宁生讪讪道:“姑娘勿怪,是我看花了眼。”
      
      他一边道歉,一边暗想这女子便是活人,也奇怪。当今世上,少有独身女子在外行走,与男人闲聊丝毫不羞涩,且又是这身装扮、这本领,莫非与燕兄一般,是剑客?
      
      宁生顿时起了结交之意,起身恭敬道:“在下姓宁,名采臣,这位是我的刚刚认识的好友燕赤霞,敢问姑娘怎么称呼?”
      
      楼外大雨倾盆,楼内,寒光心中一万头野狗呼啸奔过。她看着那二人:“什么?宁采臣?燕赤霞?”
      
      这不是倩女幽魂的世界吗!
      
      宁采臣和燕赤霞点点头,火光下,寒光吃了一惊,正在努力平定心神。转念一想,刚刚宁采臣那一声‘姥姥’,难道是……
      
      请问,她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
      
      正在寒光思绪澎湃的时候,宁采臣见她久久不说话,迟疑叫了一声:“姑娘,姑娘?”
      
      她回过神来,淡淡道:“幸会两位。我姓褚,你们唤我褚姑娘便是。”寒光看向燕赤霞,皱了皱眉,心道这里也不是兰若寺,剧情可没说他们会到这里。
      
      她的目光再度扫过两人,宁采臣与燕赤霞确实是狼狈极了,他们随身只带了两个小包,还有一个略大的布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
      
      她很快就知道那个布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了。
      
      他们的东西都被大雨淋湿,如今有火光,于是便将要紧的物件,一一取出来烤火。寒光看他们摆了一地的零碎物件,宁采臣看着那个湿透的布袋子,犹豫了好几次,还是把它打开了。
      
      宁采臣取出了一根根骨头在火边烤,寒光最初不知道那是什么的骨骸,直到宁采臣取出了一个骷髅头……
      
      灵官楼里烤人骨,这里真不愧是倩女幽魂的世界啊!
      
      她忍不住出声提示:“离远点,不然就有那味道了。”
      
      宁采臣挠了挠头,歉然道:“我有一位妹妹葬在这里,我想带走骸骨,如今却害得她被雨淋了,真是万般惭愧。”
      
      他这个朋友,不用说,寒光也知道他说的是聂小倩。
      
      燕赤霞默不作声地在一旁坐了很久,他一直在观察着寒光,心中揣测对方也有一定的道行。他等着这位褚姑娘开口问他们,只是等了许久,对方也没开口。
      
      还是他等不及了,对寒光道:“褚姑娘也学过道?”
      
      “在家时自学过两三年。”她和颜悦色道。既知剧情,她对燕赤霞也没什么恶意。
      
      想起那发着白光的法器,燕赤霞不由赞叹:“刚刚一见,褚姑娘的道法确实高深莫测。”
      
      寒光无语:“……”那不是道法,是科技。
      
      燕赤霞与她闲聊了几句,说自己原本在兰若寺借宿,因陪同宁采臣去荒坟里收拾他妹妹的骨骸,被一位叫做‘姥姥’的妖怪追杀到了这里。若不是他会一些剑法,恐怕此刻也早就当鬼了。
      
      他说话的时候,寒光打量这俩人。宁采臣生得斯文秀气,难怪姑娘喜欢;燕赤霞则是个淳朴的陕西汉子,说话也略带些当地的口音。
      
      燕赤霞如实道:“如今雷雨,才躲过妖怪的追杀,明日清晨,褚姑娘还是早些离开此处。”
      
      寒光颔首:“一定早走。”
      
      .
      
      次日大晴。
      
      寒光从灵官楼回去后,一夜没怎么睡。她将那柄家传的宝剑放在枕头下,小狸猫缩在衣柜里,不肯出来。
      
      黎明时她困倦地睡去,没过多久,被争吵的声音给惊醒了。寒光睁开眼,抓起剑就走了出来。
      
      明晃晃的日头下,巨蟒横尸道观,看着有些扎眼。虽说大雨冲走了血水,可空气中到底还留了些味道。
      
      宁采臣与燕赤霞站在主殿前,他们身旁还有一位身着白衣、长得很漂亮的姑娘。寒光定眼一看,是宁采臣与燕赤霞在吵架,后者似乎很生气。
      
      见她来了,那姑娘也转过头来,静静地瞧着她,柔柔弱弱,仿佛一朵纯洁的栀子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