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龟丞相 ...

  •   却说左玟、宋志并李磬三个秀才一同下船,到了黄老爷府上。
      寿宴是中午开始,三人上午就封了门,拜见了过六十大寿的黄老太爷,献上了寿礼。
      大概是两位老太爷真有些交情,也参杂了一些商户对秀才这等士人的看重,黄老爷对他们很是热情。再三邀请他们在府上住一晚。
      
      他们本就做好了在岸上过夜的打算,自是给面子地应下。
      吃过了中午的喜宴,与他们平辈的黄老太爷的孙子黄公子便带着三人去府里的厢房稍作休息换身衣裳,晚上还有热闹。
      
      “左家弟弟,这是我家最好的厢房,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叫我。”
      跟左玟说话的男人,观其形貌,五官本来生得也还算清秀。奈何脸上涂了些白/粉遮盖暗黄,油头粉面。且鼻头油腻,眼下有少许青黑。怎么看都是一副纵欲过度,还带些油腻的样子。
      这人正是黄公子。
      
      黄公子名黄驹,原是黄家三代单传,前两年才添了个弟弟。故而前十多年作为独苗都备受宠爱。也不知是怎么宠的,就给宠成了这副模样。
      若仅是他自己丑便罢了,偏偏他一见左玟的脸蛋,便眼中发亮。主动要领左玟等去厢房不说,一路上还各种想要贴近左玟勾肩搭背,形容很有几分猥琐。
      
      例如此刻,黄驹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想抬手去勾左玟的肩膀。
      旁边的李磬拉过左玟,主动捏住了黄驹的手臂,挡下他的举动。带着两分不易察觉的嫌弃,笑道,“多谢黄兄好意。玟弟的房间已经到了,烦请黄兄也带我与宋秀才去厢房吧。”
      
      黄驹也不知听没听见,只顾盯着左玟。嘴里应和着“好,好——”。
      目光却先后左玟脸颊、瘦腰和臀部。直看得她浑身发毛手痒痒。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让其眼冒金星。但碍于身在黄府,不好动手罢了。
      
      “好好好,黄兄就快些带我们去吧。”
      李磬强扯着黄驹要出门。
      那黄驹才醒过来似的,诶了两声,道,“让家仆带李兄宋兄去就是了……”
      
      “我与黄兄一见如故——”
      李磬一边扯着黄驹往外拉,一边看向左玟使眼色,大概是让她关好门别出去。
      黄驹被拉出可左玟的房间,大概也放弃了跟美少年亲近的妄想,只大声回头喊,
      “晚上我家请了会唱南戏的戏班子,玟弟一定要来看啊。”
      
      慢一步要出门的宋志冷眼瞧着,玩笑似的感叹。
      “玟弟真是生了副好相貌啊!”
      闻得他不阴不阳的话,左玟当即回了笑,故作苦恼,“志哥羡慕?可惜这是天生的,小弟有心帮志哥,也无能为力啊!”
      宋志握了握拳,抬腿走出厢房。
      
      待他一走,左玟立刻关了门。
      她知道这个时代龙阳之好不算罕见,且大多还不影响娶妻生子。若是情之所至,她也是欣赏祝福的。可似黄驹这种纯粹的垂延美色之徒,就让人直犯恶心了。
      
      左玟心知黄驹虽然垂涎她的颜色,但也得顾忌她秀才公和祖父故交之后的身份,除了眼神恶心点想要挨一挨碰一碰,必然也不敢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举动。
      可饶是如此也嫌恶得很,连带着对整个黄府都少了好感。
      暮间便推说身体不适,拒绝了前来邀她去赏热闹的黄驹。独自待在厢房里看看书,倒也自得其乐。
      
      外院热闹了近两个时辰才安静下来。
      天色已晚,黄府何处都挂了喜庆的灯笼,亮如白昼。
      
      不多时,身上带着些酒气的李磬敲开了左玟的房门。
      一进来就忍不住抱怨,“那黄驹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起先在席间一直问你。后来又盯上了那台上唱南戏的俊俏优伶,待人家下台,便追到后台去了。得亏你今晚没去,否则真污了我玟弟的眼。”
      又道是,“黄老爷家养出如此后辈,门风败坏,实不可交。回去我就给祖父去信一封,与黄府减少交往才是。”
      
      玟弟闻言,点点头。也是心有余悸,再与那黄驹同席一次,她怕是三天都吃不下饭。
      说了一句,“明天早些离开”,又问李磬,“唱南戏的优伶是怎么回事?”
      
      李磬埋怨的神色微收,面上流露出一丝赞叹,“我以往也看过南戏,但扮相那么好的男旦却还是第一次见。莫说他身段高挑风流,可架不住人有一副天籁嗓子,行腔婉转,令人叫绝。且上着浓妆,也盖不住五官之精美。”
      说到这儿,他看一眼左玟,调侃道,“不过比起玟弟你大概还差了点哈哈。”
      
      左玟给了他一个白眼,却是忍不住皱起眉头,好心询问,
      “磬哥方才说那黄驹又追着优伶去了后台,该不会要对人家行不轨吧?”
      李磬一愣,犹豫道,“应该不会吧……我是客人,也不好过问主家的事……”
      
      正说到此处,忽听得外头传来声声锣鼓叫喊。
      “快来人呐,走水了——”
      “快快救火!”
      
      左玟与李磬推门走出。
      便瞧见不远处内院的方向火光冲天,漆黑夜幕被一道赤红的火舌撕裂,隔的老远都能看到那浓烟滚滚升上云霄。
      走廊里黄家仆从来往穿梭,忙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黄府人多,救火速度也快,待左玟二人接近着火的地方时,火势已经差不多被扑灭了。
      靠得近了,便见黄府的大管家指挥家仆。
      “大少爷受伤了,你们快去请大夫——”
      又对另几个护院大声宣扬道,“你们去多带点人,去帮忙抓那个逃走的优人。竟敢入室抢劫,刺伤少爷,还敢放火烧屋!真是胆大包天,活得不耐烦了!”
      
      两个秀才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李磬对左玟摇了摇头,拉着她回了厢房。
      
      进了房里,把门关上,左玟便皱起眉头,对李磬道,“那大管家所言优人入室抢劫放火的话,弟听着恐怕不实。”
      李磬也表示赞同,却道是,“黄府乃多事之地,不便久留,明日还是早些离去的好。”
      
      “只是那个优伶……”
      “玟弟,”李磬严肃地看她,“我知道你心善,但有些事,不是现在的我们能插手的。”
      左玟叹了口气,却也无可奈何。
      道,“弟知晓了。磬哥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李磬点点头,正要离开,却听得门外传来敲门声。
      “咚咚——”
      一个男声弱弱响起,“敢问此间住的是左秀才吗?”
      
      李磬拉开房门,第一眼直视过去,门口却没有人。
      他疑惑了一句,“人呢?”
      其后左玟语声怪怪的提醒道,“磬哥,你太高了,且往下看。”
      李磬一低头,吓得直往后退了好几步,到左玟边上,声音微颤,“这,这什么东西!”
      
      只见一个四肢脑袋像人,皮肤有点发绿,背上还背着个大龟壳的东西趴在门槛上。还冲着李磬笑。
      李磬还是第一次见非人类生物。被那半人半龟的东西一笑,又退了几步,竟落到了左玟后面。
      
      左玟却是经历了水鬼、阴差和牡丹花妖的洗礼,看见老龟也面不改色。还拍了拍李磬的肩膀,道,“磬哥别怕,我想它没有恶意。”
      
      那看老龟也连忙解释,“没有恶意,自然没有。”
      而后两步爬进来,抖抖龟壳,方以两后腿直立,站了起来。
      拱手问道,“我是江龙宫的龟丞相,此来是替我家龙王请左恩公去龙宫一会。您二位,哪个是左恩公呐?”
      
      “龙王?”
      “恩公?”
      李磬看向左玟,瞪大眼,“玟弟何时结识了龙王!”
      左玟一脸懵逼,“我也不知道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每个龙宫都要有个龟丞相做标配嘻嘻(?˙︶˙?)下张就是以身相许2了~~
    小天使们的评论就是咕咕更新的动力呀(星星眼)
    感谢在2020-08-11 12:04:01~2020-08-12 11:58: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蜜橘 5瓶;想养一只咕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