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龙女 ...

  •   “不如……”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木桶里的鱼又一次跃起,重重落回去,溅起高高的水花。
      左玟快速后退了两步,还是湿了鞋袜。
      
      她一个人,肯定不会跟鱼计较。还是转过脸去对厨房的大娘道,“这鱼长成金色倒是难得,吃了它却有些可惜,不若放归江河,积些阴德吧。”
      
      大娘闻言忙道,“左秀才莫要为难我,您放生了鱼,待宋秀才问起来,怕是要责备我。”
      “不会的。”左玟信誓旦旦,语声里带着点不易察觉的轻嘲,笑道,“志哥最是心善,定能理解我对他一片好心。”
      
      那大娘听她的话,怎么听都有种怪怪的感觉,仿佛意有所指。但也分辨不出。
      在左玟跟厨房的大娘确保宋志不会找她麻烦以后,拗不过秀才公少爷,也只能放任左玟提走了装鱼的木桶。
      
      左玟就这么提着水桶,走上了船头。
      遇上船员或者李家商队的人,或叫她“左秀才”,或叫她“表少爷”,问一问她晕船的情况,态度都很热情。
      
      一路问候了过去,落定于船舷边。见此时天已渐明,江上笼着一层薄雾,江风吹来,却有几分凉意。
      左玟蹲下来,低头看着木桶中的金色鲤鱼。
      
      狭窄的木桶里,一条淡金色的鲤鱼正在其中旋转绕圈地游动。
      仔细看去,这条鱼还挺漂亮。
      金黄色的鳞片排列地整整齐齐,在水里闪着光一般。头部顶着一点朱红,煞是好看。玲珑嘴张合,一对圆眼溜溜鼓鼓,在左玟低头看它时,竟然也仿佛迎着对上她的视线。
      
      左玟看了片刻,轻笑着自言自语道,“你这般也叫锦鲤吧……虽说现在不能转发了,但是你在桶里转了好些圈,大概也能带来好运?”
      木桶里的金鲤鱼游动的动作好像顿了一顿,随即又摆尾转了起来。单看它摆尾的动作,好像比之前更流畅,有种刻意卖弄之感。
      只可惜左玟并没有看出来。
      
      看了一会儿鱼,她把手浸入水桶中,准备把金鲤鱼抓出来,送其当归江水里。
      那鱼足有五六寸大小,按理说也不难抓。
      但实际情况是,每每将要碰到它,即将能抓住,它就跑开了。
      
      小声嘀咕了一句,“滑得像条泥鳅……”
      水里的鲤鱼仿佛听得懂她的话,鱼尾巴用力一拍,还试图溅左玟一身水。
      
      左玟:……
      这条鱼貌似有些过分灵性?
      
      抓了七八次无果,左玟便听见背后有船员跟人打招呼,“宋秀才早。”
      这船上只有一个宋秀才,就是她的表兄,昨天向船员买下这条金鲤鱼的宋志。
      
      左玟皱起眉头,试探地恐吓道,
      “你要真有灵性,知道我要放生你,就别躲了。不然一会儿志哥来见了,怕是还要拿你下锅。”
      
      这话一说完,水桶里的金鲤鱼不转了,乖乖停在原处摆尾。左玟心觉神异,原本只是想针对一下宋志,这回却是真心实意希望把它放生了。
      将鲤鱼捉起来,念叨着,“以后机灵点,别再被抓啦——”
      便将它抛向江水里。
      
      眼看着一抹金色在半空划出道弧线,落入水中。宋志走来问,“玟弟的晕船症好了?方才扔了什么出去?”
      
      左玟转过头,笑嘻嘻道,“是志哥你昨日买的金色鲤鱼啊。”
      
      宋志听罢,先愣了一愣,回忆起来左玟说的是什么鱼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做了一下心理建设,他半似无奈半似怨恨地道了一句,“怎么,玟弟就这么喜欢抢我的东西?”
      
      “志哥说笑了。”左玟勾起嘴角,似笑非笑道,“我这分明是一片良苦用心,为了志哥好,志哥怎么能这般误会小弟呢。”
      
      见宋志阴着脸,她继续解释道,“听厨房的大娘说志哥买这条鱼是为了金榜题名的好兆头,这个解释就不恰当了。
      我等读书人求取功名,如鲤鱼竞跃龙门。还是得活着的鲤鱼,若是做熟了,还怎么跃得过去?
      我放鱼之举,完全是怕志哥杀心太重,走偏了道啊!”
      
      她前面所言还算过得去,最后一句“杀心过重,走偏了道”说出来,却让宋志脸色骤变。
      一双眼上下打量着左玟,见她笑吟吟,不似有任何阴霾的模样,竟也分不清她是不是意有所指。
      
      便含笑试探道,“它有心跃龙门,为兄却只怕它逃得过第一次,逃不过第二次。届时再被渔人打捞了去,岂非枉费玟弟一番用心?”
      
      左玟眯了眯眼,转而看向江水,抚着船身轻笑着念道,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仿佛是为了验证她的话,左玟目光所落之处,一道金色鱼影自水中纵跃而起。一连三次,姿态优雅,婉若游龙。三次以后,方才浸入江中,消失不见。
      
      左玟回过身,对宋志笑道,
      “志哥你看,小弟相信它不会再落难第二次了。”
      
      少年笑容阳光灿烂,桃花眼极是无辜又深情,着实辩不出她说的是人,还是鱼。
      宋志勉强维持笑容,轻轻颔首,还没说什么,就被快步过来的李磬打断。
      
      “玟弟,你在这儿,我到处找你——”
      李磬走过来,眼中仿佛看不到宋志一般,只惊喜看着左玟,“你这是大好了?”
      左玟笑着点头,“今天早晨突然就好了。想是适应了吧。”
      
      李磬先是喜,而后说她,“你才刚好,怎就跑上来吹风。”
      他这会儿又瞧见了宋志,翻了个白眼,“亏得志哥你年长,明知玟弟身子不好,怎么还拉着他在船头吹冷风?再闹病了,你来负责吗?”
      
      宋志嘴角微抿,勉强道,“是我思虑不周。”
      怼了宋志一句,李磬也没再跟他说什么,自拉着左玟让她回船舱休息。
      一边走一边道,“你痊愈了最好不过,祖父让我路过九江时给他的老友黄老爷拜寿。听说黄老爷是地方豪富,想必寿宴办得热闹,正好你陪我一起去岸上修整一夜。”
      “还有这等好事?什么时候?”
      “就这两日吧。”
      
      身后,被无视彻底的宋志冷眼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离开,本就微黑不甚俊俏的容色微微扭曲。带着笑,眸光阴狠。
      ……
      
      两日后,左玟与李磬下船登岸,带上李老太爷提前备好的寿礼,租了辆马车,往九江黄府而去。
      虽然李磬看宋志不喜,但三人一道趟来,他也是表少爷,便还是带上一起去了黄府。
      
      就在左玟上岸的同一时,一条金色的小鲤鱼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穿过了大江下某处禁制。
      一道无形的禁制,里外截然不同——
      
      外面是普普通通的大江,里面却是繁华喧嚣的水族江市。
      尤以一座金碧辉煌如小鲤鱼鳞片那样闪亮的龙宫最是显眼,霸道地屹立在最中央。
      
      小鲤鱼灵活地绕开来往水族,溜进龙宫。片刻后又寻到一幽深的隧道,钻了进去。
      不多时,方进得一处洞窟里。
      那洞窟四下极是黑暗,独可见一条黄龙,盘绕着块大岩石,睡得正香。
      
      小鲤鱼用力地撞了几下黄龙的脑袋,把他弄醒,在那对巨大的瞳孔前游来游去,好不着急。
      黄龙眨了眨眼,一吹胡须,乐了。
      “这不是小七吗,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
      
      说着,抬爪点了点金色鲤鱼。
      那小鲤鱼瞬间成了条小金龙,口吐人言,却是个娇软的女声。
      “父王!女儿相中了个漂亮书生!你去把他绑来,我今晚就要跟他成亲!”
      老龙王:……
      卧槽?

  • 作者有话要说:  求左玟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知道为啥,这本写起来比上本心累好多。。。求评论(哭唧唧)
    感谢在2020-08-10 12:18:00~2020-08-11 12:04: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赫 20瓶;萨卡列夫 5瓶;想养一只咕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