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亡下四舞海 ...

  •   
      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声响....
      
      哈姆努力想睁开眼睛,但眼皮仿佛注了铅一样怎么睁都睁不开。
      
      诶?刚刚我是不是被炸弹炸到了?emm,没记错的话腹部还穿了一个洞.....话说这里是哪里?
      
      试图活动下手脚却发现根本动弹不了,就算张开口也无法说话。
      
      难道??我领饭盒了?
      
      不不不,根据那些记忆,我应该是炸不死的啊,虽...虽然....之前没受过这么严重的伤。
      
      作者桑对唔住,下次不敢了,有没有复活咒语,帮我输入一下!!
      
      作者桑————————————
      
      完了完了,玩脱了!!刚进入攘夷篇就完结了啊,NO!!!
      
      突然空间的正中间出现了一颗雪花点,雪花点逐渐扩散,边扩散还边发出了故障电视机才会有的“滋滋”声。
      
      「....好...久....不....见.....」(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
      
      「作者nb作者nb作者nb」(哈姆发起碎碎念攻击)
      
      「你.....还是...老....样子啊....」
      
      「作者桑的出场方式真是清新脱俗呀~」(哈姆版彩虹屁,话说作者桑是男的??)
      
      「我不是作者,我是哔——,诶?哔——哔——哔——」
      
      「.....」
      
      到底是个什么奇怪的名字啊,还被消音了喂!!
      
      「是紧急...分离后留下...的...后遗症吗?」
      
      「后遗症?你是谁?我老是会想起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都是你搞得鬼吗?」
      
      「那些....事情.....都在我们.....身上发生过...我们...的身体....被博士...夺..走,“心脏”与记忆....都在那边.....」
      
      「我们?心脏?你在乱七八糟的说些什么啊?!」
      
      「等我完全与你....融合后...你就会....明白,在这之前...滋滋———身体里的阿尔塔纳....滋滋———不要再受伤了.....」
      
      本来就断断续续的声音突然变得更加模糊不清,哈姆完全没听清楚后面在说什么。
      
      「阿尔塔纳.....」
      
      阿尔塔纳....哈姆觉得这个词很耳熟,但想不起曾经在哪里听到过。
      
      就在哈姆陷入沉思时,嘈杂的滋滋声越来越小,雪花点一点一点的消散,最终周围恢复了一片黑暗...
      
      诶诶!?消失了?我还有好多事要问他啊?
      
      哈姆无奈地叹了口气,仔细回想起刚才消音男所说的话。
      
      虽然消音男说的话都很荒谬,姑且假设“他”的话都是真的,那我与“他”的关系不简单。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我与“他”是同一个人,人格出现了分裂。第二种我与“他”不是同一个人只是共用一个身体而已,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可以切换人形态和仓鼠形态了。
      
      如果是第二种的话,emm.....和仓鼠共用一个身体,这位老兄是个狠人。
      
      博士,“心脏”,阿尔塔纳.....
      
      “咚—”
      
      一阵颠簸,漆黑之中哈姆的头似乎撞到了什么,听响声应该是木头板子之类的东西。(木板:您脑阔真硬....)
      
      “唔...好痛,诶?我能动了。”
      
      哈姆伸手揉了揉脑袋,伸展了一下身子后摸了摸刚才自己撞到的木板。
      
      木箱子?
      
      一段电音响起,这熟悉的BGM让哈姆的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了一群黑人兄弟扛着棺材蹦迪的场面。
      
      四周突然剧烈震动起来,哈姆虽然不确定自己身在何处,但可以感觉的到自己的身体随着震动上下弹跳,仿佛在坐游乐场里的跳楼机,两个字:想吐。
      
      不对,不是木箱子,是棺材!!!
      
      “桥豆麻袋!!我....呕....我还....活着啊!!”
      
      哈姆强忍恶心感大吼道,拍得棺材盖“啪啪”作响。
      
      身穿黑色西装,手抬棺材蹦迪的银时突然停了下来微微皱眉。
      
      “假发,你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不是假发是桂,是错觉吧,我什么都没听到。辰马,跳这个舞哈姆真的会醒吗?”
      
      小太郎摇摇头继续扭动身体跟着电音节奏蹦迪。
      
      “啊哈哈,这是奶奶告诉我的偏方,先试试吧。”
      
      领舞的辰马挠了挠脑袋哈哈笑道。
      
      “偏方.....”
      
      胧身形一颤,蹦迪的动作逐渐变缓,感觉整个人是从冰窖里捞出来的一样。
      
      银时等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纷纷望向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家的大师兄好像已经羞耻到掉色了。
      
      “辰马,闭嘴!”x3
      
      “是...”
      
      “喂,银时,别偷懒,这么羞耻的舞我可不想跳第二次。”
      
      晋助咬牙切齿地黑着半张脸提醒道。如果被鬼兵队的成员看到....自己在队里树立的形象就全毁了。
      
      “别以为我不害羞,阿银我也老大不小了,辰马,如果哈姆没醒,下个醒不来的就是你了。”
      
      银时扭头双眼含泪继续跟着节奏蹦起迪来。幸亏刚才用jump支开了所有的奇袭队员.....啊,我的jump。
      
      就在众人跳到用膝盖支撑棺材底部,拿出白色丝巾相互击掌时,哈姆终于忍不住破棺而出,虽然只有头部....
      
      “你们好像玩得挺嗨的啊?呦呵,挺专业的哈,西装,墨镜,皮鞋,样样都齐。”
      
      哈姆似笑非笑豆豆眼望着一脸惊恐保持击掌动作的银时等人。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气息,银时等人默契地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此刻,他们打成了一个共识,绝对不能让哈姆认出他们来,太羞耻了,辰马就算了吧。
      
      “咳咳....噢~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是坂本先生请来的专业团队——亡下四舞海哒。是吧,ZiRua~”
      
      银时假咳了下,换了个奇奇怪怪的外国腔打算蒙混过关。
      
      “NONONO,不是ZiRua~,是ZiRua—哒。”
      
      小太郎竖起一个手指撇撇嘴,十分嫌弃地拒绝道。
      
      (银时:不就是尾调不同吗?)
      
      “吼?那你们俩呢?”
      
      哈姆虽然知道他们就是师兄,但却坏坏地笑了笑继续问道。
      
      晋助白皙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薄唇微张,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下定决心说了出来。
      
      “亡...亡下四舞海——YangLeTo哒。”
      
      (哈姆:噗~不就是养乐托的谐音吗?)
      
      哈姆忍笑强装淡定看向胧,他有点期待大师兄的回答了。
      
      “亡...嘶....亡下四舞海——月龙哒。”
      
      胧慢吞吞地说着,由于羞耻感还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哈姆:果然...胧师兄不怎么会起名字。)
      
      “那就不关你们事了,辰马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请在50字内概括。”
      
      哈姆边说边变成仓鼠形态从刚才用脑袋撞出来的洞里爬了出来,蹲在棺材盖上抖了抖毛。
      
      看着站在棺材盖上蓬松的白色毛球亮出小爪子,银时等人有点同情的望向辰马,缓缓地把手上的棺材放到了地上。
      
      “前...几天在营地门口发生爆炸,你满身是血的倒在爆炸中心可把大家吓傻了,你的身上虽然没有伤但一直昏迷不醒,所以我就用了奶奶交给我的土办法喽。”
      
      辰马吞了吞口水尽可能的缩短自己想说的话,边说还边在心里默默地数起数来。
      
      阿勒?字数好像超了?(辰马)
      
      “对了,百夜擦没事吧,前几天我和大哥在门口遇到的那个百夜擦是假的,本想抓起来审问的,被我识破后竟然玩自爆。”
      
      哈姆头上的小耳朵高高竖起,两只前爪慌张地比划着。
      
      啊哈哈,没....没发现,太好了。(辰马)
      
      “啊哈哈,百夜擦没事,我们在一旁的树丛中找到了只剩下一条胖次的他,醒来后还说什么尖耳朵的木乃伊袭击了他。”
      
      辰马想起那时只剩一条胖次的百夜擦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他仿佛看到了变胖了的银时被绑在树上的情景。
      
      “是吗..没事就好..可惜,没问出那个玩自爆的家伙是谁派来的....”
      
      哈姆惋惜地叹了口气,竖起的小耳朵也无精打采的垂了下来。
      
      “前几天收到线人的消息,幕府雇佣了宇宙佣兵——辰罗,其特征与袭击百夜擦的那个男人相符,全身绑着绷带的尖耳朵男人,那个男人恐怕就是辰罗中的一员。”
      
      小太郎托着下巴分析道,墨镜下的黑眸变得深不可量。
      
      “辰罗擅长团体战,但那个男人是独自一人来到这里的,这就是说......”
      
      胧的嗓音比平时变得更加低沉,灰眸中闪过一丝不悦。
      
      “啧,看来我们还被小看了。”
      
      晋助双手环胸依着墙,压抑着明显的怒意。
      
      “就让他们先嘚瑟一下,到最后还不是被我们打趴下。”
      
      银时无奈地摊了摊手,露出了一贯懒散的表情。
      
      “也对.....”
      
      小太郎浅浅一笑,叹了口气,他有时候还挺羡慕银时性格。
      
      “呐?问你们一个问题...”
      
      “什么”x4
      
      “身为亡下四舞海的你们为什么知道的这么详细?莫非.....”
      
      “NONONO,我们就是亡下四舞海,不是你的师兄。”x4(异口同声)
      
      “....哦”
      
      这是多么不想承认自己跳过舞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