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5、挖墙脚的傲娇菌 ...

  •   
      “哒哒哒——”
      
      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布做的门帘被掀起。
      
      听到脚步声一瞬间,众人都朝哈姆跑去,看着渐渐被掀起的门帘哈姆暗叫不好,在军营里一定要保持人形态,不然一只会说话的仓鼠会当成天人的,在攘夷志士的地盘出现天人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好大的声响,有敌袭??”
      
      一青年神情慌张,连摆弄机械时沾到脸上的黑色机油也没擦就急忙赶了过来,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得不轻,动作一直定格在掀开门帘的那一刻。
      
      引入眼帘的是醒过来的哈姆被一群神秘西装男按在棺材上,青年仔细一看,这群西装男竟然都是熟人。
      
      哈姆与青年对视了一会儿,眼眸中闪过一抹心虚,撇开了脸,他现在满脑子在想变身的那一刻有没有被发现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发觉现在的画面有多么糟糕。
      
      被震撼的青年视角:哈姆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被按在棺材上,辰马把袜子套到了哈姆的兽耳上,胧正在脱哈姆的上衣(其实是在帮忙穿回去),银时正在脱哈姆的裤子(其实是在帮忙穿回去),晋助和小太郎一人按住了哈姆一条腿??(其实是在帮忙穿鞋子)
      
      “打...打扰了!!!”
      
      青年呆在门口脑补了几百字的攘夷文学网上的《霸道师兄们爱上我》的狗血剧情后终于反应过来,他恭恭敬敬地鞠上一躬后撒腿就跑。
      
      “被误会了,啊哈哈哈。我先溜啦~”
      
      辰马望着跑路青年的背影挠了挠头,发出了爽朗地笑声走出了帐篷。
      
      “等...等等,平贺!!把刚才的全部给我忘掉!!”
      
      晋助先是楞了一下,马上意识到平贺看到的画面有多么糟糕,大吼着追了出去。
      
      “呵呵,冷...冷静点,这...这种...时候就应该去找时光机.....”
      
      银时呵呵一笑,瞳孔地震强装淡定,帮哈姆穿好裤子后的下一秒竟一头栽进了棺材。
      
      “该冷静的是你,银时,时光机明明在这边。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小太郎无奈地摊了摊手,慢条斯理地走到屋外的水缸旁.....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一头栽了进去。
      
      “胧师兄,平贺桑应该没看到吧.....“
      
      “没有....”
      
      “那他们的反应是??”
      
      哈姆坐了起来,眨巴眨巴眼睛,他十分不解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默默的把辰马套在耳朵上的袜子拔了下来,像小动物甩水般甩了甩头发。
      
      “唉.....你再大点就懂了....我想想...有什么方法能让平贺瞬间失忆。”
      
      胧无力扶额,走到一旁的箱子里把哈姆平时一直穿着的黑色兜帽长袍拿了出来,递给了他。
      
      “胧...”
      
      “我不是教过你吗?瞬间失忆的方法....”
      
      哈姆接过胧手中的长袍穿好,不紧不慢地说道。
      
      胧灰瞳一缩 ,哈姆的声音突然变得比平时低沉很多,带着一种说不出魅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很清楚,这是师父的语气。
      
      “师..师父?“
      
      哈姆并没有回答胧,虽然兜帽遮住了半张脸,但胧可以看到他微微勾起的嘴角,只见哈姆缓缓压低身姿,就在胧眨眼的一瞬间,刚刚坐在棺材上的哈姆已经消失不见了。
      
      胧直冒冷汗内心不禁感叹道,就算过了那么多年,面对师父的“瞬步“,他的视线也只能捕捉到一抹黑色残影罢了。
      
      追出去的晋助猛地停下脚步,身后的寒气使他绷紧了全身肌肉,他迅速转身,上身微躬,左腿向后蹬地微曲,右腿踏前呈弓形,拇指将刀镡推开。
      
      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过来了。
      
      刹那,一抹黑色残影轻易的从晋助身旁闪过,直奔向平贺。
      
      “什.....平贺!!小..心....”
      
      晋助倒吸一口气,一时失声,几秒后反应过来朝平贺吼道,看到的却是平贺倒地的一瞬间。
      
      发生了什么?
      
      “啊,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黑色兜帽长袍....哈姆?晋助微微皱眉,慢慢向他走去。
      
      “是哈姆吗?”
      
      声音虽然很轻,但晋助的拇指一直保持将刀镡推开的动作。
      
      “嗯?是啊...”
      
      哈姆豆豆眼回头,不满的嘟了嘟嘴,仿佛在说不是我还能是谁?
      
      “没..身手不错....”
      
      晋助松了一口气欣慰地笑了笑,余光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眼睛变成蚊香圈的平贺。
      
      由于在不同的队伍,晋助很少见到进入战斗状态的哈姆,在自己面前永远是一副呆呆的样子。最初的哈姆不会剑术,除了溜得快之外没有任何长处,刚加入攘夷志士队伍时为了哈姆的人身安全硬把他塞进了后勤补给队,看着私塾的伙伴们一个个牺牲,哈姆也在后勤那边待不住了吵着让大师兄教他剑术以外的任何东西。
      
      可以说哈姆是一个除了剑术以外其他都一学就会的天才,大师兄教的古流中国武术,经脉流什么的一下就会了,当不了好saber的他就这样成功转职成了Assassin。(fgo梗)
      
      转职成Assassin的哈姆加入了银时的奇袭队,成为了现在的「战场幽灵」。
      
      “当然,现在说不定比晋助师兄你还厉害嘞。”
      
      听到来自傲娇师兄这么直白的夸奖,哈姆心里乐开了花,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你啊...夸下你就开始得意忘形了。”
      
      虽然晋助举起拳头给了哈姆一记暴栗,但语气中充满了藏不住的宠溺。
      
      急忙赶过来的胧蹲下查看平贺的状况,眼神十分专注,乍一看平贺没有受到什么外伤,但从太阳穴旁突出的几根血管能看出,哈姆使用了经脉流。血管突出是因为哈姆把经脉流产生的“气”打入了平贺的大脑,“气”对大脑会起到一定的冲击,这好比韩剧里的出车祸撞到脑袋一样,会造成记忆断片。
      
      这招在天照院的时候无曾经教过胧,但大脑是个纤细的器官,注入“气”的量不好控制,如果注入过量的“气”,“气”就会在血管里暴走,最后冲破血管导致脑积血。胧不会轻易把这招用在熟人身上。当然,他也没把这招教给哈姆。
      
      胧用余光打量哈姆,现在的他与平常没有什么区别,难道刚才是自己听错了?不可能....刚才哈姆明明叫他胧,而不是胧师兄.....
      
      就在胧沉思时,平贺猛地坐了起来,在快撞到的一瞬间,胧的身子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才避免了碰撞。
      
      “诶?我咋躺这睡了?我记得....我走进了小哈姆的帐篷然后......emmm.....记不清了,算了...忘都忘了,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平贺坐在地上自言自语的分析起来,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低着头拍灰尘的平贺察觉到了异常的视线,他缓缓抬头,却发现哈姆等人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那眼神就像老板发现了偷懒的员工。
      
      “小哈姆你醒了啊....你们....怎么这样看着我?”
      
      平贺被盯得浑身不自在,连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
      
      哈姆豆豆眼盯着平贺看了一会儿,示意晋助靠过来点,晋助挑了下眉,他不明白哈姆想干什么,但还是往哈姆那边靠了过去。
      
      只见哈姆踮起脚尖在晋助耳旁叽里咕噜说了点什么,晋助恍然大悟,唇角微微上扬。
      
      “平贺,竟然敢在这里睡觉?扣除员工餐里的养乐托。”
      
      晋助装作不知情,眼神犀利,露出了一个反派角色才该有的笑容。
      
      听到这,哈姆差点当场石化,他怕平贺会想起刚才的事情,就是让晋助说些话吓吓平贺,毕竟平贺是鬼兵队的队员....但....为什么会出现养乐托啊!!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以为能吓到人吧。
      
      “诶诶!?不是...我...诶诶?晋助大人我错了,我这就回机械堂。”
      
      平贺被吓得语无伦次,朝着晋助鞠了几下躬灰溜溜地往机械堂跑去。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管理队员的方法,我也去制定几条管管我们情报队的队员。”
      
      胧像变魔术般从腰间拿出一本小笔记本认真的记了起来。
      
      哈姆呆若木鸡,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
      
      “咕~~~”
      
      “....”
      
      “..咳...你们忙,我去炊事班那边看看有什么吃的。”
      
      哈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捂着肚子转身离开。
      
      晋助静静地望着哈姆的背影,茶绿色眸子里闪烁着柔柔的光。
      
      “哈姆....”
      
      “嗯?”
      
      哈姆并没有转身而是轻轻回应晋助,因为他的肚子已经跟他抗议,仿佛在说快点去吃饭,饿死了!!
      
      “要不要加入鬼兵队?当然,五险一金周末双休。”
      
      “嗯?....诶?啥米?!”
      
      哈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像个出了故障的机器人一抽一抽的慢慢转身。
      
      那个老是嫌弃自己弱爆了的晋助师兄竟然在邀请自己加入鬼兵队?话说五险一金周末双休是什么鬼哦,别逼我吐槽。
      
      “....在那个甜食控的奇袭队真是浪费了你的才华。”
      
      由于太阳的照射,晋助的发稍间微微泛着金黄的光泽,睫毛下的茶绿色眸子正认真地注视着哈姆,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气息。
      
      这样的晋助让哈姆一时看得出神,内心默默吐槽道:老天爷啊,同样是公的为什么他比我帅多了呢?怪不得军队里的小姐姐都喜欢他....
      
      “喂喂喂....混蛋晋助这么说我可不乐意了,什么叫做浪费才华。”
      
      不知何时银时已经站到了哈姆身后,略带怒意地抗议道。
      
      “不是吗?跟着你迟早变成MADAO。”
      
      晋助不屑地哼了一下,挑衅地望着银时。
      
      “跟你又能好到哪里去,迟早变穿成增高鞋垫的小矮子。”
      
      银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你说谁穿增高鞋垫了!!!”
      
      “噗~还能说谁?”(笑)
      
      话音刚落,两人纷纷抽出刀来干架,边打还不忘损损对方。
      
      奇袭队长和鬼兵队队长的干架引来了不少的围观者,辰马明锐的嗅到了商机拿了个小箱子开始叫卖,胧也买了份爆米花坐下来看戏。
      
      哈姆满脸黑线,他无法直视这小学生吵架般的打斗,默默退出人群,独自朝炊事班方向走去,快到门口哈姆突然发现一名头顶荷花的人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哈姆要找东西吃吗?一起啊。”
      
      小太郎心情大好地朝哈姆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假发师兄!?你头上怎么长了朵荷花?”
      
      “不是假发,是桂!!”
      
      小太郎头上的荷花叶子遮住了他的脸,哈姆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但从语气能听得出来他似乎没有发现自己的头顶上有朵荷花,估计是栽进水缸的时候粘到头上的吧。
      
      “不是....假发师兄....你头顶有朵荷花...”
      
      “不是荷花,是假发!!”
      
      “......算了,你开心就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