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只小狗腿 ...

  •   原主是景御的常客,在景御长期预定有包间。
      陆父虽然不管这个大女儿,但在零用钱方面倒是没怎么亏待。
      
      陆娇带着安若雪走进会所后,立马就有认得她的侍者迎上来。
      
      “陆小姐,这边请。”
      
      包间在一楼,门口站着两个侍者,方便里面的人吩咐。
      见陆娇过来,连忙替陆娇拉开门。
      
      安若雪因为侧头去看走廊墙上的画,落后了几步。
      
      她本想跟在陆娇后面进去,却被侍者误以为是一个人来的,见是没在包间里看到过的生面孔,便拦了一下。
      
      “她是我带来的,放她进来吧。”
      陆娇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但碍于原主经常来,她也只能假装很熟悉这里的样子,一路上都没敢往其他地方看,担心被人看出不对。
      
      这种时候,陆娇倒是有些羡慕起可以随便张望的女主了。
      
      景御的包间有很多种,原主和朋友来这儿玩都喜欢热闹,订的包间里的空间很大,分成了好几个区域,各种室内的娱乐设施都有。
      
      陆娇和安若雪进去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台球桌前,似乎是在比赛,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吵闹的嬉笑和起哄声。
      
      长沙发前的茶几上已经开了好几瓶酒,都是陆娇不认识的牌子,但一看就不便宜。
      
      还有几个人正抽着烟,把好好的一个包间弄得乌烟瘴气的。
      
      一方台球桌上的女生比完,收杆直起身,刚好瞟到了进来的陆娇,脸上因为比赛而专注的表情顿时一松。
      
      她咧嘴一笑,招呼道:
      “哟,你来啦。”
      
      陆娇看着那人耳朵上亮晃晃的几个环,半长不短的头发还染成了格外张扬的酒红色,波浪一样垂在肩上。
      
      “嗯。”
      陆娇被烟味熏得难受,皱着鼻子应了一声。
      
      “来比一场吗。”
      酒红头发向旁边一招手,马上就有人殷勤地递过来一根球杆。
      
      “不了,你们自己玩吧。”
      陆娇玩过几次台球,上去玩几把也没事。
      
      原主球技一般,不用担心穿帮。
      只不过越靠近台球桌烟味越重,陆娇吸气稍微重点就想打喷嚏,干脆离远一些。
      
      酒红头发被拒绝了也不恼,只是皱了下眉,直直地盯着陆娇看。
      
      就在陆娇以为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时,她忽然舒展了眉头,将杆子扔给旁边的人。
      
      只见酒红头发朝吸烟的人喊道:
      “喂,你们别抽了,到处都是烟,赶紧灭了!”
      
      说完,她上前,熟稔地搂住了陆娇的肩膀。
      “你不玩的话那我也不玩了。”
      
      “不过你好像没什么兴致啊,之前不是一直惦记着周五来景御玩吗?”
      
      原主的身形和陆娇原世界差不多,个子不算矮,但架不住骨架小,让人搂着就像被圈住了一样,想挣开就得使力。
      
      陆娇想到酒红头发的身份,放弃了挣开的想法。
      
      染着酒红头发的女生叫李闲情,初中就和原主认识。
      
      她在这一群富二代里跟原主的关系最好。
      好到如果不是因为体育生的身份,一定在刚进B中时就麻溜地从特长班滚走和原主一起在吊车尾鬼混了。
      
      这人文化成绩烂得一塌糊涂,本来也是要和原主一样砸钱才能进B中的,结果在某次体育课上无意中跑步破了校记录,去做了体育特长生,最后竟然擦着边把自己送进了B中。
      
      “没事,我……最近有点感冒,不太想闻烟味。”
      原主从不抽烟,觉得抽多了牙齿会黄,倒是方便了陆娇找借口。
      
      “感冒?”
      李闲情手长腿长,肤色因为训练晒成了小麦色,一看就不怎么生病,大冬天也能衣服里面穿着个短袖就到处乱晃。
      
      听陆娇说自己感冒了,李闲情扬了扬眉,瞅着陆娇腿上的加绒丝袜,突然上手摸了一把。
      
      陆娇吓了一跳,差点脱口而出你干什么,被系统及时安抚住。
      “宿主,忍住,先看看她想干嘛再说。”
      
      李闲情弯下腰,手指捏起一点陆娇丝袜,感受了下里面厚厚的绒,恍然道:
      “我说你怎么突然穿这么厚的丝袜呢。”
      
      “明明平时打死都不愿意穿,说是会显胖,原来是感冒了啊。”
      她顺手拍了拍陆娇的大腿,啧啧了两声,似乎是对那柔软的肉感颇感新奇,然后才松开手站了起来。
      
      要不是陆娇从原主记忆中得知,李闲情和体育队那些人似乎平时都习惯了这样互相摸别人的肌肉,陆娇都以为她是在耍流氓了。
      
      “要不哪天你也跟我一起去跑跑步吧?你身上也太软了。”
      李闲情看多了硬邦邦的肌肉,看不太惯陆娇这身软肉,有些挑剔地评价道。
      
      她的目光将陆娇的身体从上到下扫了一遍,顺带重点在陆娇的胸前停了停。
      
      “还是算了。”
      几秒后,李闲情收回目光,遗憾地说道。
      “你也就屁股和腿有点肉了,要是再给练没了,那也太惨了。”
      
      ……陆娇收回前言,这人分明就是个流氓。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
      陆娇见糊弄过去了,没好气地转身,一屁股坐到了旁边没人的沙发上。
      
      她和李闲情说话的时候,安若雪就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闻言眼底划过一丝若有所思,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陆娇坐下之后,安若雪这个跟班也尽职地跟了过来。
      陆娇没发话,她也就识趣地没有擅自坐下。
      
      李闲情注意到安若雪,朝陆娇努了努嘴,有点感兴趣地问道:
      “这是你那个跟班?”
      
      “你还真把人带过来了啊,我以为你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上学期李闲情就知道陆娇收了个跟班,隐约记得是个中途转学过来的好学生。
      不过接近期末,体训队训练量也加大了,李闲情基本没空去找陆娇。
      
      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到安若雪,以陆娇跟班的身份。
      
      陆娇看了一眼安若雪,女主对自己的跟班身份显然适应良好,听到李闲情的话,脸上扬起笑,一脸纯良开朗:
      “对,老大说我没来过这里,所以带我过来开开眼。”
      
      说是开眼,怕是原主的本意只是让女主过来当跑腿的罢了。
      
      还有这跟班的身份,摆明了就是想折辱安若雪。
      
      陆娇知道安若雪肯定看出来了原主的用意,但却偏偏面上一点都不显露,还能装作笑得这么开心。
      
      李闲情听到安若雪的声音,愣了一下,扭头看向陆娇。
      
      “你收的这跟班,声音怎么。”
      怎么和你妹妹陆嫣那么像?
      
      陆娇知道李闲情想说什么,含糊地答道。
      “反正,就是你想的那样。”
      
      李闲情应该是明白了,她看安若雪的眼神立刻就变了,带上了几分奇异和古怪。
      “怪不得你一定要收她当跟班,感情是因为这个。”
      
      “行了,傻站着干什么,赶紧坐下吧。”
      陆娇阻止了李闲情继续说下去。
      
      安若雪现在大概还不知道原主收她做跟班的原因,只当是原主一时兴起,又或者是看不惯她,外加天生性格恶劣。
      
      陆娇当然不会让李闲情把真实原因就这么说出来。
      
      虽然安若雪知道了好像也不会怎么样,但陆娇就是潜意识地觉得这事最好先瞒着女主。
      
      陆娇不敢指使安若雪做什么,只能随手拍了拍沙发,示意安若雪坐下。
      
      别看女主这副模样开朗又热情,丢到大街上一定就是最受老人小孩喜欢的那种类型,仿佛跟谁都能聊上几句,好说话得不得了。
      
      实际上性子比谁都冷,压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就比如现在,安若雪嘴上叫陆娇老大叫得比谁都真情实感,好像尾巴摇得比谁都欢。
      
      ——结果是个狼崽子。
      
      心里指不定在盘算日后怎么送她进局子呢。
      
      安若雪来陆娇身边坐下后,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边安若雪这个头次见的生面孔。
      
      “娇姐,闲情姐,这位是?”
      
      陆娇这一群朋友,除了李闲情外,都是些比她还不入流的二世祖,在B中纯属混日子,基本都被家里人放弃了,很多时候过得并没有表面那么光鲜。
      
      陆家最近发展势头正足,陆父虽然不喜欢原主,但也没少了原主什么。
      所以在这群人中间,原主依旧算得上是众人巴结和吹捧的对象。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我们陆大小姐好不容易威逼利诱来的跟班了。”
      
      一个有些尖利的嗓音插了进来。
      
      陆娇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首先映入眼里的是一团海藻似的头发,染着蓝不蓝绿不绿的颜色。
      
      陆娇将视线往下移了移,定在那张化着同样颜色妆容的脸上。
      
      “系统。”
      陆娇眨了眨眼睛。
      “我没看错的话,这是海藻成精了吗。”
      
      “宿主,她家里之前和陆家竞标失败了,最初加入团体就是为了给原主添堵。”
      系统提醒道。
      “你最好小心一点。”
      
      海藻头手上夹着烟,她一靠近,陆娇就闻到一股呛鼻的烟味。
      
      偏偏这人还故意对着陆娇这边吐烟。
      
      “系统,我觉得再多来几回这里,我可能就要得肺癌了。”
      陆娇眼瞅着自己身上也开始沾了烟味,还全都是二手烟。
      
      “怎么不说话,还是说,我们陆大小姐是被我说中了,不敢说啊?”
      海藻头嗤笑一声,抖了抖手上的烟灰。
      “没关系,你不敢说,我来替你说。”
      
      海藻头转过身,脸上的表情异常嘲讽,让人以为她是要说什么陆娇的惊天秘密一样。
      
      然而,她刚想开口,就听到李闲情不耐烦地喊道:
      “都说了把烟灭了!抽抽抽,抽个屁啊。”
      
      李闲情还记得陆娇说自己感冒了,闻不了烟味。
      
      海藻头张嘴的动作一滞,原本酝酿好的情绪都被这一下给打断了。
      
      她想说什么,可发现喊的人是李闲情,脏话到了嘴边,又全都咽了回去。
      手上的烟尴尬地夹着,灭也不是抽也不是。
      
      如果是别人这样说,海藻头肯定当场就发作了。
      但偏偏这样说的人是李闲情……
      
      最终,有人见气氛不对,赶紧上来替海藻头把烟拿走灭掉,嘴上说着“哎呀少抽点,抽多了对身体不好”,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惹李闲情生气。
      
      李闲情和陆娇、还有这里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她家里是做餐饮的,全国三分之二的餐饮业都和李家有关,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李家不仅和老百姓做生意,还和部队那边有合作,家里有人在军方那边撑着。
      
      而李闲情有个哥哥叫李逸致,在大学学的是管理,肯定是要接李家的餐饮生意。
      至于李闲情,成绩不怎么样,运动神经却好得出奇,多半毕业要往部队那边走。
      其中代表了什么,不言而喻。
      
      这样的背景在B中也排得上前列,李闲情却和陆娇这个没了娘还被亲爹放养的纨绔大小姐走得那么近。
      
      许多人怎么都想不明白,李闲情怎么就和陆娇成了朋友。
      
      海藻头被下了面子,就算有人递了台阶,她也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她深吸了一口气,恶狠狠地瞪着陆娇。
      脸上表情有些扭曲,像是要活剐了陆娇似的。
      
      陆娇只觉得自己遭受了无妄之灾。
      “怼她的不是李闲情吗,怎么只就针对我?”
      
      “大概是觉得宿主比李闲情好欺负些吧。”
      系统补刀道。
      
      下一秒,所有人都看到海藻头踹了一脚旁边的台球桌,每个字里由内而外透出一股狰狞的意味般怒吼道:
      “陆娇!”
      
      “我告诉你,你别得意!”
      
      这一嗓子,音量一点也没控制,传到包间里甚至还有回音。
      离得最近的陆娇差点以为自己要聋了。
      
      然而海藻头紧接着的下一句,却让陆娇感到了愕然。
      
      “只不过收了个有妈生没妈养的家伙当跟班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牛逼人物了!”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陆娇感到身边一直看戏的安若雪,猛地绷紧了身体,气场明显沉了下来。
      
      陆娇看过《深渊》那么多次,自然知道安若雪的家庭背景。
      
      海藻头说的话不全对,但真要说的话,又的确有那么点沾边。
      
      安若雪的父亲是记者,她的母亲同样也是记者,但却是驻扎在国外的战地记者,并且恰好是某个常年内乱的国家,从安若雪出生后不久就爆发了长达数年的内战。
      
      安若雪从小就听父亲讲着母亲的事长大,记事后却一次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可以说是安父一个人把安若雪养大的。
      
      安若雪知道安母是爱她的,只是人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她尊敬自己的父母,自然也就听不得半点对父母、尤其是安母的诋毁。
      
      从小到大,家人永远都是安若雪的逆鳞。
      
      陆娇偷偷去看安若雪的表情。
      
      女主就是女主,哪怕内心已经堪比火山爆发,面上却仍旧维持着平静。
      
      如果不是陆娇事先知道,刻意去看,也会忽略安若雪眼底一闪而过的戾气,还有身侧攥紧的手。

  • 作者有话要说:  李闲情,一个在第四章就摸到了娇娇大腿的勇士
    下本开《情窦》,求预收求作者收藏!!
    文案:
    初二的夏天,出奇地闷热,而沈枫是比38°C高温更令人躁动的存在,只一眼就躁得叶窦一颗少女心怦怦直跳。
    初见时,沈枫神情冷淡,正有些疲惫地打着电话,一张多情完美的脸,却让人冷得发颤。
    叶窦趴在门后,不敢上前。
    下一秒,一道毫无温度的视线不经意扫来,四目相对。
    看着呆住的叶窦,沈枫目光中的冷意稍稍散去,放轻声音,朝她说:“小朋友,怎么不进来?”
    叶窦才发现,这人有着一双目若繁星的眼睛。
    每看她一眼,都仿若情深。
    -
    沈枫是天边的孤月,爱慕她的人不知凡几,却无人能得半分垂怜。
    然而有一天,她穿过黑暗,穿过了迷雾与乌云,浑身湿透地将她的姑娘拥入怀中。
    “别走。”
    从此月色撩人,却只为亲吻那一人。
    [如果是你,只需看我一眼]
    [——我就是你的了]
    -
    当沈枫看见摄影棚里的叶窦被别人抱在怀里,摸着脑袋笑得乖巧时。
    那一刻,她才知道,嫉妒究竟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情绪。
    冷淡多情脸的美强惨隐藏醋王女神x漂亮跳脱撩人不自知模特小软妹
    年上,HE,双初恋,暗恋成真的小甜饼~
    戳专栏就能看到,链接走http://my.jjwxc.net/backend/managenovel.php?novelid=5134379&jsid=35221975_751581372
    感谢在2020-08-17 22:43:44~2020-08-19 01:32: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音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