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三只小狗腿 ...

  •   管家放下晚餐就离开了。
      
      陆娇刚吃了几口,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上面和微信一样的备注【跟班A】,陆娇拿着筷子的手一停,默默放下。
      
      她其实还没做好面对安若雪的心理准备,所以故意晾着消息没回。
      
      没想到女主直接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宿主,女主应该是为了沈漫的事来找你的。”
      系统紧张道。
      
      “这是有多担心我会对沈漫做什么。”
      陆娇有些发愁地看着响个不停的手机。
      
      早晚都得和女主打交道,陆娇心一横,接通了电话。
      
      “喂。”
      陆娇尽量平静地问道,原主不喜欢在休息时间被人打扰,她的语气里带着点不满。
      “干什么?不是说了没事别来烦我。”
      
      手机那头很安静,打电话过来的人似乎沉默了一秒,然后才出声。
      
      “我打扰到您了吗?”
      安若雪的声音和陆娇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声线清亮,一听就是性格外向很好相处的人。
      “抱歉,因为有点事想找您。”
      
      尾音却有些低,像是喝了酒后的沙沙声,透过信号与电流传入陆娇耳中,有一点痒。
      
      “有什么事不能在微信上说吗。”
      陆娇假装不耐烦地说道。
      
      “好的,对不起。”
      安若雪从善如流地道歉,姿态放得很低。
      
      陆娇想到这人原本的性格,心里止不住地打鼓。
      
      “您现在是在家吗?”
      安若雪敏锐地察觉到陆娇那边十分安静,不像是在室外。
      
      怕被安若雪看出不对,陆娇连忙用鼻子哼了一声。
      “不然呢,你打电话来到底有什么事。”
      
      陆娇当然知道安若雪打电话来是为了什么。
      
      无非就是担心沈漫会被她教训得很惨,所以刺探情况来了。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听说李晴她们把沈漫带走了,想问问您需不需要我过来。”
      安若雪说道。
      
      安若雪对着原主总是一副看似伏低做小的忠诚模样,被欺负了也从来不会不满,只看表面的话,任谁都会以为她是真心当着原主的跟班。
      
      “沈漫哪里惹到您的话,或许我能帮上忙。”
      
      才怪。
      
      原主不了解安若雪,看过《深渊》全书的陆娇却知道。
      
      安若雪有个当记者的父亲,她从小就跟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下,收集证据那些小手段玩得相当熟练。
      
      原主每次干点什么,不仅全都被安若雪看在眼里,还都记了下来,列得清清楚楚,就等着以后派上用场。
      
      让安若雪帮忙,然后方便她在本子上再给原主的罪证记上新的一笔?
      
      陆娇才不会傻到让这种事发生。
      
      “不需要,我已经放她回去了。”
      陆娇状似无意地提道。
      “对了,沈漫现在也是我的人了,等周一我带你跟她认识,教教她规矩。”
      
      陆娇这样说,是为了阻止安若雪找借口私下去接触沈漫。
      
      手机那头顿了一下,似乎是没料到陆娇竟然如此轻易地放过了沈漫。
      
      陆娇倒无所谓安若雪怎么想。
      反正沈漫已经按照剧情成为了她的跟班。
      
      系统给了陆娇很大的自由,毕竟原主在《深渊》里着实算不上什么重要角色。
      只要完成原主涉及的那几个最重要的剧情点,其他的都不用管。
      
      将沈漫和女主收为跟班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陆娇不这样做,沈漫和安若雪不会认识,《深渊》这本书也就不存在了。
      
      “但沈漫不是分到其他班去了吗?”
      
      “那又怎样,反正我叫她来,她就必须立马给我过来。”
      陆娇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至于洗白后没了陆娇,剧情开头的霸凌事件要怎么爆出来。
      系统表示:不是还有其他人吗,少陆娇一个也不会怎样。
      
      “你在书里一大半的戏份都是因为霸凌事件被女主提起,所以一定要避免掺和进这个事。”
      系统语重心长道。
      
      安若雪顾忌在陆娇面前伪装的形象,最终什么都没问,只是乖乖地应下:
      “我知道了。”
      
      陆娇放心了。
      安若雪为了不让她发现异样,肯定不会冒险去私自接触沈漫。
      
      她刚准备挂电话,却听到安若雪说:
      “那您准备什么时候去景御?要我过来找您吗。”
      
      “什么景……”
      
      还是系统反应迅速,及时阻止了陆娇穿帮。
      
      “是B市有名的高级私人会所!会员制,接待的都是有钱有身份的客人。”
      系统也接收了原主的记忆,比起人脑,系统显然更快一些找到了答案。
      “原主和朋友经常去那儿。”
      
      陆娇也想起来了。
      原主不学无术,除了上学之外就是和同样无所事事的富二代们鬼混。
      
      周五是他们这群人在景御固定聚会的日子,这次原主还说过会带上安若雪一起过去。
      
      “靠。”
      陆娇在心里骂了一声。
      
      得亏会所是正经会所,不然的话,原主带安若雪去那种地方,是生怕女主本子上记的东西不够多么。
      
      陆娇看了看时间,这群人约的是九点,从别墅过去会所差不多要半个小时。
      
      这里的小区进外人都得向住户确认,况且让安若雪过来不知道要等多久。
      陆娇才懒得费这个劲。
      
      “你先自己过去,到了在门口等着我。”
      陆娇说完,也不管安若雪什么反应就挂了电话。
      
      记忆中原主和那群狐朋狗友在会所倒是没沾什么不能碰的东西,不过闹腾和喝酒是免不了的。
      
      一想到那个吵闹的画面,陆娇也没心情继续吃饭了,在衣柜里随便拿了几件衣服套上。
      
      原主的衣服要么露腿要么露腰要么露背,反正就是要露,连校服都比正常的剪短了不少。
      陆娇压根没得选。
      
      “真想把这些衣服都换掉。”
      陆娇磨了磨牙。
      
      想到外面的天气,她没出息地在短到了膝盖上的裙子外面披了件厚厚的大衣,又加了条加绒的丝袜。
      
      “这个时间点,一个女生自己出门真的没问题吗。”
      陆娇这一趟出去,回来少说也是凌晨了。
      “总觉得很不安全啊。”
      
      “没办法,原主经常这个时间出门,宿主先忍忍吧。”
      系统安慰道。
      
      陆娇认命地拿上手机,刚推开卧室的门,她没想到门口居然有人,一抬头就和路过那人四目相对,视线撞了个正着。
      
      “陆娇?”
      
      对方停下了脚步,声音淡淡的,听着有些熟悉。
      
      陆娇想起了刚刚在电话里听到的安若雪的声音,只是没了那点儿沙哑的尾音:
      “你这是要出门?”
      
      陆娇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机。
      面前人的声音,还有脸,和原主记忆里的形象重合在一起。
      
      “是陆嫣。”
      系统替陆娇说道。
      
      陆嫣。
      那个和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
      
      陆娇也没想到会遇上她。
      管家不是说陆嫣和陆父他们出去庆祝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明明是姐妹,陆嫣却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都和原主几乎没有相似的地方。
      
      如果说陆娇是蛮横娇纵,陆嫣就是每个家族最喜欢的那种继承人。
      冷静聪明,举止得体,无论做什么尺度都掌握得刚刚好。
      
      气质清雅的少女看见陆娇身上的高腰短裙和大衣,目光在裙摆处停留了几秒,拧眉道:
      “这么晚了,你穿成这样是要去哪儿?”
      
      “关你什么事。”
      陆娇不知道原主这个的便宜妹妹为什么突然关心起了她。
      但不妨碍她一脸厌恶地收回目光,维持着人设不耐烦地扭头就走。
      
      原主对这个妹妹简直称得上仇视,两个人的关系在陆娇看来不像姐妹,更像是仇人,由原主单方面认定的那种。
      永远都没法和解。
      
      陆嫣那么聪明,不可能感受不到来自姐姐陆娇明晃晃的敌意。
      但更多时候,她都像是看跳梁小丑一样,平静地看着原主闹事。
      
      陆娇现在不打算和陆嫣有什么接触,她急着赶去景御。
      
      另一边,陆嫣则隐约想起今天似乎是陆娇出去和那群二世祖聚会的日子。
      
      她这个姐姐总是喜欢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既浪费时间又丢人。
      要是让陆父知道了,怕是又要骂陆娇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
      
      陆嫣按了按眉间,陆父对她进入精英班的结果很是高兴,她今天也被迫喝了点酒,语气中带着些许倦怠和厌烦。
      “你就不能让父亲少操点心么。”
      
      “在学校不好好学习,只知道跟人胡闹……”
      
      如果在这儿的是原主,听到这番话估计已经炸了。
      
      “闭嘴!”
      陆娇想到原主曾经说过的话。
      
      “陆嫣,这家里,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你来管教我。”
      
      陆父操心?
      自从娶了陆嫣的母亲后,陆父对原主就采取了不闻不问的处理方式。
      偶尔提起,也是骂原主只会惹事生非,不如陆嫣聪明,让他省心。
      
      而陆嫣只比原主小了几个月。
      
      陆母还不知道怀上陆娇时就和陆父离了婚,只是一直没对外说。
      直到原主的母亲生下陆娇,几个月后去世,陆父才将已经怀孕的继母娶进门。
      
      法律意义上来说陆父已经离了婚,陆嫣并不是私生女。
      但有些东西是摆不上明面来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原主没法接受陆嫣也不是不能理解。
      
      陆嫣看着陆娇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那双露在大衣外的小腿被白色丝袜紧紧包裹着,修长又小巧。
      
      白色是陆嫣最常穿的几种颜色之一,陆娇平时几乎不穿。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却穿着出了门。
      
      陆娇走后,陆嫣在走廊里站了好一会儿,才按了按太阳穴,动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
      
      陆娇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出了别墅,除了突然抽风的陆嫣,没人问她这个点出门干什么。
      
      陆娇还是第一次一个人这么晚出门,她没让家里的司机送,打车去了景御。
      
      到会所的时候,离约好的九点只剩下了几分钟。
      
      会所地处繁华的商业区,光是大门看着就金碧辉煌,格外气派。
      
      这种地方通常晚上的时候客人最多,外面停下的一水儿都是豪车,由从上面下来的人什么年龄段的都有。
      
      陆娇下车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女主。
      
      安若雪比陆娇高一些,头发扎在脑后,肌肤是带点蜜的暖色。
      
      当她抬起头看向陆娇的时候,眼眸清澈黑亮,又圆又大,却不显得短,眼角微微下垂,唇角上翘,整个人看着就让人有想要亲近的欲望。
      让陆娇莫名想到了兔子。
      
      陆娇走过去,心里有些慌,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安若雪就主动喊道。
      
      “老大!您来了。”
      
      陆娇被这一声老大叫得脚下一滑,差点没站稳。
      
      虽然早就知道原主喜欢让跟班这样叫她,但要她接受还真是不太习惯。
      
      安若雪却喊得格外自然,仿佛叫人老大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老大,您是要现在进去吗?”
      她身材高挑,站在陆娇身边,跟旁边那些老板和保镖的组合一起,还真有几分跟班的味道。
      
      安若雪看着陆娇,眼睛眨也不眨。
      
      陆娇被看得一愣,反应过来安若雪问了什么,为了掩饰自己的走神,咳了咳,故作镇定地答道:
      “嗯,走吧。”
      
      “好的。”
      安若雪退到陆娇身后,注意到陆娇看过来的眼神,她笑了一下,露出半排雪白的牙齿,眼睛微眯,下垂的眼角和上翘的唇组合在一起,显得忠诚又无害。
      
      “您才是老大,我站在您后面好啦。”
      她笑眯眯地解释道。
      
      要不是陆娇知道这人心里指不定在盘算着怎么抓她的错处,好留着日后报复回去,都要被这副纯良的模样骗过去了。
      
      安若雪的举动合情合理,陆娇也不好说什么。
      
      她顶着身后人热烈的目光走进了会所。
      
      忽然,陆娇感到有一道特殊的视线扫过了她,似乎在她身上停留了半秒。
      
      只是快如错觉般的一眼,却让陆娇后背的寒毛在一瞬间全部立了起来。
      
      她猛地回过头,却只看到身后的安若雪无辜地歪了歪头,问她:
      “怎么了,老大,我们不进去吗?”
      
      不。
      不对。
      刚才看她的人肯定不是安若雪。
      
      陆娇环顾了下四周,在马路和各种豪车刺眼交汇的海洋般的灯光下,到处都是人,根本看不出来谁是谁。
      
      那略过的一眼像是不存在一般,化为一滴水融入人潮,消失在了人来人往的会所门口。
      
      陆娇转过头,重新迈开步子,背后出了一点冷汗。
      
      她很确定自己没有感觉错。
      
      明明只是随意地扫过停留,却像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一样,阴冷、潮湿,让人想起了黑暗中的废墟,无法被人所探知。
      
      不远处。
      
      有人收回视线,环在胸前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嘴角勾起些许弧度,牵动了眼底的那颗痣。
      
      “有意思。”
      
      “什么有意思?”
      旁边的人转过头,感兴趣地问道。
      
      “没什么,看到了个好玩的小家伙。”
      那人放下手。
      “不是说要带我长见识么,走吧。”
      
      身旁的人连忙跟上,打趣道。
      “刚才不是还说要回去吗,这么快就改主意了。”
      
      “不可以?”
      声音分明是轻柔的,语气也十分平和,却让人的心像是被抓住向下狠狠拽去一样,沉得发慌。
      
      “没没没,我不是那个意思。”
      身旁的人赶紧说道。
      
      “那就走吧。”
      
      那人收回目光,向会所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说是同父异母,同不同还不一定呢,先不剧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