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致富之路 ...

  •   难道性别还能决定是否活命?
      冷安顿了一下,继续天真的说道:“哥哥,我是谁呀?这是哪里呀?你又是谁呀?”
      
      晁阳被他那声“哥哥”叫的恍惚了一下,他的母亲去世的时候刚刚查出怀有身孕,而他也曾幻想过若是没有那恶鬼作祟,他会多一个可爱的弟弟或者妹妹与他一起承欢膝下,而他绝对会做一个称职的哥哥。
      可惜,没有如果。
      
      晁阳绷紧了面容,声音又低又冷:“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冷安:……
      他也不生气,因为他确实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在这个修真的世界,一棵树一只狗都能修成人形,甚至还有鬼怪,所以晁阳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
      但是性别应该还是可以知道的。
      他低头看了一圈,实在没看出什么,只得拉开裤子看了一眼,然后微微放心的抬头说道:“哥哥,我是男孩。”
      
      晁阳:……
      
      见晁阳没有反应,那把剑还直直指着他的心口,冷安也顾不得了,直接把小红裤往下一拉:“哥哥你看,我真是男孩儿!”
      
      晁阳:……
      
      晁阳也不知道这么小算不算师父说的必须要杀的男人,他正蹙眉犹豫着,就见那小孩儿自己捏起来小鸡.鸡转了一圈,然后抬头看他:“哥哥,你看见了吗?这不是男孩才有的吗?”
      
      晁阳:……
      他略有些无措的收回剑,想着这么个小不点最多算个男孩,应该还算不上是男人。而且他人这么小,以后如果真的干点什么,自己要收拾他也来得及。他点了下头,反手将剑插回身后:“我叫晁阳,是你……师兄。”
      
      冷安却是一下子瞪圆了眼睛。
      哎哟,晁阳啊!这就是那惨到极致的美惨强啊!
      
      美是很美,惨应该也是真惨,强……
      就刚刚刺剑收剑那两下动作看起来,似乎确实挺强的,至少弄死他没问题。
      
      冷安心悦诚服,然后很快意识到什么,他回头去看,果然见背后的地面上一片蛋壳碎片。
      ……他是从蛋里孵出来的?
      所以说,他就是那反派师祖?
      等下,那现在他变成了个小娃娃,晁阳又说自己是他哥哥是什么操作?
      占他便宜还是有什么阴谋?
      
      冷安只感觉脑中一阵晕眩,他不敢置信的站起来走过去,也不敢说“我是你师祖”,只是走近戳了戳那蛋壳,然后回头无辜的看着晁阳:“师兄,我……我是卵生的吗?”
      
      晁阳:……
      
      冷安继续胡说八道:“那我是鸭子,还是鸡啊?”他顿一下,又瞪大眼睛,“难道我是鸡精?”顿一下,冷安一副仿佛想起什么的样子说道,“师兄?可我怎么记得,我没什么师兄呀……”
      
      晁阳心中一凛,正要问他还记得什么,就见冷安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你是我哥哥吧……哥哥,你也是从蛋里出来的吗?”
      
      晁阳简直头疼,不得不打断他的话,转移了个话题:“吃饭了吗?”
      
      “没有,好饿。”冷安仗着自己现在只要丁点儿大,抱着肚子软绵绵的胡说八道逗这少年,“肚子咕咕叫,哥哥,我们鸡精要吃虫子吗?”
      
      晁阳:“……我不是你哥哥,你要叫我师兄。”
      
      冷安便不说话,就那么软绵绵的看着他。
      晁阳无奈,只得领着小孩儿出了偏殿的门,然后走到厨房一看——只剩下一把米了。
      如果再没进项,恐怕就真的要吃虫子了。
      
      晁阳一边冷着脸顿顿顿的切菜熬粥,一边在心里发愁。他道术不敢说精深却也算不错了,之前也跟着师父做过道场看过风水,可是师父去世之后,那些顾客要么看他年纪小要么觉得他学艺不精,再加上他本来就是个少言寡语的热闹,以至于联系到道观的人基本都不怎么信得过他,导致他也很难接到活。
      现在养自己都很难,还要再养一个小的,不满二十岁的晁阳忽然就感受到了单身父亲的艰难。
      
      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的冷安抱着晁阳专门熬给他的粥喝的呲溜响,顺便思索了一下如今所在的地方。
      
      现下他坐在一个小院子里,南边是仿古建筑,应该是供奉三清的大殿和两边的配殿,刚才他应该就是从右边那配殿里破壳而出的。东边是一排小房子,就是道士们的住所和厨房了,西边是一个大门,北边还有一个小菜园子,种着稀稀拉拉几颗青菜。
      这么一个又小又破的道观,连前殿后院都没有,打眼一扫便一目了然。
      
      冷安很快搞清楚自己穿到了什么时候,然后他就想叹气,甚至连菜粥都喝不下了。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现在正是男主最难过的时候,估计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甚至马上就要因为道观拆迁被扫地出门了从此颠沛流离。
      太惨了,难道他也要跟着挨饿吗。
      手里这一碗粥,会不会是最后一顿饱饭了呢?
      
      人小操心多却一不小心猜到真相的冷安依依不舍地把一整碗粥喝了个精光,然后没一会儿就开始肚子疼。他现在毕竟小人儿一个又很久没吃过东西,一下子吃那么多,肚子实在受不了。
      他又撑又涨难受的不得了,抱着晁阳的胳膊一声一声的哭,晁阳被他哭的没办法,干脆把他抱起来走到桌子旁边,用空闲的那只左手拿笔沾朱砂在黄纸上画了一道符,又烧成灰拌了一杯水递到冷安面前。
      
      冷安:“……师兄我还是个孩子啊!”
      这是要一杯水药死他吗?
      
      晁阳无语的解释了句:“这是祛恙符,你不是肚子疼?”
      
      冷安:……
      可是他只是吃撑了,他不想喝符灰啊!当然虽然眼前的水还是那么清澈,也没什么渣滓,但是这根本不是普通的水啊!
      他瞪圆了眼睛看着那杯水,简直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晁阳看他似乎也没那么难受了,便随手把娃和符水店都放下,去到一边给菜园子浇水。
      
      其实冷安还是撑的不舒服,他坐在那儿看着晁阳浇菜,看着看着就开始打嗝,而且越打越难受,最后嗝声连成一片,冷安被嗝儿的喘不上气,顺手拿起放在旁边的水杯,一口气把水喝了个干净。
      
      水质甘甜凛冽,倒是好喝,更神奇的是一杯水下去冷安嗝儿也没了,刚刚的腹胀难受全都不见,只余喉间一片清甜。
      
      ……后知后觉想起自己喝了什么的冷安呆滞的用两只白胖胖的小手抱着水杯,尚且不敢相信那符纸烧成的灰竟然这么管用?!
      晁阳有这手艺,随便开个诊所不就水到病除,为什么还会穷成这副样子?!
      
      晁阳浇完水回来,就见那白嫩嫩的小娃娃两手抱着玻璃杯,一双本来就圆的眼睛现在瞪的更大。
      简直又萌又可爱。
      
      晁阳掩饰住唇边一丝笑意,走过来拍拍小孩儿的头:“还难受吗?”
      
      “师兄……”软糯糯的童音里全是兴奋,“师兄,你为什么不卖符呢?”
      
      “因为,”晁阳顿了一下,还是有些无奈,“因为卖不出去啊。”
      
      冷安:……
      是这个道理没错了。
      如果不是他恰好喝了这么一杯水,那他也是不敢相信的。
      他抱着被子坐在椅子上,左右晃了下小短腿,还在帮着瞎出主意:“要不师兄你就烧点这种符水,然后当做是药水卖不就得了?”
      
      “师父卖过,然后被人投诉12315了,赔了一大笔钱还险些要坐牢……”晁阳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现在有些相信这小娃娃可能真的是自己师祖了,毕竟就这样一脉相承的经商头脑也是没谁了。
      
      冷安:……
      妈的,法治社会就是这么麻烦!
      他的小短腿也不晃悠了,整个人蔫巴巴的坐在那里,软乎乎的叫晁阳:“师兄,我们家是不是没有饭,也没有钱啦。”
      
      晁阳被那句“我们家”说的晃了下神,片刻后才抿唇说了一句:“不会饿到你的。”
      毕竟这小娃有可能是他师祖,虽然不知道现在为什么这么小,但该照顾的晁阳也不能推诿。
      
      冷安却一点都不觉得安慰。
      吃糠咽菜也是饱,满汉全席也是饱,他回忆着原书中的内容,对男主的挣钱能力基本不抱什么希望。
      道门中人常说五弊三缺,按理来说晁阳幼年丧失亲人,正应了那一“孤”,可冷安觉得他三缺里肯定也得占个“财”,简言之就是留不住钱,必须要穷。
      
      真是凄凄惨惨啊,刚穿过来第一天就要发愁下顿饭在哪里。
      为什么别人穿书成大佬,冷安他却是一颗穷人家里的蛋啊啊啊啊……
      
      想起蛋,冷安犹豫了片刻,一蹬小短腿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然后哒哒哒跑进刚刚自己破壳而出的偏殿。
      一地碎蛋片还在地上零散的放着,冷安像是感受到什么一样,忍不住伸手将它们一片片捡了起来,然后重新拢在一起。
      
      跟过来的晁阳倚着门框,不太了解他在做什么,正想提醒别扎了手,忽然就被眼前的白光闪了下眼睛。
      
      晁阳几乎是下意识的抽出剑,然后三两步走到冷安身边伸手想去抓他,耳朵里却听得冷安奶声奶气却很激动的爆了句粗,他手上一顿,片刻后白光消失,晁阳眯着眼睛去看,却发现冷安脖子里多了个吊坠,那模样,正是一颗洁白的缩小版的蛋。
      
      冷安:啊啊啊啊啊激动!
      刚刚的白光里,那蛋壳在重新聚拢成一整颗蛋的时候往他大脑里传递了一个信息,以后只要他想,只要握着蛋壳念一句“咯咯哒”就可以进去蛋壳里的空间了!
      虽然这个咒语很low,但随身空间什么的,还是很高大上的呀!而且万一他空间里还有金山银山呢?
      所以说呢,他好好一个穿书男主命,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金手指呢?!
      
      冷安正捏着蛋壳兴奋的翻来覆去看,外头的小院门却被人敲响,一大一小两人齐齐抬头看去,就见那院门打开,伸进一个阿姨的脑袋:“司师父?司师父在吗?”
      
      “我师父云游去了,请问您有什么事?”晁阳虽然语气有些冷,但也算得上有礼貌了。
      
      那阿姨看了他几眼,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你是司师父的徒弟!我记得你!”她说着,又皱紧眉头,似乎很纠结的模样,但很快就下了决定,“司师父是有真本事的人,她的徒弟也差不了!小伙子,你,你能不能跟我去我家里看看?”
      
      “看什么?看风水吗?”冷安惊喜极了,果然好事一件接着一件,这不,下顿饭的着落来了!
      
      阿姨却是有些难堪的摇摇头,有些欲言又止的顿了片刻,才压低声音说道:“我怀疑啊,我儿子他,被女鬼缠上啦!”
      

  • 作者有话要说:  冷安:挣钱,养徒孙
    晁阳:捉鬼,养孩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