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蛋里的师祖 ...

  •   四周一片白茫茫,虽然明亮却什么都看不清。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的冷安盘膝坐在中间,他睁开眼睛看了一圈,见周围环境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便叹了口气,第N次翻开眼前的书。
      
      他一边哗啦哗啦翻着书页,一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我知道呢,我要穿书了嘛……这书我都快背下来了,真的,倒背如流不敢说,正着背肯定没问题了,主角几个机缘我记住了啊,等我穿过去我会帮他夺机缘打反派的,快让我穿了吧,再这样呆下去我都要得雪盲症了……”
      
      他手中被翻的略有些起卷的正是一本现代修真小说《四纵天》,讲的是一个美惨强男主从小可怜成长到一位牛逼大佬的故事。故事里的男主晁(chao)阳的父母都是正一派的传人,他也是从小入道,耳濡目染,本该是道二代的幸福生活,然而在他五岁生日前一晚,父母与恶鬼斗法失败双双陨落,他的师父司玉海闻讯赶来将他救下,又把他抚养长大。
      
      在晁阳十三岁的时候,司玉海不知为何忽然带他离开两人原本修道的明基观,在一个大都市的城郊小道观自力更生,艰苦捉鬼,虽然不富裕却也温馨。
      
      渐渐的,司玉海打出了一点名声,眼看日子刚好过一些,晁阳的师父又咔哒一下死了。小道观只剩他一个人,才十八岁的小少年吃不饱穿不暖,年轻瘦弱的他出去给人算卦也没多少人信,辛辛苦苦坚持了一年之后,连道观也要拆迁了,小少年晁阳从此无家可归。
      
      “这实在是太惨了。”冷安每次看到这里都要叹气,觉得这作者真没人性,人家好好一个漂亮小少年,竟然连顿饱饭都吃不上,而且无依无靠,飘零都没地方飘零。
      
      少年晁阳本来想在道观拆迁后回到明基观,但他连买车票的钱都没有,一路徒步回去不知道遇到多少事情,却也收获不少机缘,甚至遇到好几个女性角色,眼看就是后宫配置,可这个时候晁阳却被一波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恶人追杀,危难之际眼看就要殒命,他包里带着的那颗师父传下来的蛋忽然裂了,本派师祖一下子蹦了出来,带着晁阳一路打怪升级,最后回到明基观。
      
      本来晁阳还以为陪着师祖回来是好事,可谁知道那师祖也不知道是疯了还是怎么的,回到道观就大开杀戒,一口气把观里上下二百余人杀的只剩下十几个,晁阳被刺激之下修为接连跳级,最后为了保护师伯师叔,和那老师祖展开殊死搏斗,九死一生之后终于把师祖关进了道观里的水牢里。
      
      冷安实在忍不住吐槽:“且不说师祖他老人家为什么要从蛋里孵出来,就后面这剧情……为什么不报警呢?那老头杀死这么多人,报警抓他啊,怎么还设私牢呢?这作者脑子有泡吗?这书里的设定是二十一世纪是法治社会啊法治社会!”
      
      法治不法治的,反正大反派老师祖被关进了水牢,最后被晁阳和他师伯一起活活刮了一百零八刀,将自己毕生研究的一套心法和拳法全都交代清楚才死了个干净。
      
      学了师祖心法的晁阳在十年之后从师伯手里接到明基观,不仅将本观发扬光大,甚至还将道教做到了巅峰,书的结尾简直人人向道,晁阳坐地成仙,白日飞升了。
      
      冷安简直忍不住又想吐槽:“这个作者脑子是不是被驴踢过?还坐地成仙,白日飞升,靠,一个导.弹给你打下来,这一点都不科学嘛!没听过鲁迅先生的名言吗?做了人类想成仙,生在地上要上天,呵,你咋这么能呢。”
      但是转而想想自己出车祸死了之后出现在这片白茫茫里,本身已经是不科学了,他便拍了下自己的嘴:“就算是真的有鬼有仙,这些设定……哎,作者是不是没打大纲啊?别的不说,就师祖这前期和男主一起的时候还是个超好的前辈,回到明基观就忽然发疯,连个前因后果都没有,谁能接受啊?还有,男主他做了什么啊就坐地飞升了,他师伯辛辛苦苦干了那么多年明基观的观主都没飞,我他妈真是接受不能……而且竟然全文无女主无后宫,这是什么垃圾修真文!”
      
      一口气说了痛快之后,冷安又有点后悔了,他被困在这片茫茫世界中不知时日,一本书翻来覆去看了多少遍也始终走不出去。之前他就猜测是不是因为自己对这书不认可所以才久久穿不进去,他也想过,下次再看的时候坚决闭好嘴不说什么,可……
      不是他爱说,主要是这本书,它自己就没什么逻辑啊!
      
      冷安气呼呼的把书合上一拍:“算了,什么破玩意,不穿也罢!”
      
      谁知道他这么一拍,那书封面上的字就忽然一变,原本的《四纵天》被打了个横线划掉,下面冒出一行小字:确实写的很破
      
      冷安:……?
      自我吐槽?这书这么高级的吗?
      
      那封面又冒出一行字:给你个改剧情的机会,你能把逻辑和剧情捋清楚吗?
      
      冷安一看,这是让他穿了啊!他赶紧保证:“好好好,我一定捋清楚,你放心!”他顿一下,又要求道,“让我穿到男主身边吧,我会好好照顾他长大啊!”
      
      那书似乎是有些犹豫,片刻后才冒出一个“好”字,然后又叮嘱冷安一定要让剧情走的顺一点,不要再让人有吐槽的机会了!
      
      冷安自然答应。
      在他应下之后不多时,他手里的书便凭空消失了,周围的白茫茫也都消失,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堵白色的墙。
      
      冷安:?
      他这是穿了还是没穿?
      难道要他穿墙而入才能穿书?这墙,难道是书的壁障?
      
      他对着白墙摸了一遍,发现这“墙”非常古怪,上下左右全都是一样的白色,甚至连墙角都没有,似乎是一整片的弯曲的墙面,冷安也搞不明白,他摸索了半天也没摸出个一二三来,干脆就大力敲、撞、推这堵白墙,试图暴力出墙。
      
      “墙”外,刚做完早课的晁阳惊讶的发现自己师父留下的那颗蛋似乎在晃动。
      他微微蹙了下眉,默不作声握紧手里的桃木剑,一双星眸紧紧看着那蛋,似乎在等待,又似乎在害怕什么。
      
      冷安在里面砸了半天也没什么反应,他累的气喘吁吁,只能随便一坐休息一会儿,他一边用手掌给自己扇风一边嘟囔:“怎么回事啊,现在是穿书了还是没穿,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啊。”
      
      他又抬头看看上面圆拱形的屋顶,微微皱了下眉,继而再看看四周,决定还是快点出去。
      
      外面,晁阳蹙眉等了半天,直到那蛋再没动静才放下心了。他眸色复杂,想起师父去世之后托的那个梦,不由又把手中的剑握的更紧了些。
      师父被人暗害,可就算死也还在惦记着这枚蛋,甚至用尽方法给他托梦,说若这蛋破壳出来的是个男人,那么不管他是不是本派师祖,都要晁阳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弄死那个人!
      
      这是师父最后一句遗言,晁阳不敢怠慢,他等了快一年,这蛋终于才有了动静,现下晁阳根本不敢离开,只等着看这蛋何时会破,而里面出来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到底是本派的师祖,还是他师父让他务必格杀的男人。
      
      晁阳没有细想“师祖”和“男人”之间的联系,毕竟他的师父司玉海也是个女子,却是道法精深,而这颗蛋也没有留在原本该在的明基观中,反而被司玉海带了出来。
      他一直认为,自家师祖一定也是个女人,所以他师父才会一直带在身边,又留下“若是男人必须斩杀”这样的话。
      
      那蛋安静了片刻,又开始颤抖起来,而且力度比之前还大,之后竟是整颗蛋左摇右摆,似乎是被什么撞击着似的。
      
      晁阳抿紧了唇,一言不发握紧手中桃木剑,准备等蛋壳一破,就先制住蛋中人,然后再做计较。
      
      蛋摇晃了一阵之后,中间的蛋壳终于传来“咔哒咔哒”的声音,明显是要裂开了。晁阳屏息等待着,不一会儿,蛋壳忽然“咣当”一声炸开,从蛋里滚出一个红色的影子来。
      
      晁阳不敢耽误,二话不说举起手中桃木剑,一剑指向红影的命脉!
      
      然后他就呆住了。
      
      这红色影子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而是个只有三尺高的小人儿。
      白胖的小娃娃穿着一身红衣红裤,不长的黑发软软的垂在饱满的额头上,看上去跟那年画里的童子似的,这会儿正瞪着大大的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晁阳,小嘴也张成一个“O”型,也不知道是不是吓的。
      
      晁阳犹在思索,殊不知此时的冷安内心世界正在翻腾着一句话:我靠这个男的好帅好帅好帅嗷嗷嗷是我的菜我的菜啊!
      他实在没忍住,“吸溜”了一下口水,也是这一声提醒了晁阳,晁阳微微垂眸看着坐在地上的小孩儿,还是没有收回剑,只居高临下的问他:“你是谁?”
      
      冷安眨巴眨巴眼睛,被他这个问题一问,圆鼓鼓的脸蛋上全是茫然和无辜:“我是谁,这是在哪里,你是谁呀?”
      话一出口,冷安就惊觉不对!这声音又奶又糯,完全不是他的嗓音!
      妈的,难道是魂穿?
      不是,魂穿也不对啊!魂穿也不该是这个声音啊!
      
      冷安再顾不上那指着自己鼻尖的剑,“腾”的翻身坐起来,他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自己莲藕似的的小白胳膊和犹带着小窝窝的手背,还有那明显又短又奶的小腿……
      冷安真是崩溃了。
      讲道理,穿书就穿书,为什么还穿成个奶娃子啊!他还要照顾男主的呀,拿什么照顾?是拿这短胳膊短腿照顾,还是用这奶声奶气来照顾?
      
      “你是男是女?”晁阳的剑也跟了上来,就在冷安眉心处,他整个人也冷冰冰的,脸上一片漠然,似乎下一刻那剑动起来,就会给冷安来个对穿。
      
      冷安:……
      什么意思?这是要捅死他?
      那他现在,到底应该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哟~良辰吉日开书咯~
    讲一个日常捉鬼的故事,不吓人,主要是为了让儿子们谈恋爱的嘻嘻嘻~
    老规矩,前三章发20个小红包,关注新文呀它很有意思的呀!
    ——————
    做了人类想成仙,生在地上要上天 —— 鲁迅
    (是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