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宿容 ...

  •   男人闻言没开口,先是不着痕迹地打量了江络几眼。
      十六七岁的少女,身上穿的普通校服,校徽被外套遮住。
      外套是Prada的春季款,鞋子也是Prada,连夹刘海的夹子都是香奈儿的。
      浑身大牌。
      
      这年纪的孩子还没法靠借贷满足虚荣心,怕是真的家里有钱。
      那和极光娱乐的董事长千金认识也不奇怪。
      
      男人看上江络资质,语气很好地回答:“周吴郑王的周,盼望的盼。”
      
      ......字对上了。
      但“周盼”也不算什么特别稀有的名儿。
      
      江络想了想,又报了几个特征:“圆眼睛,一米七不到点,长得特别甜?”
      “是是是,”男人喜笑颜开,“您是大小姐的朋友?”
      “不算,”江络扯了个谎,“一面之缘罢了,她应该不记得我。”
      
      江络心里隐隐地有点慌。
      系统说:【你慌什么,上午不还可惜初始世界周盼不在?】
      
      江络叹了口气。
      她就怕不仅是周盼在这个世界。
      
      这时老板喊了一声:“加里脊的好了!”
      男人怕江络急着走,连忙说:“小姐姐,你有没有兴趣参加女团选拔赛?”
      
      江络忙着付钱,没听清楚:“什么?”
      男人解释说:“女团选拔赛是近几年新兴的一种选秀模式,观众参与度高,很容易积攒人气。”
      他顿了顿,换了个更容易理解的说法:“你想不想当明星?”
      
      说实话,兴趣不大。
      在某个快穿世界中,江络是世界闻名、粉丝无数的超模,星光璀璨的日子早过腻了。
      
      “没......”拒绝的话说到一半,江络顿住了。
      她迟早得从江家搬出去——江家父母只会养她到十八岁,况且知道了这么些年被掩盖的真相,在江家的每一秒都让她感到恶心。
      江络习惯了高质量的奢侈生活,就算在丧尸末日,靠着大佬宿容的庇护,她都能穿金戴银,天天洗泡泡浴。
      
      想要维系这种生活,需要大量金钱。
      而当艺人,简直是一夜暴富的最佳手段。
      
      况且失去这个机会,可能很难和周盼见面。
      
      男人趁热打铁递出名片,上面印的身份是“极光娱乐经纪人”。
      
      “你是极光娱乐的?”
      江络对这个公司有印象。
      
      旗下影后影帝有近十人,而正当红小花小生更是大半被他家签下——据说还和燕京的一流豪门有所牵扯,可以说是行业巨擘。谢辛白家里也是开娱乐公司的,但是体量和极光压根儿没法比。
      刚要接名片,系统忽然泼冷水:【宿主,做女团可是要唱跳的,你可以吗?】
      
      江络一哽。
      初始身体弱成这样,走几步就喘气,更别说跳舞。
      至于唱歌——当初古代宫斗,她给皇帝唱了首小曲,攻略度瞬间下了5%。
      
      从此以后再没敢开过嗓。
      唱也不行,跳也不行,也就张脸还能看。
      
      男人见江络面露犹豫,心里打鼓。
      几乎是半塞地将名片和一张宣传单递到她手里,说:“小姐姐,选拔赛一共就四个月,出不了道可以回去接着念书——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您好好考虑!”
      
      说完不等江络反应,像是怕她将宣传单还给他似的,拿着手抓饼跑了。
      一个大公司的经纪人,卑微得跟发传单的打工仔一样。
      
      江络哭笑不得,想了想,没丢,将宣传单折起来,和名片一起塞进了外套兜里。
      
      *****
      
      手抓饼店和公墓离得不远。
      奈何身体实在太虚,这么点路都走得直喘粗气。
      
      现在是秋天,清明节早就过去,鬼节也离得远,公墓空荡荡的,唯一的活人就是看守的大爷。
      大爷还兼职卖花,江络也不知道老保姆女儿喜欢什么,挑了束新鲜的百合,叫大爷包上。
      
      接过花,才想起自己忘了问老保姆女儿的名字。
      江络问大爷:“您知道死在十五年前,名字里带‘夏’的女人埋在哪吗?”
      老保姆讲故事的时候,一直“夏夏”“夏夏”地念叨。
      
      大爷说:“我一年前才来这看门,不过整片公墓带夏的女人就两个——其中一个,经常有个小伙子来扫墓,今天也来了。”
      老保姆说十几年都没人给女儿扫墓,应该不是这个。
      
      江络排除完,大爷便一指:“那你往南走,在第三排。”
      江络摸过去,没多久找到了,生卒年份也对得上。
      
      江络盯着那墓碑,笑道:“大爷记性还挺好。”
      
      墓碑很简陋,旁边还有个无名小碑,给那个从没来过世上的孩子。
      江络将寥寥几根杂草扒了,把百合摆到墓碑前面,拜了三下。
      
      系统:【你不怪她?】
      江络语气淡淡的:【我怪她干什么?受害人何苦为难受害人。】
      系统“唔”了一声,又问:【那宿主想过去找亲生父母没?】
      
      江络笑了下:【光靠一个“沈”字能找到什么线索?】
      
      何况也不能保证她的亲生父母就是好人。
      江络早就学会不要抱虚幻的期望了。
      
      靠在墓碑上,将最后一点手抓饼吃了,江络站起来,遥遥地看到隔了几排,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
      从这只能看到那人的背影,江络眯起眼,隐约看到墓碑上刻着“楚夏”两字。
      
      江络微讶:【楚夏不是前两年病死的那个女演员?】
      
      这就是另一个名字带夏的女人。
      一个女演员,竟然和死于非命的小三埋在一片。
      
      江络生了兴趣,专门绕了个圈子往那边走。
      公墓里杂草丛生,到处是放完的鞭炮碎屑和瓷器碎片,靠近楚夏墓碑的时候,江络一个不注意,绊了一下。
      给楚夏扫墓的男人听到动静,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男人个高而瘦削,黑色的紧身裤包裹着长得惊人的腿。
      他看着眼前苍白的少女,微微皱眉:“你没事吧?”
      
      声音还挺好听。
      很有磁性,带着点性感的哑,像是什么高档的乐器。
      
      江络的动作一顿。
      ......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耳熟得惊人。
      ......就好像,曾经有人用这个声音在她耳边说过成百上千句情话——
      
      江络:“......”
      江络猛地抬头,瞳孔巨震:“宿容???”
      
      

  • 作者有话要说:  写着写着突然馋了,点了个加培根、里脊和两根烤肠的手抓饼外卖,美滋滋=w=
    日常求留言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