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周盼 ...

  •   教室内一片寂静,学生们面面相觑。
      不知哪个男生感叹:“卧槽,这美女绝了。”
      
      踹门的女生长得确实优越。
      
      皮肤白得像是生下来就没晒过太阳,深棕色自然卷的头发又长又密,长而翘的睫毛下面是墨绿的眼睛。
      目测身高能有一米七五,一双长腿笔直笔直,普普通通的校服裙愣是被她穿出了时尚前沿的气势。
      
      这样的美人,放大荧幕上都是亮眼的存在。
      
      只是美女似乎脾气不好。
      几个男生想上来搭话,都有点踌躇不决。
      
      江玥看着这一幕,脸色铁青。
      低贱的血统压根不知道文雅怎么写,她双手叉腰,呵斥道:“江络,你又发什么疯?”
      
      男生们的动作滑稽地顿住,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这是江络?
      那个安静到有些阴沉,总是拿刘海挡着脸,眼里好像只有谢辛白的软包子江络?
      
      怎么可能???
      
      江络视这些异样眼神为无物,自顾自地环视教室一圈。
      
      她不记得自己的位置。
      不过一看就知道哪张是她的座位。
      
      教室角落里有张桌子,上面堆满了杂物,旁边女生原本在涂口红,大概是被江络吓的,涂出去长长一条。
      江络走到桌子旁边,又是惊天动地的的一脚。
      
      “乒乒乓乓。”
      桌子上的东西撒了满地。
      “你干什么!”同桌的女生被吓得跳了起来。
      
      江络摊了摊手,说:“随地乱放的不就是垃圾?我只是让它们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而已。”
      
      同桌女生,苏晓晓冲过去,捡起一个粉红色小包:“我最喜欢的口红都断了!”
      “哦。”江络拉开椅子坐下,朝她一笑,“下次注意,重要的东西要妥善保管。”
      
      苏晓晓气得脸通红。
      
      江络隐约记得,这苏晓晓是江玥的闺蜜。
      她那些所谓欺负江玥的流言,一半都是出于苏晓晓之口。
      
      江络奇怪:【我以前到底是多降智,才会让这种人压着欺负?】
      
      系统说:【不瞒您说,狗系统也很好奇。】
      快穿第一个世界是丧尸末日,江络那张漂亮的脸容易惹麻烦。
      系统看过江络履历,被还以为她是标准小白花,正想着怎么劝呢,这姑娘直接拿了把刀,把自己脸划了。
      全程眼睛都没眨一下。
      
      系统当时就想,怪不得谢辛白喜欢不上江络。
      再这么装,带刺玫瑰也变不成菟丝花。
      
      江玥见小姐妹受挫,过来安慰她说:“算了,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苏晓晓满脑袋问号:“江络不就是在学校楼梯上摔了个脑袋,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江玥翻了个白眼:“我看她本性就这么粗鲁,大概装不下去了吧……”
      
      话说到一半,江络忽然抬起眼皮,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江玥一阵心虚,声音弱了下去,和谢辛白打了声招呼就匆忙离开。
      
      江玥走后,教室里气氛更加尴尬。
      几个学生默默地过来,把地上自己的东西拿走。剩下的都暗中观察着江络。
      没一个人找她说话。
      
      系统嘲笑她:【狗宿主,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朋友。】
      江络:【瞎说,我不是有周盼吗?】
      
      周盼是宿容以外唯一一个每个快穿世界都在的NPC,也是江络唯一的朋友。
      古代宫斗,周盼是江络的贴身女官;未来废土,周盼是为江络两肋插刀的同伴。
      
      江络叹了口气:【可惜初始世界,周盼不在。】
      系统这回没有作声。江络有些奇怪,正要问,第一节课的老师姗姗来迟。
      
      国际班是全英语教学,第一节数学课,老师是个金发女外教。
      苏晓晓终于找到机会,嘲讽道:“江络,你上课怎么不用度娘翻译了?你去年学分就没拿全,今年再有不及格,小心留级。”
      
      女外教注意到她们说小话,皱起眉,喊她们两个上黑板做题。
      苏晓晓“嘁”了一声,“好心”提醒江络:“让你做右边这道。”她成绩一般,但也看得出右边那道题很难,甚至有点超纲。
      
      A班学生都知道江络成绩不好,等着看她的笑话。
      江络上台,拿了支粉笔,盯着黑板上的题不动。
      苏晓晓心里暗笑,一个嘲讽的表情摆到一半,江络忽然抬起手,直接写下答案。
      
      八个世界中,有一个特殊世界,名为“地狱高考”。
      一轮一轮考试,排名后百分之六十全部处决,字面意义上的不学习就会死,几万人最终只能留下一百个。
      高中的题目,对经历过这个世界的江络来说简直小儿科。
      
      “Well done(做得好)!”女教师惊喜地夸赞,“你可以和同学们讲一下解题过程吗?”
      
      她解对了?就这么一会?
      
      江络微笑点头,面朝下方开始解释。标准的伦敦腔,语速之快,大部分学生都听得云里雾里,只能通过外教的表情判断出她说得很好。
      
      苏晓晓惊讶地嘴都合不拢。
      江络解完,外教注意力转到她身上,苏晓晓脑子一片空白,浑身冒汗。
      江络潇洒地将粉笔一抛,拍拍她的肩:“加油吧,同桌。”
      
      *****
      
      “咚咚。”
      谢辛白走到江络旁边,敲了敲她的桌子。
      江络迷迷蒙蒙地抬起头,看见来人,心情瞬间down了几个度。
      
      初始身体太弱,上两节课就犯困,补觉还被个不速之客打搅,江络简直想杀人。
      冷冰冰道:“干嘛?”
      
      刚醒来的声音微微沙哑,谢辛白的心莫名地跳了一下。他缓了缓神,说:“江络,你以为这样就能引起我的注意了吗?”
      
      “哈?”江络挑眉,“什么意思?”
      谢辛白弯起半边嘴角,自以为邪魅地一笑:“你努力学习,在课上来这么一手,不就是为了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不然你早不表现晚不表现,我一学期也就来几周,干什么专挑我来上课的时候?”
      
      江络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
      这人自我感觉怎么这么良好?
      
      谢辛白长得还算剑眉星目,又是当红小生,平时自视甚高。
      但是他的颜值和宿容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在看惯盛世美颜的江络眼里甚至有点丑。
      
      谢辛白还喋喋不休:“我劝你别痴心妄想,现在我是小玥的未婚夫——”
      “你放心吧。”江络站起来,微微踮起脚,居高临下道,“我对矮子没任何兴趣。”
      
      “你!”谢辛白气得跳脚。
      江络没再理他,独自去走廊上透气。
      
      谢辛白提到的“婚约”,让她回忆起一些事。
      江父江母从小对她冷淡,江络一直以为是他们工作繁忙,没空维系亲情,但他们对江玥的态度却截然不同。
      
      江络问系统:【这个时间点,当初把我和江玥狸猫换太子的老保姆是不是还活着?】
      系统:【的确还活着,人在京郊的疗养院——不过看时间线,活不了几天了。】
      
      上辈子一直没机会一探究竟,好不容易回来了,也不好稀里糊涂地活着。
      江络回教室的脚步一转,去了教师办公室。
      数学外教看见她喜笑颜开,江络没花什么功夫就要到了请假条。
      
      离开学校,打车去疗养院。
      
      疗养院的位置很偏僻,这地方不好打车,江络给了点小费,麻烦司机等自己一会。
      建筑物内部很阴森,与其说是疗养院,更像什么软禁场所。
      
      护士刷着手机,把江络领到了老保姆所在的房间。
      
      打开门,一股子腥臊味。
      床上躺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听到动静,混浊的眼珠子动了一下。
      江络关上门,轻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保姆盯着她,过了许久,眼角流出一滴泪:“我知道,你叫沈络。”
      “你抱来的时候脖子上挂着块玉,上面就刻着这两个字。”
      
      老保姆等这个时刻太久太久,没等她发问,一股脑地说了。
      
      江父从前的秘书,被江父看上,强迫几次,怀孕了。不久东窗事发,江母气不过,又怕自己地位被威胁,□□,一尸两命。
      江父江母并不知道,家里工作多年的老保姆,正是这个秘书的母亲。
      为了报复江家,老保姆将出生不久的江玥卖给了人贩子。
      
      因为和谢家还有婚约在,江家人将事情压了下去,找人贩子拐来了个长得好看的——就是江络,补上了谢家未婚妻的位置。
      
      弯弯绕绕,好长一个故事。
      
      系统:【这种情况下,宿主你不该意思意思哭两句?】
      
      江络面无表情:【得了吧,江家人作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心里承压能力没这么低。】
      
      老保姆说完,松了口气,看上去准备嗝屁了。
      江络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刚要离开,老保姆忽然抓住她的手。
      
      鸡爪子一样枯瘦的手指力气巨大:“我女儿和外孙埋在京北公墓,十几年没人扫了,求你……”
      江络脚步顿住,深深地看她一眼,随后抽出了自己的手,转身离开。
      
      *****
      
      出租车还在外面等。
      司机见她上车,回头问:“美女,接下来去哪?”
      江络说:“京北公墓。”
      
      司机一愣,打量她几眼:“你去扫谁的墓啊?”
      江络笑笑,说:“一个可怜的陌生人罢了。”
      
      半路上遇见堵车。
      司机往前探头,咋舌道:“这样子像是出了车祸,少说得堵上半小时。”
      江络说:“要不我就在这下吧,也没多远。”
      
      付完钱,肚子叫了一声。
      正巧路边有个卖手抓饼的店,江络过去要了个加里脊肉的。
      排在前面的男人一手拿着公文包,一手举着手机打电话,虽然刻意压低声音,但还是飘到江络耳朵里:
      
      “谁让周盼大小姐突发奇想要去参加什么女团选拔赛?我们公司做影视的,合适的练习生这一时半会的去哪找——”
      
      男人挂上电话。
      “打扰一下。”他疑惑地回头,眼睛忽然一亮。
      
      一个颜值九分,怎么看都完美符合男人心目中女团形象的大美女打量着他,眼神中带着迟疑和不敢相信。
      “你刚才说的周盼……是哪个周,哪个盼?”
      
      

  • 作者有话要说:  江络(直觉会有华点):次元壁好像破了,吃鲸。
    江络(忽然想到某人):.......
    *
    打滚求留言!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茶酒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诶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