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鬼域中人出乎意料地热心肠。
      周慎很是仗义,听说谢镜辞自外界而来,特意为她与裴渡订下两间客房,顺便找了个大夫前来疗伤。
      
      裴渡受伤严重,治疗几乎持续了整整一夜,等天边泛起浅浅鱼肚白,大夫才从他房里出来。
      
      谢镜辞道了谢,推门而入之际,见到他眼中再明显不过的惊讶。
      
      “谢小姐——”
      他丧失修为,身体同凡人没什么两样,熬了整整一晚上的夜,眼下现出薄薄青黑,声音微弱得低不可闻:“你没歇息?”
      
      废话,他半条命都快没了,谢镜辞哪怕再铁石心肠,也做不到心安理得去睡觉。
      
      “我只是睡不着。”
      她环视一圈屋子,目光落在裴渡手里的茶杯与药丸上:“在吃药?”
      
      话音刚落,就听见脑袋里的系统发出一声笑:
      [恭喜恭喜,解锁魔教妖女第二幕场景!台词已发放,请注意查收。]
      
      谢镜辞:啧。
      正道人士受伤服药,绝对是她这个角色最常作妖的时候。一人体弱无力,连斥责的嗓音都格外虚弱,另一人言笑晏晏,逐渐靠近,自有一番暧昧旖旎。
      
      虽然她每次的结局,都是被正道大侠毫不留情地一掌拍出去。
      
      裴渡闻声点头,将药丸吞入腹中,正要下床把茶杯放回木桌,身侧便靠近一抹纤细的影子。
      
      谢镜辞从他手里接过茶杯,语气如常:“你身体不便,躺在床上就好。”
      
      他还没虚弱到那种地步。
      裴渡本想反驳,却听她继续道:“我问过大夫,知晓这些伤药的使用方法,今后能帮你上药和喂药。不过——”
      
      “我记得以前看话本子,那故事里讲,喂药有时不一定要用手。”
      谢镜辞语气里带了困惑,尾音若有若无地上扬,似是说得累了,端起手里的茶杯轻轻一抿:“倘若不用手,还能怎样做呢?裴少爷知道吗?”
      
      她嗓音清幽,恍如新莺出谷,撩动一汪潺潺清泉。裴渡心下一动,视线飘忽之间,落在谢镜辞唇边。
      
      姑娘的唇齿呈现出迷人玫瑰色,最是勾人心弦。
      因方才喝了水,薄唇晕开一层薄薄润润的水光,无声昭示着柔软的、温热的触感,仿佛一触即化——
      
      裴渡因这个念头陡然一惊,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谢镜辞已经捕捉到他的目光,勾唇露出浅淡的笑:“怎么,我嘴上有什么东西?”
      
      天真无辜,却又好似欲擒故纵。
      
      他没由来地心跳加速,犹如做了错事被发现的小孩,匆忙挪开视线。
      
      谢镜辞忍不住笑出声。
      最后这句话并非系统的要求,全怪裴渡的反应太有意思,像极了被踩到尾巴、惊慌失措又故作镇定的猫。
      
      简直在引诱旁人继续逗他。
      
      如她所料,耳边果然传来一声干涩的“没有”,被压抑得狠了,隐隐透出几分委屈的意味。
      
      “对了。”
      逗裴小少爷玩总能让她心情大好,谢镜辞轻咳敛去笑意,向前几步,坐在床沿:“我能看看你的伤吗?”
      
      玉露膏是无数人求而不得的灵药,涂上那么一次,皮肉伤应该能好上大半。
      之前大夫为他褪了全身衣物疗伤,谢镜辞再厚脸皮,也不可能守在一旁。这会儿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才终于能看上一眼裴渡的伤势。
      
      他明显愣了一下。
      这回裴渡没有犹豫太久,动作里仍带了拘束,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一蜷,领口便向右侧斜斜拉开。
      然而刚刚动手,就听见谢镜辞噙了笑的声音:“不不不,不是这里——其实只要看看手臂就好了。”
      
      抓在前襟上的右手瞬间顿住。
      谢小姐还没说完,他便做出这般动作,就像是……
      
      就像是迫不及待,想要脱下衣物让她瞧似的。
      
      “不过这样也行。”
      裴渡脑中尽是空白,耳朵前所未有地发烫,听身旁的姑娘笑着说:“你身前受伤最严重,看看也好。”
      
      她语气寻常,一本正经,越是这样,就将他的无措与纠结衬得越发狼狈可笑。
      裴渡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右手一动不动停在衣襟上,露出一侧白皙的锁骨和肩部线条。
      
      他无端感到心下燥热。
      在对方安静的注视里,裴渡垂下长睫,把前襟往下拉。
      
      玉露膏是难得一见的药中名品,被谢镜辞涂抹在他的伤口上,已经让不少血痕凝固结痂。
      
      谢镜辞向前凑了一些。
      裴渡强忍住下意识往后退的冲动,任由她端详。
      
      之前在洞穴里,光源只有悬在天边的那轮月亮,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又暗沉,看得不甚清晰。
      此刻入了卧房,蜡烛引出黄澄澄的清亮光晕,将他冷白色的皮肤映出几分柔黄,每道伤痕与肌肉轮廓都清晰可见。
      
      叫人无处可藏。
      
      谢镜辞伸出手,在距离他身体很近的地方停下,指尖抵着其中一条伤疤。
      她没说话,裴渡却已明白她未出口的意思,迟疑须臾,终是艰涩开口:“……可以碰。”
      
      空旷的卧房里,响起一道低不可闻的笑声。
      谢镜辞抿唇止了笑,指尖轻轻下压,落在蜈蚣一样狰狞的疤痕上:“这样会觉得疼吗?”
      
      她手指莹白,那道伤口则是丑陋不堪,被指尖绵绵的软肉一点,生出深入骨髓的痒。
      这股痒看不见也摸不着,在血液里横冲直撞,暗戳戳地撩拨心弦,他的声音又哑又涩,像从嗓子里硬生生挤出来:“不疼。”
      
      裴渡只将白衫褪到胸口下的位置,谢镜辞闻言“唔”了声,把垂落的前襟继续往下拉。
      
      治疗外伤容易,筋脉里的内伤则要难上许多。
      小腹上的乌青并未消退,反而比之前所见更为暗沉浓郁,随着衣物摩挲的响音,渐渐露出紧实腰线。
      
      “这里的伤,大概得等我们离开鬼域,去云京才能治好。”
      她看得皱了眉,知道这里必然剧痛难忍,没像之前在胸口那样伸手去碰,视线一晃,竟是从腰腹继续往下,来到被棉被遮盖的地方:“腿上的伤还好吗?”
      
      被子下面显而易见地一动。
      裴渡几乎是瞬间作答,语气生硬:“无碍。”
      
      “我又不会吃人,干嘛这么紧张。”
      谢镜辞笑:“被人瞧上一眼也会不好意思,你原来这般胆小么?”
      
      裴渡没应声。
      
      才不是这样。
      他向来厌烦旁人的触碰,更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与目光。若换了别人,莫说让他褪去衣物,哪怕想帮裴渡在脸或双手上药,都会被毫不犹豫地拒绝。
      
      他并非随便的人,只有谢小姐是例外。
      只要她想,无论是多么暧昧或羞耻的事,他都愿意去做;也只有被她注视这具残损的身体时,裴渡会感到局促与难堪。
      
      可惜她对此并不知情。
      
      其实谢小姐不知道的事情还有许多。
      例如他日复一日挥动手里的长剑,只为能站在与她并肩的高度;
      例如他在大宅里地位尴尬、举步维艰,被养母刁难或兄长耻笑后,第二天睁眼的唯一动力,是能在学宫远远见到她,哪怕只是用余光匆匆瞥上一眼。
      又例如她与异性好友们亲近打趣后,他的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有时心里堵得慌,只能去武场练剑。
      
      想来也可悲,这都是他人生中难以磨灭的执念,生生填满了前半生的每处缝隙,身为故事里的另一个主要角色,谢镜辞却对此一无所知。
      
      裴渡没奢望过她会知道。
      从不会握剑的瘦弱孩童,到能与谢镜辞并肩作战的剑修,在一步步靠近她的路途里,他逐渐习惯了不动声色地仰望。
      
      他似乎因为那句玩笑话有些消沉,眼睛里没剩下什么神采,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镜辞眨眨眼睛。
      
      她好像……没说什么特别过分的话吧?
      还是裴渡想起今日发生的那些事,下意识难过了?
      
      对哦。
      他的确应该难过的。
      
      按照系统告诉她的剧情,裴渡的一生浑然是出彻彻底底的悲剧。
      
      因为长相酷似裴家死去的大少爷而被家主收养,名曰养子,其实只是个替身。偏偏主母对他厌恶至极,数年如一日地孤立冷落、变着花样找茬,裴渡没少吃家法,才养成了如今滴水不漏、看上去温温和和的性子。
      
      如今他好不容易学有所成,即将脱离家族桎梏,却在一日之内突逢巨变,从别人的影子,沦为了被厌恶唾弃的废人。
      
      这样的经历若是放在大多数人身上,定能把双眼哭瞎,可打从最开始见到裴渡起,他便一直是安安静静的模样。
      他不说,谢镜辞也就大大咧咧地不去在意,其实哪有人能坚强至此,又不是石头做的心肠。
      
      在这种时候……她是不是应该认认真真地,好好安慰一下他?
      
      这属于知识盲区,谢镜辞从不会安慰人。
      
      “喂。”
      她不想说错话,让小少爷更加难受,在脑袋里狂摇系统:“系统库里的台词,有没有能安慰人的话?”
      
      系统见惯她冷言冷语损人的模样,乍一听见这话,当场拔高音量:[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保证没问题!]
      
      它一向足够靠谱,不过片刻,便有字句从谢镜辞脑袋里浮现出来。
      
      [不是吧不是吧,不会真有人因为修为尽失就失魂落魄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的嘴这么讨厌,把阴阳怪气踩别人伤口当作有趣吧。
      跳过。
      
      [不过是修为尽失,就消极成这般模样?这样浪费自己的一生,真是有够可笑哦。]
      ——不过是站在道德高地,就拽成这般模样?这样来找存在感,真是有够可悲哦。
      跳过跳过。
      
      [……]
      跳过跳过跳过。
      
      谢镜辞:……
      这哪里是“保证没问题”,明明处处都是问题,垃圾系统害人!
      
      可恶。
      差点忘记这是个恶毒反派系统,真是不负恶毒之名,句句都像毒药拌辣椒,又毒又辣。裴渡要是听完,不说当场自尽,血溅三尺必然是有的。
      
      谢镜辞决定自力更生。
      
      她在富贵娇宠里长大,习惯了没心没肺众星捧月,加上当了这么久不可爱也不迷人的反派角色,哪里知道安慰人的路数,稍作停顿,戳了戳裴渡肩头。
      
      因褪了衣物,他肌肉的骤然紧绷显得格外醒目。
      
      “裴渡。”
      谢镜辞不自在地摸摸鼻尖:“你是不是挺难受?”
      
      唉,他都这样了,铁定难受,她在讲什么废话。
      
      裴渡抬了长睫,黑黝黝的眼一眨不眨望着她。
      
      “如今的境遇虽然不好,但并非全无希望。我会努力把你治好,一定没事的。”
      
      谢镜辞在心底悄悄皱眉,暗骂一声。
      拿着刀砍人,可要比细声细气地安慰容易多了。这番话已经是她的极限,不管更柔情还是更矫情的台词,都再也说不出来。
      
      裴渡低低道了句:“谢小姐,你不必如此……”
      
      “总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你这边。”
      她把他所有消极的话语堵在喉咙里头,兀地加重语气:“不要去想自暴自弃,也不要想什么没人在乎你没人要你,去干一些伤天害理的坏事。无论做什么,都想想还有我——”
      
      谢镜辞的音量陡然变小。
      她又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尖:“——我的玉露膏。它好贵的。”
      
      裴渡怔怔的,没说话。
      
      谢镜辞板着脸,有些忐忑地打量他的神态变化。
      她不会搞砸了吧?虽然这番话的确幼稚套路又尴尬,但——
      
      薄薄的晨色黯淡而寂静,猝不及防地,耳边响起裴渡的嗓音:“谢小姐。”
      
      这下轮到谢镜辞故作镇定,与他四目相对了。
      
      他眉目清隽,面上是孱弱的苍白,瞳孔本是昏暗无边的暗,对上她视线时,悄然浮起一丝久违的柔色。
      裴渡居然隐隐地在笑。
      
      谢镜辞永远不会知晓,这些话于他而言有多重要。
      
      就像一出虚妄的戏剧故事,在最为落魄、被所有人厌弃的时候,悄悄喜欢许多年的姑娘突然来到他面前。
      她不嫌弃他尴尬的身份、一塌糊涂的处境,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想想还有她。
      
      笨拙又固执,温柔得叫人眼眶发酸。
      一直追寻的那个人是谢小姐,算是他这一生里,为数不多幸运的事。
      
      裴渡几乎快要克制不住心里的渴望,想要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谢小姐,若我来日恢复修为……”
      心脏难以抑制地剧烈跳动,裴渡忍下小腹剧痛,凝视她清亮的眼:“在下愿将一切赠予小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谢镜辞定定望着他,若有所思。
      半晌,她发出低不可闻的笑,忽然淡声问:“什么都愿意给我?”
      
      裴渡唯恐她不信,哑声应答:“只要谢小姐想要,无论名誉、钱财或是天灵地宝,我都愿献上……作为报答。”
      
      作为报答。
      
      谢镜辞“哦”了声:“还有呢?”
      见裴渡露出茫然神色,她笑着挑起眉头:“如果我想要别的呢?你还有什么能送给我么?”
      
      “还有——”
      
      他能献给她的,还有什么?
      
      谢镜辞的视线仍然直勾勾落在他身上,看得裴渡心慌。
      若说他还剩下什么,那便是——
      
      那便是这具沉疴遍布的身体了。
      
      谢小姐会……想要它吗?
      
      思绪乱作一团,在空白的脑海里,冷不防蹿出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他此刻没有穿着上衫,是被她尽数看在眼底的。
      
      近在咫尺的姑娘发出清脆的笑,如同夏日碰撞在一起的铃铛。
      
      “这些可算不上答谢。”
      谢镜辞半开玩笑,懒洋洋道:“裴公子,你可别忘了,我好歹是你的未婚妻。”
      
      她说得隐晦,裴渡却听出言外之意。
      他整个人都是她的了,难道还在乎这些身外之物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十点如果没更新,就会深夜再放出来,大家可以第二天早上来看嗷!感谢在2020-11-01 22:01:20~2020-11-02 23:29: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Yi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全息白檀碎片 3个;织织、゜望_南、暗火推舟、陶子桃梓还是桃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in 100瓶;子熹子熹吖 40瓶;刀小文、花露水、全息白檀碎片 30瓶;捣蛋鬼、织织、隐、真的懒人、康小哐哐 20瓶;没有脑袋 19瓶;芹池Q 10瓶;宫裳绝执羽 9瓶;芷芷 6瓶;雲開、濯锈 5瓶;绯、无一 4瓶;华阳初上鸿门红、南风有幸 2瓶;lq、问风,可遇暖?、sessrin、流年、潇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