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谢镜辞嘴甜会说话,轻而易举套得了这地方的消息。
      
      此地名为芜城,是鬼域里的一座边陲小城,由名为“江屠”的元婴期魔修镇守。
      至于她所处的地方,是芜城中最大的武馆,名曰[天演道]。
      
      “在玄武境里打擂台赛,胜者固然能得到报酬,但这玄武境,可不是谁都能进。”
      被她问话的魔族女修是个话唠,领着谢镜辞站在门口,一面看围观群众意犹未尽地散去,一面倚在门阑上滔滔不绝:“你的修为是什么水平?说了你也别觉得受打击,没有筑基的水准,武馆不会让你上去打的。”
      
      谢镜辞犹豫须臾,缓声应道:“筑基……应该是有的。”
      
      玄武境是一种由神识编造的幻境,她虽然身上留有旧伤、很大程度地损伤了实力,但在识海之中,那份保存完好的神识……
      说不定还同往常一样。
      
      也就是说,一旦进入玄武境,谢镜辞很可能会恢复金丹修为。
      
      这个想法让她心下一喜,因此说话时停顿了一段时间。
      这个动作极为微小,却被身侧的女人敏感捕捉。后者不露声色,心里很快有了属于自己的推测。
      
      眼前的年轻姑娘很是陌生,如今鬼门尚未正式开启,看她的模样,应该是来自于其它城市的富家女。
      至于被问起修为,她之所以会出现短时间的愣神,定是因为这姑娘刚刚步入筑基,或是正处于炼气大圆满,对自己的实力没什么底气。
      
      一看就没经历过生活的毒打,只是想来凑凑热闹。
      
      “就算有筑基修为,想打擂台赛,也要先得到武馆的应允。”
      女人慢条斯理,说罢指了指武馆的一处角落。
      
      武馆很大,除开正中央的硕大圆镜,同样引人注目的,还有分布于两侧的擂台与数面小镜。
      炼气期多在擂台对决,境界再高一些,就可以进入玄武境内比试,对决场景会由那些小镜子投映。
      
      熙熙攘攘的人潮已散去多半,在女人指向的角落里,立了好几个高大健硕的年轻人。
      与其他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不同,他们显然是修为不低的练家子,即便收敛了杀意与灵力,也能在无形中显出凛冽的震慑之意。
      
      “那些是馆主的弟子,要想登擂,至少先打败他们中的一个。”
      女人道:“他们大多是筑基水平,像莫霄阳那样的佼佼者,甚至到了金丹。以你筑基起步的修为,无论撞上谁,恐怕都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这个规矩不难理解。
      今日是全民瞩目的大赛,故而没收取魔晶作为门票。在平日里,看客们花了钱进来,必然不愿见到阿猫阿狗之间的挠痒痒。
      
      女人解释得一气呵成,本以为跟前的姑娘会识相放弃,没想到对方非但神色不变,还尤为顺口地接话问:“金丹?他是金丹几重?”
      
      女人轻笑。
      
      不管莫霄阳究竟金丹几重,都不是这丫头应该关心的问题——
      她会在见到他之前,就从其他人的拳头里了解到社会险恶,而莫霄阳也绝不会浪费时间,和一个娇生惯养、修为不高的大小姐比试。
      
      “大概四五重。”
      女人双手环抱看她一眼,挑眉道:“你既然找上我,咱们二人便算是有缘。我同这家武馆关系不错——你跟我来。”
      
      她说罢朝那群弟子走去,谢镜辞乖乖跟上:“我名叫谢镜辞,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沈雀。你叫我——”
      
      女人话未说完,角落里就响起一道清越少年音:“雀姐!”
      
      谢镜辞抬眼一瞧,正是那群年轻的武馆弟子之一。
      
      “就像这样叫。”
      沈雀朝她耸肩笑笑,旋即朗声道:“今日莫霄阳取胜,恭喜。”
      
      其中一名少年带了几分自豪地接话:“大师兄毕竟是大师兄,在芜城里除了师父,我还真不知道有谁能打过他。”
      
      沈雀点头:“此战的确精彩。我这位小友看得入迷,也想找人比上一把,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视线都集中到谢镜辞身上来。
      
      她模样出众,早在之前便有不少修士在偷偷瞧,如今沈雀把焦点引向她,年轻人们终于能大大方方地打量。
      
      这姑娘收敛了气息,看不出确切修为,抿着一张薄唇浅浅地笑,只需一言不发站在原地,就能同周围所有人区分开来。
      
      她颔首:“叨扰各位,在下谢镜辞。”
      
      “她约莫筑基初期,也可能筑基都还没到,而且是头一次来武馆,什么都不懂。”
      沈雀动用神识,向几个愣头青传音入密,特意避开了谢镜辞的耳朵:“你们无论谁上,都记得手下留情,不要吓到人家小姑娘。”
      
      少年们面面相觑。
      他们个个都有十足的把握能赢,若是能在美人面前炫技秀上几把,说不定还能俘获芳心,赚取一丢丢好感度——
      
      这是什么上天入地难得一见的绝妙机会!冲啊!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沉默只持续了短短一瞬,很快便有白衣少年向前一步:“我来吧。”
      他说罢不露声色瞟向沈雀,暗自竖了个大拇指:“放心吧雀姐,我很懂怜香惜玉。”
      
      这会儿大部分观众散去,也有不少人被点燃斗志,三三两两开擂比试,唯一剩下的,只有武馆尽头的一处灵台。
      
      玄武境以灵台为媒介,修士需以神识触碰灵台,方能入境。
      少年报了名姓,领着谢镜辞前往,沈雀本想跟在两人身后,猝不及防听见另一位少年叫了声:“师父、大师兄!”
      
      来人正是风头正盛的莫霄阳,与武馆馆主周慎。
      
      “哟,都在这儿啊!”
      周慎生了张看不出年纪的娃娃脸,即便已经是个足够被风干成沙的老古董,却仍然保持着二十多岁的模样,笑得爽朗:“今日霄阳大胜,咱们出去喝几杯庆祝庆祝——沈雀你要不要来?”
      
      有小弟子接话:“雀姐今日带了个姑娘,正和岑师兄比试。”
      
      周慎挑眉:“哦?”
      
      “那丫头不是什么厉害角色,比不了多久。我不过是见她初来乍到,领她来玩玩。”
      沈雀懒懒望向尽头处的灵台,眉头一挑。
      
      谢镜辞名不见经传,但模样足够出彩,很能引人目光;与她对战的少年乃是武馆弟子,实力不弱。
      这两人的搭配实在奇怪,有零星几个客人无所事事,抱着看戏的心态站在灵台前。
      
      她话音刚落,就听圆镜前有人惊呼:“我靠!就一招,一招秒了!你们看清发生什么事儿了没?”
      
      沈雀眼角一抽。
      
      那小子信誓旦旦保证要怜香惜玉——
      这就是他怜香惜玉的态度?
      
      那姑娘看上去踌躇满志,只希望她出来不要哭。
      
      沈雀太阳穴突突跳,一步步往前走。
      玄武境中神识出体,身体则静候在灵台之上,在幻境中落败的人,会睁开双眼抢先醒来。
      
      然而谢镜辞却始终一动不动,连眼皮都没跳过。
      
      沈雀脚步一顿。
      
      ……不会吧。
      
      她与灵台相距甚远,看不清镜面的景象,只能微微偏转视线,落在旁侧的少年脸上。
      这一瞧,刚好对上一双茫然的眼睛。
      
      沈雀:……?
      
      与此同时,圆镜前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小子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太快了,她的刀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是什么情况。
      那丫头……把周慎的弟子一招解决了?
      
      灵台上的少年神情恍惚,抬腿下来时,仿佛被抽干灵魂。
      他起了,一招被秒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说。”
      少年指指身后的灵台:“下一个。”
      
      沈雀呆呆看向灵台前的圆镜。
      幻境位于山水之间,身量纤细的姑娘立在山巅中央,手里握着把通体沉黑的直刀。刀光森寒,勾勒出长蛇般蜿蜒的黑气。
      
      谢镜辞无法感知他们的视线,此时却抬头一望,伸手朝众人所在的方向招了招。
      
      *
      谢镜辞有些失望。
      
      她本以为入了玄武境,实力能恢复得与往日无异,没想到只能堪堪摸到金丹的门槛——
      穿梭于各个小世界,对神识是种不小的损耗。更何况她刚刚回到这具身体,神识分散,还没完全融入,若是能多打上几场,说不定能促进融合。
      
      若是裴渡的话,说不定……
      
      她想到一半,跟前一道灵力晃过。
      
      来人同样是武馆里的弟子,谢镜辞隐约有几分印象,淡声笑道:“还望道友多加指教。”
      
      少年点头,简短自我介绍,掩饰不住眼里的好奇。
      
      之前上台的岑师弟心性急躁,修为算不得强,但无论如何,也绝对称不上“弱”。
      看他落败后失魂落魄的模样,应该并非是为讨美人欢心,故意认输。
      
      之所以会被一举击败,定是太过轻敌,被出其不意钻了空子。
      
      他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修士之间的对决无需客套,一触即发。
      少年已到筑基六重,拔剑出鞘之际,映出一片刺目冷光。
      
      “你怎会一击落败?”
      周慎笑着端详自家弟子:“莫非是大意轻敌?”
      
      “她的刀法前所未见、诡谲非常。我虽存了轻敌之心,但……的确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周围已经有人慢慢聚拢来,讨论声渐大。
      
      “你们觉得这局谁能赢?”
      “我觉得吧,她之所以能一击打败岑小哥,很大程度是因为打了个出其不意。那刀法来得又狠又快,若能避开,胜算会大上许多。”
      “话不能这样说,我那时连她的身法都没看清,避开哪有那么容易?”
      
      幻境外吵吵嚷嚷,玄武境里却是一片寂静。
      
      谢镜辞在压着修为打。
      她不爱出风头,更何况身体的真实水平并未抵达金丹,倘若在玄武境逞一时风头,只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少年人的剑法浩气凛然,与之前圆镜里的莫霄阳如出一辙,两人应当是同出一脉。
      与之相比,她的刀法倒真有几分“魔教妖女”的意味了。
      
      这把直刀名唤“鬼哭”,乃是曾经弑人无数的邪刀,谢家经过一番锻造镇压,好不容易压下刀身里蠢蠢欲动的煞气,才终于能为人所用。
      
      鬼哭破风而起,与长剑硬生生撞上,“锃”地发出一道轰鸣。二人皆被浩荡灵力震开,同时后退一步。
      
      谢镜辞虎口被震得发麻,调整气息,看不远处的少年暗暗蹙眉,再度扬剑。
      他动作迅捷、毫不花哨,每一次挥剑都蕴藏了石破天惊之势,长剑起落之际,山间雾气随之凝结,围绕在他身侧。
      
      剑气来如疾风骤雨,谢镜辞握紧鬼哭侧身避开,与此同时长刀斜挑,再度与剑尖撞上。
      这次二人都没退开。
      
      刀光肃杀,迅捷如疾电。日影与长刀的虚影交织错杂,于纷乱白光中,藏匿着见血封喉的杀机。
      
      平地起风,刀剑狂啸。
      谢镜辞的身法形如鬼魅,难以被常人视线捕捉,少年已有了不及之势。她并未下死手,比起生死决斗,更像在进行一场热身。
      
      在鬼冢遇上那两名匪盗时,她虽然也与之进行过一番缠斗,但他们毕竟修为低下,打得毫不尽兴。
      直到此刻,谢镜辞才终于触及到了某些久违的、即将被遗忘的感受。
      
      那是因拔刀而生的杀意。
      酣畅淋漓、一发不可收拾,如同坠落而下的星火,自她体内的每一条脉络燃烧生长,激起一片战栗。
      
      山巅云蒸霞蔚,长裙飞荡,牵引出荡漾回旋的气流。
      在长剑即将刺入她小腹的刹那,手握长刀的女修略作折转,随即刀身一挑。
      
      圆镜外的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没有任何预兆,借着这股顺势而起的巧劲,少年手中的长剑……
      
      竟被笔直挑飞出老远。
      
      “我靠靠靠靠靠。”
      有人喃喃出声:“方才他们俩的招式,你们有谁看清了吗?”
      
      “这哪能看清……不过剑被挑飞,应该就是输、输了吧?”
      “所以,那姑娘赢了?”
      “废话啊!肯定赢了啊!她是从哪儿蹦出来的,这刀法有意思啊!”
      
      沈雀看得有点懵。
      
      有小弟子嘴角一抽,指着圆镜小声问她:“筑基初期的修为?”
      馆主周慎若有所思:“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被一招秒掉的岑小哥满脸怀疑人生:“怜香惜玉???”
      
      这女人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
      谢镜辞还得回洞穴看望裴渡的情况,打了两场就匆匆退下。
      她进入玄武境的时候,周遭空无一人,很是冷清,等睁眼出来,居然见到一堆攒动的人头。
      
      她差点以为系统崩溃,自己又莫名其妙穿了越,下一瞬就听见身旁少年故作镇定的嗓音:“师父。”
      
      师父。
      
      谢镜辞顺着他目光看去,见到身形颀长、五官柔和的娃娃脸青年。
      
      沈雀热心肠替她介绍:“这位是天演道馆主,周慎。”
      
      周慎噙了笑地颔首:“谢姑娘。”
      
      他面色如常,谢镜辞闻言一愣。
      用剑,身处鬼域,看样子修为不低。
      
      谢镜辞:“您、莫非您就是传闻里的‘闇狱剑’周慎?”
      
      周慎一个愣神,哈哈大笑:“那都是几十年前的名号了,也难为你还记得——你可千万别这样叫,怪羞人的。”
      
      “我在话本子里看过您的事迹。当年您在鬼域行侠仗义,全被记录下来。”
      谢镜辞说着低头,在储物袋翻找片刻,拿出一本泛了黄的旧书:“就是这个!”
      
      她一直对鬼域心存好奇,某日百无聊赖,买了份老旧话本子回来,没想到看得入了迷,一发不可收拾。
      
      周慎只想看看热闹,没想到遇见个小粉丝,不自在地红了脸,从谢镜辞手里接过书册。
      
      周围的人哪曾见过周馆主脸红赧然的模样,一时间纷纷笑着起哄:“馆主,来给大伙念念呗?”
      
      周慎忿忿去瞪,一不留神,手里的话本就被旁人夺去——
      跟在他身旁的莫霄阳嘴角一咧,把书页翻开。
      
      “别吵别吵,我来啊!”
      他对自家师父最是崇拜,虽然是个半文盲,也还是念得抑扬顿挫:“只见周慎七进七出柳眉山,杀得那叫一个片甲不留,尽显男人本色!”
      
      四周的年轻修士们纷纷捧场:“好!!!”
      周慎本人听得红了脸,挠头呵呵傻笑。
      
      谢镜辞毕竟少年心性,见了话本子里的偶像,难免两眼放光,听见莫霄阳的下一句话,却不由动作一顿:
      “周慎屹立不倒,但那柳眉山也是个不俗之辈,竟未落得下风!”
      
      等等。
      “周慎七进七出柳眉山”,可听他这句话,柳眉山……她不是个山?!
      
      谢镜辞兀地睁圆双眼,抬头一望。
      周遭气氛明显凝滞了些许,大多数人没听出端倪,咧着嘴继续鼓掌:“好好好!”
      
      谢镜辞目光沉重下移,落在莫霄阳手中的话本扉页上。
      
      ——好个头啦!
      
      想当初她在众多小世界里穿梭历练,头一回置身于所谓的“二十一世纪”时,曾经闹出过不少口误。
      什么星巴克的救赎,了不起的比尔盖茨,哈尔滨的移动城堡,千奇百怪防不胜防,堪称谢镜辞一生的黑历史。
      
      而现在,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她看见记忆中青涩的脸。
      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在莫霄阳捧着的那本书册上,封页明明白白写着几个大字,却不是她记忆里的《鬼域生死斗》。
      
      救命!这居然是盗版的《鬼域生死恋》啊!
      
      谢镜辞已经能大致记起接下来的剧情了。
      
      什么“柳眉山巧舌如簧,周慎舞刀弄枪”。
      
      什么“柳眉山气若游丝,使出缚鸡之力:‘你莫要十年磨一剑,当心铁杵磨成针,快快了结吧!’”
      
      又什么“周慎纵情大笑,金鸡独立:‘莫急,你海纳百川,待我来精卫填海!’”
      
      谢镜辞:“……”
      有病啊!成语做错了什么,作者你才要这样对它!
      
      那个正在念话本的弟子看上去不大聪明,兴奋得像只大公猴。
      谢镜辞赶忙上前,在他念出后续剧情前及时止损:“这里的情节,是周馆主撞上女魔柳眉山,用长剑七次重创她。其实还有很多内容更加精彩,比如被困锁龙谷、决战殇阳楼——周馆主,好!”
      
      莫霄阳带头鼓掌:“好!”
      所有人:“好好好!”
      
      “今日这话本子,实在使我热血沸腾。”
      莫霄阳紧握双拳,向来厌恶念书的他,头一回感受到了文字的力量,用力一拍身旁师弟肩膀:“明日有没有兴致与我对上一场?待我金鸡独立,七进七出,你可要使出缚鸡之力,莫要让我的爱剑铁杵磨成针了!嚯嚯!”
      
      只是这么一瞬。
      整个武馆都安静了。
      
      周慎欲言又止,眼珠子从圆形变成四边形,最后定格在震颤着的等边六角形。
      他的眼神,从来没有这般扭曲且犀利过。

  • 作者有话要说:  就是这种爽文(。)
    大家节日快乐!今天留言发小红包嗷!
    感谢在2020-10-31 06:04:32~2020-11-01 22:01: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全息白檀碎片 2个;叶修修修羞不羞、饰白、吞舟、c饱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imjaytim 100瓶;我是NPC 90瓶;乔迟 55瓶;灰子兔、马猴烧酒 20瓶;全息白檀碎片、欧阳漠漠、鱼行迟 10瓶;腐癌滚粗 9瓶;liar的小情人、有酉 5瓶;神明的少女、醉卧江山 4瓶;宋迪奥、烟阑 3瓶;ZHENGSIKI 2瓶;无我、筱皖呐、潇潇、sessrin、兮朝、热心市民兔某、桐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