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奇怪的男主 ...

  •   季远川从腰间挂着的褐色半旧钱袋里,拿出一枚精致小巧的木牌,上面刻着借书牌三个字。
      
      可能是钱袋里银钱太少的缘故,借书牌一被拿出来,钱袋就像缩了水,一下子瘪了下去。
      
      顾长盛注意到,便看了一眼。
      
      季远川将借书牌递给顾长盛,说道:“这便是借书牌了,七日后你交还我便是。”
      
      顾长盛接过,道了个谢:“学生在此谢过夫子,还有昨日夫子的救命之恩,幸得夫子相救,不然学生恐凶多吉少了。
      
      若有学生帮得上忙的地方,还请夫子不吝开口,学生定当全力。”
      
      虽然并不需要男主的帮忙,但听到好听话总是高兴的。
      
      季远川心情极好的带出一抹笑,如夏风沿着溪谷吹过山岚,泛起层层碧涛。
      
      挠得人心里痒痒的,顾长盛放及时收神,盯着手中的借书牌。
      
      夫子的借书牌与学生的借书牌略有不同,颜色更深,花纹更精致。
      
      “于我而言,并不需费多大功夫,所以你也无需放在心上。只是你的身体,需要多加注意了。
      
      昨日黄大夫已为你诊治了一番,发现你身体不小的隐患,今后,你可要多加注意身体,好好调养。”
      
      看着对方清澈明朗的目光中,还带着几分担忧,顾长盛不由得便应了下来。
      
      “夫子说的是,日后学生会注意的。”
      
      季远川见男主如此乖巧,也觉得放心了,摆摆手便离开了。
      
      顾长盛目视那高大的身影远去,手中还握着那枚借书牌。
      
      鬼使神差,顾长盛将书牌放到鼻间,轻轻一嗅。
      
      果然,是那清新悠长的冷香,陌生又带着淡淡的熟悉,萦绕在鼻间,一时挥之不散。
      
      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顾长盛身体一滞,脑中一片空白。
      
      他这是在做什么?
      
      顾长盛沉思半晌才将手中的东西攥紧,随即又很快松开,吐出闷在心口的一口气,转身回去。
      
      季远川闲着无事,也不想写字,便想着给自己弄个便携的书包。
      
      他通过原主的房间和昨夜查寝,也了解了一二,这个时代的书包,十分笨重,不方便携带。
      
      他昨日在学生书舍就看到了好几款不同的木制书箱,虽然有所不同,但都又重又大。
      
      季远川猜测,可能是因为这书箱并不需要他们本人背的原因,毕竟都有书童。
      
      虽然书童平时不被允许带进书院,但每到月假时,这些人是可以进来帮忙主人整理东西的。
      
      有几个家境一般的,用的是布制的书袋,倒是很像现代的帆布包。
      
      轻巧是轻巧,只是用斜挎的帆布包配古装,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季远川十分不喜。
      
      原主房中便有书箱,估计是觉得书袋掉份儿,才买的书箱。
      
      但季远川好奇,原主是怎么把这几个书箱带过来的。
      
      打开原主的书箱,里面书很多,还有特意存放笔墨纸砚的夹层,设计的很精巧,看起来也很大气。
      
      不过他是不会拎着这个四处走的。
      
      季远川便想着去定制一个竹制手提箱,或者用藤条也可以,比现代装现金的密码箱还小一些,放上几本书就够了。
      
      除非月假,学生无事不能出书院,不过对夫子却没什么影响。
      
      书院是建在山中,不过书院外也有不少做生意的人家,其中就有竹编人。
      
      季远川和他说了自己的要求后,对方很快就开始动作。
      
      手艺人确实有几把刷子,季远川只是稍微形容了几下,对方就有了头绪,竹条在他手中翻转,很快成型。
      
      当然这也和季远川的要求不高有关,只要其中间隔不会大到漏书,季远川也不在意。
      
      竹编人大概是看出了其中的商机,便问道:“夫子要此物是有何用处?”
      
      他在青明书院外做生意十几年了,不说认得全部学生,但夫子是都认得的,尤其是这还没来几天,却长相出众的季夫子。
      
      在季夫子第一天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某个求学的学子,直到他有个在书院内做杂活的亲戚告诉他,新来的人是个夫子。
      
      真是少年才子啊!
      
      季远川本想问:你怎知我是夫子?但又想到这个时间,学生是出不来的,所以猜出他的身份,就不奇怪了。
      
      季远川很乐意告知:“是用来装书的,好看又便携,应该不错。”
      
      竹编人听了,眼中一亮,他直觉这是一个好东西。
      
      他两手一作揖,语气略激动的问:“夫子,这东西我可将它制作卖给其他学生。”
      
      像是怕季远川不同意,他又补充道:“若是夫子满意,本店愿拿出三分利答谢夫子。”
      
      季远川摇了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对方脸色变了,又急切道:“若是夫子不满意,还可以商量……”
      
      季远川打断他的话:“您误会了,我并非是不愿意。”
      
      对方也是个实在人了,就算他直接用了,季远川也不能说什么,可他偏偏就问了,还主动让利,很难不让季远川心生好感。
      
      “您别急,且听我说来。此物不过是闲暇时偶然所想,您便是用了,也无事,至于其他就不用说了。”
      
      竹编人一听这话果然大喜:“多谢夫子,夫子气度果然非常人能比。我在此谢过夫子。”
      
      虽然只是一只小小的竹编书箱,可竹编人却能看出不简单。
      
      听他那亲戚说,季夫子这人,年少便有天才之名,且课也教的不俗,在学生和夫子间颇有美名。
      
      这般人物,若天天上课提着他做的书箱,那些看着的人怎么不会也想买一个。
      
      再加上这东西确实方便,再花点心思,外观也能制作得精美,故竹编人很看好。
      
      最后季远川提着竹编人免费编制的手提箱走了,要给钱,可对方死活不收,他也无奈了。
      
      回去后,他将书放进去试了试,发现很不错,季远川满意了。
      
      而另一边王风启拿着点名薄,去见了山长,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全部告知了山长。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向来公正无私的山长,沉默了。
      
      “山长,欺骗师长,诬陷同窗,这样的学生必须严惩才行,否则我们青明书院的风气都要被带坏了。山长……”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4 14:59:27~2020-02-25 11:59: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瑶姚遥尧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