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正确的男主 ...

  •   季远川本身就不是爱讲究的人,还记得前世考研,他们那儿夏天太热,没空调日子根本过不下去,他就找了个人合租。
      
      当天晚上,两个从没见过的人就睡在了一起,为了空调,为了大床,可以忍的。
      
      他一直没有喜欢的女人,也不觉得自己喜欢男人,便觉得自己是喜欢女人的,只是还没有遇到罢了。
      
      顾长盛在黑暗中感受着身边的气息,从快到缓慢,从重到轻。
      
      他睡着了。
      
      顾长盛这才放松紧绷的身体,慢慢舒展开,然后想离他远一点。
      
      可这个床明显没那么大,他还没翻身,就撞上墙。
      
      还好,这人的睡相不错,一动不动的,睡得极为严谨工整。
      
      顾长盛眉头一松,心中也没有了太多排斥,很快便进入了睡眠。
      
      外面还是黑蒙蒙的一片,顾长盛先醒过来,还没睁眼他就意识到哪里不对。
      
      他怀里好像在抱着什么,手感还很不错,他随手摸了摸,周围有一股淡淡的冷香,清冽而悠长,让人回味。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骤然睁开眼,看到的场景让他的表情不能维持稳定。
      
      像是上好的温润白玉,中间裂了一道缝。
      
      只见他半压在季远川的身上,一只手从衣摆中下伸进去,半张脸埋在季远川的颈窝中。
      
      而季远川仍保持着临睡前的姿势,并且睡的很熟。
      
      不知为何,顾长盛突然觉得很不爽,明明以前他睡觉不会乱动的。
      
      顾长盛轻手轻脚的起来,然后打开门走出去,关上门的前一刻,他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仍然还在熟睡的季远川。
      
      季远川对于这一切自然什么也不知道,他精神满满的起床,最开始都没意识到少了个人。
      
      还是简单进行洗漱之后,这才想起没见着顾长盛。
      
      哦,估计是去上课了吧,毕竟学生和老师还是不一样的。
      
      季远川没放心上。
      
      其实目前他还不能算正式的员工,还处于试用期,所以带的班只有一个,一天也就一堂课,时间比较清闲。
      
      等月考时,若这个班成绩还不错,估计就得增加带班量了。
      
      当然工资也得涨。
      
      这个时代,大秦是季远川没有听过的,就是以前的历史,与他的世界也完全不同。
      
      季远川决定好好当个教书匠,教书育人,最好还娶个心爱之人,养条狗,在青明书院一起变老。
      
      想想就美滋滋啊。
      
      当然,首先要解决吃饭的问题,没钱可不行。
      
      季远川铺上白纸,写上三年科考、五年算术几个大字,然后开始奋笔疾书。
      
      到了下午,季远川便拿着几本书上课去了。
      
      进了学舍,就看见顾长盛正在座位上坐着,看起来乖巧端正。
      
      上课前先把之前布置的功课收上来。
      
      有人格外活跃的交功课,有的人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来,有人则全当没看见,不交。
      
      呵呵,对于这样的皮孩子是要有惩罚的。
      
      “既然布置了作业,身为学生就该好好完成,即便是不会,功课也要交上来,不然等会儿为师可是会一个个对名字。”
      
      这下刚刚还有些犹豫的,也都掏出了“作业本”。
      
      很快书案上堆满一张张颜色浓淡不一,大小不称的纸张。
      
      季远川在心里叹息:连个统一规格的作业本都没有啊!看着真伤眼。
      
      要选个算术课代表,再统一下作业本。
      
      人也不多,季远川没花多少功夫就看完了。
      
      数了下数目,和人数对的上,有点遗憾,不能罚人了。
      
      巧的是,里面最大的那一张是顾长鸣的,最小的那一张是顾长盛的。
      
      季远川嘴边带着一抹笑:“很遗憾,你们没有一个是全部答对的。看来你们的水平,我是高估了。”
      
      此话一出,满室哗然。
      
      二十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挤眉瞪眼,好像在说你竟然没答出来?
      
      还有人在笑,那笑得叫一个灿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得意一样。
      
      顾长盛眼中也划过一抹意外,他也错了?并不难啊。
      
      有人不乐意了:“夫子您是不是没仔细看,漏掉了一些,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做出来?”
      
      季远川倒没有生气,还觉得这家伙挺有勇气,毕竟反派就是不一样啊。
      
      “那我便为你们好好讲讲这两题,等你们真的懂了,自然知道自己是对是错。”
      
      顾长鸣还是一脸“老子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做不出”的样子。
      
      季远川全当没看见,花了大半个时辰才将两个题解释清楚,毕竟所有人的智商并不是都在一个水平线上。
      
      有人恍然大悟,越听眼睛越亮,比如顾长盛。
      
      有人越听越懵,完全搞不清楚方向,比如顾长鸣。
      
      有人反复琢磨终于懂了,比如赵牧。
      
      ……
      
      “所以,你们究竟有没有做对,自己心里清楚。”
      
      时间快到了,要下课了,快快布置作业了,季远川将早就准备好的四个算术题,都念了出来。
      
      “不过还好,你们其中有人做出了一道题目,对此还是要给予奖励的。”
      
      季远川还没有说是谁,下面就已经有人好奇的耳朵都要冒尖了,眼神四处扫视,最后又把目光投向顾长鸣。
      
      顾长鸣见此情形,一张脸都憋红了。
      
      季远川心里暗道不好,要是被顾长鸣知道是顾长盛做对了,估计又要生事了。
      
      “借书牌我凑齐没带上身,等有时间,你自己来斋舍拿好了。”
      
      季远川说完,又拿起东西潇洒走了。
      
      赵牧这人极有眼色,一看顾长鸣的神色不对劲,就不往上凑,可其他人就没这个天赋了。
      
      “长鸣兄,那个答出来的人可是你?等你拿到了借书牌,可要借给小弟一回才好呢,藏书阁三楼到底有什么,我实在太好奇了。”
      
      然后说话的人便得了顾长鸣怒瞪一眼。
      
      直觉告诉顾长鸣这人一定是那个贱种,但是私心又觉得他怎么可能会,整个人矛盾极了
      
      等他想到要去问问顾长盛时,才发现学舍里的人都不多了。
      
      顾长鸣气得一脚踹飞书案,赵牧在旁边苦着一张脸,屏气不敢出声。
      
      季远川说的当然是假话,借书牌出门前就带在了身上。
      
      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季远川回头一看,是顾长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