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双喜临门 ...

  •   /05
      
      “现在立刻甩掉容与!”系统惊恐万分。
      
      然而叶知瑜根本置若罔闻,她冷冷道:“要是不想我在这里顺带把容与也一刀结果,就给我闭嘴。”
      
      好家伙,最初以为师门里只有杀人犯绿茶和渣男,没想到现在连搞灭门的杀人狂都出来了。
      天玄宗弟子当真人才辈出,属实佩服。
      
      玩了个冷笑话,叶知瑜的心态愈发淡定。
      
      她看着身前面色难看的外门弟子们:“门规如何规定的,需要我为各位师兄念一遍么?”
      
      众人心中不禁吐槽,上个月不是你带头先向同门拔剑的么?
      然而心里这么想可以,谁要是说出来就是找打了。
      
      入门大选上那一幕众人可都是全程围观,清楚这小师妹是个激烈正直的性子,要是真说得她急了拔剑咋办?
      他们可不是被掌门钦点的关门弟子,没那么大底牌。
      
      于是有人讷讷道:“都是误会……我们和容与关系很好的,对吧?”
      说着眼神暗含威胁地看向容与。
      
      可少年只是微微低垂着眼睑,始终保持沉默。他遍体鳞伤,面色苍白得像纸,湿透的长发海藻般贴在身后,面容阴郁而俊秀,像是话本异闻中的水鬼。
      他身躯空荡荡地站在那里,身处另一个静默孤寂的世界。
      
      “容与?”叶知瑜也出声道。
      
      少年仍然垂首不语,他出神地看着面前青草被众人脚步碾进泥土的凌乱模样,仿佛外界一切都与他无关。
      
      见容与似乎不想表态,叶知瑜也不好再发作:“那烦请几位师兄前往肃纪堂一趟。”
      
      听到这句话,几人均是暗松口气,心说容与只是个卑贱的洒扫弟子,他们手头又阔绰,多使些钱财便可避免肃纪堂的皮肉之苦。等出来了,自有容与好受的。
      想到这里,有人看向容与的眼神已然不善。
      
      而领头的一人心情放松后,正好瞅见旁边叶知瑜嫌弃的表情,不禁心中灵光一现。
      叶知瑜身为掌门关门弟子,性情正直坚韧,天赋过人,前途必然不可限量,他好不容易与她见上一面,结果留下的印象极差,那怎么行?
      
      于是他冲叶知瑜朗声笑道:“师妹真是误会了,我张冉出身亳州张氏,家风清白,这次是容与想偷我的金缕衣想去兑换灵符,我方才与他争执的,但并无恶意。师出同门,哪有隔夜仇?”
      
      见叶知瑜神情稍缓,没有动手的意思,张冉心中大喜,上前两步便要扶住容与。
      
      他背对叶知瑜,语气爽朗,看向容与的眼神却满含威胁冷厉:“容与师弟,你说对吧?你不会真生师兄气了吧?”
      
      其他几个狐朋狗友看到张冉动作如此之快,反应过来后简直又酸又气,他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张冉紧紧抓着容与的胳膊,接着又要揽过他的肩膀。
      
      这时面无表情的容与终于抬眼与他对视了,那双浓墨黑眸如同深不见底的枯井,对视时总令人产生莫名不安感。
      
      张冉神色一僵,几乎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接着便见容与开口了。
      
      “离我远点。”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的神情均是微变。
      
      少年的声线与其俊秀的容貌完全不符,音色分明清澈透亮,可说话音调却极其古怪艰难,吐出每个字都像是由诅咒污秽凝结而成,令人产生隐约的不适感。
      
      张冉震惊地看着容与,心中疑窦丛生,他居然不是哑巴?
      容与以前无论被他们如何欺辱,都绝不开口的!
      
      可他很快便没有功夫思索这些了。
      因为就在他抬脚准备回去时,突然脚底打滑,整个人向后仰倒,直直坠入身后的湖中!
      
      咕咚。
      张冉好歹也是筑基修士,可掉进湖中,居然连一点水花都没有,便直接沉了底。
      
      原本想跟着他蹭上来留印象的外门弟子顿时脚步一顿,面色惨白。
      
      一人低声喃喃,随后语气愈发急促道:“这湖连着暗河,若是被暗潮拖走,那定是九死一生……我们未有金丹修为不能下去,快去找掌事!快救张兄!”
      
      这下所有人都炸了锅,有的急哄哄去找人,有的人还是想不通,好端端的筑基修士,怎么就能脚底打滑落水?
      而在场众人,居然没一个反应过来及时抓住他的!
      
      就在此时,不知道是谁的视线落在了容与身上,看着少年阴郁面容上无动于衷的漠然表情,那人恍然睁大眼,随后惊恐地尖叫道:“是容与!是容与故意杀了张冉!他就是天煞孤星!”
      
      嫌恶恐惧的目光跟着那道声音落在容与身上,人声大噪。可这次没有谁敢靠近制服他,要么索性逃离此处,要么离他远远的。
      如此一来,便给容与让出了一条路。
      
      少年没有理会那些惊惧的视线,脊背努力挺直,身形略微踉跄的想要离开。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等等。”叶知瑜走到他面前,“这个你拿着。”
      
      白皙的掌心中,安静地躺着一块温润玉符与一瓶丹药。
      
      “你受伤很重,这是回春丹,你今晚三颗,明早三颗。这个是大阵灵符,你要是觉得自己可以的话,就来参加入门大比吧。”
      
      感觉到外界的视线,叶知瑜故意扬声道:“我刚才离你很近,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没有任何力量波动,就是张冉倒霉而已……反正我是不信命格那种玄乎的东西,这些你收着吧。”
      
      她是在为自己澄清。
      容与清楚这一点。
      
      他脚步微顿,回首看向叶知瑜。
      分明为所有人嫌恶厌弃,然而那双黑玉眼瞳仍然冰冷清冽,仿佛凝着雪山之巅最为静谧的霜雪。
      此时他微微抬眼,那双寂静冰冷的眼底,竟是泛起了些许涟漪,点点碎光令人心脏都要随之一颤。
      
      叶知瑜几乎以为他要张口同自己说什么。
      
      可他没有开口。
      他只是安静地凝视着叶知瑜,不过两秒,向她微微颔首以示谢意,便转身离去了,背影瘦弱孤寂,这具破败虚弱的躯壳,收容了一个孤独苍白的灵魂。
      
      他一个踽踽而行,不知是要去往哪里。
      
      啊这……
      众人面面相觑,心说叶知瑜这是主持正义主持了个寂寞?
      
      叶知瑜也犯嘀咕,心说这小哥不按套路来啊。
      说好的黑暗中的救赎之光呢?容与怎么对她如此冷漠?
      
      不过倒也无妨。初见剧情刷够,这次任务便算完成。
      叶知瑜看着容与离去的身影,心中若有所思。
      
      然而她不知道容与此时也在想她。
      但容与的心思却要比她单纯多了。
      
      容与在其他弟子口中听说过叶知瑜。这个月来,她是师门内的风云人物,尽管极少露面,可哪里都有人说她。大家说她性格活泼正直,容貌清纯漂亮,天赋极高,是备受掌门疼爱的亲传弟子。
      与入门后便被百般折辱的容与简直是云泥之别。
      
      但对此他心中并无憎恨,方才甚至避免了与叶知瑜的一切接触。
      
      容与感情淡漠,除去他身负宿命外,对外界一切事务均是迟感,因此方才只是他觉得自己应该那么做,并无其余想法。
      
      更何况,即使叶知瑜现在如此温柔友善又能如何?
      他的目标是灭了天玄宗满门,特别是掌门守一,务必将其挫骨扬灰。
      
      叶知瑜若是知道了他心里怎么想的,想必定然要将他就地格杀。
      既然如此,倒也不必过多牵扯因缘。
      
      容与微微仰头,几乎由孤寂与清冷凝成的眼眸中,终于多了些许生气。
      冰凉的雨丝落在脸上,砭人肌骨的凉意自伤口蔓延。
      他无声的长呼口气,似乎又闻到了那个雨夜中空气里挥之不去的血气。
      
      这种味道他早已熟悉。
      那是名为宿命的气味。
      
      *
      
      “看到了没?容与根本不适合谈恋爱。”见叶知瑜被人无视,系统顿时来了劲,讨好道,“他根本配不上你这么美丽善良活泼可爱的小仙女,咱换个人吧?”
      
      然而叶知瑜脸上没有半分不快:“有么?我倒是挺想和他做朋友的。”
      
      “他是大魔头!”系统连忙道。
      
      “哦。”
      
      “他对你没兴趣!”系统强调。
      
      叶知瑜淡定:“哦。”
      
      “他灭了天玄宗!”
      
      她奇怪道:“那不是更好么?”
      
      系统:……
      
      见系统不说话,叶知瑜好心道:“而且你看,我和他搞好关系以后,将来他要动手时我就当狗内奸,和他里应外合。然后容与手起刀落,咔嚓——”
      
      叶知瑜比划了一个砍掉狗头的动作。
      
      掌门,危!
      
      系统有点懵逼,它万万没想到叶知瑜居然能抓住它一时情急之语,神来一笔将局面盘活。
      
      但事实确实如此。
      
      告诉叶知瑜容与未来是个灭了天玄宗的大魔头又如何?
      说得好像她师父和大师兄不想杀她一样。
      债多了不愁嘛。
      
      至于师门其他人的命运……她之后会了解一下容与到底是先天变态还是后天扭曲,天玄宗把他怎么了才会叫他这般憎恨。
      
      “系统你知道容与背景怎么回事么?”叶知瑜问道。
      
      系统装死闭麦。
      方才他得知叶知瑜想要收容与做小弟就气急败坏,却被叶知瑜百般调戏嘲讽,此时更不可能回答。
      
      叶知瑜撇嘴,不说也没关系。
      她自有法子。
      
      别的不说,明天的入门大比容与必须得去。
      
      她不知道容与经历如何,但未来能灭了天玄宗,又是全作最大反派,那天资必然惊人。联系到他现在修为低微,身份卑贱,简直地狱开局的事实,可以得出容与多半是在原作后期功力大成的结论。
      
      叶知瑜没有功夫等他慢慢成长。
      因此说不得她今晚得当一次灰姑娘的仙女教母,把大阵玉符想法子送到容与手上。
      
      但就在叶知瑜看守意外现场,等救援人员到来时,一个眼熟的师姐扶云跌跌撞撞跳下灵剑,向她喊道:
      “小师妹不好啦,大师兄被噬金兽偷袭快死啦!”
      
      听到这句话,叶知瑜知道自己算计好的剧情要开始了——陈意鹤被噬金兽袭击等待她的救援,但她咕了,这么长时间过去,陈意鹤铁定药丸。
      
      她原想着陈意鹤最后顶破天重伤,没想到这居然都要挂了?
      
      她不禁陷入反思。
      话说……自己最近是做了什么大好事么?
      
      不然怎么捡了个魔头做队友不说,大师兄也要嗝屁翘辫子了,简直双喜临门。
      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她都有点难以置信。
      
      无需系统交代,叶知瑜按下初闻消息时的欣喜,焦急地拽住一个弟子让他看住这里等待掌事,自己则跟着扶云返回问心峰。
      
      “大师兄怎么出事的?”她焦急地问扶云。
      
      “他在后山执行任务,结果被受惊的噬金兽袭击,苦苦支撑了近一个时辰,身负重伤。”扶云忍着泪道。
      
      “具体伤势如何?”叶知瑜连忙追问。
      
      “师妹放心,掌门师尊已经在救治大师兄了。”扶云安慰道,“你不要怕,有师尊在大师兄定然不会有事。”
      
      啧,没死啊。
      叶知瑜心中颇为遗憾。
      
      不过也行吧,反正她两手准备。
      她对系统道:“你可以开拍了。这不是美救英雄的戏码么。”
      
      系统幽幽道:“英雄都快死了好么。”
      
      “刚才不是都说了,那不是更好吗?”
      
      系统被气得眼泪汪汪:“渣女!”
      
      叶知瑜对此颇感冤枉。
      她哪里渣了?
      她觉得自己一直逻辑清晰好么。
      
      分明是系统先告诉她这剧本讲究虐恋情深,要她配合剧情。
      那她这不是配合了嘛。
      
      不虐一下大师兄,他们怎么情深?
      不叫大师兄躺在床上半身不遂,如何能感受到她这个小师妹的深情厚谊?
      
      不要夸我。
      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虐恋女主罢辽.jpg
      
      

  • 作者有话要说:  原作虐心剧情也就图一乐,真要虐恋情深还得看我叶姐。
    平平无奇的虐恋小天才.jpg
    感谢在2020-08-14 14:03:06~2020-08-15 16:39: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晴草 10瓶;听灯夜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