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天降男主 ...

  •   /04
      
      系统又哭哭啼啼地求了叶知瑜半天,最后把她念叨得烦了,干脆直接说道:“你再bb一句,明天我就把他宰了,大家一起玩完。”
      
      系统瞬间安静如鸡。
      它知道叶知瑜是真的能干出这种事的。至于她一个炼气期新人如何伤害一个金丹期天才,那也不必操心,因为叶知瑜总归会有办法的。
      如果不是具备这样超出常识的能力,她即使有了弹幕系统,也不可能从孤儿一跃拜入天下名门。
      
      “乖。”恐吓之后,叶知瑜语气转软,“你明天注意跟着我,只要陈意鹤受伤方便我救他就行。你出手把握力道,这不就肯定不会要他命了?”
      
      叶知瑜一套威逼利诱组合拳把系统拿捏得服服帖帖,以至于系统哭了半天,最后还是被迫同意。
      
      “那你明天一定要认真打扮。”系统嘱咐,“算好现身时机,然后以最美的姿态现身,务必制造出命中注定的心动气氛。”
      
      “行。”叶知瑜爽快答应。
      
      系统对商议结果勉强满意,只是回过神来,它发现自己这次纯粹是丧权辱国方才换了个勉强满意的结果,不禁又是悲从中来,抽抽搭搭地窝在角落哭去了。
      
      叶知瑜一点也不同情它,索性翻身便睡。
      明日的事,明日再说。
      
      *
      
      说是好好打扮,可叶知瑜这毕竟是要去埋伏捅人,穿的花里胡哨肯定不对,不然到时候光是怎么向陈意鹤解释自己穿成那样却往后山钻都要费半天功夫。
      
      因此最终叶知瑜只是重新换了件干净的白色练功服,将黑发在脑后利落的竖起,带上长剑便准备出门。
      
      系统顿时化身絮叨的老妈妈,语气就像操心女儿第一次约会似的:“不把头发编个花样么?你这样哪里有个约会的样子,衣服素淡就算了,也不化点妆,人家男孩怎么会喜欢你。”
      
      叶知瑜随意瞟了眼水镜中映出的身影,少女身姿如翠竹般挺拔秀丽,眉眼清灵动人,便是不施粉黛,也别有一番韵味。
      
      “今天下雨了,没有打扮心情。”叶知瑜淡淡道,“而且谁说我要去约会?我是去砍人的好么。”
      
      系统被噎个半死。
      
      叶知瑜一跃踏上长剑,直接向天玄宗门派后山掠去,根据系统收集的情报,小半个时辰后,陈意鹤便会前往后山收集某种草药。
      
      系统昨日便为陈意鹤物色好了凶兽——金丹期三段的噬金兽,性情狡诈擅长隐匿,金丹期以下修士均不是他对手,平时都蜷缩在后山,低级弟子不会凑过去找打,因此长老们便没有将其铲除。
      而陈意鹤刚入金丹,又有秘传法宝傍身,多半打不过噬金兽,但可以坚持一段时间等待救援。
      
      不过系统被叶知瑜指使,等双方开打后,系统便会在背后捅他个冷刀子,减少他能坚持的时间,好让叶知瑜出手。 
      
      叶知瑜唯一的任务便是及时赶往后山准备出场,随后表演一番勇气与师门情谊便完事。
      
      任务很简单,也不着急。
      天色愈发昏暗,铅色乌云堆在天空,原先雕梁画栋美轮美奂的玉树龙楼,此时都为之黯然不少。寒风夹着雨点打下来,为世间的一切事物披上一层水色的外衣。
      
      叶知瑜站在灵剑上,衣袍在风雨中猎猎飞舞,因为内门弟子袍刻有避水阵的缘故,雨势如何对她没有半分影响。
      
      中间也有人认出了她,面对询问,叶知瑜便称自己好不容易得了空闲,想在师门四处转转,并婉拒了几个热心师兄的帮助提议。
      
      她将灵剑速度放缓,好似真的在欣赏雨景似的,向着后山方向飞去。
      只是路上,她的视线始终在下方逡巡,搜寻着想要的目标。
      
      “那里在干嘛?”叶知瑜看到一处水塘边围着不少人,场面颇为热闹。
      
      “不要多管闲事,尽早完成任务。”系统警告道。
      
      叶知瑜充耳未闻,只是悄悄接近了那处。
      
      她在上空,又隐匿了声息,因此下面的人专注于眼前,完全没注意到她。
      
      *
      “哑巴怎么不跑了?”
      “我就奇怪废物哑巴为什么还能进咱们天玄宗。”
      “所以掌事前辈不是安排他去做个洒扫弟子了么?”
      “嗯?还敢瞪我?挺凶的啊。”
      
      七八个男弟子将一个瘦削少年围在池塘边,显然是在霸凌。不远处的树下有弟子避雨交谈,但对于这处的纠纷均当没看见,完全没有多管闲事的意思。
      
      从穿着可以看出来,这些人都是新进来的外门弟子。
      
      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少年形容狼狈,发白的陈旧弟子服上沾了不少泥泞尘土。他微微低着头,微湿的刘海垂下遮住了他的双眼,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那张苍白面容与紧抿的嘴唇。
      
      相比其余外门弟子,少年的穿着更加破旧些,形制不像练功服。
      
      “还不道歉?”一个弟子见他这般作态,顿时更来气,冷笑道,“今天如果不是被我们发现,还真就被你告状告成了。”
      “平时看你不吭声,还以为你有多听话,半天是咬人的狗不叫,背后偷偷告状。”
      “告啊,你去啊,你看掌事还会理你么?”
      
      说着,便有人趁其不备,一脚踹在少年胃部,令他佝偻了腰捂着胃部连连踉跄,栽倒在雨水下泥泞的地面上,洗得发白的练功服因此愈发狼狈肮脏。
      
      叶知瑜看懂了,这几人一直在欺负这个少年,少年平时不吭气,但其实一直找机会反击,只可惜没成功就被发现了。
      
      “还看什么呢?这和你没关系。”系统语气紧张,连连催促道。
      
      “等下。”
      
      没过多久,系统又催道:“我已经把噬金兽唤醒了,你快去!”
      
      与此同时下面的事态发展也越发恶劣。
      
      几个弟子见少年不肯道歉,竟是要手动逼他道歉。
      
      “把他按到水里!”一人提议道,“别淹死,等他憋不住拉出来再按下去,他修行浅薄,根本憋不了多久。”
      
      “这个我知道,我阿兄说这种水刑最是折磨,根本没人能扛得住。”
      “那让他试试咯,我倒要看看,他能捱住几息。”
      
      直到这几人拽住少年的衣领,叶知瑜方才看清少年的全貌。
      
      少年被迫仰脸,墨玉般浸着冰的双眼映出了漫天仿佛绵密银针般落下的大雨,以及……她的身影。
      
      可满是伤痕的脸上对此没有任何反应,冰凉的雨点打在脸上,酥麻的钝痛自伤口慢慢蔓延开来。他微微阖目,湿润的眼睫掩去了一切神色。
      
      他对叶知瑜漠不关心,也不指望她会救自己。
      像这样的旁观者他遇到太多,但从没有人向他伸出援手。
      
      不顾少年的挣扎——他的反抗甚至愈发激发了这几个纨绔子弟的凶性,他们紧紧踩住少年的膝弯,强迫他面朝水塘跪下,接着一人揪住他的头发,将他死死按向水面,直到整张脸都浸没下去。
      
      等少年挣扎力度减弱,他们方才揪着头发把他拽出来,恶狠狠问道:
      “道歉吗?”
      
      少年面色苍白,大口喘息,湿透的额发紧紧贴在他脸上,然而仍不肯屈服。
      
      “再来!”为首的弟子一挥手。
      
      最初这少年还能挣扎,反复浸没后,动静愈发微弱,显然修为微薄,已然后继乏力。
      
      他们的动静实在闹得太大,而且手段残酷,以至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最初还能冷眼旁观,可在少年慢慢没了动静后,终于有人迟疑道:“你们是不是有点过了……容与做错什么了?”
      
      此时几名弟子也有些心虚,顺势将半晕厥的容与扔在地上,仿佛丢弃垃圾似的,任由他的身上沾染杂草污泥。
      
      为首的弟子啐了一口:“真是晦气……现在立刻跪下道歉,今天便算你过去了。”
      
      这样的要求属实尖刻,有人问道:“容与干什么了?”
      
      “身为杂役弟子不想着安分守己,居然屡次谄媚讨好掌事,妄图参加入门大选,甚至尝试偷窃灵符,我没举报他都算好的了。”说话的人刻意抬高了声量,似乎是在强调自己行为的正义性。
      
      几桩罪名压下来,原本看不过去的人顿时没了为容与说话的意思。
      
      至于罪名真假,谁会在乎?
      贵为正式弟子,能为这么个杂役说句话已经是屈尊纡贵,真当谁都那么有空为他主持正义?
      
      叶知瑜发现霸凌事件后就没有再动了,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
      系统顿时大急。
      
      “陈意鹤已经和噬金兽交上手,你再不去就来不及了!”系统急的仿佛热锅上的蚂蚁。
      
      “那就不去。”
      
      “你胡说什么?你现在要是不去陈意鹤就真死了!”系统震惊道。
      
      叶知瑜对此颇为期待:“真的吗,那快让他去死吧。”
      
      系统简直要被她玩哭了:“陈意鹤要是死了,你打算和谁谈恋爱?素材不要了么?”
      
      “素材好说。”叶知瑜努了努嘴,“你看下面这个小哥怎么样?”
      
      系统没反应过来:“啥?”
      
      “比起日久生情的套路,难道不是惊鸿一遇的救赎剧情线更令人期待?”看到少年的容貌后,叶知瑜便已经做了决定,“只要对象长得够帅,观众不会有意见的。就下面这个,你记得录像。”
      
      “什么?”
      
      系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什么意思时候,叶知瑜已然拔剑向下劈去。
      
      “不——”
      
      系统惊恐万状地尖叫。
      
      *
      
      几名弟子决定速战速决。
      
      “他看来是没力气了,你俩帮帮他。”为首者沉着脸道。
      
      “好。”
      
      站在他身旁的两个狗腿上目光不善地盯着容与,抬脚准备上前动手。
      
      然而就在此时,空气被撕裂的尖鸣响起。
      可那道剑气,却比声音来势更快!
      
      两名外门弟子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道厉风擦着自己鼻尖而过,在削掉了几缕头发后,重重划过地面。
      泥土四溅。
      一道由剑气造成的两尺深沟壑出现在几人与容与之间。
      
      几人看着沟壑只觉得头皮发麻,在地面都有如此恐怖的破坏力,如果对着自己脑袋来,那自己岂不是稀里糊涂就没了性命?
      
      正当他们惊疑不定地寻找凶手时,便听一道清亮的女声冷冷道。
      
      “谁敢越分界线一寸,我就打断他的腿。”
      
      话音结束时,少女的脚尖也轻盈的落在了地面上,目光冰冷地盯着他们。
      
      在看见叶知瑜身上内门弟子服时,几个外门弟子均是心中惴惴,更不敢上前一步。
      他们可是亲身感受到方才那道剑气有多锋利的。
      
      照着方才草拟的剧本,叶知念出了台词,神色凛然道:“你们可知道霸凌同门,依照门规该当何罪?”
      
      外门弟子瑟瑟发抖。
      
      脚下小哥一动不动。
      
      然而崩溃的系统,在此时终于被迫剧透——
      
      “你救的这个人是剧里最终反派,灭了你师门满门!你是准备和他谈恋爱么?!”
      
      ????
      握剑的手,微微颤抖。
      
      可很快叶知瑜便冷静下来,事实上,当她决定在无弹幕模式下莽一波时,就已经做好了会面对任何意外的心理准备。
      
      现在只不过是让这个惊喜更大些。
      
      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好了。
      她向系统冷笑道:“那现在,你学会闭嘴了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虚假的女主:男主被凶兽偷袭,奋不顾身扑上去挡刀,无怨无悔
    真正的女主:指使凶兽偷袭男主,并反手咕咕咕,渣男快给爷死。
    感谢在2020-08-13 18:37:35~2020-08-14 14:03: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綪 20瓶;清若浅 1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