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张钞票 ...

  •   第二章
      
      卫遇城好不容易醒过来,眼皮重如千钧,光是睁眼这个动作,就耗费了他残存的全部力气。
      
      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他是朵云,一直在人间沉浮飘荡。
      
      真悠闲。
      他甚至有些贪恋此刻的放松。
      
      直到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叫他。
      
      “醒醒!”
      “快醒醒!”
      
      凭着求生的意志,好不容易撑开了眼,哪知道那人突然撒手,他连人带头砰地一声撞在沙地上,差点没又昏过去。
      
      想说话,结果胃里一抽搐,侧身吐出不少水来,他剧烈地咳嗽着,呼吸都很困难。
      
      “你醒了?”
      
      楚音大喜过望,立马从包里拿出手机。
      
      号还没拨出去,男人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干什么?”
      
      明明是溺水的人,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楚音手腕一紧,像被烧红的烙铁死死箍着。
      
      她错愕地抬起头来,对上一道灼人的视线。
      
      “打120,叫救护车——”
      
      “不必。”
      
      大概是灌入过量海水,他的声音极度沙哑,脸色白得像纸,没说两个字就又剧烈咳嗽起来。
      
      “你溺水了,得去医院检查——”
      
      “我说了不用。”
      
      楚音不明白他的固执:“你不想活了?”
      
      男人扶着额头,努力平复呼吸,湿漉漉的刘海被撩开一角。
      
      她这才发现,他的额头上有道伤口,像婴孩的嘴,大张着,触目惊心。
      
      大概是被海水泡久了,没有一点血迹,才没引起她的注意。
      
      明明是溺水的人,醒来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抗拒去医院。
      
      楚音微微一愣,难道他真的不想活了?
      
      她很快收回思绪,重新拨通120。
      
      别人的私事跟她没关系,就算他跳海自杀,她作为见义勇为的好市民,也该把他交给医院。
      
      电话拨通,她很快进入正题:“请问是平城医院吗?我这边有人溺水——”
      
      话没说完,手机被一把夺过。
      
      “我说了,我不需要去医院。”男人语气凝重,湿漉漉的头发遮住眼睛,却遮不住冷厉的目光。
      
      “你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
      
      “是我发现的你,就这么把你扔在这,万一你出事,我于心不安。”
      
      “……”
      除了沉默,他不置一词,像是坐实了她的猜测。
      
      所以果然是轻生……
      
      短暂的对峙后,楚音退后一步:“人我救了,该说的也都说了,剩下的是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
      
      她朝男人伸出手。
      
      “麻烦你,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男人抬手,将手机放回她手心,依然浑身戒备。
      
      “多谢。”疲惫而倦怠的声音。
      
      楚音接过手机转身走了两步,心里没着没落的,鬼使神差又回过头来。
      
      夕阳已经落到了海平面上,只余半轮,失却了白日的耀眼光辉,只剩下一片宁静的昏黄。
      
      那人撑着身体摇摇晃晃站起来,险些又跌回沙滩里。
      
      风很大,像是稍微用力些就能把他吹走。
      
      她要就这么走了,他会怎么样?
      
      昏迷,还是再度跳海?
      
      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消失,楚音还是不能接受,只能回到他面前:“不去医院,是因为没钱给医药费吗?”
      
      回应她的依然是一片沉默。
      
      她想既然选择自杀,多半是走投无路了。一般说来都是钱财上的事。
      
      低头调出温医生的电话,“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出事。”
      
      他抬起头来。
      
      “帮人帮到底,我请家庭医生帮你看看,确定你没事,我们再分道扬镳。这总行了吧?”
      
      *
      
      车里冷气十足,彭彭睡得正熟。
      
      啪嗒一声,车门开了。
      
      彭彭迷迷糊糊醒来,下意识擦擦口水,正襟危坐:“要回家了吗——哎?”
      
      她吃惊地望着坐进车里的陌生人。
      
      他穿着衬衣西裤,浑身湿透,额头上还有道醒目的伤口,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头发快遮住眉眼,但隐约可见他利落分明的五官。
      
      轮廓清晰如画。
      
      这——谁——?
      她夸张地比口型,问坐进驾驶座的楚音。
      
      楚音先对后座的人说:“这是我特助,彭彭。”
      
      然后才对上彭彭呆滞的目光,说:“这位是——”
      
      停顿了近三秒钟,也没等到身后的人主动自我介绍,她默默叹口气。
      
      “这位,你就叫他鲁先生吧。”
      
      彭彭:“鲁先生?”
      
      后座的人也抬头看过来。
      
      楚音很淡然:“他从海上飘来,又不愿意透露姓名,你就暂且叫他鲁先生吧。”
      
      “但是为什么是鲁啊?”
      
      “你没看过《鲁滨孙漂流记》?”
      
      彭彭:“……”
      
      “鲁先生”:“……”
      
      *
      
      温医生已经在明玉上城等着了。
      
      楚音就住在这里。
      
      楚放辉有高血压,生意应酬免不了推杯换盏,温医生隔三差五就去为他做检查。
      
      楚音把人请进客厅,交代温医生为溺水的“鲁先生”做个检查,自己匆匆回卧室换衣服。
      
      出来时,温医生已经在给“鲁先生”包扎额头上的伤口了。
      
      “消炎药一日两次,饭后吃。”
      
      “伤口不能沾水,三天后要换药,重新包扎。”
      
      “肺里有一点积水,今天晚上多观察一下,如果不舒服,要立马就医。”
      
      见楚音来了,温医生回头。
      
      她换了身黑色无袖连衣裙,剪裁合身,越发衬得人气质卓绝,曲线优美。
      
      长发还有些润,散在肩后略显凌乱,却兀自为她添了两分小性感。
      
      楚音:“他怎么样?”
      
      温医生说:“目前看来应该没有大问题。但是出于安全考虑,我还是建议入院观察一晚。”
      
      沙发上的人依然沉默,额头缠上绷带后,越发像个颓丧的病患。
      
      只是一般的病患大概没有这样英俊。
      
      即便脸色依然苍白,眼里漆黑一片,浑身上下总带着抗拒,也毫不妨碍旁观者的判定:这位“鲁先生”样貌出众。
      
      听了温医生的话,他也没有半点反应。
      
      楚音看懂了他的抗拒,只能问温医生:“不住院不行吗?”
      
      “就算不住院,也不能一个人待着,身边得有人看着。”
      
      客厅里一时岑寂,气氛有些僵持。
      
      彭彭坐在一边观察,温医生开始收拾药箱,于是楚音只能继续劝:“医生的话你听见了,还是去医院吧。”
      
      男人:“不去。”
      
      “那你准备去哪儿?”
      
      “我会看着办。”说话间,他已然起身,准备离开,“谢谢你出手相救。”
      
      顿了顿,他抬眼看向她:“请问尊姓大名?”
      
      “楚音。”
      
      “楚音。”他低声重复了一遍。
      
      楚音。
      开银白色帕拉梅拉。
      家住明玉上城。
      
      卫遇城最后一次道谢,开门离去。
      
      楚音在后面喂了一声:“你去哪啊?”
      
      他没回头,背影笔直,哪怕浑身湿透,整个人却像把锋利的剑,想要冲破这无边夜色。
      
      彭彭莫名其妙地问:“这到底是哪来的鲁滨孙啊?一般人差点淹死,被救了不该感激涕零,情绪激动地拉着恩人的手叫声再生父母吗?怎么他看着……”
      
      “一点也没有生还的喜悦?”楚音接口说。
      
      彭彭拼命点头。
      
      楚音看着那个背影,心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该不会还要寻死吧?
      
      她想追出去,却又停在门口。
      
      萍水相逢,她救得了他一时,还能救得了他一世?
      
      楚音站在大门口,太阳穴一直在跳。
      
      *
      
      卫遇城从明玉上城走出来时,才发现自己此刻两手空空。
      
      额头上的伤口一跳一跳地疼,令他无暇思考。
      
      小区大门处有一面巨大的LED屏,恰好在播放晚间时段的新闻。
      
      视线掠过屏幕,他忽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不动了。
      
      主持人的神情有些凝重。
      
      “下面为大家插播一条新闻,今天下午在平城沿海高速公路上发生一起交通事故。”
      
      “下午三点四十六分,在我市沿海高速公路上,一辆轿车在弯道处冲出护栏,坠入海里。”
      
      “现场摄像头捕捉到的画面显示,该辆轿车的车主是我市著名企业家,卫氏集团的CEO,卫遇城先生。”
      
      “卫遇城先生是国内知名的青年企业家,曾荣获……”
      
      “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救护车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工作人员在沿海区域展开搜救行动。但目前尚未找到失联人员……”
      
      “我台第一时间赶往卫氏集团,见到了卫先生的家属。下面让我们接通现场记者。”
      
      卫遇城停在原地,微微仰头,一动不动盯着大屏幕。
      
      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出现在画面里,细看之下,眉目竟与他有几分相似。
      
      画面下方出现一行介绍性的小字:卫氏集团董事长次子,卫青山。
      
      卫青山面色沉痛。
      
      “我没想到出事的会是我哥。”
      
      “父亲一个月前因脑溢血入院,至今还在ICU,没有醒过来。没想到我哥又接连出事……”
      
      昔日从来都像仇敌见面,如今却在大屏幕上口口声声叫他哥。
      
      卫遇城面无表情看着那张脸,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拢。
      
      主持人问,此前卫氏集团的CEO一职由卫遇城担任,如今兄长下落不明,是否要暂且由他出面主持大局……
      
      小区门口人来人往,不少人注意到这个奇怪的男人,衣服又湿又皱,头上还缠着绷带。
      
      他却浑然不觉,只定定地仰头注视着大屏幕,眼里有疾风骤雨,叫人看一眼就恨不能躲得远远的。
      
      新闻还在继续,他却蓦地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
      
      *
      
      卫遇城回来时,温医生已经离开,彭彭也回家了。
      
      楚音心神不宁坐在沙发上,正在展开头脑风暴。
      
      过往二十六年,她见识过商场上的风起云涌,却并未经历过人命攸关的事情。
      
      那个人还会自杀吗?
      
      她算不算是见死不救?
      
      这会儿才开始后悔,她为什么没有想到报警呢?在他离开的时候,她就该报警的。
      
      忽然听见门铃响起,她吓一跳,匆忙打开可视门铃。
      
      “谁?”
      
      屏幕上,庭院大门外有人去而复返,那一头绷带非常醒目。
      
      楚音一愣,随即走出庭院,打开了门,“你怎么……”
      
      怎么回来了?
      
      她没能问出口,自己都没觉察到心里好像稍微放松了一点。
      
      “楚小姐,能不能借你手机一用?”
      
      楚音带他穿过院子,回到大门口,自己从屋里拿了手机递给他。
      
      卫遇城保持距离,没受到邀请就站在门外,打电话时也没进屋。
      
      楚音站在门内,只听见他说了几句话,三言两语就挂了。
      
      “仁叔,是我。”
      
      “我没事。”
      
      “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和你联系过。”
      
      “我暂时不回去。等事情解决后再说。”
      
      楼道里的灯灭了又亮,卫遇城把手机递了回来,抬眼看着楚音,似乎思索了片刻,才下定决心。
      
      “楚小姐,你能收留我一晚吗?”
      
      楚音一怔,“你,你不寻——”
      
      话卡在嗓子眼里,终究没能把“你不寻死了吗”问出口。
      
      他却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目光沉静,语气如常。
      
      “我想活着。”
      
      

  • 作者有话要说:  .
    阿城:吃软饭的快乐,前所未有。
    说一下啦,因为原来的名字有点不和谐,所以改名叫《原来我家徒四壁》啦T-T。
    ^-^另外看到好多熟悉的盆友,感谢爸爸们还没忘记我~
    明天见!
    感谢在2020-11-16 19:17:03~2020-11-17 22:12: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湛夏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栀shuan、热心市民王漂亮、清悦、哆啦叶萘、宋先生家的啊楚、陌寒qaq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凌梦溪 23瓶;小10君、yoomy 10瓶;佳佳 8瓶;。。 6瓶;苏川久、nlp萍、神攻小黄瓜 5瓶;甜薄荷点 4瓶;doris 3瓶;爱上2018 2瓶;青风也轻、小泡泡、41573921、姜酱将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