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张钞票 ...

  •   第一章
      
      傍晚时分,海风很大。
      昏黄的落日一点点坠入海平面。
      风里有咸湿的味道。
      
      楚音在车上接到父亲的电话,心情不错。
      
      结果一通电话闹得很不愉快。
      
      楚放辉旧事重提,又说要把楚意然弄进公司。
      
      难怪刚才一派慈祥地问她周末回家要吃什么,原来是抛砖引玉。
      
      楚音收起笑容:“她又来磨你了?”
      
      楚放辉噎了噎:“好歹是你妹妹,这么闲在家也不是个事儿,她既然想进公司帮帮你——”
      
      “确定是帮我,不是坑我?”
      
      楚放辉显然很头疼,“话也不是这么说。”
      
      “那就别说。”
      
      “……”
      
      这个话题提过很多次了,每次父女俩都不欢而散。可沙发旁的二女儿一脸殷切,楚放辉只能硬着头皮再劝劝。
      
      楚音打断他,换了只手拿电话,“她在你旁边吧?”
      
      “没,没在。”
      
      “让她接电话。”
      
      “咳,都说了她不在。”
      
      楚音抬头对副驾驶的助理说:“彭彭,打个电话给楚意然。”
      
      “好的。”
      
      彭彭立马低头拨通电话,开启免提,不多时,楚音从自己的手机里听见对面传来的铃声。
      
      楚放辉:“……”
      
      楚音示意彭彭:“可以挂了。”
      
      彭彭再次答了声“好的”,挂断了电话,对面的手机铃声也终止了。
      
      楚音重复了一遍:“她不在?”
      
      楚放辉重重地咳嗽起来:“那什么,这孩子就是粗心,人都出门了,手机还放在家里忘了带。”
      
      通话持续了好一会儿,气氛僵持不下。
      
      最后楚音不耐烦了,“爸,你不用再说了。说一百次结果还是一样。”
      
      “音音——”
      
      “我可以容忍她当个饭桶花家里的钱,也可以对她打着楚小姐的名号四处招摇,妄图钓个金龟婿保持沉默。但是进公司,她想都不要想。”
      
      “她也是想上进一点。”
      
      “那你转告她,去别处上进。”
      
      “她好歹是你妹妹——”
      
      “并没有血缘关系。”
      
      楚放辉一顿,下意识抬头。
      
      身旁的楚意然显然听到了电话那边的声音,眼神里有难以掩饰的屈辱。
      
      重组家庭,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易。
      
      发妻走得早,当初再婚也是为了给楚音一个完整的家,楚放辉很努力地弥补女儿缺失的母爱,当然,也尽力给继女楚意然缺失的父爱。
      
      因此,看见身旁的小姑娘一脸受伤,他下意识喝止楚音。
      
      可手机里,楚音的声音再清晰不过:
      
      “爸爸分给她了,家也让给她了,我拥有的全部都被她拿走一半。难道公司也要分给她?”
      
      他一下没了声。
      
      楚音一字一顿说:“爸,星辉设计是妈妈留给我的。”
      
      良久,她才听见楚放辉的回答:“爸爸知道了。”
      
      和从前一样,在进公司这件事上,楚意然的如意算盘又落空了。
      
      楚音赢了,但心里并没有半点喜悦。
      
      “停车。”她突然出声。
      
      司机停在路边,助理彭彭也回头看着她。
      
      楚音:“朱叔,你先回家吧,我想自己开车转转。”
      
      再看彭彭,却被彭彭抢先一步:“我陪你转。”
      
      “下班时间,没有加班工资,不用陪我。”
      
      彭彭很坚持:“上一天班了,我也想转转。”
      
      “……”
      
      楚音也不去拆穿,彭彭眼里明晃晃摆着:我并不信任你的车技。
      
      陪就陪吧,反正她也不是很信任自己的车技……
      
      最后朱叔自己打车走了,楚音坐上驾驶座,久违地摸到了方向盘。
      
      “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她提醒彭彭。
      
      彭彭显然挣扎了几秒钟,最后放弃抵抗,“开车吧!”
      
      楚音的心情难得地好了一点点,嘴角一弯,“你老板好歹拿驾照五年了。用得着一脸视死如归吗?”
      
      彭彭有气无力地提醒她:“拿了五年,开车的次数加起来还没超过两只手……”
      
      “别担心,我在这方面有天赋。”
      
      然而——
      
      半小时后,银白色帕拉梅拉历经艰辛,在沿途无数愤怒的汽笛声里抵达海边。
      
      夏日炎炎,哪怕车里开着冷气,彭彭也吓出一身汗来。
      
      她终于明白老板拥有的天赋是什么了。完全就是马路杀手的天赋!
      
      *
      
      车停在海边的公路尽头。
      
      楚音问:“下去走走?”
      
      彭彭犹豫了。
      
      夏天的海风是潮湿闷热的。光是看着窗外,也能感觉到迎面扑来的热浪。
      
      楚音看穿她的抗拒,“不是想出来转转吗?”
      
      “也不是不想转……”
      
      “直说吧,明明就是担心我车技不好,出什么意外。”
      
      这还真不是。
      
      彭彭举双手坦白:“其实我主要是担心你车技不好,给沿途的无辜路人造成身心伤害。”
      
      “……”
      
      愤怒的关门声表达了老板的不满。
      
      空调吹得人很放松,彭彭坐在车里玩了会儿手机,侧头看了眼在海边散步的老板,靠在座椅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剩下楚音独自看海。
      
      天已昏黄,夕阳正一点点沉入海平面。
      
      哪怕知道地球是圆的,在海的尽头会有另一片陆地,她也觉得此刻置身于世界的尽头。
      
      上中学时读到过一首诗,叫做《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这会儿想起来,楚音踹了脚沙子。
      
      长大以后才明白,当年背的课文十有八九是心灵鸡汤,现实它一般不长这样。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人结婚、离婚,重组家庭再常见不过。
      
      比起那些饱受欺凌的“灰姑娘”来说,她其实算很幸运的一个。
      
      除了母爱,她从小到大都没缺过什么。甚至因为母亲走得早,楚放辉把所有的爱都倾注于她。
      
      就算她开口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努力造□□去摘。
      
      后来楚放辉为她找了个新妈妈,与周棠再婚。这位继母倒也没有像灰姑娘的后妈那样可恶,甚至把她照顾得很好。
      
      美中不足的是周棠带了个女儿来,和楚音差不多年纪。
      
      若不是偶然生病,看到周棠照顾女儿的场景,楚音其实很喜欢这个温柔的新妈妈。
      
      楚音生病时,周棠尽心照顾她,带她看医生、监督她吃药,也会嘱咐阿姨做可口的清粥小菜给她。
      
      可直到楚意然生病,楚音无意中看见周棠一口一口喂她喝粥,半夜也亲自来探她的额头,发觉高烧不退时,甚至红着眼圈不断替她冷敷降温。
      
      她才明白大概人天生就会有所偏袒。
      
      只是对她很温柔的阿姨,但并不是妈妈。
      
      界限一旦清晰后,人就会清醒很多。
      
      楚音明白父亲是为了她才会再婚,虽然新家庭意外地抚慰了他的心,而非她的,但她还是大气地接纳了周棠与楚意然。
      
      只可惜成年人惜福,小孩子却稚嫩。
      
      楚意然天生与她不对盘,两人从小摩擦不断,简直水火不容。
      
      这位妹妹可是白莲花里的战斗机,绝世白莲王。
      
      大概是因为从小衣食无忧,楚音养成了直来直去的性子。可楚意然不同,在跟随母亲嫁入楚家前,她只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
      
      弱者好像天生就更能争取人的同情心,这种潜力在楚意然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于是两厢一对比,楚音被衬托得像个呆头霸王。
      
      不管谁对谁错,吵起架来,甚至动起手来,楚意然永远在人后毫不示弱,像个怪力少女,可一旦大人来了,她就能争分夺秒哭得肝肠寸断。
      
      楚音为此输得一塌糊涂,甚至在楚意然的十八岁生日那天,亲手送上了一座淘宝定制的“奥斯卡小金人”。
      
      回想到从小到大的种种,楚音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
      
      太阳已有一半沉入海中。
      风更大了,浪潮也渐渐汹涌起来。
      
      大概是这种电影画面般的场景感染了她,情绪也被激发出来。
      
      楚音做出了一个矫情的举动。
      
      她把手笼在嘴边,对着浪潮没头没脑喊了句:“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了吗?”
      
      郁气散了些。
      
      她再接再厉,用更大的嗓门儿继续喊些乱七八糟的——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杂七杂八喊了半天,声音都哑了。
      
      收尾的是激情澎湃的一句:“有本事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啊!”
      
      涨潮后的海平面很不平静。几乎是话音刚落,又一道浪自远处而来,随着风势愈滚愈大,愈来愈盛,离海岸线越来越近。
      
      楚音吓一跳,转身想跑。
      
      不是,老天爷耳朵这么灵吗?报应来得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可脚下都是细沙,松松软软,跑不快,没两步她就被一个浪头扑倒,跪趴在地上。
      
      “……”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暴风雨果然来得更猛烈了。
      
      楚音看了眼湿透的铅笔裙,无语地爬起身,转身想感慨点什么,却被吓得魂飞魄散。
      
      老天爷送来一道风浪,把她这个试图挑衅命运的愣头青打倒不说,还送来点别的什么。
      
      大浪来了又走,在沙滩留下一道身影。
      
      有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楚音失声尖叫。
      
      事后回想,至少得有Vitas唱《歌剧2》那个音高。
      
      她拔腿就跑,跑出十来米开外,又迟疑着回头。
      
      那人还在。
      
      是死是活?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楚音迟疑着打量他。
      
      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
      
      余晖落了一地,在沙滩上染出一片碎金,勾勒出起伏的身影,轮廓都像在发光。
      
      楚音回头叫了几声彭彭,无奈车里的人睡得很熟,没有人回应她。
      
      她大着胆子走回去,又犹豫了一会儿,才蹲下来,小心翼翼探了探那人的鼻息。
      
      一秒,两秒……她察觉到了微弱的呼吸。
      
      还有气?!
      
      楚音一愣,迅速蹲下来,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又俯身听他的心跳,最后半跪在地上。
      
      “彭小满!快来救命——”
      
      她大喊着,扶起溺水者的头,抬起下颌,替他开放气道。
      
      作为一名富二代,楚音从小就被楚放辉送去学习各种求生技能,比如游泳,比如跳伞。
      
      楚放辉没什么文化,但看的电影不少。
      
      香港电影不都是这么演的吗?人一旦发财,就容易招来他人觊觎,而坏蛋往往对小孩下手。
      
      楚音在游泳课上学过关于溺水的急救课程。
      
      她绞尽脑汁回忆着——
      
      清理口鼻中残存的泥沙。
      抬高下颌,开放气道。
      
      然后呢?
      对了,胸外按压!
      
      用力按压了不知多少下,楚音才模模糊糊想起下一个步骤。
      
      等等——
      胸外按压结束之后是什么来着?
      ……人工呼吸。
      
      ……
      
      脑子里天人交战,最终还是救人的想法占了上风。深吸一口气,楚音捧着他的脑袋,毅然决然埋下头去。
      
      十厘米。
      五厘米。
      
      近了。
      更近了。
      
      就在即将唇对唇的那一刻,男人忽然眼皮一动,睁开了眼。
      
      苍白的脸,湿漉漉的发。
      
      失去血色的唇,和黑白分明,仿佛水墨画的眼。
      
      他费劲地聚焦,终于,视线与楚音相对。
      
      两秒钟后——
      
      “啊——!!!”
      
      楚音几乎是下意识扔掉了那只脑袋,尖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 作者有话要说:  又见面啦^-^。
    一块热热闹闹的冬日甜饼,依然陪大家过冬。
    开文依然送红包,超过二十五字的留言都送~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每天早上八点更新。
    最后,收藏一下作者吧谢谢可爱的大嘎!
    ——
    下本开《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专栏可收藏。
    十八岁生日这天,乔以衫收到一份礼物。
    送礼人没留下名字,只在敲门后留下一只神秘的黑箱子。
    盒子里有一条漂亮的裙子,月色流淌其间。
    乔以杉迫不及待穿上它,一路跑到镜子前——
    “魔镜魔镜,这个世界上谁最美?”
    哪知道镜子里空空如也,人影都没一个。
    ?!?!
    乔以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这天起,她拥有了一条可以隐身的裙子。
    穿上它,只要她想,全世界都看不见她。
    啊这,能否偷偷看一眼她痴恋的小哥哥出浴美景!
    吃霸王餐的体验应该也很刺激!
    还有还有,期末考试岂不是……
    乔以衫鼓起勇气,偷偷接近心上人,借着隐身技能放肆欣赏。
    不过,他怎么忽然开始换衣服?!
    这一幕本该是痴汉的意外之喜——
    如果她背后的拉链没有突然爆开的话。
    #我与男神赤诚相见时突然现形#
    #神奇的裙子难道不配有神奇的质量吗#
    #到底是谁送礼也不搞清寿星的尺码#
    #所以为了隐身我还得先减个肥对吗#
    脑洞文,轻松可爱。下本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