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叹息 ...

  •   “咔嚓”。
      
      墨初的动作一顿,随即屏住呼吸。
      
      门外随即又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仿佛有什么尖利的东西在不停的抓挠着门声音细碎又密集。
      
      那声音墨初很熟悉,是丧尸尖利的爪子划到尖利的物品上时特有的声音。
      
      有一个丧尸正在门外。
      
      但那个丧尸可能并没有发现仓库里有人,因为如果它察觉仓库里有人的话,要做的就是攻击这个仓库门,而不是只用爪子去划仓库的门。
      
      它可能是无意中弄出来的声音,但墨初却不能再让它这样下去了。
      
      在这样万籁俱静的夜里,一点点的声音都可能会招来末日之初食欲及其旺盛的丧尸,这只丧尸有可能会招来一个丧尸群,而丧尸群在没有其他东西刺激的情况下是不会自主离开的。
      
      他如果放任这只丧尸继续弄出声音,不久之后仓库的门外就极有可能聚集一整个丧尸群,到时候就相当于把一个治疗系一阶的墨初和一个还生死未知的厉沉彻底堵在仓库里。
      
      他们想离开都离开不了。
      
      对付一只丧尸和对付一群丧尸,墨初当然选择前者。
      
      墨初又看了一眼厉沉,悄无声息了捡起了被她放在地上的匕首,又抽出了一根绑厉沉之后剩下的绳子,一头绑在腰上,然后爬上了靠墙放置了折叠梯,打开了仓库最顶上的一扇只能容纳一人钻过的小窗户,把绳子的另一头绑在了窗户上。
      
      她的动静就已经吸引了门外那只丧尸的注意,但墨初没有给它嚎叫出声呼朋引伴的机会,直接从两米多高的窗户上跳了下去,用膝盖压住了丧尸的脖颈,随即一刀刺穿了丧尸的大脑。
      
      匕首触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墨初手腕一动,从丧尸后脑挑出一块晶莹的晶核。
      
      她这次的运气倒是不错。
      
      墨初收起了晶核,从丧尸身上站了起来,随即就踉跄了一下。
      
      膝盖一阵阵的疼。
      
      她掀起裤腿,就发现她用来跪压丧尸的那只膝盖此时一片通红,可能是从上至下的冲击力太大,甚至有要肿起来的趋势。
      
      墨初忍不住一阵苦笑。
      
      从末日第六年回来,习惯了当时异能六阶的身体素质和力量,尽管战斗技巧还在,但难免拿捏不好力道。
      
      她如果以六阶的身体素质跪压一阶的丧尸可以直接把丧尸脖子压断,但以一阶的身体素质跪压一阶丧尸的结果就是把自己的膝盖撞肿的同时还得再给丧尸补一刀。
      
      她放下了裤子,拍了拍自己的腿,又顺着绳子爬了回去,关上了窗户。
      
      她出去这一会儿,厉沉的情况又恶化了。
      
      他的脸弥漫上一层青色,已经极度接近末日里那些丧尸的肤色,而且墨初敏锐的发现,他的指甲变长了很多,原来正常的指甲颜色泛上了一层灰,越来越像丧尸的指甲。
      
      墨初下意识的开始用异能。
      
      掌心汇集出一小团蓝色的光,随着墨初的手掌被按如厉沉的体内,但却如泥牛入海一般,没有引起半点儿波澜。
      
      墨初这才反应过来,她现在已经不是一出手就能救人的“墨医师”了,她是废异能墨初。
      
      她放下了手,在心中告诉自己,哪怕是在上辈子,厉沉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他都能活下来,那时候他所经历的一定比她现在看到的更可怕。
      
      所以他一定能够活下来的。
      
      她闭了闭眼睛,拿出了自己身上那两枚晶核看了看。
      
      吸收丧尸的晶核,这是进阶的关键。
      
      上辈子有一种论调,说异能者和丧尸其实都是感染者,不同的是那些丧尸生前被病毒打败,但异能者被感染之后打败了病毒。
      
      丧尸依靠吞食血肉甚至是自己的同类进阶,而异能者依靠丧失晶核进阶,本质上其实没什么差别。
      
      不管这种理论对不对,但吸收晶核确实是异能者升级的唯一途径。
      
      在末日最初,从一阶升到二阶很容易,四到六颗一阶晶核就能让异能者的能量达到临界值。
      
      但这个容易是相对而言的,那时候身经百战的异能者们觉得容易,可对于末日最初时还没形成战斗意识、甚至见到一阶丧尸第一反应就是跑的人来说并不容易。
      
      而且,一阶丧尸并不是每一个都有晶核,吸收晶核的时候也有再次感染的风险。
      
      上辈子,直到末日之后半年,身为废异能的墨初才得到了她的第一颗晶核。
      
      这辈子,她可以早很多很多,她能凭借自己多来的六年的经验抓住一切机会尽快升到三阶,她可以避免上辈子的恶性循环。
      
      哪怕她还是个“废异能”,她也能做个战士。
      
      墨初眼神坚定了下来,抬手吸收了其中一颗晶核。
      
      一股冰冷的能量从手心流入体内,冷到似乎要把浑身的血液一起冻结一样,墨初的手心都结了一层白霜。
      
      一种奇异的感觉在体内沈腾,她一边感觉到了力量的提升,一边却又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仿佛内体有某种东西正在酝酿着觉醒,当她沉迷于力量的时候,它就会冲破禁锢,占领她的身体,消灭她的灵魂。
      
      这种感觉对于墨初来说是熟悉的,但对于这具身体来说却是陌生的。
      
      墨初想把神智拉回来,但晶核带来的力量却仿佛是一个吸引人跳下去的深渊,它不停的告诉你,跳下去就能拥有无尽的力量。
      
      跳下去!跳下去!
      
      但墨初知道,跳下去就是永禁深渊。
      
      墨初艰难的把自己的神智从对力量的沉迷中拉回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体内是冰冷的,但身体却已经大汗淋漓,她看向仓库里还在走动的钟表,发现在她意识中不过是几十秒的挣扎,现实中却已经走过了半个小时。
      
      难怪别人说,第一次吸收晶核,和再感染一次病毒也差不多。
      
      她上辈子升级到了六阶,对吸收晶核的过程已经熟悉,但再来一次的时候,仍旧差点沉沦在里面。
      
      她上辈子第一次吸收晶核的时候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吸收完晶核之后就昏了过去,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
      
      原来如此可怕。
      
      她深吸了一口气,把另一颗晶核收了起来。
      
      今天吸收一颗已经到达这具身体的极限了,再来一颗,她怕厉沉还没挺过来,她自己就变成了另一个丧尸。
      
      墨初坐在厉沉身旁等到了天明,中间只休息了一小会儿。
      
      天亮了之后,厉沉的烧还是没有褪下。
      
      这已经超过了一个正常人在感染病毒之后觉醒异能的时间,普通异能者,在感染病毒之后最多烧一夜,之后要么觉醒异能,要么变成丧尸。
      
      但厉沉的情况仍然时好时坏,那些丧尸才会出现的特征在他身上反反复复,出现又消退。
      
      最严重的时候,墨初看到他浑身的皮肤都变成了青灰色,极限接近于丧尸的形态,但很快,正常的肤色又把它压了下去。
      
      墨初几乎能从厉沉身上那反反复复的变化中看出厉沉在深渊边的挣扎。
      
      天亮之后,墨初把在仓库里找出的那仅剩的半瓶水喂给了厉沉。
      
      因为疼痛,厉沉的牙齿咬的很紧,但他仿佛有意识的在压制一样,即使再疼痛也没有发出任何呻·吟声,仿佛在昏迷中也有意识的避免引来丧尸。
      
      刚开始他的牙咬的墨初喂水都喂不进去,但当他的唇舌尝到了水的味道之后,他又有意识的张开了嘴。
      
      喂完半瓶水,墨初算是放松了一点。
      
      有求生的念头就好,她最怕的就是连求生的念头都没有的人。
      
      但厉沉喝了那半瓶水之后,墨初算是已经差不多弹尽粮绝了。
      
      他们离开楚铭的那辆车之前没有带任何物资,这个仓库里除了少量的膨化食品之外就只剩下半瓶水,还被她喂给厉沉了,如果厉沉今天还没有好转,她守在这里就相当于两个人都弹尽粮绝。
      
      墨初思考了两分钟,扯起旁边的一床薄被盖在了厉沉身上,把他从头到脚盖的严严实实,然后拾起了地上匕首,准备出门寻找物资。
      
      把厉沉一个人放在这里她也不放心,但只是守在这里的话,她怕厉沉还没恢复之前她就先把自己和他一起渴死饿死了。
      
      只能尽快回来,迟则生变。
      
      但她刚一转身,一只手却突然从背后拉住了自己的手腕,拉的很紧。
      
      墨初一惊,急忙转身,以为厉沉是醒了,声音中都带着雀跃:“厉沉?”
      
      可厉沉并没有什么反应,她拉下他脸上的被子看的时候,厉沉依旧紧皱着眉头,毫无对外界的反应。
      
      她动了动自己被拉住的手腕,那只紧握住她的手却又立刻收紧了。
      
      她再看他时,他还是毫无反应。
      
      墨初尝试着的试图掰开厉沉的手,却得到了厉沉极其激烈的回应,他明明这么虚弱了,却又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拉住墨初的手腕不松开。
      
      墨初看着拉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大手,满脸的茫然不解。
      
      片刻之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迟疑的用另一只手轻轻盖住了厉沉的手,轻声说:“厉沉,我出去找食物,马上就会回来。”
      
      她立刻就察觉到厉沉的手松了松,没有了刚刚固执的力道。
      
      墨初犹豫了一下,又低声说:“我不会抛下你。”声音很低,但有着不容错识的坚定。
      
      墨初察觉到,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厉沉缓缓的、一点一点的松开了手。
      
      墨初却没有动,她低头看着厉沉,眼神中有一种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复杂。
      
      然后缓缓的咽下了一声叹息。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发现我通知更新时间那个把时间打错了,是早上九点更新,输入法害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