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恶化 ...

  •   感染丧尸病毒之后发烧,是人体的免疫系统在和丧尸病毒做斗争。
      
      但墨初在上辈子见过的大多数被丧尸病毒感染的人,他们的免疫力几乎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大部分在感染后半个小时之内变成丧尸,有的在高烧一夜后变成丧尸或就此死亡。
      
      真正能在感染丧尸之后还能活下来甚至激发出异能的人,少之又少。
      
      墨初目睹过不少人被感染后变成丧尸,甚至在她突破三阶,拥有了净化丧尸病毒的能力之后,仍旧有不少人感染病毒之后没有撑到她赶来,或者在她赶来的前一刻,当着她的面变成丧尸。
      
      那些人中有挣扎求生的普通人,也有叱咤风云的异能者。
      
      尽管她目睹过这么多,但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紧张过。
      
      她盯着厉沉,看着他潮红中透出一丝诡异灰色的脸上时而露出挣扎痛苦的表情,心脏一阵阵缺血似的紧缩。
      
      她忍不住开始想上辈子厉沉是怎么活下来的。
      
      没有人救、在丧尸群中被撕咬了这么久的厉沉是怎么活下来的。
      
      她又忍不住想,会不会是上辈子厉沉在感染丧尸病毒之后意外有了什么奇遇才幸运的活了下来并觉醒了强大的异能,而这辈子她在自己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贸贸然救他,反而断了他的奇遇,最后害了他?
      
      明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她还是忍不住的想。
      
      知道自己多想无用,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墨初强迫自己忙碌起来。
      
      她从仓库里找来了一瓶高浓度酒精,用一块崭新的毛巾浸湿,开始给厉沉物理降温。
      
      她不知道厉沉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但她知道,如果以正常人的水平,他这样的高烧持续下去有可能在他战胜病毒之前就会先把自己烧死。
      
      她这时候也顾及不了太多,直接解开了他的上衣,露出了厉沉精悍却大伤叠小伤的身躯,在给他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去掉伤口中的污物和某些不知名的腐肉之后,开始用酒精擦拭他的身体。
      
      他的上半身遍布伤口,擦拭的时候想避开伤口几乎不可能,所以墨初几乎是用高浓度酒精在伤口上擦拭。
      
      酒精擦拭伤口有多疼墨初深有体会,但在这种全身伤口都被酒精擦拭了一遍的痛楚中,厉沉居然没有醒来,他只有伤口周围的肌肉生理性的颤抖着,他甚至没有露出多余的痛苦表情。
      
      好消息是,擦拭过一遍之后,厉沉的体温明显的降了下来。
      
      墨初松了口气,然后小心的托起他的头,给他喂了两口水。
      
      在这种物资有限,而且她的异能还很微弱的情况下,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做完这些之后,她开始在仓库里翻找那些即使被人扫荡过一遍之后也没怎么动的衣服,找了件材质较厚且偏硬的黑色外套、一件运动短袖、一条宽松长裤和一双仿军用的高筒靴。
      
      长裤是和外套类似的材质,都是质地厚且偏硬的,在这种天气里穿着应该不会舒服,但这种包裹全身的厚硬布料在面对丧尸的撕咬时是能救命的。
      
      她用这身衣服换下了身上那身长袖短裤和运动鞋。
      
      换完之后,她又搜罗了两个摩托车头盔放在身边,一个男款一个女款,准备离开的时候带走。
      
      尽管简陋了一点,但戴上头盔之后这身装备好歹算得上全副武装,这身厚硬的衣服能对这时候的丧尸起到不错的防护作用。
      
      之后她吃了两包薯片和半包威化饼干,又嚼了两颗糖,确保她在之后有足够的体力和精力去应对一切突发情况。
      
      然后她坐在地上,看着昏迷不醒的厉沉,开始发呆。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万籁寂静,时不时能听到一些诡异的咀嚼撕咬声和丧尸的嘶吼声,墨初听着这些声音,直到此刻,她才有一种真实感。
      
      恍如隔世。
      
      她在不久之前才感受到了死亡的痛苦,而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她,她又有了一次重来的机会。
      
      而且这一次,她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救了厉沉,离开了楚铭他们。
      
      对于离开楚铭他们,墨初并不后悔,她唯一后悔的是上辈子她因为怯懦太晚下决心离开。
      
      上辈子,楚铭对她的觊觎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刚开始还会因为她异能者的身份稍有忌惮,但随着他自己的实力越来越强大,而且发现她是“废异能”之后,他开始肆无忌惮了起来,先是暗示,然后就是明示,最后直接开始威胁。
      
      他没有直接强迫过她,不是因为他的人品有多么高尚,而是因为他仿佛憋着一口气,一定要让墨初亲自服软、让她亲口说出愿意,就像这次她离开之前他说的,他等着她求他。
      
      同队的人全都选择视而不见。
      
      而墨初在发觉已经成为楚铭情妇的秦雪试图帮助楚铭算计她之后,终于下定决心离开。
      
      离开不久之后,她偶然听说了秦雪被楚铭推出去挡刀的消息。
      
      一个“废异能”离开团队是活不下去的,这也是她为什么迟迟不能下定决心离开的原因,但真正离开了之后,尽管数次九死一生,但她却从来没后悔过。
      
      她只后悔离开太晚。
      
      而厉沉……
      
      她看着他,又想起了她死之前他说的话,心情复杂了起来。
      
      他救过她,他喜欢她。
      
      上辈子,在离开楚铭他们到真正安定下来那段时间,她几次险死还生,但最终都莫名其妙的活了下来。有一次她遭遇了五阶的变异植物,眼看着就要命丧食人花口中,最终却是莫名的晕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食人花的尸体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毫发无损。
      
      她开始怀疑有人救她。
      
      直到有一次她两天没有找到可饮用的水,和她同行却冷眼旁观的一个老妇人在她睡了一觉之后突然把自己的水让给了她半瓶。
      
      她当时感激涕零的接受了她的水,隔了很久之后,作为“墨医师”的墨初千方百计的找到那个老妇人,用两块二阶晶核让她说出当初让给她水的真相。
      
      老妇人说,当初墨初睡过去之后,有一个男人用同样的两块二阶晶核买她半瓶水,让她等墨初醒来之后送给墨初。
      
      那时候的二阶晶核和现在的不可同日而语。
      
      是谁这么帮她?
      
      之后很多次,她都在想救她的人是谁。
      
      直到她死之前,她找到了答案。
      
      厉沉。
      
      他还说,他喜欢她。
      
      这是最让她无法理解的。
      
      她自认,如果有一天她经历了和当初的厉沉相同的遭遇,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喜欢上一个当初和凶手一起抛弃他的人。
      
      事实上也是如此,当年和楚铭离开的人里面,除了墨初,没有一个人活过第二年。
      
      罪魁祸首楚铭更是得到了厉沉残忍的报复,他在之后组建了一个二十多人的特勤小队,在厉沉的手中无一生还。
      
      她所熟知的厉沉,为人狠辣,绝非斯文。
      
      所以,她找不出一个他会喜欢她的理由,他甚至默默救过她这么多次。她宁愿相信这是他对一个将死之人的善意谎言。
      
      但是,以上辈子的厉沉狠辣的性格,又怎么会无缘无故说什么“善意的谎言”。
      
      逻辑上根本说不通。
      
      所以,哪怕她再觉得不可能,这件事也是真的——上辈子的厉沉是真的喜欢她。
      
      她看着厉沉,神情复杂。
      
      上辈子的厉沉是个魔王一般的人物,比起丧尸,厉沉这个名字更让异能者们惧怕,提起“厉沉”这个名字,几乎是小儿止啼。
      
      他做事随心所欲,为人喜怒无常且手段残忍,比末世中最臭名昭著的恶棍还不在乎人命,最重要的是,他实力高强。
      
      传闻中,他三天三夜虐杀了楚铭,他离开之后,现场的血腥让身经百战的异能者都不敢靠近。
      
      他高兴的时候可以花几块四阶晶核买一块石头,不高兴的时候可以让半个城市化为焦土,可怕的丧尸成为他手中待宰的羔羊。
      
      和她记忆中那个救他们出攀岩馆的人几乎是两个人。
      
      墨初不知道是不是被背叛后于丧尸堆中求生的经历让他性格大变,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次主动救了一个大魔王是对是错。
      
      哪怕他救了他再多次,他也是末世里杀人无数的大魔王,是所有人心中的噩梦。
      
      她救了一个魔王。
      
      但她知道,哪怕把时间再倒回去一次,回到最开始他被推下丧尸堆的时候,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救他。
      
      她欠他不止一条命,所有人都可以放弃他,唯独她不能。
      
      这辈子,他什么都没有做,而如果她继续选择冷眼旁观的话,那她和上辈子那些将他堕入深渊的人没什么两样。
      
      墨初深深地叹了口气。
      
      她站起身,再次查看厉沉的情况,发现他不仅没有好转,刚降下来的体温反而再次升了起来。
      
      墨初又给他用酒精降了一次温。
      
      这时候,整个仓库里已经没有血腥味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浓的酒精味。
      
      这一夜,墨初反反复复的用酒精帮厉沉降温,几乎都没怎么休息过,但厉沉一直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普通人烧这么一夜八成完了,但厉沉虽然没有要醒来的意向,但烧了这么一夜脉搏依旧很稳健。
      
      但到了快天亮的时候,厉沉的情况开始恶化了。
      
      她刚给他酒精擦过身体,就见他浑身的伤口突然泛上一层灰色,然后迅速像丧尸一样从伤口边缘开始腐烂。
      
      墨初一惊,还没来得及动作,却又看见他表情突然一阵痛苦,随即,那些开始腐烂的伤口缓缓的恢复正常颜色,就像被什么刻意压制下去一样。
      
      但厉沉的表情更加痛苦了,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浑身的肌肉轻微的颤抖着。
      
      这不是个好兆头。
      
      她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想叫他的名字,却突然听见被拉下的大门外一声轻微的响动。
      
      “咔嚓”。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了!我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