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赵飞飞脸颊上染着一层粉红。
      沈星泽仔细看了眼赵飞飞。
      这女孩又高又漂亮。
      她背着手望着沈星泽的时候,眼底的紧张几乎都要溢出来。

      沈星泽站起身,跟着赵飞飞去了门外。
      从走道上路过的时候,沈星泽和张虎对视了。
      脑袋上缠着绷带的张虎眼神几乎压抑到了极致,盯着沈星泽的时候,郁气几乎要化为实质。

      沈星泽越过张虎走出了教室。

      赵飞飞低着头想和沈星泽诉说喜欢,沈星泽却插着兜笑了,他眯着眼睛看着赵飞飞的头顶,努力斟酌着语气:“谢谢你的巧克力,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能专注学习。我看你字写得挺好看的,肯定是个优秀的女生。”
      “……”赵飞飞红了眼眶。
      在沈星泽以为她是为了拒绝而难受的时候,赵飞飞压抑着嗓音说道:“你根本就没看过我的信。”
      沈星泽:“?”
      沈星泽有点心虚。
      他确实没看过赵飞飞的信,只是沈星泽无论如何都想不出,赵飞飞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赵飞飞跺了跺脚。
      她转身大步离开,背影没有丝毫的留恋。

      沈星泽歪着头。
      他始终想不出自己哪里漏了破绽。

      燕如歌缩在角落里瞄着沈星泽的方向。
      他看到赵飞飞离开的时候,嘴角轻轻翘了起来。
      ——燕如歌记得他打开信封时,满张纸上如同蜗牛爬似的歪歪扭扭的小字。
      那字迹甚至比不上张虎。

      沈星泽开口就踩到了女孩的心上。

      沈星泽百思不得其解,他回到教室趴在桌上,左想右想都不明白自己哪出问题了。
      后来沈星泽把问题归结于女生的直觉。

      “要理解青春期的孩子真是太难了。”
      沈星泽无奈的感慨着。

      他低下头继续准备留给燕如歌的卷纸。

      沈星泽和燕如歌两个人一整天没有任何的交流。
      张虎也格外反常的没有再找燕如歌的麻烦。

      沈星泽将整理好的卷纸卷了卷,趁着放学的时间将卷纸给了燕如歌。
      燕如歌诧异地看着卷纸,而沈星泽仍然懒懒散散的眯着眼睛笑:“给你准备的。亏你基础还行……你需要查漏补缺的点,我帮你标出来了。多复习,多练习,加油。”
      燕如歌握着卷纸呆站着,直到被下一个出门的同学撞了一下,他才如梦初醒般的舒了口气。

      他背着书包,呆呆地走回家。
      一打开门,燕如歌就闻到了冲天的酒气。
      他下意识将卷纸放到了身旁的鞋柜上,然后蹑手蹑脚的朝着屋内走去。燕如歌很快发现了躺倒在地上的父亲,对方的眼睛睁着,死死地盯着燕如歌。
      燕如歌只觉得后脊发凉。
      他下意识打算逃跑,还没转过身,父亲手中的酒瓶就朝着他砸了过来。
      他躺在地上嘟囔着什么,各种各样污言秽语都砸在燕如歌的身上。
      燕如歌来不及思考,他忍着疼去拽门,却被扯着头发拽了回来。
      摔到地上的时候,燕如歌小心用手臂挡住了头。

      *
      沈星泽难得起了个大早。
      他洗漱完就提着包准备出门,临走前被早起的母亲塞了一怀抱的小零食。
      “去学校吃,这边的事情快要办完了,估计还要一周,你就可以回去了。”母亲温柔地望着沈星泽:“不用起这么早,初中生睡饱才能长个子。”
      “昨晚睡得早。”沈星泽揉了揉头发。
      他不知道怎么接受一个陌生女人的善意,只能对着母亲点点头。
      母亲笑盈盈的跟他挥手再见。
      沈星泽满心柔软。
      他提着一袋子零食到了教室,一边拆封着绿豆糕,一边单手翻着书。

      “你瞧,我以为多厉害呢,又挨打了。”
      “他爸怎么不干脆把他打死算了……又脏又臭,看见他恶心死了。”

      沈星泽回头看了眼。
      燕如歌坐在座位上,手掌捧着一只眼睛。
      他能清晰地看到燕如歌额上青黑的痕迹和他满是划痕的手背。
      沈星泽还没起身,班主任已经到了教室,他不得不坐回去,将一桌的零食先塞回了桌斗,然后翻开了语文书。

      班主任简单维持了下班里的秩序,然后笑盈盈地走到教室最后面。
      “你爸拿什么打的你啊?”
      沈星泽听到老师的笑声。
      “木棍吗?那怎么够,应该拿铁棍的。”

      燕如歌不仅拖差了班级的纪律,也拖差了班级的成绩。
      一个被所有人欺负的孩子是没资格说自己疼的。

      沈星泽捏紧了手掌。
      他张了张嘴,却第一次犹豫了。
      ——如果他起身帮了燕如歌,那在他离开以后,燕如歌怎么办?
      燕如歌仍旧有一个嗜酒如命的家暴父亲;一个热爱奢靡的母亲;一群欺软怕硬的混混同学;一个记仇又阴暗的老师。
      他的帮助不仅不能救燕如歌,反而会让他陷入泥潭。

      沈星泽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突然感觉到无助。
      游戏中的沈星泽甚至懒得看人物背景,可当他真的沉浸在背景当中时,却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心凉。
      ——自己要怎么办?

      沈星泽在心里轻声的询问自己。
      他必须找一个稳妥的方式,在短时间内将燕如歌从泥沼中拉出来。
      他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着。

      “后天有一场全市范围内的考试,考试成绩是要参与到燕市的排名的,大家尽力考。”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严肃道。

      沈星泽半眯着眼睛趴在座位上,毫不在意。

      “沈星泽,考试你也要去,别以为天天懒洋洋的不学习就没事了,你家里有钱怎么了?将来不还是废物?”
      班主任冷眼看着沈星泽。
      沈星泽从桌上爬起来,翻开语文书第一页。

      成年后的考试和成年前的考试往往不同。
      成年后的考试是为了进阶,却往往对人生不会有特别严重的影响。
      成年前的考试却决定着人生的走向。
      沈星泽难得认真默记课文。

      “记者采访他时,他表示:‘人的生命……’”
      沈星泽顿了下。
      他看着记者两个字,手指在上面抚了抚。
      ——似乎真的不止一条路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谢谢收藏的小宝贝们!
    超级谢谢你们喜欢~看到这里的宝贝可以点个收藏嘛~啾啾啾啾
    忙了一周工作,周五晚上和周六真的好困qaq
    今天更新的少一点,明天会更新两章或者更新长点的一章!
    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