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工具 ...

  •   陆岙跟田明志他们去海钓大概钓了一个星期。
      他玩海钓玩得非常顺手。
      期间,他还跟田明志他们试过用渔网捕鱼,也试过亲自下海浮潜打鱼,收获都不错。
      这段时间,平均每天都能有近两千收入,哪怕除去油钱饵料税收等,每天净利润也有五六百,够他吃饭了。
      
      这天周五,钓完鱼收工,在分别之前,陆岙对田明志他们说道:“下周我不来钓鱼了。”
      “嗯??!”胡星津反应极大,挺直腰,眼睛睁得溜圆往陆岙那边看,“别啊,为什么啊?”
      “我要回老家了。”
      
      几人谈论过陆岙的老家。
      陆岙老家黔永市靠海,那里人少,海洋资源丰富,每年都有不少海钓爱好者过去钓鱼。
      单纯看捕鱼的话,确实回那里比较方便。
      
      胡星津不甘心,“陆神,在这里不行吗?我们那么多人,还可以互相照应一下。你回老家,一个人孤零零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多孤独啊。”
      陆岙摇头,“我决定了。”
      
      陆岙话不多,向来说一不二,他这话一出口,胡星津几人都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陈升荣拍拍他肩,“回去也好,渔业资源丰富,生活成本低,环境还比这里好。”
      陆岙点头,“这些天谢谢大家照顾,等会我请大家喝酒。”
      
      当天下午,出海回来,陆岙特地请三人去本市一家中档酒家,叫了酒菜。
      田明志三人喝得酩酊大醉,非常惆怅。
      有陆岙加入他们船队后,他们的人生就走入了顺利模式——海钓从不走空,抽水坑都能抽到大家伙,拍的视频涨粉飞快,平台还给他们做了首页推荐。
      眼看事业要起飞,最关键的人却要离开了,怎么能让人不惆怅。
      可惜陆岙从未说过要加入他们,又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们也不好再劝。
      
      和田明志分开后,陆岙面上的心情也不好。
      晚上回家,他躺在三楼的露台上看星空,一直看到后半夜。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逃避,从不肯变回蜥蜴,哪怕有一点变身的迹象,都会尽力打断它。
      尽管这样,他心里也非常清楚,他已经不是人类,他现在是条向往大海的蜥蜴,他必须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正视自己的不同寻常。
      
      第二天,陆岙打电话给在本市读研究生的发小葛冉州,约他出来吃饭。
      葛冉州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约饭,接到电话后眼睛瞬间亮了,“成啊,在哪?”
      “就去我们常去的大排档。”
      “中午还是晚上?”
      “晚上,晚上没什么事,可以聊晚一点。”
      “行,正好我写完今天的论文就出来找你。”
      葛冉州就在本市读研究生,课业不算重,出来也方便。
      
      当天晚上,葛冉州穿着凉鞋大裤衩过来,一进包厢见站起来的陆岙,脱口而出,“卧槽,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葛冉州是个肤白皮的小胖子,个头一米七四,此时才到陆岙鼻子。
      实在有点伤自尊了。
      
      陆岙点头,他这几天没量过身高,不过也能感觉到自己长高了一点,他裤子都短了。
      葛冉州异常羡慕地盯着他的大长腿,又看看他劲瘦的腰身,看着跟漫画里的少年似的,“你现在出道做模特也够格了啊。”
      陆岙懒得理他这等言语,径直坐下来,道:“我点了几个菜,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我看看,清蒸多宝鱼,椒盐大排骨,手撕鸡,小炒黄牛肉,啤酒鸭,油炸带鱼段,炭烤生蚝……你都点十二个菜了,还大多是肉,光什么两人哪能吃得完?”
      “吃得完。”陆岙懒洋洋,“实在吃不完就打包。”
      “啧,成吧。”葛冉州嘀咕一声,一双眼睛上下扫视着陆岙,“现在我不觉得你能做模特了,就凭你这食量,估计就算做模特,要不了几天也会变成大码模特。”
      陆岙言简意赅,“正长身体。”
      葛冉州刚想说你丫都二十四了,还长身体呢。
      再一想他这跟雨后春笋一样蹭蹭蹭往上窜的身高,又将话咽了下去,十分惆怅地合上菜单。
      有些朋友,天生就来碾压你的。
      
      陆岙提前点了一部分菜,菜上来得很快。
      两人边吃边聊。
      陆岙道:“我那小超市刚租给了别人,房子没租,这是钥匙,有空帮我去看看。”
      “等等!”葛冉州没接他手中的钥匙,震惊地盯着他,“你那小超市不是开得挺好?你家那片,连X客隆都没你家生意好吧?干嘛转租?”
      “没那么夸张,收入也就一般。”陆岙道:“我这几天跟人去海钓,收入不错,想转个行。”
      
      “哎,不是,渔民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吧?”葛冉州一脸怀疑,“做渔民不是要看技术吃饭?什么季节什么洋流放什么渔网,都是有讲究的,何况这东西运气成分也太重了,税收又那么高,一天收入多一天收入少的,压力很大的。”
      陆岙道:“我心里有数。”
      
      陆岙好歹老家在小渔村,当然知道这里面很多东西都要靠技术。
      在蜥蜴状态下,他的抓鱼技术还是很不错。
      起码在荒岛上那两天,他从没饿着自己。
      
      葛冉州不知道该怎么劝他,面上流露出点焦虑。
      半晌,葛冉州接过钥匙,问:“超市租给谁了啊,靠谱吗?”
      “靠谱,一个老街坊。”
      
      陆岙的小超市开在居民区路口,货物齐全,价格便宜,口碑也非常不错。
      他忙着回老家,对外开出一个比市价略便宜的价格。
      早上他转让单子刚贴出去,还没到中午,就被一个老街坊谈下了。
      
      陆岙的店有一百六十多平方,租金一年八万,对方顺便把他店里剩下的货物货架冰柜等东西一起买下。
      陆岙开价也不贵,这些二手货只要了六万。
      对方欢天喜地清点过后,当天下午就跟陆岙签约,然后去相关部门办手续。
      
      葛冉州听他说完来龙去脉,道:“人靠谱还好一点。”
      “嗯。”陆岙跟他说一声,“我打算后天就回老家。”
      葛冉州不可思议,“那么快?!”
      问完他十分不舍地又追问一句,“就不能多留一段时间吗?”
      陆岙举起杯子来跟他碰了一杯。
      这就是不能的意思了。
      
      葛冉州这顿饭吃得愁眉苦脸。
      陆岙太倔了,头上又没长辈,做了的决定根本没人能劝得动。
      
      陆岙也知道他不放心,不过许多事情不好说。
      家里安顿好了,陆岙跟田明志他们也打个招呼,直接回老家。
      
      他早上七点从家里出发,先坐汽车到省会新陆州,到了火车站转火车。
      火车在大地上飞驰三小时,到县城火车站。
      出了县城火车站,坐上揽客的面包车花三个多小时抵达镇上。
      他们镇上处在大山深处,一条主公路贯穿整个镇。
      此时太阳还在空中,四周青山在阳光下越发苍翠。
      镇上来往的人大多身着短衣短裤,大部分人面色黧黑,头戴草帽,嘴里的话是地道乡音。
      陆岙置身其中,一下就放松下来。
      
      陆岙去下了车去岔道那边的菜市场买菜。
      小镇交通不便,物产却还算丰富。
      山那边就是海,他们这里的海产品特别多,各种螺各种鱼各种虾,都摆地摊上让人随意挑选。
      
      现在已经快到傍晚,菜肉都不那么新鲜,陆岙也没多买,只拎了十多斤肉菜,又去超市要了火锅底料跟面条等。
      
      镇上小超市左转就是一排渔具店。
      他们附近十里八乡的渔民加起来也不算少,渔具店生意挺红火,现在店里都有不少人在看。
      陆岙多看了几眼。
      过两天,他也要买点渔网鱼竿什么的,开始正式打鱼。
      
      除此之外,他还得买射鱼枪。
      他前几天浮潜时用射鱼枪感觉非常不错,现阶段,这个应该是最适合他的打鱼工具。
      
      正在柜台里面的老板娘对上他的目光,眼睛一亮,声音立即热情了不少,招呼他进去,“帅哥,随便看看啊,东西可以放柜台我帮你看着。”
      陆岙抬脚进来。
      老板娘拿个筐给他放东西,又给他倒水,“刚从外边回来吧?要买什么渔具?我家这边都有。来,先喝杯水。”
      
      渔具店的渔网非常多,拖网、围网、定置网、网箱等,林林总总堆在这个二十多平米的店铺内。
      陆岙看了一圈,一点头绪都没有。
      老板娘移过风扇给他吹,热情道:“看上了哪款?我家网都特别结实,价钱也便宜,可以拿下来给你看看。”
      
      “要海用浮网,这有吗?”
      “有有有,要几指的?”
      “都有几指的?”
      “一指两指三指四指五指六指七指,都在这里。”老板娘将渔网拉出来给他看,看他穿着打扮不像渔民,特地解释道:“这是七指的,能网住三到十五斤的鱼,这是六指的,网两到八斤的鱼,这是五指的,网一到三斤的鱼。”
      陆岙简单查看一下,问:“要一张五指的,一张六指的,都多少钱?”
      “价钱都一样,两百七十一张。”
      
      陆岙眉头微皱:“太贵了,两百一张,我买两张。”
      老板娘刚想答应,在旁边招呼完另一帮客人的老板连忙走过来,“哎,这不成,我们小本生意,便宜不了这么多,一张最多给你便宜二十块,两张刚好算五百块。老婆,你先结一下账。”
      老板娘只好去给刚选好东西的客人结账。
      
      陆岙并不介意换人,问:“你这里有潜水用的射鱼枪吗?”
      老板嗅到了大生意的气息,脸上笑开了花,也热情了起来,一叠声道:“有有有,在仓库里,你来看看。”
      
      老板说着带陆岙往仓库那边走。
      陆岙比他高一大截,进仓库时还得低头进。
      
      老板将陆岙带到架子前,指着一大排皮筋射鱼枪道:“射鱼枪都在这里了,不锈钢加厚射鱼枪,带倒刺,最远射程二十米,五到八米内非常精确。”
      陆岙拿了一把在手里掂了掂,鱼枪挺沉,看着质量挺好。
      “这一把多少钱?”
      “这个是最大号,皮筋都是进口的,非常结实耐用,你要的话,一把两百八十给你,别人我都卖三百二。”
      
      老板笑呵呵,“鱼枪得在水下用,潜水服你要不要?湿式,半干式,全干式我这里都可以拿货,我们这里现在穿三毫米的湿式就可以了。要是冬天也下水,直接买五毫米的就行。”
      陆岙道:“我看看质量。”
      “我这货不全,有套三毫米的XL号,你先看看。”
      
      陆岙接过老板手上的潜水服。
      他这潜水服确实不错,陆岙仔细看过后问,“这样一套潜水服五毫米的多少钱?”
      “我也不多要你的,六百九十九,你要的话,我送呼吸管跟面镜,都是好货。”
      
      陆岙道:“有脚蹼吗?长脚蹼。”
      “这个也可以给你拿货,玻纤跟纯碳的都有,看你要那种。我这边一般是软脚蹼,你要超软、中硬跟硬脚蹼也可以给你订货。”
      “有实物吗?”
      “有有有,玻璃跟纯碳的都有一对,42码的,你看看。玻纤的便宜点,五百八十一对,纯碳的贵一点,七百五十一对,你可以上网看看,就是淘宝店也没有我这边卖的便宜。”
      
      这个价格的脚蹼,也没什么好玻纤纯碳了,应该都不纯。
      陆岙面不改色,“玻纤,四百八十一对。”
      “这个真不行,最多五百三十,我再给你送一对潜水袜。”
      “四百八十,送一对潜水袜。”陆岙道,“你要是卖,潜水服我也在你这买了,同样便宜一百,五百九十九一套。”
      老板咬牙,“行,给你,也就是看在你买得多的份上,下次继续来照顾我的生意啊。”
      陆岙点头,“质量好我肯定回头。”
      “这你放心吧,我这店在这都开多久了,做的就是乡里乡亲的生意,很看重口碑的。”老板叨叨了一会,道:“你要么给我交点定金?我明天就去给你拿货。”
      
      陆岙心中一动,问:“你去哪拿货?”
      “就去县城,我小舅子也做这个。”老板道:“我们店开了快十年了,质量都有保证,你放心。”
      陆岙道:“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吧,正好我要去办渔业资格证。”
      老板立刻问:“那你船买了没?我小舅子有个朋友也卖船……”
      陆岙看他一眼。
      老板乐呵呵,“不买也没事,你要买的时候可以找我。”
      
      陆岙跟老板谈好。
      他一共在老板这里买两张渔网,一把射鱼枪,一套潜水服,一双长脚蹼,总共一千七百零九块,抹去零头,一共一千七。
      老板还送呼吸管、面镜跟潜水袜。
      
      陆岙买的东西多,老板问:“天色晚了,你要回哪里?我直接送你回去吧。”
      “回崇信村陆屋村。”
      “哎,那我们同村啊。”老板一拍大腿,“我林屋村的!林屋村林大武。”
      崇信村包含三个小村——陆屋村,谭屋村,林屋村。
      陆岙小学三年级便被爸妈带去西鼎市读书,对村人不熟悉,听林大武这么说倒有些意外。
      
      林大武仔细打量他半晌,问:“你是不是陆学海家的?”
      陆学海是陆岙他爸。
      他点头。
      林大武爽朗笑道:“我就说嘛,怪不得看着这么眼熟,你跟你爸妈都有点像。走走走,我送你回家。”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森林的地雷!谢谢春风的抓虫!比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