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海钓 ...

  •   陆岙第二天一早就醒了,他吃完早餐到公安局,公安局的人知道是他后都吓了一跳。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他还能活着回来。
      
      一帮警察端茶倒水,纷纷询问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
      陆岙隐去变成蜥蜴那一节,把对田明志他们说的版本重新说了一遍。
      众警察纷纷感慨他命大。
      
      办案的廖警官在正式问话之前,特地提醒一句,“要是受伤了,有医院的结算单据可以进行索赔。”
      陆岙现在最怕的就是上医院检查。
      他忙摇头,“没什么事,我运气很好,基本没受伤。”
      “那就好。”廖警官说道:“你这边要是没问题,我们就来问一下那天的经过,此次问话录像录音,希望你诚实公正。”
      陆岙点头。
      
      廖警官开始问,他旁边的同事在做记录。
      能说的陆岙都尽量说了,不能说的推说不清楚。
      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廖警官总算问询完毕,又让他看相关问询记录并签名确认。
      
      陆岙看了一下,没问题之后签好名。
      廖警官的同事关闭了记录仪。
      
      陆岙见他们问话已结束,多问了一句,“请问那天晚上追着我打的人,他们……”
      “他们都被收押了,大大小小一个不落。”廖警官安慰他,“你放心,没人能出来报复你。”
      “我那天晚上听见他们说,他们中有不满十四岁的。”
      “是有,不过就算不满,也会被送去少管所管教。”廖警官颇有些唏嘘,“都是一些惯犯了,哪怕去少管所,也是一年起步。”
      
      陆岙眯眯眼睛,按下心里那点狠厉。
      他并非担心这伙人会来寻仇,他是想寻仇。
      既然警方都帮忙报了,那伙混混也还在看守所,这事暂且只能这样了。
      也是那些家伙运气好,不然非让他们不死也脱层皮。
      
      从警局出来后,陆岙直接到手机店买了以前用的那款手机,又去补办了电话卡,下了常用软件。
      
      他特地上微信跟发小葛冉州说了声他刚去警察局的事情。
      葛冉州消息回复得很快:警察怎么说?那些渣滓都被抓了吧?
      -嗯,被抓了
      葛冉州松了好大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周末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我请客,去去晦气
      -行,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
      葛冉州心里有点奇怪的预感:说什么啊?
      陆岙道:到时再说
      
      他打算再找条谋生的路子,现在已经隐隐有想法了。
      要是光凭开超市,一个月那万儿八千纯利,恐怕养不活他自己。
      倒是靠海吃饭,大有可为。
      
      跟葛冉州说完话之后,陆岙凭借记忆,输入田明志的微信号码。
      查找好友,添加好友。
      
      他的添加申请几乎刚发过去,那边就通过了。
      田明志:陆神!!!出来抽水坑不?
      
      陆岙手指一顿,问:你们还没出发?
      -没,今天去的那个岛上要等下午潮水退了才能抽干水,现在有一半还被水淹着
      -你要是来的话,我们可以早点出发,先海钓两小时
      -我窝料跟鱼竿都准备好了,保证比昨天的鱼竿顺手
      -怎么样,陆神,来吗?
      
      陆岙昨天钓的鱼卖了一千两百八十六块,就算除去给陆岙的那一百块,扣完税,他们一人也能分两百多块。
      再加上他们抽水坑抓的鱼,他们昨天的个人收入直接突破了五百!
      田明志现在看陆岙非常顺眼。
      
      陆岙一句话的功夫,他已经噼噼啪啪打了一堆字。
      陆岙看着他邀请,思考片刻,最终答应下来
      -陆神你在哪里?我们开车来接你,正好请你吃饭,昨天你给我们的鱼卖了一千多,我们去吃大餐
      陆岙没答应,他看了眼时间,回:十一点半直接在码头集中吧,别浪费时间了
      -好,没问题,那我们十一点半见
      
      按灭手机,陆岙直接打车去附近一家口碑不错的自助餐厅。
      他现在吃肉比别的顶饱。
      去了自助餐厅,他直接要了个烤炉,一边吃熟肉一边烤生肉。
      
      现在才上午十点出头,自助餐厅内菜多人少。
      陆岙毫不客气地悄悄吃了一大堆肉,吃到八成饱,然后出门打车去码头。
      
      田明志三人对陆岙颇有些敬畏,特地提早准备好了东西在码头等着。
      陆岙长相特别俊美,身高腿长比例优越,老远就能认出是他。
      他一下车,田明志三人都看见了。
      田明志扬手,“陆神,这里!”
      
      陆岙过去,问:“饵料之类的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我们刚专门去买了三斤新鲜的对虾。”田明志打开袋子给陆岙看,“都还活蹦乱跳的。”
      陆岙看了一眼,“多少钱?”
      “挺便宜的,养殖货,四十五一斤。”田明志明亮的眼神中透着野心,“买虾容易钓大鱼!”
      “是挺容易。”
      
      陆岙默默算了一下,三斤虾要一百三十五块,四个人,平分下来,每人应该出三十四左右。
      他拿出手机:“我转钱给你。”
      “哎,不用不用。”田明志忙按住他,抢着说道:“陆神你太客气了,昨天我们不是卖了鱼嘛,虾钱从那个里出就行。”
      胡星津也帮腔,“昨天卖鱼的钱全给我们,我们已经占便宜了,哪能再要你的钱?”
      陆岙见他们真不想要,也不跟他们客气。
      
      四人准备好,将东西搬上渔船,直接出发。
      陈升荣开船,田明志他们则准备鱼竿钓鱼。
      
      田明志征求意见:“我们今天去黄繁岛,陆神,等会你看看哪里适合钓鱼,要是有合适的地方,你喊我们一声,我们就停下。”
      陆岙点头,问:“你们平时不用渔网打鱼?”
      “基本不,我们对洋流潮水不熟,吃不了那碗饭。”田明志唏嘘,“以前我们也试过,一年下来亏了好几万块钱,就没再打过那个主意了。陆神对打鱼感兴趣?”
      “有点。”
      田明志摇头,“现在还在打鱼也挣不到什么钱,渔业税那么高,风险又大,已经很少有小型渔船出海了。”
      
      陆岙理解。
      他父母以前就是渔民,海上作业风险非常大,哪怕那时候还没那么高的渔业税,渔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很多人出去打鱼,一个月中也就十天八天能打到多点鱼,剩下那二十几天出海打回来的鱼往往还不够油钱。
      这还是风平浪静的日子才会有的好事,一旦刮台风下大雨,渔民们只能在家休息。
      要是台风天没能及时回去,一不小心小命都没了。
      就算及时回来了,刮台风还得及时把船拉回家,船一旦撞坏,没个三五千修不好。
      
      渔夫也常说,买船不难养船难。
      渔船买回来停泊在港湾里,每月要交一笔停泊费用,一月几百,一年几千上万。
      渔船保养也难,风吹日晒,乘风破浪,船隔三差五就要检修,这是一笔钱。
      一出海,烧几百块油钱是常事,要是当天收获不多,不仅没收入,还得将油钱亏掉。
      
      不过那是人类的烦恼,陆岙现在已经是只蜥蜴了。
      他现在不用探鱼器,凭直觉就能知道哪里鱼多,哪里鱼少,做新渔民应当亏不了。
      
      陆岙道:“再说吧,我可能还是想试试。”
      胡星津来了兴趣,“陆神老家哪里?”
      “黔永市。”
      “我姐夫也是那个市的,”胡星津一下兴奋起来了,“陆神你哪个县的?”
      “偃东县水远镇人。”
      “这地名我怎么那么熟悉?”
      
      田明志也觉得耳熟,他使劲想了想,忽然想起来,一拍大腿。“陆神,你知道你们镇崇信村的林栖岩不?他是我们网站的百大UP主之一,去年我们还一起聚过餐。”
      “不熟。”
      “那就是认识了,这世界好小!”胡星津懵了,“他好像跟你差不多大,你们该不会还是朋友或同学吧?”
      “不是,就是知道这个人。”陆岙盯着水面,忽然道:“差不多了,再往前走一走就停下来钓鱼。”
      “好嘞。”说到正事,田明志赶忙应声,一骨碌爬起来,喊:“老陈,快到地方了!”
      说着他连忙过去船舱让陈升荣停船。
      
      陆岙开始准备窝料。
      田明志他们图方便,买了专门钓鱼的窝料粉,等会用水一和,丢下去打窝就行。
      
      船很快开到地方。
      陈升荣将发动机停下来,探头问:“陆神,到这里可以吗?”
      “差不多了,准备钓鱼吧。”
      
      陈升荣跟田明志连忙出来一起钓。
      田明志架起拍摄设备美滋滋地对着他们拍,重点拍陆岙的身姿。
      昨天拍好的视频剪辑传上网,已经有好几个粉丝问陆岙究竟是谁了。
      有人夸他身高腿长身材好,也有人佩服他的钓鱼技术。
      因为这个,田明志他们获得的点赞都比平时多了几十个。
      
      陆岙没管他们,只道:“别拍脸。”
      “知道知道。”田明志忙把摄像机往下压了压,专心拍他钓鱼的英姿。
      
      陆岙低头专注地将用鱼钩勾住虾头,小心避开虾脑,不让虾死掉,然后直接将虾抛入海中。
      这样虾入海后还活着,会不停游动挣扎,特别容易吸引鱼。
      旁边胡星津跟陈升荣学着他的样子笨手笨脚地挂好虾,也将虾抛入海中。
      
      田明志他们的渔船大概有小快艇两倍大,地方很宽敞。
      三人一人守着一个角落开始钓鱼。
      
      陆岙坐在小马扎上,看着海洋的目光非常专注。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能隐隐感觉到海里面有鱼。
      比如现在,两三只海狼正在鱼钩附近徘徊。
      海狼试探着吞虾了,浮标轻轻颤了颤。
      
      “上鱼了!”胡星津看到浮漂颤了一下,激动地站起来,“陆神,上鱼了!”
      陆岙嗯了一声,开始慢慢拉杆。
      陈升荣也凑过来,“陆神,要抄网吗?”
      “要。”陆岙放线卸力,然后慢慢拉着鱼往渔船这边走。
      
      鱼很快露出了水面。
      胡星津手伏在栏杆上,喊了一句,“是海狼!”
      
      海狼,也叫梭鱼,他们本地卖的不贵,现在野生梭鱼大概也就二三十块。
      陆岙钓的这条海狼大,估计有个七八斤,能挣一百多也不错。
      
      胡星津激动,“首战告捷啊!”
      陆岙嗯了一声,提醒,“小心它的牙。”
      “知道知道。”胡星津赶紧戴上手套,解下鱼钩,双手捉着海狼,在镜头下跟海狼合了个影,然后将海狼送到鱼舱中。
      
      陆岙继续挂虾,甩钩。
      田明志专注地拍他,没敢拍脸,不过悄悄给那双羊脂白玉一般的纤长手指拍了好几个镜头。
      陆岙没在意。
      他鱼钩甩下去不到五分钟,鱼钩又动了。
      还是海狼,这次略大一些,超过十斤。
      
      接下来两个小时,陆岙鱼获不断,海狼,黒鲷,白腊,石九公……
      这些都不算名贵海鱼,架不住陆岙钓得多。
      
      胡星津清点鱼舱里的鱼,特别郁闷地对着镜头说道:“每次看陆神钓鱼,好像特别简单一样,实际上我蹲了两个小时,才钓到这个——”
      他说着从鱼舱里捞出一条六七两的黒鲷朝镜头展示,“撑死了八两的黒鲷,我们这里的野生黒鲷现在六七十左右,这条卖出去也就不到五十块。”
      “老陈运气好一点,钓到一条红斑一条黑鲷,加起来可能有三斤重,卖出去可能有二百六七。”
      “看完我们钓的鱼,再来看陆神的——”胡星津一条条捞起来,念念有词,“海狼,三条,加起来起码二十五斤黑鲷鲷,七条,加起来十二三斤。白腊,两条,大概四斤左右。石九公,六条,加起来一斤多。厉害的来了,陆神还钓到一条石蚌鱼——”
      
      田明志忙给陆岙钓到的那条石蚌鱼来个特写镜头。
      胡星津双手将鱼捧在胸前,继续介绍道:“石蚌鱼,学名好像是星点笛鲷,又叫黄翅仔,现在的野生石蚌挺难得,价格也高,我们这边很难吃下,不过卖去新陆州大概要一千一百多一斤。”
      “陆神钓的这条石蚌少说也四斤,轻轻松松四千块到手。”
      
      陈升荣也凑到镜头前来,做心酸状,“大家也看出来了,我跟阿星钓的鱼放到陆神钓的鱼旁边,那叫一个寒酸,好像完全不是一个地方钓到的鱼?”
      胡星津作拭泪状:“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仨都在这条渔船上,就算刚开始下钩的方向不同,可后期我们把陆神夹在中间,鱼钩的距离恨不得就放在一米之内了!”
      “可鱼就是不咬我们的钩,专咬陆神的钩!”
      陈升荣摊手叹气,“没办法,大概这就是脸黑吧。”
      
      

  • 作者有话要说:  那啥,这真的是一篇种田文,节奏偏慢文章老长的那种
    这文大概二十号V,V前不加更,还是要攒攒数据,V后基本日万,偶尔爆更一下,大家别放弃我啊,要是养肥没啥互动,可能码字动力就不那么足了。
    爱你们,比个心!
    PS:谢谢扫地僧的地雷,蹭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