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遇人 ...

  •   陆岙在这个荒岛上待了好几天,心里时常有他已经不在地球上的错觉。
      没想到还没几天,他就听见了人类社会的马达声。
      马达声越来越近,他已经看见船乘风破浪往这边驶来了。
      
      那艘船是典型的渔船,长宽大概是快艇的两倍,有船舱,有甲板,甲板上还围着栏杆。
      陆岙盯着那艘船,往前爬了几步,悄悄潜入海中。
      一波波浪涛冲刷着岛上礁石,将陆岙的痕迹掩藏得一干二净。
      
      很快,那群人登岛了。
      作为一条新出炉的蜥蜴,陆岙不动声色地往水下缩了缩。
      那些人上了岛,开始架设摄像头与抽水机,直接开始抽水。
      
      他们不仅开始抽水,还对着摄像头打招呼,介绍今天的行程。
      陆岙慢慢明白了,他们应该是一群UP主,专门拍抽水坑的短视频放到网上去的那种。
      
      陆岙在旁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
      这群人的普通话不太标准,带着浓重的地域口音,应该就是他们市的人。
      就算不是,也是他们本省的。
      看来他当时并没有被水冲出太远。
      
      要是他还是人类的话,现在正好能跳出去打招呼。至于变成了蜥蜴,那就算了吧。
      陆岙慢吞吞地想,继续躲在礁石边的水下。
      
      谁知道他这念头一起,身躯四肢立即发起热来。
      陆岙瞪大了眼睛,想将惊叫咽回肚子里,却还是漏出了点声音。
      
      “谁?!”
      正在对着摄像头的田明志忽然听见一声闷哼,下意识转头往旁边看去,没看见什么,却莫名打了个激灵。
      “什么谁?”他同伴兼摄影师陈升荣不解,将手机放下来,顺便停止拍摄,“怎么了?”
      另一个正在抽水的胡星津也走过来,纳闷,“不拍了?”
      
      田明志道:“我好像听到有人叫了声。”
      另外两人听他这么说,心里都有些发毛,“这里是外海,哪来人叫声?”
      田明志伸出胳膊,警惕地看向四周,“我真听到了,你们看,我手上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三人面面相觑,感觉有些邪。
      “声音从那边传来?”陈升荣咽咽口水,道:“不然我们过去看看?”
      “看看吧。”田明志道:“可能是我听错了,也可能有人在这边挖螺。”
      
      三人每天都开船找水坑抽水抓鱼,去过大大小小岛屿无数。
      这个岛虽然在外海,但并不算太偏僻。
      岛上要是有人,并不算太奇怪。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嘴上安慰着自己,心里却都有些发毛。
      要真有人在这里,听到他们说话,应该会出来看才是,可现在岛上无比安静,鬼影都不见。
      海上出的邪门事一点都不比陆上少,其中也有很多未解之谜,他们作为渔民,听说过无数传说。
      
      变异还在继续,陆岙感觉身躯越来越疼,他死死咬着牙关,哪怕疼到快要昏迷,也不敢放松半分。
      他听见了田明志三人的话,不敢让他们看见自己的样子,干脆咬着牙就地一滚,滚入海水里。
      
      “噗通——”
      细微的落水声传来,田明志三人都清晰地听见了,这下没法安慰自己什么也没有了。
      三人硬着头皮慢慢挪过去。
      
      在此千钧一发的时刻,陆岙意识终于清醒了些,他下意识地挥动着四肢想要遁入海面下,一动之下,才发现自己细细短短的爪爪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回了光滑修长的手臂,连手上那颗痣都在原处。
      
      陆岙脑子有些懵,他一时没想明白这究竟怎么回事。
      抬头却正好对上田明志三人的视线。
      
      田明志三人眼睛一下瞪大了,“?!!”
      水里有双人的眼睛!!!
      
      陆岙下意识地从水中冒出头。
      “啊啊啊啊啊——”田明志三人瞬间从被惊呆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屁滚尿流地转身就跑。
      “等等——”陆岙声音有些沙哑,久不用的嗓子十分别扭。
      他想喊住三人,田明志三人却更害怕了,一个两个手脚并用往船那边跑。
      
      胡星津慌乱中摔了一跤,整个人在地上滚了一圈,整个人都摔懵了。
      他来不及爬起来,听到后面哗啦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吓得整个人都傻了,什么也顾不上,随手抄起旁边的石头就往水下扔,带着哭腔喊:“你你你别别过来,我打打打死你!”
      
      陆岙往海里游了几米,看着他,“我是人。”
      胡星津尤带着哭腔,“人,人,人了不起啊!”
      是挺了不起的。
      陆岙原本的紧张被他们这么一搅,什么感觉也没了,半个身子冒出水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前边田明志跟陈升荣总算回过神来,听到声音小心转过来,远远问:“你真是人?”
      陆岙眉头微皱,“我不是人还能是什么?”
      三人与他对视,看了好一会,觉得好像真的是人。
      只是长得这么好看的人,现实中太少见了。
      
      胡星津颤巍巍伸出手,“你让我摸一下。”
      陆岙将手臂伸给他。
      他轻轻一碰,立刻触电一样弹开,回头张着嘴看田明志与陈升荣,回忆了好一会才迟疑道:“温的?”
      
      田明志松了老大一口气,瘫软在地上,问陆岙:“你怎么在这里?”
      “不小心被水冲到了这里。”陆岙问,“有衣服吗?我衣服被水冲走了。”
      
      陆岙自醒来后就变成了蜥蜴,没见过衣服,也没看见过自己身为人类的身体。
      
      田明志见话题走向越发正常,又放松了些,“有,不过都在船上,我去给你拿。”
      “谢谢。”
      “不客气,你等一下啊。”
      
      不多时,田明志去船上拿了套自己的干净衣服出来。
      陆岙挂空档穿上了。
      
      田明志悄悄打量这哥们,同样一套衣服,穿在他身上怎么看怎么挫,穿在这哥们身上却叫一个帅。
      特别是他身高腿长,气质冷冽,看起来跟模特一样。
      哪怕身为同性,视线都忍不住一直往他身上飘。
      
      陆岙穿好衣服,心里的怪异感总算去了不少,人也比较好说话了。
      田明志他们七嘴八舌问了一通,陆岙也都耐心地解答了。
      
      田明志他们这才知道陆岙就是他们市大大前天晚上被混混追的倒霉鬼。
      还原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田明志忍不住咋舌,“哥们,你命真大啊。”
      “运气。”
      “这个确实走了大运。你的事还上了新闻,警察正在找你,我们捎你回去吧?”
      “嗯,谢谢。”
      “不客气。哎,你要不要先打电话跟家人报个平安?”
      
      陆岙家三代单传,祖父母早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父母又在他高中时车祸身亡,亲戚来往的也少,实在没有能打电话报平安的家人。
      他拿过田明志手里的手机,第一反应是给发小葛冉州打电话。
      
      他记性素来好,直接输入葛冉州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很快接通了。
      陆岙道:“冉州,是我,陆岙。”
      “嗷——陆岙!”葛冉州在那边嗷一声就哭了,身边不知道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噼噼啪啪响了好一会,他带着哭腔喊:“真是你!我就说你小子还活着!!!”
      陆岙声音放柔了些,“嗯。”
      葛冉州语无伦次,“艹!你他么——真是太好了!这几天担心死我了,我都以为你小子挂了。”
      
      葛冉州情绪非常激动,以至于站在旁边的田明志几人都听清了两人的聊天内容。
      他们悄悄松口气。
      说实话,到刚才为止他们还怀疑面前这年轻人究竟是不是人。
      这人无论长相还是气质都太不一般了,又突然出现在这种荒岛上,让人想不怀疑都难。
      现在听到他跟人打电话,基本可以确定他是人了。
      
      田明志几人放下了戒心,更热情了些。
      陆岙挂断电话,田明志问:“陆岙,你在这个荒岛上待了有两三天了吧?”
      “是。”陆岙问:“那群追我的混混被抓了吗?”
      “抓了,你是没看到,武|警都出动了,那群小子被一个不落地拷了回去,那天鬼哭狼嚎地,一直吵到大半夜,朋友圈都传疯了。”
      一说起八卦,几人都眉飞色舞。
      
      陆岙听了,心中总算平衡了些。
      田明志几人说完八卦,继续干活。
      他们以上岛捕鱼和拍视频为生,现在活还没干完,不敢休息。
      
      田明志询问:“陆岙,你要不要出镜?做视频还挺好玩的。”
      陆岙摇头,“还是不了,我可以帮你们舀水。”
      田明志看着陆岙的脸,咽咽口水,心里涌起巨大的遗憾,这小子要是出镜,该多涨多少粉啊!
      岛内水坑不大,田明志他们花了两个多小时把水坑里的水抽干,再拍一张捕鱼录像,这才收拾好器材,准备捎上陆岙返回。
      他们的船只是条小渔船,有个小小的船舱,大部分东西还要堆在甲板上。
      
      “来来来,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田明志收拾好了,将泡面等拿出来。
      陈升荣在开船,见状说道:“多煮一袋啊,我有点饿。”
      “我也有点饿,”胡星津凑过来,“把面全煮上吧,刚抓的那只八爪也扔下去算了,反正不值什么钱。”
      
      陆岙目光幽幽地盯着他们拿出六连包方便面及鸡蛋火腿等东西,瞬间感觉到肚子饿得火烧火燎。
      以他这两天的食量来看,这点东西,给他塞牙缝都不够。
      
      他喉结动了动,转头问正在处理八爪鱼准备泡面的田明志,“有鱼竿吗?我试试能不能钓到鱼。”
      “有,不过没什么饵料了。”
      “没事,用八爪内脏就行。”
      八爪鱼的内脏还没来得及丢,田明志见他要钓鱼,干脆地去把船上的两把鱼竿找来给他,又腆着脸问:“能拍你钓鱼的视频吗?”
      陆岙想了想,答应道:“不拍脸的话,可以。”
      
      田明志立即架起手机,准备开拍。
      胡星津凑过来,“这是要流水钓?”
      “不是,等会找个地方把船停下再钓。”陆岙看着不远的水面,道:“这里没多少鱼。”
      胡星津不服气,“哎,你怎么知道这里没有鱼?”
      陆岙抬头看他一眼,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干脆不回答。
      胡明志还在录视频,见他神秘,乐得不打断他。
      
      船突突突往前开。
      又开了二十多分钟,陆岙看着水面,突然道:“可以了,在这附近钓。”
      胡星津昂首朝船舱喊:“老陈,停船,我们要钓鱼了。”
      
      陈升荣关掉发动机,让船在海上飘着,走出来问:“真能钓到鱼啊?”
      陆岙将八爪鱼的内脏挂在鱼钩上,往四周看了看,找准某个方向,将鱼线一抛,“试试就知道了。”
      他一共放了两根钓竿,放好之后人就在钓竿旁边守着。
      
      胡星津开火煮泡面,先放料包,再放八爪烫熟,然后放面饼。
      水一开,方便面浓厚的香气飘荡出去,陆岙肚子应景地“咕”了一声。
      
      这声音太大了,一时间三人的目光都落到他肚子上。
      陆岙面无表情,假装不是自己肚子在叫。
      田明志笑得拿手机的手都在抖,陈升荣两人也在闷笑。
      
      陆岙不管他们,正在此时,其中一根鱼竿轻轻颤了颤。
      胡星津眼尖,连忙喊了一声,“上鱼了!”
      陆岙提起鱼竿,拖着鱼线轻轻往一边溜了溜,道:“拿抄网。”
      
      陈升荣连忙去把抄网拿过来。
      陆岙将鱼往自己这边提了提,很快,黑压压的鱼脊露出水面。
      陈升荣守在一边看见鱼脊,精神一震,“是黑鲷!好肥,起码有两斤!”
      
      田明志连忙将摄像头对准陆岙。
      陆岙怕把鱼线崩断,特地多溜了一会鱼。
      等他将鱼溜到船边,陈升荣眼疾手快,拿抄网一把将鱼捞了起来。
      
      黒鲷离开水面,拼命挣扎,将甲板打得啪啪作响。
      陈升荣用力抹了下脸,“好家伙,这黒鲷可真有活力。”
      陆岙道:“继续。”
      陈升荣连忙取下鱼钩,将黒鲷养在活舱里。
      陆岙继续挂饵,将鱼线甩回海里。
      
      此时方便面已经煮好了,胡星津招呼,“来来来,吃面,吃饱了再说。”
      今天的方便面是老坛酸菜味的,酸菜味道十分浓郁霸道。
      胡星津专门给陆岙盛了一大碗。
      滚烫的方便面裹着滋味浓郁的酸辣汤汁,陆岙吃了一口,忍不住眯了眯眼睛,继续夹第二大口。
      
      面条爽滑,火腿浓郁,八爪Q弹,鸡蛋滑嫩。
      不过三两下,陆岙就将一大碗面吃下了肚。
      
      田明志悄悄看了眼手机,一分钟不到,面条就没了。
      要不是眼睁睁看着时间,他怎么也无法想象陆岙凭借优雅的姿势,短短一分钟不到就干掉了一大碗面条。
      陈升荣也看出陆岙是真饿了,他猜陆岙流落到海滩这两天来也没吃什么东西,忙体贴地将锅端到陆岙面前,“来来来,再来一碗,不够还有饼干。”
      陆岙朝他点头,毫不客气地又吃了一碗,同样一分钟不到,就将碗里的面条一扫而空。
      
      锅里也就剩一碗多面了。
      田明志忙道:“我不吃,陆岙吃。”
      陆岙明显意犹未尽,看着锅,忽然转开了目光,道:“鱼来了。”
      
      鱼竿果然颤动了一下。
      这次是两杆鱼竿一次动。
      胡星津忙道:“我也来。”
      陆岙颔首,将其中一杆芋秆交给他负责。
      陈升荣忙拿抄网守在一边。
      
      很快,鱼竿拉上来了,又是两尾黑鲷,都超过了一斤。
      田明志拍着视频也忍不住赞叹道:“陆岙运气真不错啊。”
      陆岙点头。
      
      此时他们已经没有饵料了。
      陈升荣道:“杀条黑鲷吃吧,正好弄点内脏跟鱼肉做饵。”
      三人都没意见,陈升荣于是挑最小的那条黑鲷杀了,将内脏跟边角切下来给陆岙做饵料。
      他在做鱼的时候顺便将刚抽水坑捡到的大半桶螺洗干净一起煮了,里面还加了渔船上剩下的五个鸡蛋。
      
      鱼肉加螺煮出来又是一大锅。
      他们都吃饱了,这锅丰盛的鱼螺大餐由陆岙一个人独享。
      陆岙也不客气,一边钓鱼一边吃,这么一大锅吃下去,总算有了点饱腹感。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5-28 02:23:03~2020-06-03 22:57: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anuary一月 70瓶;思泉妈妈、小铜钱、默默围观大神 10瓶;拒绝讨好 2瓶;emmm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