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变龙 ...

  •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陆岙大步往前跑,身后传来砸酒瓶子骂娘并呼哧呼哧大喘气的声音。
      
      身后传来人的大呼小叫:“那边,往那边去了!”
      “快追!”
      “他妈的,那小子不是开超市,是长跑运动员吧?!”
      “赶紧上,那边是河,他跑不了了!”
      “长||屌,你绕去那边堵!乱毛,你去那!呼——我就不信了,今天抓不住那小子——”
      
      陆岙在前面听得分明,脚步迈得更大了些,竭力想突出重围。
      混混他不怕。
      醉鬼他也不怕。
      十多个喝高了的混混跟在他身后追,哪怕他再能打,此时也感到有些棘手。
      
      这伙人是高利贷催债的。
      他没借钱,借钱的是个刚跟他相过亲的男人。
      男人对外说是他男朋友。
      这种拙劣的吹牛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信。
      但混混们信了,因为他有钱。
      他在本地有栋房子,还有个小超市。
      比起一般人来说,已经算有钱了。
      
      跟这种喝高了的混混讲不成道理,万一等会真被追上打了起来,无论混混那边将他打成重伤,还是他将混混打成重伤,后果都绝不是他想见到的。
      
      跑出来之前陆岙已经报了警,十一点多的深夜大街里,隐隐能听见警笛传来的声音。
      陆岙心里微松,再跑个三五分钟,坚持到警察来了就行。
      
      一分钟,两分钟,还是有人不断从四面八方逼近。
      陆岙在黑夜里大步往前跑,渐渐地开始粗喘。
      
      混混们穷追不舍,陆岙在这座城市生活了近十年,第一次知道这里有那么多混混,仿佛潮水般,源源不绝。
      
      “砰——”
      黑暗中,一个啤酒瓶子砸在了陆岙脚下,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噼噼啪啪的声音像下冰雹一样。
      
      啤酒瓶子被摔碎,碎片四溅,陆岙一个踉跄,脚脖子崴了一下,同时后颈刺痛。
      背部与脖颈黏腻一片,他应该被划伤了。
      
      左边身后传来得意的声音,“艹,你小子还真能跑!有种你他妈再跑啊!”
      陆岙咬紧牙根,跑得更快,如同一只矫健的鹿。
      
      他疯狂地往前跑,身后混混们奋起直追,嘴里发出兴奋的声音,犹如在打猎。
      
      警笛声越来越近。
      陆岙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身后一个粗嘎的声音大着舌头嚷道:“别,别怕,条子那边就两三个人,他们不敢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陆岙错觉,警笛声音虽然一直在响,但确实没有越来越近的感觉。
      他心底发沉。
      
      那个粗嘎的声音又喊,“怕个屁!上啊,你们十四岁都没满!”
      陆岙额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碎片划破,鲜血流出来,浸润过眉毛,直接蔓延到他眼角。
      他眼前一片血红。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围堵着跑到河边。
      身后混混们凶狠地边喊边逼近,“妈的,你再跑啊!”
      
      陆岙半分犹豫都没有,直接抓着护栏,翻身跃下了河。
      他的身体在空中跃起,接着矫健地没入水中,双手划了几下,迅速游往河心。
      
      他小时候在渔村中长大,水性不算很好,却也比一般人好多了。
      今晚情况这么严重,警察就算一时没有上来,很快也会调集特警。
      他在水里躲一躲就好。
      
      “艹,真跳了!”
      声音从水面传来,陆岙在水下,耳边全是咕噜咕噜的水流声,听得不太清楚,只听出了那个声音的气急败坏。
      
      他心里忽然升起了点不妙的感觉,下意识往更深处潜了潜。
      下一刻,一个酒瓶咚一声被扔到河里。
      很快,酒瓶,石头,地砖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被使劲砸进河里。
      
      黑暗中陆岙听不清楚,他感觉这些杂物落下的地点离他并不算远。
      他心底发沉,不得不往河心游去。
      
      他们市里这条护城河跟绝大多数护城河一样,水质算不上好,大部分时候都暗沉发腥。
      陆岙从没来过这里游泳,更不要说夜晚过来游野泳。
      
      他游了几米,冒头换气。
      他一露面,酒瓶砖块等就追着他砸。
      
      水流得很快,他注意力在躲砖块上,没料到一股急流冲过来,他一下就被冲出了老远。
      
      ?!!
      陆岙被水流带得头昏脑涨。
      游泳最忌乱了节奏。
      这么个意外事件让他手脚一乱,而后直接被暗流卷住往河底拖。
      
      艹!
      陆岙知道自己遇上大麻烦了。
      他努力冷静下来,调整动作。
      没用。
      
      他刚刚在追逃时已竭尽全力,现在被又沉又冷的暗流裹住往河底拉,他根本挣脱不开。
      
      陆岙拼命往河面游,奈何人力有限,实在抵不过大自然的力量。
      没几分钟,他不甘心地吐出一串泡泡,彻底被拖入河底。
      
      他们市临海,河水拖着陆岙浩浩荡荡往海里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场突然起来的灾难太冤枉,陆岙就是死都咽不下那口气,他坚持着,竟然在河里坚持了十多分钟还未彻底死亡。
      
      河水悄无声息汇入海流中。
      陆岙被冲到了不知多远的地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等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大白天。
      
      他应该漂浮在水下。
      水很清澈,透过水面,能直接看见蓝天白云。
      令人惊奇的是,他完全浸没在水里,却一点都不憋闷。
      
      他有些懵,按照他的猜测,在那么复杂的水文条件下,他一定活不下来,不知道出现了什么奇迹,他居然有机会再次睁眼。
      陆岙下意识吐了个泡泡,挣扎起来,双手拼命滑动。
      等等,有哪里不对。
      陆岙瞪大眼睛看前方。
      
      很快发现有两只爪子,他划水的并不是手,而是两只短短的爪子!
      真特别短,还没有他的小臂长。
      爪子很奇怪,爪尖尖很锋利,爪身也有鳞片,看起来像是蜥蜴的爪子。
      
      陆岙彻底慌了。
      他在水里使劲扑腾,扭头想看清自己的样子。
      爪子,脊背,尾巴。
      身上还有鳞片,鳞片看起来带着点玉石质地,凉浸浸的半透明暗绿色。
      看着非常漂亮。
      再漂亮也是非人类。
      
      他近一米八的个子,身高腿长,跳个河再醒来居然变成了四脚蜥蜴?!
      四脚蜥蜴吃什么?该不会吃虫子吧?
      陆岙一边挣扎着往水面蹿,脑袋里一阵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他那爪子短归短,还挺好用,没一会就到了水面上。
      他将脑袋伸到水面上去,很快,他看见了蓝天白云,也看见了附近的一个荒岛。
      全部由石头组成的荒岛。
      
      陆岙不经常出海,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他转动着眼珠子,四下观察,发现这片海域特别平静。
      现在还不是涨退潮的时候,海面上波浪很小。
      举目四望,他看不见任何船只。
      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地球上。
      
      陆岙松了一口气。
      哪怕现在不在地球上,也比直接出现在人类面前好。
      他有些虚脱地沿着石头慢慢爬到岛上。
      他实在累了,烈日晒得他背脊发暖,在这一刻,他几乎想不管不顾地趴在石头上昏睡过去。
      
      好在理智回了笼,他强打起精神,绕着岛爬了一圈。
      这座岛不大,最长处不过三四十米,最宽处也不过二三十米。
      岛上有好几个水坑,石壁上则长着许多海蛎子与各种各样的螺。
      
      海蛎子可以生吃,许多海螺也可以。
      陆岙看见食物,才发觉自己早已饥肠辘辘。
      他顾不上什么洁癖,爬动着爪子去找螺。
      
      这里的海螺都不大个,他认识的螺不多,只认出了几个黑褐色的辣螺。
      这些螺不多,归拢在地上也就一捧左右。
      而螺上面的厣紧闭,以他现在的小短爪爪,是没办法直接吃到里面的肉,除非连壳一起要咬碎。
      陆岙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牙口,能不能直接咬碎这些螺。
      他眼睛盯着这些螺盯了一会,莫名不太想尝试。这些螺太硬了,如果他还是人类,咬这些螺足以崩掉他的牙。
      
      螺在这里看得见吃不着,陆岙想了一会,慢吞吞去找石头来,艰难地将小短爪并拢,抱起旁边一块比足球还大的石头。
      他原本以为以他的小短身体,想抱起会非常不容易。
      事实却出乎他意料,他抱着石头感觉石头轻飘飘,好像并不费力一般。
      石头在重力作用砸下去,螺被轻而易举地砸了个粉碎。
      这石头没问题,能砸得螺稀烂,肯定很重。
      是他力气变大了。
      
      陆岙认真盯着爪子底下的螺。
      石头底下的螺已经被砸得稀巴烂,完全不能吃了。
      陆岙盯着螺盯了一会,换了另一块轻点的石头,用石头轻轻一砸。
      
      螺应声而裂,像人类嗑瓜子一样,扒拉开破碎的螺壳,里面露出肥厚的螺肉。
      陆岙只吃肉。
      
      这片天然海域产出的螺鲜美丰腴。
      他那敏锐的味觉充分解析了海螺的口感与味道,丰腴的螺肉汁水非常丰沛,鲜美浓郁的滋味充盈在舌尖,让他恨不得将舌头一起吞下去。
      
      陆岙一石块一个,很快就将那一小堆螺磕开吃了。
      见脚边剩一堆螺壳螺内脏,他意犹未尽,肠胃刚被唤醒,尝出点滋味来就没得吃的感觉令人非常难受。
      
      他盯着自己的小短爪爪,思量片刻,艰难地并拢小短爪,抱着石头要去砸海蛎子。
      砸海蛎子的过程比他想象得要容易许多。
      
      他的小短爪爪出乎他意料地灵巧,力气也大,砸起海蛎子来一石头一个,很快就砸开了一大堆。
      这个海岛孤悬海外,不知多久没有人类来过,也可能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人类。
      没有人类的侵扰,这些海蛎子长得又大又肥美。
      陆岙轻而易举地砸下一堆,个个都比他身为人类时的巴掌还大。
      
      这么多海蛎子,他慢吞吞地挪动着后脚,讲究地去海里将前爪涮了涮,又回来开海蛎子。
      他开海蛎子根本用不着刀,他薄而锋利的爪尖就是最好的刀,一捅一撬,海蛎壳就开了,露出里面肥厚的肉。
      开出来的海蛎子肉还在收缩,轻轻晃一晃壳,里面肥硕微黄的肉也在晃动。
      他低头吸了一大口,鲜美的汁水迸溅开来,整个口腔都是海蛎肉的味道,丰沛的汁水很快缓解了他的干渴。
      
      他满足地眯眯眼睛,阳光将他身影投在地面上,依稀能看见纤长的睫毛。
      陆岙有些奇怪地想,自己这只蜥蜴好像长得还挺秀气。
      吃饱喝足,他犯起困来,便找了个角落睡觉去了。
      
      接下来两天,他都在吃跟睡中度过。
      变成了蜥蜴,他完全没有试图回到人类世界的想法。
      他甚至没有探索岛外的欲望。
      
      他力气很大,游得也挺快,想吃螺吃螺,想吃鱼吃鱼,想吃海蛎子吃海蛎子。
      他感觉自己心理可能出了点问题,以至于现在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每天只做三件事,醒来找食物,进食,趴着睡觉。
      这三件事就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精力。
      他直觉应该做出什么,每一次想到自己是蜥蜴,都会觉得沮丧,只想暂时先放空一下。
      
      时间一下过了两天。
      这天天气也不错,阳光很灿烂,晒得一切白晃晃。
      陆岙一边神游一边打盹,正睡得惬意,忽然听见一阵马达声,“突突突”地传到他耳中,带着一阵轰响。
      
      他猛地被惊醒了,警觉抬起头,墨绿色的眸子转动着。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艘船正载着人远远往这个荒岛驶来。
      
      陆岙:“?!!!”
      这个世界不是没人类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崽,你是变成了一条小龙,不是蜥蜴啊。
    呐喊!
    受名字:陆岙(ao),第四声,山岙的岙。
    另:不满十四周岁杀人也是会受惩罚的,会被判收容教养,且监护人需要承担民事侵权的赔偿责任。无论年龄如何,请遵纪守法!
    感谢渣渣们跪倒吧的地雷,谢谢大家的关注,因为要申榜的关系,提前开了文。
    这篇文V后基本日万,一起来愉快地看文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