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卡生存手册》秋子梨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1-13 18:00: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矿石商人 ...

  •   不知道宁离到底说了什么,接下来的几天,没有人再来找她的麻烦。
      
      再见到她,多路对待叶竹的态度和善了许多,就连昨天那个受伤的男人都来向她道歉。
      
      叶竹猜测,那个宁离似乎是一个外来者,可能就是多拉所说的矿石商人,他在这里的地位应该不低,也可能并不会长久地呆在这里。
      
      听多路的口风,宁离似乎要将她带走。
      
      如果真的是这样,这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宁离看上去很有能力,语言天赋也很高,利用好了,这对她了解霍卡有很大帮助。
      
      但是宁离看上去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几天下来,叶竹从侧面打听,知道了这个部落叫做白瓷部落,也大概了解了这个地方。他们的机械十分发达,有些机械装置水平甚至超过地球,可是因为使用机械装置时需要大量的晶体矿石提供能量,无论在哪里,矿石资源总是珍贵的,即使这里有可以培养矿石的方法,但高端机械装置的普及依然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这几天,叶竹终于从小姑娘多拉的口中知道了宁离的身份,他的确是一个游走在几个部落之间的矿石商人。
      
      这个地方的矿石多种多样,主要的区分标志还是颜色,最常见的有白色矿石,红色矿石,蓝色矿石,还有极为少见的黑色矿石。
      
      每种矿石瑕疵越多越斑驳不堪,价格就越低;反之,矿石的杂质越少颜色越深邃,它就越珍稀。
      
      没有杂质的矿石被称为母矿石,母矿石群则是培养矿石的关键,他们非常珍稀且价格十分昂贵,堪称无价。
      
      白瓷部落盛产白色矿石,而其他部落里则可能盛产其他颜色的矿石。
      
      每种矿石应用的领域都不同,像白色矿石应用的最广泛,常应用于机械灯,机械车,机械炉等日常机械用具。而其他矿石则应用于更高端的领域。
      
      矿石只存在于极其恶劣的沙漠里,大部分被国家掌控,难以获得。
      
      而部落则掌握着一小部分,但通常因为所处的地理位置太过偏僻而难以运送出去,所以就衍生了矿石商人这个职业。
      
      这些商人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穿越漫无边际的沙漠,买到了部落里便宜的矿石,然后再躲过劫路者的重重追杀,将矿石高价卖给需要的人们,来换取巨大的利润。
      
      矿石商人需要过人的能力和胆识,部落里的人很尊重矿石商人。
      
      特别是宁离这个近几年异军突起的人物,他特别为人称道的是他的独来独往,而能够在重重危险下一个人活下来的矿石商人,本身就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这几天宁离一直在沙丘的地底下面也就是矿石的产出地,叶竹也曾经想偷偷地进去看看矿石到底是怎么培养的,但是部落将作为身家性命的矿石看得无比重要,叶竹刚接近沙丘,就被人赶走了。
      
      宁离离开白瓷部落的那天,才又出现在叶竹面前。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肩上随意地挂着一件外套,开着一辆超大型的机械车。
      
      似乎是因为在地底呆了好几天,他显得更加的白了,那是一种看起来很虚弱的白,但是他的气质却很危险。叶竹觉得他像一只打盹的豹子,看上去很慵懒,一遇到危险却能马上暴起伤人。
      
      等到他看见叶竹,讶异地挑了挑眉,似乎这才想起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或者惊讶她竟然主动地站在这里。
      
      叶竹默不作声,等到他将车停下,自己主动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这个机械车和地球上的大型卡车类似,除了所用能源不同以外,它们都有巨大的车头以及宽大的封闭车厢,驾驶室倒比较小,只能坐两个人。
      
      她能感觉到宁离一直在饶有趣味地盯着她看,叶竹一直直视前方并不理他,他似乎觉得更有意思了,看了好一会儿,才轻笑一声,发动汽车离开了。
      
      叶竹这几天好好地思考了一下接下来的计划,首先她需要掌握这里的语言,然后得到足够的矿石,了解更多关于这个地方的信息,找到合适的交通工具,去往各个地方打听叶其的消息。
      
      她在部落里偷偷地出去了一次,安排好了大白猫,让它在后面悄悄循着气味跟着她。
      
      叶竹摩挲着手指,其实交好一个极具能力的矿石商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实在是一个不能再好的选择。
      
      但是身边的这个人太不好掌控了,她知道他已经看出她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了,而这些是叶竹非常不想让人探究的。
      
      她曾经试探地问过关于绿色矿石的问题,而部落里的人竟然没听说过绿色的矿石。叶竹就不敢再暴露更多,如果真的有绿石矿存在,那是可能造出一台超级飞行器的。
      
      等到中午的时候,宁离将机械车停在沙丘的背面,将干面包递给叶竹,叶竹大方的地接过来,用莫彻拉语非常标准地说了句谢谢。
      
      宁离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叶竹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我现在能说些简单的了。”
      
      宁离喝了口水,仿若不经意地问道:“你家是哪里的?”
      
      叶竹这句能听懂,部落里好几个人问过她这个问题,她立马起了防备心,装作一脸疑惑地问他:“什么?”
      
      宁离弯了弯嘴角,摇了摇头,不再问了。
      
      两个人吃完午饭继续前行,机械车的速度不慢,在沙漠里也行驶得特别稳当,叶竹一直担心会出现部落人说的劫路者,没想到接下来的行程倒是一帆风顺。
      
      简单解决了晚饭,叶竹准备学宁离将座椅放平,躺上休息时,宁离突然开口:“我教你这里的语言吧。”
      
      他好像只是通知她,没等叶竹回答,他已经从抽屉里拿出纸笔了。
      
      叶竹怕他有阴谋,想拒绝,但又实在抵挡不住诱惑,还是一脸犹豫地抬眼看了看他正在书写的符号。
      
      于是这个晚上叶竹学会了这个语言的基本音节和结构特点,在宁离的指导下,叶竹进步堪称神速。
      
      接下里的两天,两个人已经能进行日常生活中基本的对话,宁离一直陪着叶竹进行对话练习,叶竹对宁离的观感逐渐变好,甚至觉得以前对他那样是傲慢与偏见,是以貌取人,觉得自己以前有点过分了。
      
      这种融洽的氛围直到这天才戛然而止。
      
      两人已经在路上行驶了6天,这天依旧和往常一样,天气热烈干燥,四周很安静,叶竹昏昏欲睡。
      
      直到宁离一个急刹车,叶竹的额头由于惯性狠狠地碰到了车窗上。
      
      几乎是一瞬间,几个全身穿着土黄色的衣服人从沙漠底下钻出来,手里拿着坚硬的武器,冲着机械车就冲了过来。
      
      叶竹这才明白,他们这是遇到了传说中的劫路者。
      
      宁离丝毫不见慌乱,他从车座底下扯过一个泛着银光的细锁链,迅速下车关好了车门。
      
      劫路者一共六个人,他们很有经验,看见宁离下车,迅速一起包围了宁离。
      
      叶竹的心提了起来,她紧紧攥住手里的高压手套。
      
      不过场上很快分出了胜负,叶竹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宁离,细锁链在他手里既有力度也非常得灵活,整个场上只能听见“簌簌”的声音,不过几个呼吸间,劫路者们非但没有近了宁离的身,反而有两个已经被他抽倒在地上。
      
      劫路者们最会见机行事,他们见对手太强悍,事已不可为,找准机会,一个接一个地钻入地下离开了。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几分钟内。事情发生得飞快,也结束得飞快。
      
      宁离上了车,叶竹这才发现他的胳膊受伤流血了,她想给他包扎起来,他躲了一下,说:“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吧,这附近的劫路者比沙子还多。”
      
      他说完就迅速将车后退了一段距离,绕过前方劫路者设立的陷阱,飞快地开了起来。
      
      叶竹很担心他,不断转过头看他。
      
      宁离轻笑:“这点小伤没事的。
      
      叶竹转而问他:“你怎么发现那里有陷阱的?我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宁离不在意地说:“劫路者的老把戏了。感觉就不对。”
      
      “这里的劫路者那么多吗?”
      
      “这里是通往几个部落的必经之路。”
      
      叶竹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宁离问她:“你来的时候没遇到吗?”
      
      叶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又不是从这边来的。”
      
      “哦?那你是从哪来的?那边?”
      
      叶竹突然反应过来他在套她的话,立马闭口不答了。
      
      宁离也不在意,他一只把住方向盘,一只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那也只有那边了。可是那是个死地啊,你是怎么从那边过来的呢?”
      
      叶竹其实不太明白他说的一些词的意思,可这并不妨碍她理解所谓的死地,她明白宁离已经知道她从何而来,进而已经发现她更多的不对之处了。
      
      她意识到不太对,突然伸手掀开宁离带血的衬衣,衣服下果然是光滑细致的皮肉,一点伤口都没有。
      
      叶竹顿时什么都明白了,被欺骗的愤怒涌上来,她狠狠地瞪了宁离一眼,将头转向车窗外,彻底不说话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