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卡生存手册》秋子梨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1-12 16:30: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初遇宁离 ...

  •   离得越近,越觉得震撼。
      
      那是些大小相同的半圆形小房子,它们规整地围绕着一个巨大的山丘,小房子不过两米高,内层是白色的坚硬材质,将外层的细沙紧紧吸附在上面。
      
      小房子顶部插着一个黑色的圆形长棍,底部只开了一个半米长的正方形洞口,洞口正对着沙丘,没有门,里面黑黢黢的看不清楚。
      
      外面没有人,也没有说话的声音,就在叶竹怀疑这些房子里到底住没住人的时候,正好和一个从洞口钻出来的小姑娘迎面相对。
      
      小姑娘“呀”了一声,然后向房子里叽里咕噜了一顿,紧接着就从洞口里又爬出来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他看见叶竹,皱紧了眉毛,似乎很不高兴,开口说了几句话。
      
      叶竹一句都听不懂,她摆出疑问的表情,摇了摇头,表示听不懂。
      
      中年男人的眉毛皱得更紧了,小姑娘表情倒透出了些许好奇。
      
      叶竹则松了一口气,除了语言不通,两人似乎只是五官多了些异域特征,衣服和地球上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连比带划地和中年男人鸡同鸭讲了半天,最后他放弃了沟通。
      
      他似乎有急事,从隔壁不远处的一个半圆房里又喊出一个人,是一个皮肤黑红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男孩,他看到叶竹很惊讶,不过似乎很害羞,只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不敢看她了。
      
      中年男人不知跟他说了什么,男孩就朝叶竹摆了摆手,让她跟着他走,小姑娘似乎也想跟着两人,但被中年男人喊了一句喝止了。
      
      男孩将叶竹带到其中一个半圆形房子前,指着房子冲她说了几句话,叶竹疑惑地看着他,他似乎才想起来叶竹听不懂他说的话,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蹲下钻进了房子黑黢黢的洞口,然后示意她跟着他进来。
      
      叶竹犹豫了一下,摸了摸手上戴好的高压手套,才钻了进去。
      
      房子里也黑乎乎的,她听见男孩在墙上摸索的声音,不一会儿,房子里渐渐的亮了起来,照亮了空无一物的空间,这是一种电灯柔和的亮光,不是蜡烛那种昏暗的光。
      
      叶竹奇怪到这地方也没有看见电线,怎么会有电灯。她抬眼望去,只见那个电灯挂在上方的墙壁上,和地球上的类似,呈透明的长管状,不过并不是连接电线,灯管旁边有一个凹槽,凹槽里有一个白色透明晶体,似乎就是它为电灯提供了能量。
      
      这强烈地引发了叶竹的好奇心,她凑到电灯的跟前,翻来覆去地查看这个装置,连男孩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这个装置很简单,难懂的是这个白色晶体,它通过这么简单的装置竟然就可以提供能量,这到底是什么原理?它和绿石有没有关系?
      
      在这里,这样的白色晶体似乎很普遍,叶竹恨不得抢上几百颗回到她的实验室好好研究研究。
      
      这时一个红色的圆形物体从洞口滚了进来,停在了叶竹的旁边,叶竹才看见那是一个红色的硬皮果子。
      
      她看向洞口,果然看见了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穿着红色的小裙子,扎着满头的小辫子,看起来才十岁左右,她半个身子爬了进来,趴在洞口好奇地盯着叶竹看。
      
      叶竹正抱腿坐在地上,冲她笑了笑,将果子捡起来,又指了指自己,问她:“这是给我的?”
      
      小姑娘抿了抿嘴,露出圆圆的小酒窝,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竹高兴的笑了,她小心翼翼地剥开外面的硬壳,就露出白色的果肉。
      
      她咬了一口,甜甜的汁水就溢了出来,她露出一个欣喜的表情,冲小姑娘点了点头,表示很好吃。
      
      小姑娘害羞地笑了笑,叶竹注意到她的眼睛不舍地盯着果子,吞了口口水,看来这种果子在沙漠里很珍贵,叶竹朝她招招手,让她也来吃一口。
      
      似乎被中年男人教育了,小姑娘很犹豫,不过最后终于被馋虫打败,小心翼翼地爬了进来,她像只受惊的小动物,边爬边观察叶竹的表情,似乎在担心叶竹突然出手伤害她,直到爬到叶竹身边,看叶竹一直表现得很和善,才略显放心地吃完了剩下的果子。
      
      叶竹快被她笑死了,小姑娘又好奇又害怕,还善良地和她分享果子的样子太可爱了。
      
      叶竹用手指在沙地上画了一个小人版的小姑娘,小姑娘睁圆了眼睛,惊讶地指了指自己。
      
      叶竹微笑着点点头,指了指自己,重复了几遍自己的名字“叶竹”,然后又指了指她,小姑娘很聪明,很快知道这是在问自己的名字,她轻轻地吐出两个音节:“多拉”。
      
      “多拉,多拉,多拉......”
      
      叶竹就用不同的音调喊了好几遍她的名字,小姑娘很害羞,一会也轻轻地叫了她一声“叶竹”
      。
      叶竹又用同样的方法知道了那个中年男人也就是小姑娘父亲的名字,他叫多路,年轻的男孩叫温河。
      
      两个人爱上了这个画画游戏,叶竹也从小姑娘那得到很多信息,比如这个群居在这里的部落大约有上百人,他们世代以养矿采矿为生,电灯凹槽里用地就是一种白色矿石。
      
      叶竹惊讶于矿石竟然能被人为地养成,还形成了产业链,更惊讶的是矿石不仅能应用于电灯,还能应用于各种机械装置。
      
      叶竹的求知欲简直被吊到了顶峰,她恨不得现在就变出一个实验室,将这里地矿石从里到外地研究个遍。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叶竹看了看空旷的房间四周,强迫自己不要白日做梦。
      
      可爱的小姑娘要回家了,叶竹依依不舍地送别她,又和她约定一定要来教她说她们这里的语言。
      
      小姑娘走后,叶竹继续全神贯注地看着流晶,她不知道多鲁要怎么安排她,不过他防备心虽然很重,但是看着并不像坏人。
      
      叶竹的计划是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至少要学会这里的语言才能离开。
      
      她从小姑娘知道这里距离沙漠的边际已经不远了,小姑娘说,她的父亲和族人每次出去卖矿石来回只需要二十天。
      
      到了傍晚,温河终于又来了,他带她走了不短的一段路,将她带到一个房子门口就离开了,这个房子同样是半圆形的,但远远大于其他房子,洞口也开得很高,叶竹稍微低了下头就走了进去。
      
      房子里的电灯很亮,叶竹看到了多路,还有其他几个陌生的面孔,他们都坐在椅子上看向她。
      
      其中一个男人最先吸引了叶竹的注意力,他的长相明显和其他人不是一个系列的,多路,温河还有包括小姑娘在内的其他人皮肤都暗红,那是一种长久被风沙吹过的印记,是沙漠生存者的勋章。
      
      那个男人则不同,他的脸看起来白皙干净,非常的英俊,这和他强壮有力的胳膊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叶竹正在悄悄观察他的时候,他也正懒懒地倚着椅子观察她,叶竹的眼睛和他漫不经心的眼神对上,她稍微一顿,转向了多路。
      
      多路指着她对着其他人说了几句话,似乎在向他们介绍她,几个男人的眼神不怀好意,顿时叽里咕噜起来,似乎意见出现了分歧,他们看起来像在争吵。
      
      叶竹很不舒服,也很厌恶这种什么都听不懂的感觉,她感觉他们的眼神似乎都将自己当成了所有物,他们似乎在争抢她。
      
      叶竹觉得自己疏忽大意了,她因为多拉的天真可爱而对其他人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以至于计划出现了偏差,这种部落一般都很缺少女人,更何况叶竹长得很好看,他们根本不可能让她在这里平安无事地学会语言然后离开。
      
      叶竹垂下了眼帘,静静地思索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这时多路终于制止了这场争吵,他向那个英俊男人说了句话,一直保持安静的男人终于对着叶竹开口,他的声音很富有磁性,至少叶竹终于觉得这个星球的鸟语有些好听了。
      
      不过他似乎换了好几种语言,叶竹都恰当地保持着一种疑惑的表情,摇着头说:“我听不懂。”
      
      直到最后,英俊男人不再开口,只是看着叶竹的眼睛里多了份探究。
      
      叶竹又听见多鲁喊他的名字,听起来像是“宁离”。
      
      多路跟宁离说了几句话,其他男人很快又争论起来,可能是怎么也谈不拢,一个男人上前扯住她就往外走,叶竹被拽得趔趄了下。
      
      她将戴着高压手套的那只手放在男人胳膊上,用力按压,电光噼里啪啦地闪烁,男人哀嚎一声,立刻失去力气,疼得在地上打滚。
      
      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搞懵了,屋子里安静了一瞬,男人的同伙才反应过来,他想要上前抓住叶竹。
      
      叶竹退后几步,她面无表情,一动也不动地看着他们。
      
      几个男人不知道她手上是什么东西,站在原地不敢再动,叶竹紧紧握着拳头,丝毫不敢松懈,因为那个英俊的男人还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他,只有他对于地上男人不断的哀嚎声无动于衷。
      
      叶竹冷静地和他对视,他饶有趣味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忽地笑了。
      
      他偏过头去跟多路说了几句话,叶竹听不懂他说的话,只看见多路皱起眉头,不能理解地看着他。
      
      地上男人的同伙更是生气地朝宁离大喊,宁离无动于衷,似乎只是将自己的决定通知他们,而他们的意见对他而言根本不重要。
      
      多路犹豫了一会,还是喝止了吵闹的众人,带着他们离开了帐篷。
      
      很快这里就只剩下叶竹和宁离。
      
      叶竹的警惕心达到最高点,她防备地看着他,宁离却没再看她,他站起身来,慢悠悠地走向了门口。
      
      叶竹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好像是在为她解围。
      
      她在他身后磕磕绊绊地用刚学会的莫彻拉语问道:“为,什么?”
      
      宁离闻言转过头来看着她,他笑了笑,说了一句话。
      
      叶竹没听懂,也是很久以后她才知道,那句话是:“我曾经见过和你说同样语言的人。”
      
      他说完就径直离开了。
      
      叶竹一直呆在帐篷里不敢出去,直到温河将她带回了原来的住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