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秦峰使了个眼神让保镖去拿项链,自己则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等着。
      
      沈宴费了半天劲终于坐了起来,唇紧抿看着自己的右手发呆。
      
      “哟,你还有脸哭。”秦峰冷笑。
      
      沈宴一愣,随即利落的抹去一行毫无察觉的泪痕。
      
      这可能就是他最恐惧的事了,因为这是拉琴的手,对他来说太重要。
      曾经对小提琴由喜爱到厌恶,再到成为他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包含的太多太多了。
      
      片刻后,沈宴仔细的观察了自己的小指,相比于一开始的恐慌此时他已经逐渐冷静,应该是骨折了,但后期绝对会恢复。
      他开始思考着手变成这样的前因后果。
      
      是原主有错在先,秦峰泄愤在后。
      
      然后刚好他为原主背锅,错误他承担着,骨折的恐惧和疼痛他受着。
      
      真是倒霉催的!
      
      他到是想两清,但怎么都感觉是自己吃亏。
      
      “喂,有烟么。”沈宴看着林峰,“递只烟,这事就算两清了。”
      
      秦峰一愣,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此时正惨兮兮坐在地上的人,“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看着秦峰的反应沈宴都有些忍不住想笑,原主究竟对他做了什么,以至于他如此的疑神疑鬼,“我说你现在给我递支烟就什么事没有,不然你认为踩断我的手指我会让你好受?”
      
      秦峰皱眉,此时的沈宴在他看来实在反常,油腻的表情不见了反倒透着点拽,只当这又是他耍的引人注意的花招,实际他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让我不好受?”秦峰冷笑一声,“我等着那一天。”
      
      这时保镖也将项链找出来了,交到他的手里,秦峰看着项链,才露出了一丝欣慰且温暖的笑意。
      
      “好,小子,你有种。”
      
      话刚落,门口就有了动静,紧接着一身材挺拔气质沉稳内敛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脱掉身上剪裁利落的西服递给身旁的老者。
      
      沈宴一见这男人,就知道他是本文的正牌攻秦简了,抛开他脑中的记忆,原文就写到,秦简的五官如雕像般完美,身姿挺拔比模特更胜一筹,他穿西服的时候更是绝了,一双修长笔直的腿,有力的腰身,让人不自觉的心跳加速,浮想联翩。
      又冷又欲。
      
      其实这本书中,除了两位主角凸显出了略比旁人的出众,其余凡是叫得上名字的人物也绝非凡品,作者花了大量笔墨来描写人物的外形相貌,都是不同类型的极品。
      
      这一点,沈宴多少有些欣慰,最起码眼睛可以享些福了。
      
      秦简进入客厅看到地上的人后皱起了眉,随即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秦峰,“这是怎么回事?”
      
      秦峰看着在对面坐下的秦简,慢悠悠的将手中项链收起,放进西服里兜,“知道家中养了个小情人,却不知道这小情人还是个贼。”
      
      听闻,秦简揉了揉眉心,在两人都摊开了喜欢林洛时,他这亲弟弟就开始跟他这个亲哥处处不对付,夹枪带棒的讥讽都成了日常对长兄的对话了。
      
      偏偏自己还没办法,家中老爷子最疼的就是这小子,告一状就够他喝一壶了。
      
      秦简知道秦峰对沈宴很排斥,自从让沈宴住进来小打小闹就不断,这还是第一次见让沈宴受了伤,不过他也没有过问的必要,以免秦峰借题发挥。
      
      “程叔,带沈先生去医院。”秦简平静道,目光都没看向沈宴一眼。
      
      沈宴感觉自己现在应该蛮尴尬的,刚献身被拒,而且当时异常狼狈,衣不遮体的逃出了人家的房间。
      
      沈宴有些讪讪的,毕竟原主的记忆就印在脑子里,干出这种丢人事不尴尬是不可能的。
      
      程叔上前去搀这他,秦峰啧了一声,“还真心疼你的小情人呢。”
      
      秦简忽视掉秦峰的话,面上有些疲惫,“大伯的儿子找到了,过一阵就能接过来,让他先在这里住几天。”
      
      秦峰嗤笑一声,“被带了一辈子绿帽子还替别人养了儿子,临了又蹦出个私生子,真是闲秦家的脸丢的不够大。”
      
      “人都走了,你也积点口德。”秦简说。
      
      秦峰傲慢的勾起嘴角,略带嘲讽,“这辈子也没算白风流,到底给自己留下个种。”目光随即瞟了一眼被程叔搀着的沈宴,“真是什么人都能住进来,在这样下去我可要跟妈说我住不下去了。”
      
      “那样更好。”秦简面上毫无波动,都是长辈让秦峰跟自己住,让他管教着点。
      
      从前到是很听兄长的话,但是他越来越忙,再加上因为林洛,可以说现在没人能管的了。
      
      还未出屋的沈宴听到了哥俩的对话,知道这别墅又要住进来一人。
      
      并且也是文中重要的男配,差点在这里将他掐死的李卓,后改名为秦思筠。
      
      这下真是热闹了。
      
      -
      
      程叔开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医院,先拍了片子,在等待结果的时候去了趟洗手间。
      
      然而刚要进去时差点惊叫出声,这鬼一样的人是谁!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洗手池,池子上面是一面仪表镜,他就是被镜子中的人吓的险些叫出来。
      
      沈宴在门口静默了几秒钟,才确定这是他自己,略长的头发成缕的垂下,眉毛都花了,眼皮上都是被眉毛弄花的棕黑色,脸上油腻成一片,脏兮兮的就像是刚从水里爬出来的鬼一样。
      
      沈宴沉默了,脑中的记忆告诉他,原主有化妆的癖好,到不是多浓重的妆容,只是非常细致,为了契合他审美的完美度,然而经过他像洗过澡似汗水洗礼,脸上的妆就花成了这样。
      
      回想起刚才秦家两兄弟见到他时的平平反应,可以说心里接受能力很强了。
      
      沈宴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等候室,原主的一切.....真的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结果出来后判定为骨折,不是很严重,医生给他小指上了支架,说是六周左右就可以拆了,手背的擦伤上了药绑了纱布。
      
      一切妥当后,沈宴提着的心才终于放下。
      
      回到秦宅,沈宴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里里外外观察了一番房间的布置,虽然脑中有记忆,但还是自己亲眼看到后更为真实。
      
      房间的面积大致有七十多平,设备齐全,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床旁边的化妆镜,上面摆着密密麻麻的化妆品。
      
      沈宴是头一回看到一个男人的房间如此的脂粉气,如此的精致,瞬间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想到他今后为了维持原主的形象要用化妆台上那些瓶瓶罐罐,他就有些难受的心堵。
      
      叹了口气,仿佛任命,也顾不上洗漱就直接倒在了床上,今天所发生的一系列事,真的让他心神俱疲。
      
      在一片黑暗中,沈宴很困很想入睡,然而小指的疼痛根本不允许他这样轻易睡去。
      
      正翻来覆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微弱的开门声,门缝挤进了一些光亮。
      
      沈宴便不动了,除了豪宅的主人没人会进他的房间,况且对方明显不想将他吵醒,那就如他所愿了。
      
      即使闭着眼睛,他也感受到了那道凝视的目光,片刻后,温热的手指轻抚他的脸。
      
      哥俩对林洛的感情是两个极端,秦简仿佛思念成疾。书中写到,秦简只有看到关于林洛的事物,就像是透过什么看到他一般,才能缓解他的思念之苦。
      
      原主也是因为秦简偶尔的深情眼神、宠溺的拥抱而意乱情迷,不顾他的警告乱了分寸,妄想爬上他的床。
      
      然而此时对着他这张惨不忍睹的脸,都能做到看替身思白月光,沈宴在心中不由的佩服,痴情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