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耳边尽是嘈杂之声,沈宴脑袋像装满了浆糊,浑浑噩噩无法思考,眼前除了一片白光什么也看不见。
      
      他晃了晃脑袋,使劲眨了几下眼,面前的画面才逐渐清晰。
      
      有人将凉冰冰的手表戴在了他的手腕上,耳边的嘈杂也退去,随之传进耳朵里的是舒缓的音乐。
      
      此时他身处商场,侧头一个面容英俊的男人映入眼帘,他正抓着自己刚被戴上腕表的右手,满意的笑了下,“真好看。”
      
      “先生您的小票收好,欢迎下次光临。”
      
      男人刚接过小票手机便响了,避开两步接起,过了两分钟回来对仍处于呆愣的沈宴笑了笑,“我这边有事,哪天在找你。”
      
      说着男人十分轻佻的拍了一下他的屁.股,摆手,“走了。”
      
      沈宴看着男人走远。
      
      这是什么情况?
      
      他记得自己正坐着客车赶去参加演出,结果在转弯时旁边的大货车发生了侧翻,一瞬刺耳的轰鸣声后他便陷入了黑暗。
      
      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死了,绝不会像此时这样完好无损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沈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银色金属质地品质非凡,衬着他的皮肤越发冷白,手表所带来凉冰冰的体感正在逐渐消失,被自己的体温侵染。
      
      一切都是真实的。
      
      此时显示五点,沈宴出了商场,闷热的空气立即扑来,天边有些橘红,看来是晚上五点。
      
      外面的一切是陌生的,就在他不知道该为自己捡回一条命庆幸还是难过时,脑中逐渐浮出了一个路线,仿佛是当下唯一的指引。
      
      他茫然的站在原地半晌。
      
      最后也只能带着一探究竟的态度向指引的地方走。
      
      慢慢的,随着目的地的靠近,一本名叫《白月光》的小说不合时宜的占据了他的脑子。
      
      沈宴脚步未停,眉却烦躁又疑惑的皱起。
      
      这不是他在车上无意点开的小说么。
      
      这种类型的小说他从来没看过,以至于像是发现了惊喜,心里带着兴奋,一口气看完。
      
      之后还查了资料,得知这种类型的小说归类于耽美,并且网上的耽美小说比比皆是,这对于一个二十八岁还是处男的0来说,简直是福音。
      
      然而他才刚收藏了几本网评不错的经典小说,就出了车祸。
      
      .....这不坑爹么。
      
      就在他越来越烦躁时,脑海中渐渐的出现了陌生的记忆,并且大脑还形成了他是谁的意识。
      
      一个书中与他同名的炮灰替身受。
      
      是一个家里破产的富二代,人贱还恶毒,在这本几乎只要拥有姓名就会喜欢白月光的小说中,他兢兢业业的毒害白月光,与正牌攻秦简替身契约结束后依然死缠着不放对其耍些不要脸的手段。
      完美的展现了一个即贱又恶毒的反派受形象,为两个主角能在一起做了不少奉献。
      最后的下场就是被所有喜欢白月光的大佬联手打压抑郁致死。
      
      所以....他这是穿进书里了?
      并且成为了一个下场凄惨的反派替身受?
      
      次奥!
      
      沈宴加快脚步,强迫自己冷静,在长达近两个小时的步行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站在一座豪宅大门外。由于长时间的行走身体仿佛被抽干了力气,浑身被汗水侵透像是洗了个澡。
      
      这时门自动打开,沈宴心中升起一丝侥幸。
      
      他穿到富二代家里破产前了?
      
      带着疑惑向里走去,一路碰到的仆人仿佛没看到他一般。
      
      庭院很大,两条水泥道,沈宴选择其中一条,心中自觉这是通向住处的道路,四周都是绿植,草地被修理的平坦整齐,临近楼房前是一座巨型喷泉,流水声中又似隐约夹杂着从远处传来的犬吠。
      
      楼房一共四层高,是那种线条大气利落的简约设计。
      
      沈宴进入房内,清凉的空气扑来,使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看到沙发后直接瘫软在上面,等身体稍微缓过来后他看了看房内的布置,已灰蓝白三色为主,并不是那种千篇一律的豪宅设计模样,能看出主人很有想法和品位。
      
      此时《白月光》的故事情节已经一字不落的印在了脑子里,他心中的侥幸也随之消失。
      
      书中没有具体描写富二代破产前的细节,但却体现出了富二代跟所谓名流豪门的云泥之别,所以按正常逻辑,一般富人是消受不起这样的豪宅的。
      并且,看此时豪宅内的装饰,到是像极了正牌攻秦简家所描写的模样。
      
      所以他这是家里已经破产,以秦简帮他家解决所有债务为条件跟他签订替身契约了?
      
      从此在秦家大宅内面临着一直心系白月光秦简亲弟弟的嘲讽,甚至干架。
      差点被白月光是心中唯一温暖,秦简大伯的私生子掐死。
      秦简这位正牌攻的厌弃鄙夷,淡漠绝情。
      
      原本看书时感觉挺舒爽,因为他带入的是主角白月光,一路虐渣打脸,并且各路大佬为他竞折腰,还有正牌攻的宠爱。
      
      然而此时,他居然是那个想抢走白月光一切的反派受....
      
      沈宴爆了句脏话,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属于原主的记忆还在继续的传进大脑。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脚步声,紧接着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出现在他面前,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他衣着不凡,面容冷傲,身后跟着几个身穿同款黑西服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
      
      来者不善。
      
      沈宴刚撑着沙发起身,看着面前姿容高傲的青年,竟没来由的升起一丝熟悉感,想必原主跟这人认识,就是此时他脑中的记忆并不完善,还不知道他是谁。
      
      然而还没等他打量仔细,青年就冲上来将他一拳打倒,他还没反应过来,脏话到是脱口而出,“操,你怎么打人啊!”
      
      青年冷哼一声,棱角分明的脸孔此时微侧,目光斜斜睨来,冰冷且傲慢,“打你怎么了,别以为我哥能护着你,信不信下一秒我就能将你从这里扔出去!”
      
      沈宴浑身酸痛,长时间行走所带来的身体负担还没消除,他勉强撑起身子,脑中的记忆越来越丰满,可能也是他的话给了提示,他记起了这个青年。
      
      他就是文中正牌攻秦简的亲弟弟秦峰,是最不待见原主的人物之一,书中写到,秦峰在青春懵懂时就开始喜欢白月光林洛,林洛是他心中纯洁不可侵犯的存在。
      
      他的喜欢像是一种守护,所以任何有关林洛的事物旁人都玷污不得,就如沈宴的长相,他有五分像林洛,甚至被圈内人称第二个林洛。
      
      他认为这是对林洛的冒犯,并且这个人此时被养在家中,被当做林洛的替身,天天在自己眼前晃荡,还时常一脸油腻的招惹他,对他来说是打心眼里的膈应。
      
      “把项链交出来。”秦峰声音冷冽,显然是动了大怒。
      
      然而此时沈宴根本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东西,大脑仿佛卡了壳,他目前得到的记忆中还没有这回事,“什么项链?”
      
      话刚落,沈宴的肚子就挨了一脚,整个身子立即蜷缩成一团,疼的直冒冷汗。
      这兔崽子下手还真狠!
      
      “还跟我装是不是!”秦峰面容越发狠厉,看着地上痛的直哼哼的人没有半点同情,“不拿出来今天就废了你!”
      
      沈宴喘着粗气,等我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揍不死你。当然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他也在努力的想究竟是什么项链,脑中的记忆马上就传递完全了,再有一点时间他就知道了。
      
      秦峰看着地上整张脸都脏兮兮的人,嫌恶的不加掩饰,抬起脚就朝他的手踩了下去。
      
      没想到,沈宴的反应立即就大了起来,这可是他全身上下最重要的零件!
      沈宴抬头看他,胸口起伏放缓,隐了几分戾气,目光恳求,“别...别踩我的手。”
      
      这可是他的吃饭家伙啊!
      
      然而此时高高在上的人根本不留情,反而加重了力道,“不说的话这只手会废了的。”
      
      关键时刻记忆仿佛卡了壳,像是在故意玩他,沈宴气急败坏,心中骂了秦峰祖宗十八代,但面上还得顺从,用令一只手握着林峰的脚腕面容可怜声音放软,“千万别,我要是落得个残疾,今后就什么事都干不了了,你可怜可怜我,容我想一想。”
      
      “还以为你的脸皮已经刀枪不入,没想到也有怕的东西。”林峰说,随即脚下又用了力,“你耍的花招够多了,现在就告诉我项链在哪。”
      
      “立即,马上。”
      
      沈简有种呕血的冲动,他对原主是有多厌恶。
      被恐惧和疼痛折磨的快窒息时,脑中最后一点记忆终于传递完毕,真的像是在玩他,书中根本没有这事,只存在原主记忆里。
      
      事情就发生在两天前,原主脱光爬上了正牌攻秦简的床,结果被秦简掐住脖子,冷漠又绝情说到,“你永远也不可能是他,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
      
      “滚出去。”
      
      那声音冷极了,令人胆寒,原主匆忙的拿衣服遮体,未敢花费一秒用在穿衣服身上就彻底滚出了房间。
      
      然而回房后,心里的屈辱和恐惧最终没战胜不甘心,他记得秦峰有条项链,项链上有一个圆形的怀表壳,壳子里就放了白月光林洛的照片。
      
      他从未见过那个能被两兄弟深爱的人的样子。
      
      所以在强烈的不甘与一直以来就非常迫切的好奇心之下,他潜入了秦峰的房间,顺走了这条项链。
      
      “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沈宴激动的说。
      
      秦峰双眼一眯,“在哪。”
      
      “我房间书架的抽屉里。”沈宴如释重负的说完,松了口气。
      
      这可是拉小提琴的手,是他唯一的本事,生计的保障。
      
      然而,跟沈宴想的不一样,秦峰听到答案并没有立即抬脚,而是直接碾压,漆黑锃亮的皮鞋向前一碾,“这是给你的教训。”
      
      沈宴痛叫一声,疼的满地打滚,脚抬起来时小指已经肿胀变形。
      
      他握着右手,愤怒,害怕,恐惧等众多情绪憋在胸腔里,想发泄的骂出来却又迫于对方的淫/威,以免造成更大的伤害只能憋屈的咽下。
      
      兔崽子,你给我等着!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已开,求收藏!
    江叙穿书了,成了一篇虐恋情深文中的贱受。
    贱的同时还十分圣母,被同事出卖,被渣攻劈腿,被已婚同志骚扰……
    “……”
    当然选择原谅他们啦~
    最后被渣攻虐的死去活来还he了?

    江叙:“……”傻逼
    最后江叙得知,想活命就要拿到这些人的负面值 ,也就是不能让他们好受。
    江叙:“那……祝我长命百岁。”
    ——
    其实这是个你渣我但我比你还渣的故事。
    江叙每晚可以跟八个人聊天。
    “别熬夜了,乖,去睡觉。”
    “身体不舒服?多喝点热水就好了。”
    “对不起,是我让你男朋友误会了,我去解释。”
    “对不起啊,你男朋友说喜欢我了。”
    画风一转。
    “下那么大雨你在楼下等我一晚上!?”
    呵,我说谁那么傻逼呢。
    ——
    渣攻在酒店劈腿那天,江叙也在酒店定了一间房,就在他对门。
    与人共度一夜春宵。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这位人间极品是渣攻他哥啊。


    摘掉眼镜就变身随时散发魅力的冷硬心肠江叙受.VS.看的透行业趋势看不透人心遇人不淑温斯言攻
    ps:
    1.双洁,修罗场虐渣爽文,会有各种火葬场,前期受真渣!各种渣!接受不了不要进!
    2.正攻在第一波修罗场进行时出场,稍后一点。
    3.全文架空,职场、商战请勿考究。
    4.看文时请不要带三观!!!如有不适请立即放弃,免开尊口,感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