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傅玉带着她回去的路上就见自家妹妹一直欲言又止的似乎是有话要说,可犹犹豫豫的又似乎说不出口,他是个直肠子,见妹妹这副模样他自己都难受,索性问了出来。
      
      “皎皎是有什么话要说?”
      
      他知道温皎绝对是有事,而且一定是不好说出口的事情,所以这才问她想让她说出来怕她憋坏了。温皎抬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了片刻这才开了口。
      
      “七哥哥,刚刚那两位阿哥,是哪位王爷家的?”
      
      她心中隐隐有些预感,可想起刚刚那位四阿哥的装束清新淡雅,人也是朗月清风,定然不是自己知道的那位四阿哥,她期待于傅玉的回答,同时还有些不安。
      
      “是雍亲王府的。”
      
      温皎:......
      
      她大概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形下于自己未来的夫君见面,第一次见面就扒了人家的面具......
      
      “七哥哥你确定吗?我看着不像啊。”
      
      温皎不愿意承认,毕竟乾隆审美极俗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除过爱写一些小白诗之外还酷爱盖章,据说平日里最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瓷器和装饰品,这样的人出门竟然只穿一身月白素袍?这听起来可不太科学啊......
      
      傅玉似乎被她的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低头瞧着她满脸的疑惑,似乎是觉得自家妹妹今天有些不正常似的,直到看到不远处着急跑过来的傅文,赶紧拉着温皎走了过去。
      
      “皎皎!”
      
      傅文满脸着急,看到温皎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平时一向被他维持很好的温和在这一瞬间分崩离析,他伸手将温皎抱紧在怀,嘴里念叨着‘若是弄丢了可怎么办’。
      
      这还是温皎第一次见到四哥哥这样,一时还有些不知所措,她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傅文的背,安慰了他好一会儿,三个人才一起回了府。
      
      今天的事情算是成了温皎心里的一个疙瘩。
      
      她从认清自己身份的第一天开始就发誓一定要想办法避免与乾隆的婚事,温皎清楚的知道,历史上的富察皇后命运多舛,一连几个孩子最终活下来平安长大的也就只有一位公主,最后不过是三十多岁就香消玉损。她以前的时候看淡生死,天不怕地不怕,甚至是出了意外离开人间她也只会觉得那是一种解脱。可如今成为了富察家的孩子,成了被父母兄长捧在手心里的娇娇女,她开始懂得害怕,甚至害怕未来,因为她来自未来,没人比她更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
      
      “小姐,您小心些!”
      
      双琼在一旁看着自家小姐手上的绣针都要扎到手指,人却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赶紧出声喊醒了她,温皎回过神来,看着自己手里的绣花针,微微叹了口气。
      
      偏偏就是遇到了他,怎么也躲不过。
      
      “小姐,您有心事吗?”
      
      那日温皎在花灯节与哥哥们走散的事情除过他们几个没人知道,就算是贴身侍候的双琼和寒霜也不知道。双琼从她手里将绣花针拿了出来,略带担忧的看着温皎,自从那日从花灯节回来温皎就总是跑神,似是有什么心事一般。
      
      “双琼,你有没有想过未来会嫁给什么样的人?”
      
      突然提起这个问题还让双琼红了脸,她略微有些害羞的看了一眼正认真看着她的温皎,倒也没有遮掩,而是在想了片刻之后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双琼身份低贱,也不求能嫁得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只求未来那人对我好,一生顺遂。”
      
      双琼说起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柔和的,似是被幸福包围,温皎看着她温柔的模样,心中不免羡慕。
      
      谁不知道京中官家女子在选秀之前不能私自许配人家?无论你是芝麻小官的女儿还是达官显贵的嫡女,大家都逃不过的就是入宫选秀,运气好一些的或许能许给阿哥们做嫡妻,其他的若不是未被选上送回原家,那就要到宫中服侍天子。
      
      而她的下场,既好又差。
      
      “小姐怎么突然问起奴才这个?”
      
      双琼似乎不太明白温皎的用意,温皎也不想同她说那么多,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起身往里间去想休息一下。
      
      春去秋来,时间流逝的飞快,转眼间便到了傅恒满周岁的日子。因着自从李氏怀孕以来南苑的掌家之权便交给了林姨娘,所以这次傅恒的周岁宴也是林姨娘操办的,李氏只是派春雀去盯了一下。
      
      温皎这会儿正在小院里招待随着家中长辈过来赴宴的小辈们,谁知却是见寒霜叽叽喳喳的跑了过来。
      
      “小姐小姐,不好了!”
      
      她甚至还没来得及迎到外间,就听到了寒霜着急忙慌得声音,温皎无奈转头,颇有些疲惫的看着寒霜,等着她说是哪里不好了。
      
      “刚刚我从膳房过来,听说八少爷在膳房让一个下人给打了!”
      
      寒霜的话让温皎瞪大了眼睛,要知道八弟傅谦好歹也是府中的小少爷,就算平日阿玛对他不太上心却也是主子,如今竟然在膳房被下人打了,说出去还不让人笑话?
      
      “是怎么回事?额娘那边可知道了?”
      
      傅恒才刚刚满周岁,李氏不能过于操劳,李荣保心疼嫡妻甚至早在李氏怀孕的时候就将南苑的掌家之权交给了林姨娘。而李氏对府中的孩子们一向不错,不论是不是自己所出都不曾苛待,若是让她知道了定要着急上火。
      
      “仙南院那边春雀姐姐还挡着,没人敢把这件事捅到夫人面前。奴才听说是因为八少爷偷了膳房桌案上盘本来要送到林姨娘那里的燕窝糕,再加上那日新来的小厮不识得主子,所以才......”
      
      寒霜没有再说下去,话到此处还有什么不明白了的?若真要说,那就是为什么傅谦要去偷燕窝糕了。
      
      “我们去柳姨娘那里瞧瞧。”
      
      温皎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但平日里柳姨娘为人不错,八弟傅谦也是恭谦有礼的好孩子,她才想要去看一看。而她到柳姨娘的碎华阁的时候,却发现院子里空空荡荡,只有那个柳姨娘身边叫做穗玉的小丫鬟跪在屋门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而屋里只传出一下又一下打手板的声音。
      
      温皎自开蒙便在家学上课,也曾因为背不下来文章被老师打手板,那滋味别提是有多难忘了,而此时此刻她听着屋里传来的声音,心狠狠的沉了一下。
      
      “大小姐!大小姐您快劝劝姨娘吧,八少爷还那么小,经不起这么打的......”
      
      穗玉看到温皎的时候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跪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的朝着温皎磕头,丝毫不带掺假的。温皎见她如此自然不忍心,赶紧弯腰将人扶了起来,想问问她里面是什么情况。
      
      “八少爷在膳房被人打了送回来,看起来没什么事可整个却是被抬着送来的,姨娘知道之后,一生气便关上门要打少爷板子,奴才拦都拦不住。”
      
      穗玉的话若有所指,只不过当时温皎心系屋里的八弟并没有将穗玉的话放到心上,她转身走上台阶一把推开了屋门,只见柳姨娘跪在地上,哭喊着叫傅谦的名字,怀里还抱着一个瘦弱的小男孩......
      
      

  • 作者有话要说:  遇到大猪蹄子就开始苦恼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