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自从那日李氏在正月初一生下傅恒之后温皎几乎就没能出过南苑,天天在仙南院陪着额娘。
      
      过了年李荣保就忙着当差去了,府上的爷们儿一走,男孩儿们都去家学上课,也就只剩下了女人们在府中闲着。而温皎作为小九傅恒最新上任的嫡亲姐姐,自然也就担负起了和额娘一起照顾小九的责任。
      
      她其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面前小摇篮里正在嘬手指头的小娃娃就是未来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傅恒,而更不可思议的就是,这人是她的弟弟,是她的小九。
      
      “皎皎想什么呢?”
      
      李氏见她坐在摇篮前凝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好奇的低头问她。温皎正想的入迷,一时不察被吓了一跳,猛地抬起了头就看到额娘正在旁边的软榻上坐着瞧自己。
      
      “额娘,小九叫什么名字?”
      
      她装作完全不知的样子,抬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氏,李氏见她是问这件事,微微一笑。
      
      “你阿玛说叫‘傅恒’,持之以恒的恒。”
      
      一位母亲说起自己的孩子总是温柔的,李氏谈起小九名字时整个人都温柔的不像话,温皎看着额娘满脸的幸福,也打心眼里为她开心。
      
      在来到这里之前,她是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无父无母更是从来没体验过有父母宠爱的感觉,那个时候总是很羡慕有父母疼爱的小孩。所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觉得最幸运的就是遇到了富察夫妇,遇到了爱她的哥哥们,也让她这个曾经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孩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似乎是思虑过深,她竟就这样看着额娘哭了出来,眼泪像是开了闸似的怎么也控制不住,别说是面前的李氏,就连旁边站着的丫鬟嬷嬷都吓了一跳。
      
      “皎皎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
      
      李氏被她突如其来的眼泪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想要去抱她,可温皎却不想让额娘担心,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句‘没事’就跑了出去,连头也没回。
      
      温皎知道自己不过就是想起了以前小时候的那些孤独日子,其实没什么事只需要自己一个人呆一会儿就好了。想想自己以前哪里会为这样的事情流眼泪?也就是来到这儿之后有人疼爱宠着,这才矫情了不少。
      
      “小姑姑!”
      
      她刚刚擦干眼泪,正打算转头回自己的院子里睡觉,谁知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见昌黛不知是从哪里来,正朝自己这边跑,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丫鬟紧紧的追着。
      
      “小姑姑,今儿晚上有花灯节,我额娘答应让我出门赏灯了,你同我一起去吧!”
      
      昌黛虽然与温皎同岁,却是个小孩子心性,免不了爱玩。温皎本来心里难受没那个心思,可看到自己的小侄女一脸期待,还是点了点头。而身后从额娘那里出来就一直跟在身后的双琼见自家主子愿意出门去散散心,也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两个小姑娘在四哥傅文和温皎的黏人七哥傅玉一起盛装出了门。
      
      夜幕低垂,京中处处灯火通明。
      
      每年十五的时候京中就会举办花灯节,街上除过各种各样的花灯之外还能看到城外放的烟花,以及湖上各家的花船,看起来好不热闹。温皎本来因为白天的事就有些无精打采,这会儿上了街看这难得的热闹,心情也愉快了不少,拉着昌黛东走走西看看,好不快乐。
      
      温皎和昌黛都是难得出来,不像是傅文和傅玉他们平常出府走动的多,这会儿看到街上五彩斑斓的,几乎就要花了眼。尤其是昌黛,那新奇两个字简直就要写在脸上。
      
      “哥哥我要这个!”
      
      路过面具摊子的时候温皎看到了一个精致的狐狸面具,看起来漂亮极了,傅文见妹妹喜欢,果断掏出银子买了下来,又问旁边的昌黛有没有喜欢的,给她也买了一个。
      
      就这样,两个小丫头带着两个不同款式的狐狸面具,手上提着两只一模一样的兔子灯,继续朝着前面更热闹的地方去了。
      
      傅文跟在后面,本想叫住妹妹一起到茶楼上去观景,他早已经订好了位置,那位置一会儿还能看到舞龙舞狮的从下面过,而此刻的温皎正站在一个书摊前面,她被一本书吸引,丝毫没注意哥哥们已经走远。
      
      “姑娘真是好眼光,这本书特别好看,卖的可好了!”
      
      温皎对于这些小商贩的虚假宣传自然是不相信的,只是点了点头拿起了那本书,看着上面书名处还用了金边,明晃晃的六个大字,不禁还有些好奇内容。
      
      “《皇家那些事儿》这本书可是经过书局认证的,虽是个消遣用的话本,但里面也是有些东西的,姑娘不如来一本!”
      
      温皎其实并不是太喜欢看书,不过这本书看起来与自己之前见到过的似乎很是不同,让她也有了些兴趣,正打算回头让傅玉掏钱,可谁知一转头身后竟是没了熟悉的身影。
      
      而傅玉傅文那边,他们见温皎没了影子瞬间慌了神,三个人像无头苍蝇似的在街头寻人。
      
      “傅玉,赶紧回府禀告阿玛,切记暂时先不要让额娘知道。”
      
      傅文见弟弟已经乱了阵脚,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看了看旁边早已经吓哭了的昌黛,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交给了傅玉,让他随着傅玉回去。
      
      而另一头温皎的身边不知怎么突然出现了一群人,她随着人流不知是被挤到了什么地方,趁乱之中似乎还有人拉着她的袖子在拽着她走,说不怕是假的,她被阿玛额娘娇养这么多年,人都娇气了不少,这会儿就差哭出声来了。可人又实在太多,她根本挣扎不开。
      
      等温皎回过神来竟然发现昌黛和哥哥们都没了踪影,只剩下她被人群推到了一个墙角,可怜兮兮的不知该往哪里去。没人知道她其实是路痴,以前偷偷溜出府也只敢在附近逛逛,从没走过这么远路,一时还有些慌乱。
      
      她就那样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即使是旁边的小玩意和杂耍都没能激起她的兴趣。这还是她来到这里以后第一次晚上在人这么多的地方自己一个人乱走,因为有些害怕,所以她连面具都没敢摘,只能慢慢悠悠的想解决办法。
      
      不远处似乎是有一条河,那里聚集着好多人,温皎看了看略微有些荒凉的四周,最终还是决定到人多的地方去。
      
      灯火辉煌,堂皇富贵。各式各样的花灯几乎就要看花了眼,恍惚之间温皎好像看到了七哥傅玉,心中的害怕让她来不及思考,提着裙子就朝那里跑了过去。
      
      她几乎是在那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摘掉了人家脸上那个与傅玉一模一样的面具。
      
      是一双明亮透彻的眼睛,却不是傅玉。
      
      或许是祸不单行,她心中紧张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认清到底是不是傅玉就摘下了人家的面具,顿时还有些不好意思。对方似乎也有些意外,站在原地怔愣了片刻,直到有人笑出了声,温皎才了反应过来。
      
      她从小在世家长大,自问家中几个哥哥都是好模样的,可如今贸然取下了别人的面具认错了人,这才知道原来世间还有如此朗月清风的男子。
      
      面前的男子看起来要比她高上一些,身着银色长袍,虽然看起来朴素,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好料子,显然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但因为带着面具的缘故,所以没办法分别出年龄来,只不过按照个头和身形来说,估摸着也就和温皎差不多。
      
      “对不起。”
      
      她不再像刚才那般没精神,跟人道歉也是声音轻轻的,为表歉意,温皎还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郑重的给人家道了歉,可谁知面前这位被自己摘掉面具的公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身旁的另一个人却是开了口。
      
      “姑娘,你还记不记得我!?”
      
      温皎本来正偷偷打量面前的公子,根本就没注意旁边还有一个人。这会儿听到声音朝旁边看了过去,这才发现还有一人,是一个身着玄色衣袍的公子,颇有些眼熟。
      
      “姑娘你不记得了?初一那日你抱着我的狗!”
      
      玄色衣袍的公子显然很是激动,可在激动的同时似乎还有些沮丧,温皎也看得出来,只不过不明白是为什么,她想了想,突然就记起那日自己带着昌黛偷溜出府遇到的那只狗,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朝着他礼貌性的笑了笑。
      
      “上次你走的匆忙我都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的名字,”
      
      “四哥,这就是我和你说起的那位姑娘!”
      
      似乎是想要把这份喜悦分享给身边人,那位被温皎摘掉面具的公子也颇有耐心的听自己身旁的弟弟不停的说着,温皎见他认真听的样子很是专注,还有点小小的魅力。
      
      “姑娘为何要摘在下的面具?”
      
      面前的男子似笑非笑,似乎是才想起这件事。温皎被他问起莫名其妙的红了脸,一低头看到自己手里还拿着人家的面具,吓得赶紧伸手递还给了他。
      
      “公子和我哥哥穿着同色的衣服,个头也差不多,天色昏暗我一时认错了人......”
      
      她是真的认错了人,不然就算是再大的魅力吸引她也万万不敢当街摘陌生男子面具的,可这会儿见人家并没有生气,温皎还松了一口气,心中有些庆幸。
      
      至于是在庆幸什么就......
      
      “皎皎!”
      
      她正想着,突然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温皎赶紧回了头,就见傅玉正朝自己跑过来,她赶紧朝他招了招手,看着人朝自己跑了过来。
      
      “皎皎你跑到哪里去了?可是把我和四哥吓死了!”
      
      傅玉上来就叽叽喳喳的一顿说教,但看到温皎显然是松了一口气,拉着她的手死活就是不放。温皎有些无奈地想要抽出来自己被傅玉紧紧握着的手,可无奈他拉的太紧,挣扎了两下还是放弃了。
      
      “傅玉?”
      
      那两位公子显然是认识傅玉的,见到傅玉似乎还有些惊讶,温皎皱着眉看了一眼他,只见他满脸惊讶,立马认真了起来。
      
      “四阿哥,五阿哥。”
      
      温皎见傅玉对他们称呼阿哥,心中不免就带上了有色眼镜。她是知道自己身份的,对未来的事情也算是靠着电视剧了解一些,现在是康熙五十九年,傅玉称他们‘四阿哥,五阿哥’,那面前这两个人肯定不是康熙的儿子只能是孙子,而孙子的话,就很难说是谁家的了......
      
      不过怎么看这位四阿哥也不会是乾隆皇帝,毕竟乾隆那个审美俗气的人,怎么可能穿的这么素净?好歹是出门赏灯,不说一定要穿金带银,可至少也应该是满身苏绣加大翡翠扳指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按照皎皎想象的,大概大猪蹄子的形象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大金链子玉扳指,满身苏绣似彩旗?(顶锅逃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