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天装A ...

  •   余茸歪了歪圆乎乎的小脑袋,疑惑地打量着眼前的人。
      
      这新来的长得人模狗样,说起话来怎么这么杠?
      
      秦少爷和贺少爷的神仙爱情,还容得他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反对吗?
      
      这人该不会是……
      
      秦少爷的毒唯吧!
      
      “卷子赶紧往后传,咱班已经比别的班慢了,争取下课前都交卷。”
      
      孙得海带着模拟题回到了班级,并开始下发。
      
      看着从前排传来的卷子和答题卡,余茸不由地发怵。
      
      他已经多少年没做过题了?
      
      六年小学六年初中的义务教育,余茸只断断续续念了九年半,而与他同样19岁的秦峥嵘,现在却读到了高二,足足比他多上了四年学,而且受得还是精英教育。
      
      比起模仿秦峥嵘打架,更难的是代替秦峥嵘考试。
      
      秦峥嵘在育A的成绩,虽和那些顶级学霸比不了,却也算得上中等。
      
      余茸匆匆扫了一眼卷子,惊喜地发现,全是选择题,又惊悚地发现,他一道都看不懂。
      
      “秦少爷,万一学校有考试,我该怎么办啊?”出发前的余茸也有这样的担忧。
      
      当时的秦峥嵘亲切地唤着余茸的乳名:“小耳朵,别担心,我特地安排了个学霸坐你身后,专门给你传纸条。”
      
      “作、作弊吗?”余茸满脸难色,“这不太好吧……”
      
      秦峥嵘揉了揉余茸的头,眼中承载着过尽千帆的沧桑:“人在江湖飘,哪有不照抄?不良少年的翅膀,不该被世俗枷锁捆绑!”
      
      秦峥嵘的名人名言令余茸醍醐灌顶,时刻指引着他前行。
      
      只是不巧,今天学霸拉肚子没来,后桌只剩下学霸的同桌,令人尊重的老大哥,蹲了不知多少级的市长家傻儿子。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握着笔的余茸,面对一片空白的答题卡,指尖都在颤抖。
      
      唰唰唰——
      
      余茸向一旁瞄去,顾忱松竟已经做到了最后一题?!
      
      距离考试开始,才过去了5分钟。
      
      5分钟,60道题,5秒一道题?
      
      吃播都没这么快。
      
      而更要命的是,顾忱松的卷子上还留有答案,每道题的选项中都有一个被大大画了一个圈。
      
      第60题是……C。
      
      第59题是……B。
      
      第58题是……
      
      那些答案宛如盘丝洞的女妖精,赤|果|果勾引着余茸,惹得他脸红心跳,一看再看,一抄再抄……忽而一张放大的俊脸挡在了他眼前。
      
      “在看什么呢?”顾忱松眯着眸子问。
      
      余茸吓得一个激灵,又羞又慌,磕磕巴巴地硬怼道:“我……我卷子没印清楚,看看你的怎么了?是你非要坐在这儿的,是不是跟爸爸玩不起?”
      
      余茸不讲道理起来,自己听着都害臊。
      
      而顾忱松只是笑了笑,便将整张卷子推到了二人中间,甚至还体贴地翻到了第一页,好让余茸有顺序有节奏地抄。
      
      余茸不可思议地看了看那张卷子,又看了看卷子的主人。
      
      这个人……
      
      是菩萨吧!
      
      余茸抄着顾忱松卷子的模样,像极了某种吃货小动物扑到食盆里蠢相,又贪婪,又笨拙。
      
      怎么连答题卡都涂不利索?
      
      余茸作弊的业余,让顾忱松忍不住轻笑一声,眼中多了几分猛兽逗弄猎物的恶趣味。
      
      刚抄完答案,余茸就火速交了卷。
      
      他急于去户外透气,毕竟还一时没办法适应与这么多Alpha同在一个房间里。
      
      由于是第一个交卷,余茸免不了被孙得海费尽心思地尬夸了一通,惹得他又心虚又脸红。
      
      顾忱松交卷后倒不着急出去,他还在仔细观察这个班级的一切。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只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的书桌中,多了一团亮晶晶的东西。
      
      是一块糖。
      
      半透明的糖纸闪闪发光,光线折射出不同的颜色,颇具少O心。
      
      糖下面还压着一张小纸条,写着三个字:赏你的。
      
      圆乎乎的字体,松垮无力,呆扁蠢钝,字如其人。
      
      谁给的糖显而易见。
      
      顾忱松向来最讨厌这种甜腻腻的东西,就像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硬贴上来的Omega散发出的信息素,令人作呕。
      
      顾忱松将那糖攥在手中,走出教室,打算找个远一点的垃圾箱丢了,再仔细洗一洗手,免得他上课也能闻到这恶心的味道。
      
      趴在窗外偷偷瞧着这一切的余茸红了红脸颊,满意地收下这一幕。
      
      恩人一定是怕自己在教室吃糖会影响到其他考试的人,才出去吃,真是优秀又暖心的人啊!
      
      顾忱松走了一路,就跟了一路的视线,不一会儿整个操场的Omega都在看他。
      
      而他却只瞧着手中的糖。
      
      那糖是一块软糖,还是……兔子形状?
      
      胖敦敦的兔子,又软又Q,仿佛戳一下,都能感受到大白屁股的回弹。
      
      兔子的脸蛋圆圆的,眼睛也圆圆的,眼下还画着淡粉色的红晕,又呆又蠢,又土又怂,就像秦峥嵘。
      
      总之,长着一副让人忍不住欺负的模样。  
      
      下一秒,顾忱松做了一件把自己都吓一跳的事,他竟直接剥开了糖纸,狠狠咬了那糖一口。
      
      瞬间,清甜的椰奶香席卷了整个口腔,甜而不腻,奶味浓郁,口感饱满,回香悠长。
      
      顾忱松低头看着那还在反光的糖纸,晃了神。
      
      ***
      
      清晨,造型奢靡的餐桌上摆好了各式精美早点。
      
      穿着校服的顾忱松一边翻阅着分公司的账目,一边品了品手边的咖啡,忽而问道:“孟叔,昨天我让你查的糖有结果了么?”
      
      被叫作“孟叔”的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穿着体面的男人。
      
      “少爷,有结果了。这并不是哪个厂家批量生产的糖,糖纸是作为商品在网店售卖的,也就是说,糖纸中包裹的是一块手工糖。”
      
      顾忱松挑眉:“自己做的?”
      
      “没错。”
      
      顾忱松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咖啡杯的杯壁。
      
      究竟是别人送给秦峥嵘的糖,被借花献佛,还是秦家的厨子亲手制作的,答案估计只有秦峥嵘才知道。
      
      呵,难道要他亲自去问他不成?
      
      沉默了几秒,顾忱松再次开口:“那你去帮我搜罗一些椰奶味的软糖吧,种类越多越好。”
      
      “少爷,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东西吗?”孟叔显然有些惊讶。
      
      “我一个朋友喜欢。”顾忱松脱口而出。
      
      孟叔的笑意瞬间绽放开来:“少爷,你是不是已经见过他了!”
      
      “嗯,见到了。”
      
      “印象怎么样?”
      
      “蠢得要命。”顾忱松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本来还想留下些他欺A霸O的把柄,方便以后布局。结果那家伙还真愿意跟我做同桌,想不明白贺雪郁竟会为了这么个傻蛋悔婚,眼瞎我可以推荐他一个靠谱的医生。”
      
      “啊?”孟叔愣了愣,“我说的‘他’不是秦峥嵘,而是贺少爷,昨天你没有去见见贺少爷吗?”
      
      “见他干嘛?”
      
      “夫人千里迢迢紧急叫少爷你回国,就是为了挽回贺少爷的心啊!毕竟这关系重大,如果贺家反而因为贺雪郁和秦峥嵘的恋情,愿意恢复合作,甚至联姻,那对我们顾氏就太不利了!”
      
      顾忱松冷冷一笑:“所以要我堂堂Alpha卑躬屈膝去讨好一个Omega?简直笑话。”
      
      “可夫人的意思……”
      
      孟叔未说完,顾忱松已经站起身,提起书包按下了私人电梯。
      
      “这个世界只有Alpha和Alpha的战争,Omega不过是赢家的附属品。”他走进电梯,回头看着孟叔,眼中满是战意,“只要搞垮那个秦峥嵘,我不信贺雪郁不乖乖就范。”
      
      ***
      
      “你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恶心的Alpha,简直活在动物世界,以为他只要成为Alpha中的最强者,所有Omega都该匍匐在他脚下,他们这么牛批咋不有丝分裂,自我繁殖呐!”
      
      余茸看着眼前一秒能蹦出10个字,嘴皮子宛如机关枪,容貌艳丽到晃眼的Omega,眨了眨迷惑的大眼睛:“……啊?”
      
      “小耳朵,我跟你说,育A这种叼癌比比皆是,你可千万要记得保护自己,不要被他们洗脑奴役!”
      
      余茸点了点混沌的小脑袋:“……贺少爷说得是。”
      
      “世上强O万万千,Omega也能顶三分之一天!”贺雪郁潇洒迈出一只脚,踏上一旁的花坛,正气凛然地掏出一张巨幅传单,“想要变得自信耀眼独当一面吗?快来加入我们Omega自立协会吧!”
      
      余茸寻思了五秒:“可我现在的角色是个Alpha啊。”
      
      整个育苍除了四大护法,就只有贺雪郁知道余茸的真实身份,可见秦峥嵘对贺雪郁的信任。
      
      “你可以线下Alpha,线上Omega嘛。”说着贺雪郁反转传单,亮出一个硕大的二维码,“先加群,认识认识志同道合的小姐妹!”
      
      “唔,秦少爷知道,会不会不高兴啊?”余茸不禁有些担忧。
      
      毕竟这个组织的Omega余茸也见过一些,张嘴就是贱A渣A狗比A。
      
      秦少爷也是Alpha,用人家的手机,看骂人家的话,不太好叭……
      
      “怎么会?是阿嵘怕你受欺负,才让我带你加群的。”
      
      看着贺雪郁信誓旦旦的样子,余茸却不太敢信。
      
      只是提到了秦峥嵘,余茸忽然想起件事:“对了,秦少爷前两天的体检结果出来了吗?”
      
      “嗯,出来了,所有指标都正常,健康得很。”
      
      贺雪郁表情十分轻松,看起来绝非说谎。
      
      “真哒?”余茸兴奋地站起身,“那是不是秦少爷可以立刻回来上学了?”
      
      贺雪郁噗嗤一笑:“怎么可能,还有34周才卸货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尽管顾老三现在直A癌,媳妇儿以后会教他重新做人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占十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