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天装A ...

  •   余茸震惊极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顾忱松会转到秦峥嵘所在的班级,甚至就坐在秦峥嵘的座位上。
      
      育A与其他学校不同,等级对立严重,桌椅也相对固定,且具有私密性。
      
      很少有人不经别人允许触碰其他人的桌椅,更别提坐。
      
      顾忱松这样的举动,若不是不明情况,无疑是最恶劣的挑衅。
      
      教室里已然一片哗然。
      
      “嗨呀,这人怎么坐别人位置,还碰人东西啊?”
      
      “追求刺激当然要贯彻到底。”
      
      “他好骚啊……”
      
      余茸还在原地发懵,一个瘦竹竿身材的男生已经凑了过来:“嵘哥,我们都告诉他不能坐,他还非要坐,新来的也忒不懂事了,您得教教他规矩啊!”
      
      余茸认识这人,准确来说,为了避免露出马脚,秦峥嵘身边的一切人员他都背过资料。
      
      瘦竹竿叫卓邀,是育A少有的中产二代。
      
      即便是出自暴发户之家的赵釜,还多少沾了一个富字,卓邀进学校实属勉强,进校后也处于尴尬的境地。
      
      富家子弟把他当穷比,平民学霸视他为学渣。渐渐扭曲了内心的卓邀最爱背后搞事,挑拨离间。
      
      而面对周围的非议,顾忱松仍端坐得稳如老狗,一脸淡然。
      
      看他明目张胆堂而皇之的模样,余茸不由眉头一皱:这个人……
      
      肯定是被冤枉的!
      
      余茸对自己的判断很有信心,顾忱松毋庸置疑是个好人。
      
      看到路边有人顺拐都会忍不住上前帮忙纠正的热心青年,怎么可能故意侵犯别人的领地呢?
      
      一定是这个卓邀为了欺负新人,做了小动作。
      
      余茸本想为这位转校生说几句话,可现实却不允许。
      
      秦峥嵘向来不管班里的闲事,基本上一到班级就放空,一到放学就出征,学校不过是他斗遍全城的临时休息站。
      
      为了装得尽量像秦峥嵘,余茸只能沉着白净的小脸走过去,圆溜溜的大眼睛眯成狂傲的弧度。
      
      “小子,没人告诉你这是我的座位吗?”
      
      实际上,余茸的话故意给顾忱松留了一线生机,只要顾忱松如实回答,是有人骗他坐在这里的,余茸就可以名正言顺帮新同学主持公道。
      
      可是,事情却没有向余茸想象的方向发展。
      
      “那才是你的座位。”顾忱松指了指身旁的位置,又轻拍了一下面前的桌面,“这里不能算。”
      
      秦峥嵘要时刻为跨校斗殴养精蓄锐,班级睡觉的空间至关重要,一套桌椅自然远远不够,所以他非法占了两套。
      
      秦家是育A最大的校董,没人敢说秦峥嵘什么,甚至为了不凸显秦峥嵘两套桌椅并排而立的突兀,全班同学被迫两人一组,将桌椅合在一起,弘扬起平民学校的同桌制度。
      
      “那可是我平时放脚的地方!”余茸强硬宣示主权。
      
      “没事,我不介意,消过毒了。”
      
      “……”
      
      一个新来的转校生都敢怼他,是他的装得还不够凶吗?
      
      “你……你初来乍到,可能还不了解我的人设。告诉你,我脾气可差了,超可怕,超嚣张的!”
      
      说着,余茸将自己白里泛粉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顾忱松目测了一下那拳头的尺寸,笑中带着些玩味:“哦,我正想找个这类型的同桌。”
      
      余茸有些急了,差点吼出委屈的小奶音:“我不需要同桌,从小到大我就没有过同桌!”
      
      “凡事总有第一次,拒绝不如多尝试。”顾忱松挑眉用那双绝美的眸子瞥向余茸,“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可恶!
      
      说得他都有点心动了……
      
      众人见“秦峥嵘”这副吃瘪的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只能纷纷挺身,代其上阵。
      
      “小子,你跟谁这么说话呢,以为在自己家啊?”
      
      “秦少爷给个台阶下,有人还蹬鼻子上脸了?”
      
      “现在的平民可真是越来越没有家教了。”
      
      而这时,班主任孙得海也走进了教室。
      
      得海并非班主任的本名,他真正叫什么,已经没人再记得。
      
      众人只知道老孙头顶的空白日渐猖獗,唯有此名才配得上那片一望无际的苍茫。
      
      孙得海把教案不耐烦地一放:“闭嘴闭嘴,烦死了,整个1楼就属咱们班最吵!”
      
      卓邀第一个举手站了起来:“老师,新来的转校生非要坐到秦峥嵘旁边,怎么赶都赶不走,大家都在为秦同学打抱不平呢!”
      
      孙得海推了推眼镜,果然看见了久违的秦峥嵘,猛地一拍讲桌。
      
      “干什么?新人不懂规矩,你们还不懂吗?铃响都多长时间了,还让秦同学这么站着?”
      
      大校董家的公子,即便是孙得海这样从不给人好脸的老学术流氓也得好好舔。
      
      “新来的同学,老师不知道什么情况啊,但是既然考到了这里,学校的历史多少也应该知道吧?没有秦同学的爷爷秦育苍老先生,就没有现在的育苍高中,也就没有你们学习的地方!做人的基本,是要懂得感恩,不然读再多书,也只能做危害社会的渣滓!”
      
      有了孙得海的助威,卓邀更加放肆:“听到了没,小渣滓,还不滚后面待着去?”
      
      余茸望了一眼最后一排的角落,那里的确空出了一套残破的旧桌椅,上下都已松动,内外遍是灰尘,还紧挨着班级的垃圾桶。
      
      就是他在家种地,也没有这样恶劣的待遇。
      
      “快点的,别墨迹!”
      
      “我们还要上课呢。”
      
      “大家的时间你可耽误不起。”班级的其他同学也跟着催促了起来。
      
      明明被针对的是顾忱松,可芒刺在背的却是余茸。
      
      顾忱松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转校生,第一天报到就被全班师生敌视,还不是因为他?
      
      顾忱松明明今天早上还帮过他一把,他现在却带头霸凌人家……
      
      余茸越想越难受,越想越愧疚:他简直就是个忘恩负义无耻卑鄙的大渣O!
      
      顾忱松倒依旧是那副荣辱不惊的神情,仿佛这些喧嚣都与他无关。
      
      他利落站起身,有条不紊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然而下一秒,却感到自己校服的一角被人轻轻地扯了扯。
      
      回过头时,刚好对上了余茸那张奶凶奶凶,脸颊还泛着些Baby粉的恶霸脸。
      
      “要做我同桌是吧?行啊,有胆就留下。”
      
      ???
      
      在全班宛如目击世界末日的惊愕视线下,余茸和顾忱松就这样不怎么和谐地坐在了一起。
      
      余茸想着,等他下课后跟学校申请一套新桌椅,再把顾忱松请走也不迟。
      
      顾忱松眉目间不经意闪过一丝意外,只是下一秒又回归了平静。
      
      只有孙得海一脸懵逼:啥?这都能HE?秦家孙子该不会是个颜狗吧!
      
      孙得海尴尬之余,只能带头鼓掌:“看到了吗,这就是大家风范,海纳百川,每个人都应该向秦峥嵘同学好好学习!”
      
      “孙老师。”这时有人敲了敲门,是隔壁班的班主任,“校长说为了庆祝秦峥嵘同学今天光荣返校,这堂课全学年统一做套模拟题,你赶快去他那儿拿卷子吧。”
      
      “哦,我这就去。”
      
      余茸整个人都傻了,就因为是秦少爷的返校日,全年级都要陪他一起考试?
      
      也太有排面了叭!
      
      孙得海走后,教室里的学生们自觉地开始自习,整个教室异常安静。
      
      而越是这样静谧的环境下,余茸越能感觉到身边Alpha躁动的气息。
      
      似乎因为是A校,很多Alpha没有及时喷信息素遮掩喷雾,虽然不至于引起Omega发情,但那些浓郁又呛人的味道,足以让余茸变得敏感惶恐。
      
      这时,一抹淡淡的青草香飘了过来,救了余茸一命。
      
      那味道清新爽朗又温柔别致,让人莫名地安心,就在他的右手边。
      
      好好闻……
      
      余茸小巧的鼻尖耸了耸,像小动物一般,贪婪地连嗅了好几下,瞬间神清气爽,精神百倍,还有种甜甜的回味。
      
      他已然被那味道深深吸引,不断顺着气息的根源靠近,渴望能吸得多一点,就多一点点……然后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是顾忱松的肩头。
      
      “你在做什么?”顾忱松冷着眉眼,居高临下望着矮他半头的余茸,“闻我?”
      
      余茸眨了眨迷茫的眼睛,脸颊顷刻烧了起来。
      
      他刚才对他说了什么——吻!我!
      
      怎么会有人对第一天认识的新同学提出这种无礼要求!
      
      这难道就是Alpha圈子的纸醉金迷物欲横流?
      
      “你、你在开……开什么玩笑!”余茸脸涨得红彤彤,只能低头掩饰,可红晕直接蔓延到他颈后,“死心吧,我秦峥嵘可是J城第一大直A,对你这种略有姿色恃美行凶的Alpha根本不感兴趣!”
      
      “……”顾忱松像打量傻子一般,同情地瞧了瞧余茸,冷笑一声,“哦,那秦少爷对谁感兴趣?贺雪郁吗?”
      
      “啊?”余茸眼睛顿时一亮,猛然抬头,露出遇见同好的兴奋笑容,“连你都知道了?”
      
      可下一秒余茸却又突然想到,现在正主还没有官宣,自己作为区区代言人,轻易表态,太过越界。
      
      只能连忙改口:“咳,我是说……我和雪雪的私事,你管不着!”
      
      顾忱松勾了勾唇角,眼神中竟流露出几分危险:“你怎么知道我管不着?”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捧场,明天还要来看茸茸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苏打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