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十九天装A ...

  •   霎时间,方天宇感到自己口中一阵浓烈的铁锈味袭来,若是原来的他,必然要把眼前这个Alpha打得满地找牙,但现在方天宇却不想轻举妄动。
      
      以他识人的经验,顾忱松的身份绝对不简单,更何况刚才那一摔,出招又快又狠,力量大得惊人,真要和顾忱松硬碰硬,他也未必能赢。
      
      只是看着顾忱松脸上掩饰不住的愠色,方天宇心中又不由嗤笑。
      
      这人还真在乎余茸那个傻小子……
      
      “你没事吧?!”
      
      余茸已经挣脱开顾忱松的束缚,扑到方天宇面前,看到方天宇一口白牙如今染了血,又慌又气。
      
      “干嘛打人啊!”余茸红着眼向顾忱松吼道。
      
      顾忱松的心瞬间像是掉进了冰窟窿,冷得厉害。
      
      那个向来对他说话温温柔柔软软糯糯的余茸,竟然为了个光天化日动手动脚的流氓——凶他?
      
      “谁叫他碰你。”顾忱松脸黑到了极致。
      
      方天宇擦了擦嘴角的血,扶着墙站了起来:“你误会了,刚才我只是指导一下秦峥嵘短跑的技巧,没有别的意思。”
      
      呵,指导短跑,需要在手臂上摸来摸去?
      
      顾忱松此刻如果眼睛可以杀人,方天宇足够死个一百次。
      
      方天宇那一声“秦峥嵘”,让余茸不禁松了口气,同时也心头一暖。
      
      天宇哥哥果然无论什么时候,都会选择先护着他。
      
      余茸连忙拦下罪责:“不关他的事,是我先要学的!”
      
      此刻维护着方天宇的余茸,看起来比那天在贺雪郁面前维护顾忱松的模样更努力更认真。
      
      顾忱松只感到胸口狠狠堵着一团火,又灼又疼,仿佛下一秒,他整个人都要烧起来。
      
      等顾忱松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一把拽着余茸的胳膊,强硬将他拖走,任性又固执得像个与别人争夺玩具的孩子。
      
      “你很闲吗?跟我回去做题!”
      
      余茸从不知道顾忱松的力气竟会这么大,那只大手像一把有力的钳子,又紧又热,扯得他上臂微微泛疼。
      
      他本想挣脱,低头却看到了顾忱松手上一片严重破皮还在流血的伤口。
      
      是刚才摔方天宇的时候,被墙面蹭伤的吗?
      
      ***
      
      “以上,就是我的解法。”站在讲台上的顾忱松放下马克笔。
      
      孙得海带头鼓掌:“瞧瞧,这种解法你们谁能想得出来?我敢说全国都没有几个!不过顾忱松你手上贴得啥啊?花里胡哨的看不懂。”
      
      不仅是孙得海,顾忱松在黑板上写解法的时候,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右手上贴着的那排粉红色卡通创口贴,与他冷峻的画风格格不入。
      
      “创口贴,兔子图案。”顾忱松淡淡答道。
      
      “啊?你怎么贴这种创口贴,跟个小姑娘似的,哈哈哈哈哈哈。”孙得海笑得头顶反光。
      
      “喜欢。”顾忱松说着,走下讲台。
      
      他没说谎,确实喜欢。
      
      顾忱松下意识触摸了一下创口贴上的呆兔子,和那个人真像……
      
      而余茸此刻圆圆的小脸上,写满了欣慰与骄傲。
      
      他就知道顾忱松会喜欢他贴的创口贴,毕竟这样的图案,哪个Omega不爱?
      
      只是不知道天宇哥哥怎么样了……余茸偷偷瞧了瞧坐在教室另一头的方天宇。
      
      余茸还记得他当时回头望时,方天宇已经被好几个Omega团团围住,检查的检查,搽药的搽药,估计现在应该没事了吧。
      
      余茸正想着,他的手机突然震了一震,是一条短信,来自一个陌生号码。
      
      【我没伤到,还能参加比赛,请别责怪顾忱松。你的事我不会乱说,也没有要强迫你告诉我真相的意思,我只是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遇见小耳朵,有点激动,有点唐突。幸福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不是吗——天宇哥哥。】
      
      余茸看着那条信息,心脏一阵猛跳,红晕瞬间爬上了耳朵。
      
      他连忙将手机藏了起来,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
      
      方天宇回过头,满意地收下了余茸的所有反应,他闻了闻自己的手心。
      
      那里还残留着余茸的味道,一点点十分不明显的椰奶香,是Omega的信息素。
      
      余茸果然还是分化成了O,甚至比他之前尝过的Omega还要更甜些。
      
      ***
      
      是夜,余茸躺在秦家公寓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今天偷偷用短信与方天宇聊了很多,方天宇很有分寸,没有问及关于秦峥嵘的事。他只是追忆了一下小时候与余茸玩闹过的那些过往,又讲了讲他在体育队训练的一些经历。
      
      明明都是些平凡的小事,在方天宇口中却能讲出故事般的趣味。
      
      只是聊着聊着,方天宇突然问他。
      
      【小耳朵,你父母给你安排婚事了吗?】
      
      余茸本想说出真相,可他那句实话,打在对话框上,却怎么也发不出,最后还是忍不住对方天宇说了谎。
      
      【还没有。】
      
      不过几秒,余茸便收到了回复。
      
      【真好,这样我也能安心睡了,晚安。】
      
      真好?
      
      余茸看着那简单的两个字,整个人都从床上坐了起来。
      
      难道天宇哥哥也希望他还没有婚约?他是不是还记得他们儿时的约定?他是不是……
      
      余茸越想越激动,越想越心跳越快,越想越……不安了起来。
      
      可他骗了方天宇。
      
      余茸内心纠结极了,第一次有了想违背父母意愿的冲动,可是他真能让父母退回礼金,取消婚约吗?
      
      正在余茸为此事辗转反侧之际,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贺雪郁。
      
      或许他可以先求助雪雪!
      
      现在是夜里12点半,通常这个时间,贺雪郁还没有入睡。
      
      余茸蹑手蹑脚地蹭到贺雪郁房间门前,里面果然隐隐亮着灯。
      
      他敲了敲门,没反应,门也没锁,余茸轻轻推开了一个小缝,向里面探去,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贺雪郁正戴着耳机,兴奋地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两个男人,一人正入迷地啃咬着另一人的腺体,被啃咬的人面色绯红,神情中透露着难耐与沉醉。
      
      两个男人与余茸平时见到的不同,头上都顶着一双兽耳,那是成人的标志。
      
      在16岁分化出第二性别之后,人们在19岁那年的春天,还会分化出一种动物属性。
      
      受动物属性影响,基因将会得到优化,然而动物的样貌并不会在人类身上显现,除了Alpha与Omega发情的时候。
      
      这种因发情而暴露的兽耳兽尾,在大众眼中是最致命涩情的。
      
      余茸以前也被弟弟拉着看过小皇片,但那些片子都给兽耳做了处理,尺度也没这么大,他今天竟然看到了……
      
      余茸连忙捂住眼睛:“雪雪,你怎么看这种片子,连码都不打……”
      
      贺雪郁这才发现了余茸,非但没有被撞破后的尴尬,反而笑着回道:“傻瓜,打了码就没卖点了,谁还看得出这是双A大战?”
      
      双A?
      
      这更加冲击了余茸的三观,仔细回想起来,刚才的两个人,的确一个虎耳,一个熊耳,是只有Alpha才能分化出的猛兽。
      
      余茸之前是听说过一些Omega有特殊的癖好,喜欢看两个Alpha谈恋爱的小说,但他没想到,双A还能拍片……
      
      “对了,这么晚找我是不是有急事?”贺雪郁感到今天的余茸有点反常。
      
      余茸害羞地低下头,认真点了点。
      
      一听说余茸重遇了十年前的初恋小竹马,贺雪郁整个人兴奋得都支棱了起来,然而得知对方是方天宇,他又蔫了回去。
      
      “怎么是他啊?”贺雪郁满脸透着失望。
      
      余茸有些发懵:“天宇哥哥怎么了?”
      
      “你不觉得他身边跟着的Omega太多了点吗?”
      
      说起这事,贺雪郁就来气,全是因为这个方天宇,最近群里搞得活动,都没有多少姐妹参加了。
      
      “那是因为天宇哥哥人缘好,会交际,喜欢他的朋友自然多。”余茸很认真地辩解道。
      
      贺雪郁翻了个白眼:“那交朋友,也不交不到潘安安身上吧?和那种人混在一起,人品能好到哪儿去?”
      
      余茸惊讶极了:“天宇哥哥认识潘安安?”
      
      潘安安和贺雪郁都是育O有名的大美人,还是多年的死对头。
      
      两人互看不顺眼已久,贺雪郁膈应潘安安婊里婊气,白莲又绿茶,潘安安看不惯贺雪郁极端O权,强势又中二。
      
      然而越是不爽对方,就会越在意,潘安安的所有行踪,全部逃不过贺雪郁的掌控。
      
      “不是快校园歌手比赛了么,从周一到周五,方天宇每天训练一结束,就陪着潘安安去五楼琴房练歌,一练就是三个小时,孤A寡O的,这关系总不会太寻常吧?”
      
      “……”
      
      余茸一时竟找不到为方天宇辩驳的理由,难道他们真的在……恋爱?
      
      余茸见过潘安安,确实是少有的气质美人,斯斯文文,安安静静的,还带着几分柔弱,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怜爱。
      
      潘安安不仅是无数Alpha的梦中情O,还是珠宝行的大少爷,比起又土又笨还背了一身债的他,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天宇哥哥确实值得更好的……
      
      贺雪郁看着余茸又难过又卑微的样子,于心不忍,连忙劝道:“哎呀,那种烂人,你就忘了吧!来,借你本小说看,转移一下注意力,这可是我压箱底的精神食粮,包你看完立刻升华!”
      
      余茸匆匆道了谢,失魂落魄地捧着书出了门,却直接撞到了一个人怀里。
      
      顾忱松低头审视着那个刚从他未婚妻房里冒冒失失跑出来的小情敌,衣服完好,身上也没有奇怪的痕迹,应该没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只是情敌现在心情看起来并不好,一双眼睛红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委屈巴巴地抱着一本书。
      
      顾忱松扫了一眼书名。
      
      《转校生的初恋之爱上同是Alpha的他》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写了关于发情会暴露兽耳的私设,在文案里也有标注,纯属作者个人的恶趣味,就是想写小耳朵被标记时,发颤的小兔耳又红又烫,小尾巴瑟瑟发抖……
    希望别踩了大家的雷
    感觉顾老三的段位真的比天宇大哥差太多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