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十八天装A ...

  •   何止是眼睛直了,顾忱松见余茸的睫毛都在不停颤抖,抓着衣角的手攥得泛白,连呼吸都变了节奏。
      
      余茸看着讲台上那个神采飞扬的转校生,恍如隔世。
      
      他以为他们不会再见了。
      
      十年前,仲夏,傍晚。
      
      村口正露天播放着那年最热门的电影——《末日围城》。
      
      九岁的小余茸看着满屏血肉模糊的丧尸,吓得小脸惨白,身子止不住往旁边黝黑高大的男孩背后躲:“咱们别看了,我害怕……”
      
      “笨蛋。”男孩粗糙的大手在那如糯米团子般的小人额前揉了揉,“就这种怪物,等你天宇哥哥分化成Alpha,一拳一个!”
      
      凡是见过方天宇的人,都说他未来必是Alpha。
      
      小余茸看着方天宇自信的模样羡慕极了,因为他听过别人对他说得最多的话便是:这孩子长大可别是个Omega。
      
      “……天宇哥哥,你说我要是个Omega该怎么办?”小余茸声音虚虚的,眉毛皱得紧紧的。
      
      大家都说,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就是Omega,他担心真到了那时候,方天宇也会看不起他,不再找他玩了,更不会再邀请他一起看电影。
      
      “还能怎么办?”方天宇咧嘴一笑,露出好看的白牙,“把你娶回家当媳妇呗。”
      
      小余茸瞬间惊得瞪圆了眼睛,像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方天宇看着余茸呆愣愣的样子,凑到他耳旁,故意放慢语调,轻轻问:“小耳朵,你愿意吗?”
      
      斜阳映在小余茸脸上,染成了一片红霞,他不自然地埋下头,半天才用发酸的鼻子微微回了一声:“嗯。”
      
      只是第二天,小余茸才得知方天宇要被方母接去城里的消息。
      
      他一路飞奔到方家,车已开远。
      
      小余茸不顾一切追了上去,他只想再看方天宇一眼,再跟他说一句话,问问他以后还会不会回来找他。
      
      然而他即便追得再努力,最终还是被绊到在村头的泥坑里,哭得泪如雨下……
      
      此时,余茸记忆中所有关于方天宇的片段一下子从脑海深处涌了上来,塞得他脑子很乱。
      
      只是过去,这些回忆对余茸来说或多或少有些苦涩,而现在,他看着眼前的人,苦中却有了甜。
      
      20岁的方天宇显然与余茸记忆中的那个男孩有了不同。
      
      如今的方天宇面部线条褪去了少年的稚嫩,更显俊朗英气,发型装扮也再不像村里出来的土小子,气质活像杂志里的模特。
      
      唯一没有变的是他的笑。
      
      还是一样的阳光自信帅气从容,余茸只看一眼,就感到自己的心止不住地砰砰跳。
      
      而这时,方天宇也注意到了教室正中央那个一直盯着他眼神灼热的男孩。
      
      小耳朵……
      
      他迟疑了一下,错开视线。
      
      按照他掌握的信息,这个位置上坐的应该是秦家的小少爷秦峥嵘。
      
      方天宇又偷瞄了一眼,十分确定他没认错,那个人就是小耳朵。
      
      顾忱松看着这眼神有来有回氛围暧昧得一言难尽的两个Alpha,内心烦躁到了极点。
      
      “他是那个‘天宇哥哥’?”
      
      短短几个字,像是被顾忱松咬碎了,从牙缝里一个一个挤出来。
      
      余茸愣了一下,连忙摇头否认:“不是不是,我……我不认识他。”
      
      任谁调查都会轻易查出方天赐的生父不过是个喝酒赌博打老婆的村中无赖,方天赐的爷爷又怎么可能是秦家的管家?
      
      余茸只要承认,他之前说的慌便不攻自破。
      
      然而从余茸慌乱又紧张的神情里,顾忱松还是读出了真实答案。
      
      在转学的第二个月,顾忱松终于发现了一个比贺雪郁更让他觉得碍眼的家伙——方天宇。
      
      ***  
      
      砰——
      
      远远一声枪响,吓了刚从图书馆借了一摞辅导书,准备给余茸课后加餐的顾忱松一跳。
      
      他向一栏之隔的运动场看去,原来是方天宇和几个其他班的育A生正在训练。
      
      方天宇是省里有名的田径健将,擅长短跑和跨栏,虽说转来育A之后,就等于彻底放弃了体育这条路,但两个星期后是市中学生运动会,校方希望方天宇为校争光,拿些成绩回来,所以他这几天一直在参加学校内部的训练。
      
      原本几乎常年成为摆设的校运动场,此时却围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Omega。
      
      “天呐,方天宇跑得怎么这么快!”
      
      “简直像个小火箭,咻地一下就飞过去了。”
      
      “落第二那么远,也太帅了吧!”
      
      “方天宇,啊!!!!!”
      
      在方天宇到达终点的那一刻,周围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吵得顾忱松脑仁发疼。
      
      方天宇接过一个女性Omega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大口后,将剩余的水从头上淋下。
      
      水滴顺着他小麦色的轮廓,在凹凸有致的肌肉纹理之间蜿蜒,洇湿了他的白色T恤,挺拔的胸肌一览无余,立刻又引来了阵阵尖叫。
      
      “方天宇好性感啊……”
      
      “这肌肉谁看了不咽口水?”
      
      “腿真长,我就爱长腿欧巴~”
      
      顾忱松皱了皱眉,湿|身|诱|惑给谁看呢?再说这腰腿比例也值得一夸?比他可差远了。
      
      方天宇才转来不久,就把隔壁校Omega们的关注度从顾忱松这位校草身上抢去大半。
      
      倒不是方天宇长得比顾忱松好看,顾忱松颜值的精致度足够吊打十个方天宇。
      
      但顾忱松为人冷漠,自带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平时不是泡在图书馆就是自习室,不营业的爱豆,粉丝自然流失惨重。
      
      而方天宇却截然相反,他热情健谈,开朗幽默,随便几句话,就能逗得身边的Omega们咯咯直笑,不过几天,交际圈便贯穿育A育O。
      
      面对尖叫,方天宇将自己的食指覆在了双唇上,微笑着比了小声的手势:“记得保护嗓子,明晚我还要去听你们唱歌呢。”
      
      瞬间,Omega们再次高|潮。
      
      “什么?方天宇要来育O看校园歌手比赛!”
      
      “真的假的?”
      
      “可恶,早知道我也报名了!”
      
      “你报名也是破锣嗓子,别吓坏了人家,贺美人恐成最大赢家。”
      
      “切,贺雪郁左有秦峥嵘,右有未婚夫,才……”
      
      “才不怕多一个呢,哈哈哈哈哈!”
      
      正当众人哄笑时,却听到一人惊呼。
      
      “快看!方天宇那是在跟哪个Omega在墙角偷偷说话……额,不是Omega,太矮看错了,是秦峥嵘!”
      
      原本正准备离开的顾忱松的身子僵在了原地。
      
      “秦少爷怎么有兴致来看我训练?”方天宇将余茸堵在墙角,他此时汗还未干,浑身释放着难掩的荷尔蒙混合着信息素的味道,笑中带着些暧昧,“藏在后排也没有用,我一眼就看到你了,小——耳——朵。”
      
      听见方天宇再次唤自己的乳名,余茸瞬间呆住了。
      
      “你……你认错人了,我不叫什么小耳朵。”余茸硬着头皮回答。
      
      他想承认,他太想承认了,没有哪一刻余茸这么想说自己就是小耳朵。
      
      可他仍记得自己身上的责任,他绝不能供出秦峥嵘。
      
      “还想骗我?”方天宇继续逼近,语气十分肯定,“就算认错全世界的人,我也不可能认错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天宇哥哥。”
      
      方天宇的话不由地让余茸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自己那些年奶声奶气跟着方天宇满村跑的记忆,全部浮出脑海。
      
      蓦然,方天宇抓住余茸的手腕,将他的袖子微微往下扯了扯,用指头轻轻摩挲了一下余茸小臂上那条浅浅的痕迹:“你看你替我挨打落得疤都在,还想抵赖吗?”
      
      “放手——”
      
      说话的人不是余茸,声音来自方天宇身后。
      
      方天宇还没来得及反应,已被那人狠狠摔飞,直接撞到一旁的墙上。
      
      方天宇强忍着疼,眯着眼,半天才看清了那个已把余茸牢牢护在身后的真凶。
      
      顾忱松?

  • 作者有话要说:  实在抱歉,今天卡了一天,原来塑造一个撩O大师阳光海王白月光是这么难的一件事,OJZ
    QAQ明天大家也要来看小耳朵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