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不值 ...

  •   Passione组内最近在盛传,“上头的那位”换人了。
      
      最开始传出这消息的是办公室的清洁工——他来passione工作已经三年有余,每天的任务除了洒扫地面,就是为教父的办公桌献上最新鲜的花朵。
      
      教父喜欢新鲜芬芳的花朵,这在组内不是什么秘密。
      
      “从今天起,以后不用送花来了。”
      
      直到有一天,那位同样是金发的年轻参谋,轻描淡写地这样说。
      
      清洁工愣在原地。谁不知道教父多么恪尽职守,即使是发着高烧也坚持到岗,一年365天他缺勤的日子一只手数的过来。
      
      更不要说接连两天不来上班了。
      
      哦,三天。第三天,被告知不用再送来鲜花。
      
      清洁工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看着那位参谋坐在了办公桌前宽大的教父椅上,翻看文件的身形和教父如出一辙。
      
      或许该称呼他为新任教父?
      
      在这工作三年,若说完全不知道这位新任教父的过往那是不可能的。潘纳克特·福葛,即便有上任教父的命令和镇压,组里也时不时有人隐晦议论,议论这名金发紫眸的年轻人是多么老奸巨猾、两易其主。
      
      他和米斯达可不一样,也和已经牺牲了的布加拉提、阿帕基、纳兰迦不同——在和那神秘莫测的passione初代教父的交锋中,潘纳克特·福葛可是做了逃兵。
      
      知情的组员们都在内心将他永远钉在了耻辱柱上。
      
      清洁工还在迟疑,坐在真皮椅上的年轻人若有所觉,淡淡投来一瞥。
      
      清洁工悚然,忙打扫完地面,出了门。
      
      窗外,云霭遮日,风雨欲来。
      
      要变天了。
      
      ……
      
      酒店主会场一派衣香鬓影,觥筹交错,戴上面具后的名流纷纷化身妖魔鬼怪,在这奢靡无度的场合,只有外人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敢玩儿的。
      
      和热闹的主会场全然不同,这间房的气氛安静得诡异。
      
      卡尔薇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腰后被推了一下,山本英助压低的声音充斥不满:“你这女人还愣着干什么?现在可不是装矜持的时候!”
      
      ——她猛地回过神。
      
      “……汐华,先生?”
      
      沙发上的青年闻言看过来,没应声。
      被面具遮挡了大半张脸,卡尔薇不确定他有没有挑眉。
      
      目光的交锋只有两秒不到,她视线悠悠向下。不得不说,他很会穿衣服,纯黑衬衣没有任何花纹,就连领扣也扣到了最上一颗,活像个刚在现代社会醒来的保守吸血鬼,一寸多余的皮肤都不愿意施舍与旁人眼睛。
      
      但却挽了两边的袖口,褪至手肘处,露出线条漂亮紧实的小臂。镶钻底座的黑曜石袖扣在光线下跳跃着不刺目的光,他不喜欢logo,所以连袖扣都是专门请工匠定做,只在细节处体现出奢华和独一无二。
      
      他一向是个在这些细节方面都很讲究的人。
      
      卡尔薇缓缓呼出一口气,方才这段刻意转移自我注意力,让她勉强平静了些。
      
      扬起一个笑容,她走过去,不请自来地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被渔网袜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皮肤也因这个动作而越发柔软饱满,靠近大腿根部的脂膏似乎随时能从那些网格中满溢出来。
      
      卡尔薇并非是瘦若竹竿的体型,相反,在胸臀处甚至称得上丰腴,只是自到横滨以来穿衣大多宽松,倒是给人高瘦细长的错觉……现下,这一身足够惹火吸睛的兔女装,将她的曲线尽数勾勒而出。
      
      身后,山本英助因她这过于突然且大胆的行径而屏了口气。
      
      红发的兔女郎嘴角轻勾,“汐华先生……”
      
      她顿了顿,“今天的酒还对味吗?”
      
      男人并未给出反应,只是抬了抬眼。目光好似落在她身上,又迷离地松弛在这一室暧昧空气中。
      
      卡尔薇的手已经伸到桌面上,捞了一个杯子倒了半杯出来,“是Lily不对,今天劳烦先生等了这么久,Lily先给先生赔个不是。”
      
      话说得坦诚,酒却毫无诚意地只含了一口,就被放在了茶几上。
      
      山本英助刚要走,看着这一幕,又忍不住皱眉。
      却看见那红发女郎俯身吻住了男人的唇,竟是把那一小口酒渡了进去。
      
      与此同时,她的手也没闲着,只几秒就解开了男人扣到最顶上的领扣,露出其下一小片冷白的肤。涂着鲜红甲油的手指在皮肤上游走,颜色的对比极鲜明,也极具冲击力。
      
      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抵御得了这样的攻势。
      
      那场面太过活色生香,山本英助看得面红心跳,忙不迭走了出去,还不忘回过身将房门关好。
      
      几乎是门关上的同时,卡尔薇狠狠咬了一口男人的嘴唇:“你松开我!”
      
      说的是对方落在她后背的那只手。
      
      这一声过后,那只手却没有马上移开,而是缓缓下移,停在了女人的后腰附近,不轻不重地揉了一把。
      
      这是一个露骨、甚至能称得上“下流”的性暗示,即使是老练如她,也不由红了耳朵。
      
      “卡尔薇,红酒不要喝得很大口,要让酒充分地和唇舌接触,这样能更好地感受红酒的质感和层次。”他抵着卡尔薇的额头轻笑,两人的呼吸交缠,“这还是你教我的,不记得了吗?”
      
      他低下头,拱弄她的颈窝,如撒娇的幼兽一般亲吻露在外的锁骨,留下自己的气味来彰显领地。房间里冷气开得十足,卡尔薇的皮肤冰凉,隐藏在表皮下的绯红和热度被他的吻一寸寸唤醒,她只能看见他的发顶,黑发,只有发根处才是原本的浅金色,头顶的灯光打下一圈圈光晕。
      
      “听着,我今晚没时间和你做——”她不耐烦地推开他,“倒不如说你该给我一个解释?你这头黑发又是怎么回事?!”
      
      卡尔薇一边说一边重新穿好高跟鞋,看起来随时要走,事实上她也正打算离开——手被拉住,她没回头,听到身后响起的声音:“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呢?我很想你。”
      
      她怔了怔。
      上一次听他这样说,还是三四周前的那个夜晚,晚风吹得她微醺,意识于防备与放松之间的那道高墙上摇摇欲坠,猝不及防听到一句“我们都很想你。”
      
      那个时候她怎么回答的?
      
      卡尔薇迷迷糊糊地回忆,突然反应过来,这明明只是一个月左右前的事,竟然仿佛隔了半生。
      
      因为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
      
      “去你的,乔鲁诺,”她回过头,“别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现在,放手。”
      
      “我现在的名字是汐华初流乃。”他轻轻地叹了口气,“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乔鲁诺——初流乃的语气里听不出太多情绪,但总基调大概是“不赞同”。
      
      “当然了,就算是你也不能阻止我。”
      
      “之后呢?你杀了山本英助之后,打算怎么办呢?”
      
      卡尔薇顿了顿,她听得出来,这是和她打商量的口吻。
      
      于是她停下来,“好吧,看来你也知道我进退维谷。”
      
      杀了山本对卡尔薇并无好处,甚至会面对政府的追杀,如果不是因为任务所迫,她当然不会动这个手。
      
      可如果今晚任务失败,今后想要打入普罗米修斯内部就再无可能了。
      
      乔鲁诺不知从哪扯出一床空调被来,自脖子往下将卡尔薇包裹住,面对她投来的询问目光,他挑眉:“卡尔薇,你这样对着我,我会分心的。”
      
      他将“这样”二字咬得重,说完眼神向下,意有所指地隔着一层薄被停留在她胸口的位置。
      
      卡尔薇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察觉到她体温偏低。
      
      乔鲁诺:“其实你不该加入普罗米修斯。”
      
      卡尔薇:“其实你更不该出现在这里。”
      
      终于将话题扯到了这一点上,从刚才见到他起,她就一直在强压着自己的好奇心。
      
      屋里的光线似乎越发昏暗了,这间房没有窗户,唯一光源就来自于头顶的那盏灯。暖色的光落入眼前人的绿色眼睛里,在他瞳底流动,让人看不透内心。
      
      “因为你在这里。”乔鲁诺说,“你换了所有联系方式,我找不到你。”
      
      卡尔薇想都没想,“你撒谎。”
      
      “是,我撒谎。”
      他从善如流地改口,却说:“但是实话我一开始就和你说了。”
      
      是什么?
      
      她刚想问,却突然反应过来。
      
      【我很想你。】
      
      卡尔薇心头泛起了无言的感受。
      
      她尝试了很多句开头,然而都没成功。
      
      一句话在心头喉间浮浮沉沉三五回之后,她试探地道:“这不划算,乔鲁诺。”
      
      放下passione的所有工作,飞过亚欧大陆来到日本,这对于教父来说是一件风险多大的事情呢。
      
      更何况组内并不太平,那些窥伺者在暗处蠢蠢欲动,随时都有可能出手。
      
      正是因为想要抓出那些触角,她才选择孤身一人加入普罗米修斯、走上这条危险重重的道路。
      
      现在,他却直接出现在了这里,仅仅是因为一个在旁人听来有些幼稚可笑、只能是毛头小子才会有的困扰:他想她了。
      
      和那些潜在的巨大风险相比,这多不划算呢?
      
      “也许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先用价值来衡量,再决定执行与否。卡尔薇你知道,我也向来是这样做的。”
      
      “但和你有关的一切,我从没有考虑过这些。”
      “如果有的话,”
      
      他垂下眸,唇角微微上扬,那是一个可以称之为“笑”的弧度。
      
      在这样的场合下,卡尔薇甚至怀疑自己眼花。
      
      他的面具在方才已经被拿下了,高挺的鼻梁上有一道浅浅的压痕。金色的长睫浓密,却不卷翘,低低垂下来的时候,能将人溺毙在那样的目光里——他总能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即便碧色瞳底毫无温度。
      
      时隔多年,卡尔薇终于再一次见到他黑发的模样,却已经和记忆中那个瘦小的男孩大相径庭。
      
      “如果有的话,”
      他重复,像是思忖再三,最后目光低垂,字斟句酌:
      
      “那大概就是,我想知道要以什么为代价,才能让你爱上我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句和朋友探讨了很久。
    其实我觉得,像乔鲁诺这样的人,他就连算计都是坦坦荡荡,明明白白摆出来给人看的。
    所以就算他知道卡尔薇对自己的感情,他也要这样说,因为这就是他的算计,这样的坦诚也是他算计中的一部分。
    朋友原话:薇知道,茸知道,薇知道茸知道。但薇不说,茸就装不知道,偏找她要。
    (被可爱到了)
    ·感谢在2020-02-02 04:32:54~2020-02-29 15:31: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白哥的老婆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墨的本色、小夜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仁板 50瓶;余音袅绕、墨的本色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