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变心(修) ...

  •   中原中也离开时的表情卡尔薇没敢多看,确认他走后,她也没关门,回头看向太宰治,“我给你五秒钟,从这个屋子消失。”
      
      再多一秒她都担心自己忍不住,那样的话今晚这里要出命案。
      
      太宰治摊手:“我不能走。”
      
      “为什么?”
      
      “你刚注射完呢,”他从玻璃柜拿了两瓶矿泉水,递过来一瓶,“要不要猜猜,这层楼哪间房住着监视你的人?”
      
      卡尔薇差点拿水滋他一脸。
      
      她想起来,火种刚注射完后的一段时间,被注射者都处于危险、高攻击性状态。
      
      因此,普罗米修斯派人在周围进行监视,要是看到负责“驯服”的太宰治今晚就从房间出来,肯定会有所怀疑。
      
      “也就是说,按照程序,太宰君今晚一整晚都要和我待在一起,‘履行职责’?”
      
      “是这样哦。”
      
      卡尔薇指向阳台:“太宰君今晚睡那吧,外面空气流通好。”
      
      “我怕黑,”太宰治的衬衣扣子一直没扣好,他也不在意了,往这间套房里唯一的一张床上一倒,还拍了拍旁边,“过来一起?”
      
      “抱歉,现在没这个心情,酒店的计生用品也是我用不惯的牌子。”
      
      “哎呀,就聊聊天。”
      
      隔壁客厅自方才就传来挠门的声音,倒是没叫——小面包向来不爱叫。
      
      卡尔薇边往那走边回头:“你把猫关里边了?”
      
      “它好凶,送你回来的时候……”太宰治看出她的下一步动作,腾地跳起来:“你别开——”
      
      卡尔薇已经把门拉开了,眼前掠过一阵风,她下意识低头,余光捕捉到一道黄色影子。
      
      下一秒,影子落在了太宰治脸上。
      
      伴随着一声惨叫,床上地上都多了些绷带碎片。
      
      始作俑者没有发出过声音,连猫科动物打架斗殴前的哈气都没有。
      
      它只是在做完这一切后悠悠然转了个身,肉垫在厚重地毯上无声无息,踱到了卡尔薇身前,昂着头,终于是“喵”了一声。
      
      黏黏糊糊的,比起邀功,更像是撒娇。
      
      “我是不是破相了,”太宰治捂着脸从床上坐起来,眼神哀怨地控诉:“我就说了它很凶了!你怎么不管管。”
      
      “哎呀,你破不破相都没差。”卡尔薇敷衍。
      
      太宰治眼睛顿时亮亮的,“是说不管我帅气或丑陋,清一都会爱我如初吗?”
      
      “你没睡醒吧?”
      
      小面包的尾巴在小腿边上缠来绕去,卡尔薇心情大好,把它一把抱起来揉了揉,“做得漂亮,明天给你偷几个罐头。”
      
      小面包叫了一声,有些暗的光线下,圆圆的深色瞳孔滴溜溜地看着她,专注又认真。
      
      一人一猫对视三秒,卡尔薇败下阵来:“你怎么这么乖呀?我本来都不想抱你的。”
      
      “喵呜~”
      
      “我也很乖呀,清一来抱抱我嘛。”
      房中另一人不甘被冷落,发出聒噪的声音。
      
      卡尔薇:“爬。”
      太宰治:“嘤。”
      
      手机响了,是她的,小面包很自觉地跳下来,卡尔薇接过电话,下意识地皱眉。
      
      太宰治察言观色:“怎么,不想接啊?”
      
      “……算了。”
      卡尔薇按下接听:“仗助君。”
      
      哇喔,这不是那个小警察吗。
      太宰治挑眉。
      
      “汐华小姐,宫泽君醒了,”东方仗助言简意赅,“他说想见你。”
      
      医院走廊上都是消毒水味,梳着引人注目发型的青年贴着白瓷砖墙面,声音压得低低的:“你在哪,我去接你。”
      
      “……”卡尔薇掐了一下手心,声音平稳无波:“他情况怎么样?”
      
      东方仗助向来擅长把握人的情绪变化,他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感情,没有丝毫的担忧或如释重负。
      
      “宫泽君还好。”他说,“情况基本都稳定下来了,刚稳定下来就说要见你。汐华小姐,你现在在哪?”
      
      卡尔薇差不多能猜到,为什么宫泽贤治会这么迫切地想要见自己一面。
      
      对于那个男孩来说,亲手伤害了姐姐,是一件让他十分不安的事情吧。
      
      宫泽贤治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卡尔薇甚至能肯定,他自醒来后到现在,任何与她相关的问话,他都缄口不言——他在以前就察觉到她特殊的工作性质,也许此刻正担心她是不是被警方抓住了把柄呢。
      
      所以,她一定要从现在开始,和他划清界限。
      她绝不会用他去试探普罗米修斯。
      
      “麻烦仗助君,替我和他道个歉吧,我就不来了。”
      
      “……什么,汐华小姐是什么意思?”
      听到了完全在意料之外的回答,东方仗助惊愕地睁大了眼睛。他回头看了一眼,病房内,全身插满管子的少年还躺在床上,目光却仿佛投向这边。
      
      那样真挚的恳切,让他几乎如芒在背。
      
      东方仗助顿了顿,重新说道:“是因为在忙吗?没关系的,我今天和明天都有时间,随时可以来接你。”
      
      “抱歉,仗助君,不用来接我了。”
      卡尔薇垂眸看着地毯纹路,“是我自己的原因,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和那个孩子见面了,替我和他道个平安吧,让他好好在医院养着。”
      
      加入普罗米修斯之后,她就不能再和英雄、警察之类的人过多往来了。宫泽贤治就是一根被普罗米修斯拿捏住的、暴露在外的软肋,而他被注射了火种之后,对于卡尔薇来说,更是一个无声的警告。
      
      这样的情况对于她而言已经很糟糕,倘若今后再因为宫泽贤治的事,过多地与龙卷、与东方仗助所代表的英雄协会和警方扯上干系,落到普罗米修斯那边,很有可能会将其变成某个任务的内容,以此来试探她的忠心度。
      
      比如,双面间谍……之类。
      
      卡尔薇不想给自己多找麻烦。
      
      东方仗助只觉得自己一口气全堵在了胸口,结结实实噎了一把,他实在不明白,才短短一天时间,为什么汐华清一的态度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是因为觉得弟弟是个麻烦,所以想尽早抛弃吗?
      
      ——等等。
      
      不对。
      
      他突然反应过来,这件事还有别的可能性。
      
      “我能问一下,”东方仗助说,“汐华小姐觉得我的头发帅气吗?A不A呢?”
      
      卡尔薇:“……”
      
      合着他以为她被人控制住了吗?
      这都什么狗屁试探问题。
      
      不愧是你.jpg
      
      卡尔薇挑眉,“仗助君,你这样让我很困扰。”
      
      东方仗助:“……嘎?”
      
      不、不会吧,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那那那,刚刚那么问岂不是很奇怪!!
      
      医院走廊上,青年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红。
      
      卡尔薇不慌不忙地继续补刀:“而且,我有恋人的。所以仗助君,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呃,不太合适的话了,我的恋人会介意的,他本来就因为我和宫泽贤治走得近不高兴了,我刚刚才和他发完誓,以后不会再去见宫泽贤治了。”
      
      卡尔薇把手机递到太宰治嘴边,“你来讲。”
      
      这么喜欢败坏她风评,就让他一次性败坏个够,反正现在是晚上,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足够让东方仗助相信,她就是一个没有一点主见和底线,会因为一个男人的控制欲,连弟弟都放弃的愚蠢女人。
      
      “是的,仗助先生,”太宰治一脸“我懂我都懂”,猛地拔高声音:“清一说她对你一见钟情,深深为你帅气且充满猛A气息的发型所神魂颠倒,短时间内不好意思再见到你,正打算以后趁你不在,偷偷去见弟弟呢!”
      
      东方仗助:“……”
      东方仗助:“?”
      
      太宰治把手机还给卡尔薇,“他把电话挂了。”
      
      卡尔薇对他笑:“你也挂了。”
      
      -
      
      化装舞会在第二天下午五点开始进场。
      
      卡尔薇顶替的女孩,“花名”Lily,是一名高级应召女郎。因为长相出众身材优越,在圈子里很吃得开,之后结识了不少有身份的人,时常出入一些所谓的高级场合。
      
      这一次被山本英助选中,要去送给那位身份未知的人,也是因为有人在中间牵线搭桥。
      
      幸运的是,山本英助在这之前从未见过Lily。
      
      卡尔薇在长风衣外套里先换好了那套兔女郎的妆扮。渔网袜箍得她大腿根有些痒,这位应召女郎的腿看来没她长——算了,女人之间老攀比这些也没意思,还不知道这位倒霉的Lily现在被关在哪……或者已经不在了。
      
      她走出酒店门,山本英助安排的车已经停在大门口。
      
      司机很年轻,沉默寡言,一路上都没说话,可能是习惯,也可能是打心底里瞧不起这样的女人。
      
      到了会场入口,卡尔薇从手包里拿出兔耳的半遮面面具戴上,下了车。
      
      门口有负责接应的人,领着一起进了后台的化妆间。化妆间里,同卡尔薇一样打扮的女人还有四五个,都在镜前补妆。
      
      “这个是谁?”
      “红头发,看起来像是Lily——我就知道她会来,以后肯定又要炫耀了,烦不烦。”
      “我看不像,她好像没这么高。”
      “高跟鞋的原因?”
      ……
      
      其他人的窃窃私语并没有逃过卡尔薇的耳朵,她只庆幸这位Lliy似乎人缘不佳,即使有人感觉到不对,也不会过来打招呼。
      
      卡尔薇从手包里拿出口红——这是她刚上车时,那名司机递过来的,估计是那位“大人”的喜好。
      
      口红是大牌,全新没拆塑封,浓烈的红色,她在意大利也有一只……也可能弄丢了,要知道这样的小件总是会自己长脚。
      
      托乔鲁诺的福,卡尔薇有数不清的口红,买重的色号数不胜数,涂了一次就丢一边的更多,但这手里的这一只,却是少有的印象深刻。
      
      她涂好口红,盖好后在手里把玩了两圈。
      
      [总感觉哪里不对。]
      
      [但是……应该不可能才对。]
      
      陆续有人出门,卡尔薇把风衣外套挂在衣架上,跟在一个猫女打扮的人身后一起进了内场。
      
      内场入口的安保很严,一共四个入口,每个入口都有穿着黑西装的高大男人站岗,还有监视器——要在大厅动手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卡尔薇在内场四周转了一圈,注意到其中一个入口外延伸出一条走廊,走廊过去是扇扇紧闭的房门。
      
      她都不用进去,也知道那些房间是用来干什么的。舞会气氛好到一定程度,总要找些地方给名流们抒发一下心中情感。有些甚至不用看气氛,比如刚刚走在她前面的那名猫女郎,这会儿已经进了其中一间房。
      
      晚上六点,舞会的各类工作人员皆已就位,六点半,衣冠楚楚的人们陆续进场。
      
      卡尔薇站在场边,那是她接到的通知里要求的站位。在她面前路过的宾客很多,偶有驻足停留者,似乎在估量她的价位,但最后都没有上前,也许是因为舞会的主人还没露面,不敢轻举妄动。
      
      名流人士的脸色都覆盖着面具,极少有同行者,仿佛皆互不相识——多半是装的,毕竟在这种场合,大家都多少有点默契:戴上面具以后就不是人了。
      
      一双皮鞋停在了卡尔薇面前。
      
      她慢慢抬头看,是一个成年男人,深色西装,头发梳得油光锃亮,苍蝇都站不住脚。
      
      “你是……”他声音很低沉,像是怕被认出来,刻意压低的,“是那个……Lily?”
      
      谢天谢地,眼前这位还能想起礼物的名字。
      
      卡尔薇扬起微笑,“是我。”
      
      兔女郎的肤色白,被深红的抹胸短装一衬,近乎晃眼。她的唇形很饱满,并不是符合亚洲传统审美的“樱桃小嘴”,但也没有贴合欧美人刻意追求的丰盈感,而是恰恰好的大小。
      
      因为半遮脸的面具,她只露出了下半张脸,冷白的皮肤上,涂着浓艳颜色的唇是最抢眼的存在——笑起来的时候,唇角绷直、线条变尖锐,和略锋利的下颌配合着,有种扑面而来的攻击感。
      
      但,“宠物”的攻击感……往往更能激起人的驯服欲。
      
      山本英助不由得屏住呼吸。
      他有些后悔,将眼前的女人选作礼物了。
      
      “跟我来。”他说,“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卡尔薇露出恰到好处的意外:“先生不是……?”
      
      “怎么,还害羞了?”山本英助笑得让人不舒服,和电视屏幕中示人的形象大相径庭,“卖都卖了,和谁不是做呢?——这个是你的本职工作啊,你肯定没问题的吧?”
      
      卡尔薇抿唇笑:“当然了,我只是因为今晚不能和先生您共度而遗憾了一会儿。”
      
      不然还能慢慢处理,她偶尔会喜欢看猎物垂死挣扎的样子。
      
      山本英助带她去的房间就在走廊上,左数第三个,门关得严严实实,隔音很好,卡尔薇不确定里面是不是已经开始了——毕竟她一直盯着这一块儿,四十分钟前到现在都没看到有人进出。
      
      里面的那位大人,总不至于一个人在打坐吧?
      
      但是如果还有别人……一晚上要杀掉三个,她又有点嫌麻烦。
      
      山本英助在门口停下来,手指屈起,恭敬地敲了三声。
      
      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声“进来”。
      
      卡尔薇顿了顿,她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但语调又实在是很陌生。
      
      山本回过头,食指抵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卡尔薇点头,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里面光线偏暗,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摆着一张沙发、一个茶几,还有一张床。
      
      空气里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只有一点淡淡的、杉木松针混合的男士冷香。
      
      沙发侧对着房间门,而这间房里唯一一个人正坐在沙发上,微抬着下巴,似乎正看着这边……看着卡尔薇。
      
      卡尔薇很意外。
      因为这个人看上去过分年轻了。
      
      黑色的长发披散在他肩头,和身上黑色衬衣几乎要融为一体,青年的坐姿很舒展,双臂自然地搭在沙发背上,他戴着一个猫耳面具,这让他看起来有些可爱,但周身的空气却隐隐传达出不一样的信号——卡尔薇将这理解为气场,或者说是魄力。
      
      面具只盖住了他半张脸,往下则是个精巧而具有棱角的下巴,他的嘴唇微微闭着,既不上翘也不紧抿,同他整个人一样,看上去很放松。
      
      ——而且眼熟。
      
      卡尔薇屏住了呼吸。
      
      她目光缓缓上移——有不少“上等人”会将这样的行为视作冲撞,但是她并不在乎。
      
      青年的面罩也是黑色,皮革质感,覆盖住高挺鼻梁,这样的鼻梁在亚洲人中少见,而且弧度同样令她感到眼熟。
      
      再往上……
      
      卡尔薇愣在原地。
      
      ——再往上,是一双沉静的绿色眼睛。
      
      山本英助殷勤的介绍声适时响起:“汐华先生,她是Lily。”

  • 作者有话要说:  卡尔薇:?你什么时候染了头?
    我最近过得好甜awuuu请大家督促我更新,不然我就网恋去了(不是),喜欢了很久的人终于取得了小小进展(比划),做梦都要笑醒了。
    ·感谢在2020-01-29 21:43:02~2020-02-02 04:32: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莫斯斯、鱼干冻椅子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