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驯服(小修) ...

  •   下午五点,路上车水马龙。武装侦探社楼下的咖啡馆内,染上橙色的日光从一旁的玻璃窗外投进来,落在窗边青年柔软而微微卷曲的棕发上。
      
      [我同意加入。]
      
      这是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骨瓷杯中的咖啡只剩下薄薄一层淡棕色,覆在杯底。太宰治低垂着眼,脸上泛出淡淡笑意。
      
      但如果细究那双漂亮到近乎剔透的鸢色眼瞳,便会发现那笑意到了眼底,皆数化作了“无趣”。
      
      他将电话拨了过去,声线轻佻:“怎么这么快就决定好了?还以为你会多犹豫几天呢。”
      
      “我没空。”
      
      “真是女强人啊,清一。”
      
      卡尔薇没太多耐心同他扯废话,“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普罗米修斯的人?——太宰君应该知道,我会这么爽快地答应加入,绝对不是抱着什么给组织做贡献的心思来的吧。”
      
      “嗯哼,我可什么都没说哦,不要去猜女人心,这还是清一教我的呢。”太宰治笑道,“如果是想见组织里其他干部的话,还不行。”
      
      卡尔薇:“怎么?”
      太宰治:“因为清一还没有注射火种啊。在没完全确认你的身体状况前,首领不会安排其他人和你见面哦……不过,注射时会安排一两个人过来作为见证人吧。”
      
      卡尔薇把被小面包含到嘴里的手指抽.出,嫌弃地在它毛茸茸的翘屁上擦了擦,“那什么时候注射?”
      
      “清一想什么时候注射?这可是个有仪式感的事情啊,女孩子应该会比较注重仪式感吧。”
      
      卡尔薇:……
      会把这种事也当做一个仪式来看待,除非她真的疯了。
      
      太宰治说,在注射时普罗米修斯会安排人在旁边。
      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协助他控制被注射人,应该……也是为了确认“能力”吧?
      
      普罗米修斯知道她的能力是什么吗?
      
      太宰治呢?她捡到宫泽贤治的那个下午的确发动了【偷天换日】,但她只是将“水”作为一种元素,从空气中替换了出来,这也是造成宫泽贤治出现溺水表现的原因。
      
      太宰治知道她的能力,其实不仅仅针对“水”吗?接受火种的人必然失控,如果她到了那时,无法控制自己,以空气作为媒介替换别的元素……他能控制得了吗?
      
      [——算了,担心他的死活干什么。]
      
      卡尔薇把小面包赶了下去,站起身拍拍裙摆上的毛,“那就明天吧。”
      
      不能给自己犹豫反悔的时间。
      
      青年脸上的笑意终于漫入眼底,“我就喜欢清一这果断的作风,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彼此彼此,太宰君赊账的样子也很了不起。”
      
      -
      
      傍晚下了一场暴雨,将整个横滨洗刷一新。
      天色完全黑下来后,已是华灯初上,夜色未央,将一切潜藏在城市角落的危机隐匿无形。
      
      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里,中原中也照旧听完医务人员的汇报,将情况反馈给森鸥外首领。
      
      “唔,最先抓的那名注射者,最近的精神失常症状已经越来越明显了么?”
      森鸥外轻抿了口红茶,又像是被烫到一般,抽了一下冷气。
      
      被旁边的爱丽丝好一顿嫌弃。
      
      “是的,首领。根据体征,虽然近几次测试中,能力呈现衰退趋势,但攻击性在缓缓上升。”
      
      “哎呀,还真是糟糕的情况呢,中也君。”森鸥外像是颇头疼地皱了下眉,“你说,如果我们和普罗米修斯合作,以后要控制部下都依靠火种,那可怎么办啊?太过依赖别人可不是成熟大人该干的事,你说是吧,小爱丽丝?”
      
      “哼,林太郎明明知道还要问我,林太郎才是小孩子吧!”
      一身哥特萝莉打扮的小女孩很不耐烦地别过头去,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中原中也无视这一切,径自说道:“首领,我认为普罗米修斯在知晓火种副作用的前提下,将其在世界范围传播,不是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
      
      即使他们是黑手党,也有原则。
      
      “是哦,中也君和我想的一样呢,要是到后面他们提价,那可怎么办?”
      黑发男人摊手,苦恼又无奈地说。
      
      “对了,中也君,”他又突然转了话题,“听说汐华小姐在这附近开了一家花店?”
      
      中原中也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是的,就在马路对面过去的第一个路口那里,我听派去监视的部下说了。”
      
      “汐华小姐这是打算常住横滨呐…不过,花店么?”
      
      森鸥外露出一副沉思的模样,之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这样吧,来者都是客,更何况汐华小姐之前和我们的合作也颇愉快,不是么?我看大楼里,也是该多放点鲜花绿植了,小爱丽丝也很喜欢的对吧?”
      
      “我要玫瑰花,玫瑰花!”
      
      “是哦是哦,只要是小爱丽丝喜欢的,我都会弄到哦——那么中也君,就先这么定下吧,以后我办公室里每天的鲜花,交由汐华小姐来布置。”
      
      中原中也迟疑:“首领的意思是,想要将汐华小姐招进——虽然她的确辞职半年了,但……”
      
      森鸥外打断他的话,“不着急呀。”
      他比了根食指压在唇边,神秘地眨了眨眼:“有些事啊,还是慢慢来比较好,中也君。”
      
      -
      
      太宰治发过来的地址是在一间废弃仓库。
      
      仓库位于横滨靠近郊区的位置,应该废置一段时间了,空气中漂浮的尘埃很多,卡尔薇刚推门进去时,被呛得一连打了两个喷嚏。
      
      她往里走了两步,看见两个陌生人,一男一女。在他们旁边,是一把与这间废仓库格格不入的、附带手铐脚铐的椅子。
      
      ……这play看起来还行。
      
      “汐华小姐。”
      那两人听到动静,看了过来,神色语气一派平静,察觉不出任何情绪。
      
      卡尔薇耸了耸肩,“是我。你们是组织派来的?”
      
      “是,我是佐佐木光树,这位是长崎优理。”男人向她介绍,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两人不约而同地朝旁退开几步,意思表达得很明显。
      
      卡尔薇走过去,坐在了椅子上,不过佐佐木和长崎却没有马上将她铐住,而是守在一旁,显然在等人。
      
      不多时,门口也传来了喷嚏声。太宰治推门而入,他看起来比卡尔薇之前的状况还糟一点,就差流出眼泪。
      
      “真是的,换季本来就很容易过敏的呀……”他瓮声瓮气地说,朝三人的方向走来时还不忘抱怨:“干嘛选在这么破的地方,我都感觉要得鼻炎了。”
      
      说完又是一个喷嚏。
      
      卡尔薇简直没眼看。
      
      佐佐木走到一旁的密码箱边,长崎优理则是上前接过太宰治脱下的风衣外套,随后垂着眼站到了最边上。
      
      “太宰先生,这里是本次注射用的‘火种’,请您拿好。”
      佐佐木将密码箱打开,取出其中的药剂配置好填入注射器,小心翼翼地递到了太宰治手中。
      
      卡尔薇一言不发地看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将她的双手拷在椅子的扶手上,接着是双脚脚腕,最后,还不忘把皮带从她腰际穿过,牢牢固定在座位上。
      
      太宰治把玩着手中小巧的注射器,眯起眼睛看过来:“第一次看到清一这个样子……”
      
      她直觉这人又要说出一些让人手痒的话。
      
      “——还真是,让人忍不住想做点什么啊。”
      
      卡尔薇笑了:“可以啊,如果是太宰君的话,我没有意见,不如说是很愿意。”
      
      一切准备工作完毕,普罗米修斯安排来的两人都已经退到了最边上,眼观鼻鼻观心的神情。
      
      太宰治却把注射器放到了胸前的口袋里,他走到卡尔薇身前,微微俯下身来,道:“清一,现在你的处境不太妙,还是不要开玩笑。”
      
      “太宰君是在害怕?”
      
      “没错……我在害怕,”他避开了她的目光。
      
      “怕我会,忍不住当真。”
      
      青年缓缓伸出了右手,轻覆在女人被铐住的手上。
      
      两人的手都十分漂亮,十根手指交叠,无一不是纤细修长、骨节分明,而在此基础上,却又有着微妙而显著的不同:那是一种,“主导”与“被主导”的关系。
      
      居于主导的那只手动了动,五根手指随之蜷曲了些,温柔又缱绻地缠住那“被主导”的手指。
      
      这样寂静无声、宛若老旧放映机放映一部无声胶片的十指交缠,只会让人想到恋人之间无言的海誓山盟。
      
      卡尔薇看着太宰治蹲在了她身前,动作不同造成的高低差使得此刻的她拥有了一个俯视的角度,她因而能看见青年低垂地、如羽扇般的纤细长睫。
      
      下午的日光从旁边的破碎玻璃窗里漏进来,有几滴落在了他的脸上。此时此刻的太宰治看起来,更像一座静谧优美的、神的雕像。
      
      “……我真是,舍不得。”
      她听见低低的呢喃。
      
      于是挑眉:这又是一个来自于眼前人的憧憧幻影。
      
      掌心传来的粗糙颗粒触感,提醒着她这一切都不过是个海市蜃楼。
      
      “好——”青年腾地站起身来,拔高了声音:“一想到接下来能看到清一不同于以往的模样,我就很兴奋~”
      
      太宰治一边说,一边就差摩拳擦掌:“要知道,注射了火种的人啊,五分钟左右就会开始全身颤抖,呼吸紊乱——超sexy的噢!”
      
      “而且啊,清一清一!”他又探下头来,把脸伸到卡尔薇面前,眼里全是期待的光:“待会请不要大意地揍我吧!我好喜欢~”
      
      卡尔薇面无表情:“行。”
      
      太宰治安静下来,从口袋里取出了注射器,“那么,我要开始了。会有些痛,清一要是忍不住可以叫出来的呢。”
      
      她没理他,看着那枚形状奇特的小注射器靠近,贴在了脖颈的皮肤处。
      
      刺痛的感觉只有一瞬。
      
      这一秒过后,室内的气氛顷刻间变得不同了。
      
      ——佐佐木光树与长崎优理,猛地警惕起来。
      
      太宰治依然聒噪:“怎么样怎么样?有感觉了吗?唔噢唔噢,我都要忍不住了!”
      
      卡尔薇垂着眸,一点点数着时间的流过。在第240秒后,她的呼吸开始一次次急促,全身也抑制不住地轻颤起来。
      
      241,242……室内的空气几乎凝固了,静寂得只能听见杂乱无章的喘.息声,每一次呼出气体都伴随着全身的颤抖,她的表情一点点变得狰狞。
      
      ——第270秒,她毫无预兆地挣断了手铐,先前未被握住的那只手在一瞬间抓住了青年的脖颈。
      
      佐佐木与长崎冲上前来——
      
      “人间失格。”
      
      伴随着这一句轻飘飘话语的,是空气中一片片剥落的尘埃。
      
      太宰治伸手,接住了昏倒在怀中的女人。
      
      鬓发已经被冷汗打湿,凌乱地贴附在额角。她看起来狼狈极了,先前的高傲寻不到一丝影子。
      
      太宰治将她的头发一点点捋好,他在这件事上惊人的有耐心,动作细致得几乎能被称为温柔。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这位“驯兽师”的脾气与心性是多么的古怪且捉摸不透,佐佐木一定会认为他们之间有着特殊亲密的关系。
      
      青年摸了摸自己暴露在外的脖颈,侧头看向边上两人:“已经没事了。‘能力’的话……暂定为‘腐朽’吧。”
      
      她刚刚将他脖颈上缠绕的绷带,瞬间变成了尘埃。如果人间失格发动得再晚一步,此刻他也不会好好地站在这里了吧。
      
      佐佐木与长崎,不约而同地出了一身冷汗:“驯兽师”,真是一份危险的工作。
      
      在他们没有看到的死角,太宰治慢慢地把手垂了下来。
      
      那上面还沾有不少极细的土壤颗粒。
      
      和此时昏倒在他怀中的女人,先前被握住的那只手上沾染的一模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的高铁回家,我瑟瑟发抖……最近大家真的要注意安全,尽量别外出QAQ
    茸茸很快就要上线了,长期的那种,欢迎大家来看他们谈恋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