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酿个队长 ...

  •   
      宫御的游戏ID一点儿都不俏皮有趣,却又直白地彰显自己的个性。他以ELV为荣,所有的id都是用“ELV的xx”的格式。ELV的E,ELV的v,ELV的V,再到ELV的Roi,全都用过去了。哪怕官方给职业选手们一个月一次的免费改名机会,他都雷打不动的以“ELV的xx”做ID。以至于战队和他个人的粉丝全都学着他的习惯给自己改名,一些黑粉也学着如此做些招人烦的事情来招黑。
      
      因为人太多了,所以大伙儿也不知道顶着ELV名头的玩家到底是哪些人。眼看着要赢,可是却和自己无关,不是要C的那一个,傀儡师真的是难受。他也不在队伍里骂了,干脆开了全图模式喷。
      
      宫御还没怎么样,对面的先有人炸了。对面的刺客是宫御的铁粉。他所有的进攻思路和操作技巧,都是跟着Roi学的。现在竟然有人当着他的面侮辱自己喜欢的战队!
      
      这特么能忍么!必不能啊!
      
      然后他就和傀儡师对喷起来了。二人正摸索着彼此的词汇量,宫御的雁刀忽然出现,一菜刀把躲在柱子背后打字的敌方刺客一波带走,然后顺着柱子跑了。
      
      敌方刺客:【……】
      敌方刺客:【……钓鱼?】
      
      傀儡师口出恶言,早被直播间里的观众骂了个狗血淋头。看对面刺客伸张正义,大伙儿纷纷叫好。谁想到宫御如此无情,连粉丝人头都不放过,手起刀落拿了就走。两个省略号里满满都是郁闷,这一腔真心终究是错付惹!
      
      观众留下满屏幕无情的哈哈哈。
      
      因为宫御的打岔,二人的骂战没有再继续了。不过对面刺客记仇,被雁刀拿了一次人头就想拿回来找回场子。被雁刀反杀了两次,终于意识到了实力的差距。目露凶光彻底盯上了刚才侮辱ELV的傀儡师,只要傀儡师一冒头,就要了解此人性命。
      
      来回两次,队友们也看出来傀儡师被盯上了,根本都不想救他了。傀儡师从原来的破口大骂,到后来被杀得没脾气,干脆就开始白送,还在公屏上报告自家队友的位置。显然是自己不过好,别人也别想好的类型。
      
      不过这终究是个团队游戏。
      
      傀儡师已经彻底崩了,但近战和射手在初期的略微小崩后在宫御帮了一两回后立刻找回了节奏。他们思路清晰,清楚地明白游戏真谛——遇到大腿要牢牢抱住!两人干脆跟着雁刀,走到哪里跟到哪里。
      
      再加上他们这里还有个无脑冲的肉坦。虽然无脑但豁的出去,不打到最后一刻不离开的。正面战场拖得越久,给刺客的机会就越大。
      
      献祭了傀儡师,宫御带着队友一路杀到了对面的基地。虽然对面一直不肯放弃,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瞧着自家的防御系统被打破。把自己的角色停在一根石柱上,宫御点开了对面刺客的属性面板。整局游戏都没搭理过人的宫御开始打字。
      
      【速度溢出,隐匿太少了。】
      
      对面的刺客立刻回复:【你懂什么!Roi就是这么点的!】
      
      不过赢了自己的一次,就对自己指手画脚,你算什么东西!刺客心中不屑。此时宫御直播间里的观众已经笑疯了。面对Roi神亲自指点,竟然不知珍惜,等会儿怕不是要回去哭?也有人说既然是ELV的粉丝,竟然不知道今天Roi回归吗?怕是一个假粉。
      
      更多的则是虚心求教应该怎么点属性的。
      
      被反驳了宫御也没说什么,反正他也是天生话少。有人曾统计过,一局游戏里宫御说过几句话。前后超过十句都已经是比赛焦灼了。如果超过20句,那当天ELV的发挥一定崩如泥石流,队员回去各个都要被打屁股。
      
      平时直播的时候更是埋头打游戏不互动,粉丝送了礼物在弹幕里自己感谢自己。今天回归,路人泥潭局里还有点互动,已经是天见的难得。
      
      终于对面的基地被推平了,雁刀带着自家队友们踩在傀儡师的尸体上获得了游戏胜利。在画面退出前,宫御忽然又打了一行字。
      
      【对你来说速度溢出,手速跟不上,不用学我。】
      
      游戏结束,结算界面跳出,双方再也看不到彼此的信息。
      
      对面的小刺客看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他似乎意识到什么,凑近屏幕确认了一下这名雁刀的ID,然后一个激灵退出了游戏全屏看了看电脑右下的时间。随后嗔目欲裂,不敢确信地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最后,他颤抖着嘴唇,问自己的室友:“……今,今天几号来着?”
      
      室友头也不抬,“10号啊……”
      
      小刺客倒吸一口冷气,“……不是9号吗?”
      
      “你打游戏打傻了吧?”室友抬头,看他电脑屏幕黑着,笑道,“你不是说今天要看Roi直播么,怎么还打游戏?直播早开始了吧……”
      
      Roi一个词就像是一个榔头,duang一下敲在小刺客的脑门上。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遇到的事情不是梦,整个人彻底呆在原地,张着嘴,愣住了。
      
      不管小刺客在错过偶像直播的大悲,又遇到偶像亲自指点的大喜中怎么人生分裂,反正ELV的队员们已经彻底在会议室里笑成了傻逼。
      
      “哈哈哈,队长太坏了!他一定是故意的!”
      
      “过分,还说人家手速跟不上!我看人小刺客打得挺好的。”
      
      “队长的出装本来就奇葩,一般人不适合。”
      
      “我的天,我好想看他的表情,哈哈哈哈哈!”
      一个个敲着桌子幸灾乐祸,发出震天响的动静,再厚的楼板也挡不住。乔嘉树隐隐觉得自己头顶的楼板在摇,摇下了无数灰尘。他摇摇头,戴上耳机,点亮了重播键。乔嘉树看的正是宫御一场封神比赛的视频。
      
      在外界对ELV两位队长的交替风波进行无数猜测时,乔嘉树所做的事情多少有些出乎大伙儿的意料。他既没有想尽办法争取自己在ELV的位置,也没有接触别的战队想要跳槽。而是用最快的速度去了解这位前队长的作战风格——仿佛根本不担心宫御一回来,他队长的地位就会不保。
      
      画面里,宫御的刺客在对面四个人的包围下还能越墙逃生,解说大呼幸运牛逼,观众的欢呼声如山如浪。乔嘉树再次按下暂停键,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在四人包围下还能逃生,固然是有他技术超然的原因。但也是当局者迷,对方被ELV这种两头浪的作战风格给迷惑了。简单点来说,就是ELV根本就是把自己分裂成了两个队伍。宫御一个人是一支,另外四个人是一支。
      
      而在比赛开始,宫御的过分强大彻底震慑住了对面,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他的强劲实力是悬在对面头顶的宝剑,让他们直接认为Roi是ELV的直接力量,如果不能按住Roi,那比赛必输无疑。
      
      可旁观者清,宫御的Roi和队友的节奏是脱节的。说好听点,是宫御的迅速崛起为队友的发育保证了时间。难听点就是宫御抢夺了队友的发育资源,靠着吸血成就了自己的强大。
      
      这场比赛,从刚开始的选职业时就透露出了自己的怪异。解说很奇怪地问:“哎,ELV的前四位都选择了后期发育英雄,很显然是要稳扎稳打的。可是他们的队长却选了一个前期英雄啊,莫非是有什么战术……”
      
      ……完全就是一匹独狼……
      
      乔嘉树在心中叹气:这个类型的不好对付,不仅仅是自己习惯不了他,恐怕他也不能习惯自己。想到刚才在会议室里随意一眼。大屏幕里的雁刀在城镇里飞檐走壁,精准地落在每一个物资掉落点上,没有一丝一毫时间和动作上的浪费。
      
      这个男人对游戏里会出现物资点的地点和刷新时间了然于胸,每一条道路每一个建筑角是什么模样都一清二楚。不仅仅是巴别塔这张地图,恐怕其他地图也是如此。乔嘉树自认对Aurora无比熟悉,但也做不到宫御的程度。
      
      乔嘉树关掉了视频,继而打开了宫御的直播间。他已经没有继续对抗比赛了,而是在英雄训练营里。他操控着雁刀,正从不同的角度对练习靶发起攻击,显然是对这个英雄有了自己的想法。至于弹幕里刷过一排排要他继续比赛的要求,根本当没看到。
      
      乔嘉树看着直播间里的弹幕,抬了抬嘴角。心道:一匹自信且有着强大实力的独狼。
      
      此时,房门被敲响。乔嘉树打开门,ELV的经理李小牧睁着一双无辜如凝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大眼睛,幽幽地看着乔嘉树。
      
      ELV的现队长:“……”
      
      “嘉树啊……”李小牧仿佛说一个字就要吐一口血,“有件事情需要通知你一下……”
      
      乔嘉树本来想请他进来说,可见李小牧这个样子深怕他一进门就发生些什么说不清的血案,只好站在门口问:“……嗯,什么事?”
      
      看他这样拒绝的姿态,李小牧倒抽一口冷气,说话的声音更抖了:“就是明天宫御要回来了。到时候呢,会有一个采访。你作为现队长,俱乐部希望你向大家展示一下我们战队内部和谐友好的氛围……”
      
      不要撕逼,不要打架。
      
      李小牧在心里把后面八个字补完,然后小心翼翼地觑着乔嘉树的脸色。然而,乔嘉树的脸色就是没有任何脸色,只是很平淡地点点头,说:“嗯,我知道了。”
      
      “……”
      
      “……”
      
      两人对视着,乔嘉树问:“还有什么事么?”
      
      李小牧在心中发出一声嘤咛,可面上却不敢表露半分,迅速地摇头说:“没有了,你好好休息,保持好心情哦,我走了!”
      
      然后迅速奔走,完成了弱柳扶风到日行十万八千里的究极进化。看着他逃命般的背影,乔嘉树的嘴角又翘了翘,关上了房门。
      
      李小牧奔到楼梯口,正巧遇上了从会议室下来的李不凡等人。李不凡瞧他一脸惊魂未定,大惊道:“李经理,如此模样,莫非是有人要夺你清白!”
      
      肖威一瞪眼,也是大惊,对着李不凡说:“竟然还有人能比你更变态?”
      
      李不凡说:“我也很惊讶啊!”
      
      李小牧手捧心脏,泪光点点,“我刚刚被要求去见乔队长……”
      
      四人倒吸一口冷气。
      
      李小牧靠着扶梯,往事不堪回事状:“去通知他,明天宫御回来。”
      
      四人肝胆俱裂,如遭雷击。
      
      李小牧掩面悲戚,语不成调:“还叫他在记者面前和谐友爱一点,不要撕逼。”
      
      四人几乎当场去世,羽化登仙。
      
      李不凡痛心疾首,指着经理说:“李经理,你好大的狗蛋!不,狗胆!”
      
      李小牧:“嘤嘤嘤!”
      
      楼一振在一旁吐槽:“我以为我们被队长抓到看队长直播已经够倒霉了,想不到,啧啧啧……”
      
      他嘴里两个队长,在场之人都明白指谁。听他这么说,李小牧颤抖手指指着他们,“你们,你们竟然当着嘉树的面出轨……你们,你们好大的狗胆!”
      
      “不!”李不凡嘶吼,“我们对队长的真心日月可鉴!”
      
      “……哪个队长?”
      
      李不凡嘴里一个打滑:“酿个队长……”
      
      “……”
      
      众人面面相觑,肖威心有戚戚:“队长……他应该不会生气吧。”
      
      “我之前其实想问的,”程南苦着脸,“可是看到队长的脸,又不敢了。”
      
      “从队长的脸上的确看不出什么,”李不凡回忆着每次提到宫御时乔嘉树的脸色,脸上的颜色都绿了两层,“天煞哟,为什么两个队长都不爱说话。”
      
      肖威底气不足地说:“你们别瞎猜好么,队长都是有分寸的人。明天记者采访,他们肯定不会乱来的。”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李小牧作为经理愁得被队员们更厉害一点,“按他俩都不爱说话的性格,就算他们没有不和,落在别人眼里不就是不和吗!明天……”
      
      他抽泣一声:“说不准我们能看到ELV马上就要解散的报道了。”
      
      “……”
      
      楼梯口,ELV的现任队员和经理脸上有青青菜色。他们望着彼此的眼睛,觉得这个可能性真的是高得离谱。
      
      

  • 作者有话要说:  忘记设发表时间了,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