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宫御回来了 ...

  •   周五晚上七点半左右,葫芦站游戏直播主推位上像是被糊了无数层墙漆一般,道道弹幕飞速刷过。此时镜头前分明没有人,只有一个空转的电竞椅,可依旧抵挡不住人们疯狂热情地呼唤这个直播间的主人。
      
      ——宫御!宫御!宫御!
      
      ——王者归来!王者归来!王者归来!
      
      这是出现次数最多的两个词汇,寄托着粉丝们的热情简直要炸出屏幕了。就在整个游戏分页快承受不住大伙儿的热情变成一个反应迟缓的老头儿时,直播间的主人终于出现。那个气质硬朗的男人一出现,弹幕轰爆,葫芦站的服务器终于没挨住,无声地罢了工。
      
      粉丝们狂躁的刷新,换线,一番折腾后终于看到了偶像的脸。
      
      【呜呜呜,Roi你终于回来了!】
      
      【回来了是不是就说手好了!还打游戏吗!】
      
      【草,老子等了一年,大爷的,终于回来了!】
      
      【王者归来,王者归来,王者归来!】
      
      【一年没打了很影响发挥吧,S7你还上不上啊……】
      
      【回来了就赶紧,我看那个乔嘉树不爽很久了,装什么啊。】
      
      【Roi回来了,那Arbre就不会再当队长了吧……】
      
      【啧,辛辛苦苦替人看住场子,拿了S6冠军。结果上代太子回来了,就要把人赶走。ELV不亏是虎狼之师,狼心狗肺。】
      
      【黑子滚!黑子滚!黑子滚!】
      
      【Roi今天打Aurora吗!我他妈逃课回来看直播的!】
      
      弹幕七嘴八舌,兴奋之情几乎要冲出屏幕。可男人丝毫不为这些所动,眼风都不曾分一下。他双手叉在一起,活动了一下手指,挪动鼠标。光标在操作下朝着那个金红色图标移去——
      
      来了来了!众人激动地内心呐喊。
      
      然后,点在了旁边的休闲闯关小游戏上。
      
      众人:【……】
      
      【不玩Aurora吗?】有人失望地问。
      
      一直不说话的宫御终于开口了:“太久没碰了,手生,热一下手。”
      
      听到他的声音,等候了一年的粉丝们都快哭了,弹幕里又是一阵狼哭鬼嚎。憋着眼泪看宫御一口气通了五关,然后打开了Aurora。宫御这么久没碰游戏,更新倒是没落下。刚登上游戏,公共频道和直播间里一样刷屏。
      
      【我看到Roi上线了!啊啊啊!】
      
      【天哪!我和队长在同一个候战酒吧!合影合影!】
      
      【淦,他开不开竞技,我等着狙击很久了。】
      
      【狙击那个,你不会觉得人家休养一年就没水平了吧?还狙击?搞笑】
      
      【休养了一年水平有没有下降真的不好说。】
      
      【哈,不靠技术吃饭还能靠脸嘛。人家乔嘉树现队长不会亏待前队长的。】
      
      讨论和弹幕交相辉映,一唱一和,耍得人眼睛疼。宫御扫了一眼,直接切了频道,然后打开了竞技模式。在这一年里Aurora经历了三次大更新,加上赛季更新,宫御原本顶级的战号已然泯落成一般的等级,属于最泥塘的那一栏。
      
      赛季初,还有新英雄,此时的竞技排位简直是地狱中的地狱。
      
      刚进入对战房间,宫御职业选手的水平不减,直接抢到了新英雄:雁刀。她以古代刺客为原型,飞檐走壁,轻巧灵活。换句话说就是秀起来特别秀,不会玩特别废物,人称新一代鱼塘鉴别器。
      
      宫御的手速太快了,队友们纷纷表示我很慌。
      
      【……】
      
      【……你会玩么?】
      
      【艹,别是来练英雄的吧?】
      
      【又是这狗币英雄,你们玩吧,老子挂机了。】
      
      显然这位被新英雄坑得不行,心态崩了。宫御一向寡言,面对质疑一个标点都不多说,选好了英雄后,低头看自己的手机。手机上的消息可不比直播间里来的少。他一条条看过去,眉头蹙起来,直到游戏开始了也没放下。
      
      队友看他不动,心态崩得更加厉害了。那个说要挂机的,直接开启了辱骂模式。弹幕里的粉丝特别不淡定,也开始喷回去。至于对方看不看得到,谁都不关心。倒是有人利落,在游戏里搜索了那人的ID开始加好友式的亲属问候。
      
      宫御放下手机,刀刃寒光一般的眼神扫了一眼镜头,骂得贼欢快的人手指忽然一收。
      
      【靠!队长威严犹在,我被看得心里一慌!】
      
      【吓死我了!对不起!】
      
      【队长,我错了,我不骂了……】
      
      这瞬间净化的效果简直比房管封号还要有效,直播间里的维护人员心情复杂。
      
      ELV前队长Roi回归的第一场直播就在一片和谐之中开始了——
      
      Aurora是一款第一人称的战术竞技游戏。玩法上倒是集各家所长,从推出一炮而红便风靡至今。借上电竞行业大力发展的东风,一连九年蝉联全球最受欢迎游戏,无数人为之着迷。宫御所属战队ELV,Eternal Victory,就是国内一支老牌的实力战队。
      
      哪怕去年经历了一场换队长的风波,依旧拿下了春季赛亚军,秋季赛冠军的奖杯,没有辜负队员的努力和粉丝的期待。宫御就是那位被换的队长。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违规行为,而是因为手伤,不得不去休养而已。
      
      今天他回来了,半个游戏圈都发疯了。
      
      大伙儿不怎么冷静的热情被队长扫了一眼,忽然像被打了骨折,瞬间就乖巧了起来。宫御操纵着角色加入游戏,从基地一跃而下。仅仅是这么一个操作,立刻就证明了一年的休养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负面影响,Roi的操作依旧是王者水平。
      
      这张名为“巴别塔”的地图结合了未来科技与古国历史的双特点。玩家们从高耸入云的通天之塔上跃下加入争夺资源与占领基地的激烈战斗。刚开始测试的时候,只有从通天塔往下跳的一条路径。快到底部时,可以展开缓冲装置。
      
      奈何,手残过多,纷纷葬身塔底。
      
      于是官方就出了楼梯,让控制不好缓冲的玩家们可以坐电梯下去。
      
      只见宫御操控着雁刀,在茫茫云海之中一跃而下。穿过云海,整个巴别塔古老却又赛博朋克的城市全景出现在大伙儿面前,简直就如电影一般。旁边的数值疯狂跳动——
      
      3000米!
      
      1800米!
      
      600米!
      
      300米!
      
      150米!
      
      眼见着小余100米了,可宫御还没有催动缓冲装置!
      
      【天啊!极限距离了!极限距离了!】
      
      【还不动,这铁定是要摔死了好么……】
      
      【666,ELV队长归来一战,最终摔死,身败名裂……】
      
      【不用这么浪吧,稳妥一点。】
      
      【装逼遭雷劈,哎嘿……】
      
      【队友已经交上火了,他要是摔死了就更加吃不到发育,更不要说救援抓人了。】
      
      这手操作过于冒险大胆,所有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对方的刺客已经绕至我方上路的侧面骚扰了一波,还特别贱的靠着隐身无伤吃掉了旁边一个血包。上路英雄被打了个半血无奈回城,他没敢跳楼坐电梯下来,一来一回,发育已经晚了别人半级。
      
      进攻中路的玩家——就是那位说要挂机的,看着队友血条变化,语气不善:【你怎么回事!一个近战这么脆!】
      
      近战埋头赶路没理他,他的战火立刻转移:【刺客你人呢!***】
      
      雁刀还在跳楼,地图显示他还在基地。中路的傀儡师见此蹦出一串脏话,被系统屏蔽。然后一个不慎,送了一血,被传送回了基地。
      
      弹幕一片嘘声:噫——
      
      傀儡师当然不觉得是自己错,起来就对着宫御一顿喷,认为是他挂机延误救援不及时。可地图上角色位置刷新,他愣了——
      
      刚刚还飘在基地里的雁刀,此时已经跃到对面的补给区去了。傀儡师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不仅他不明白,看宫御玩游戏的观众粉丝们也不明白啊!
      
      他怎么做到的!?
      
      眼见着离地面只有60米了,一直在做自由落体运动的雁刀在空中一个挣动,缓冲器独有的白色气体喷射而出,雁刀冲着前侧方滑行出一段。随后她在空中滑出无数条直线,落在一座建筑上。再接了两个技能,吃掉一个物资箱补充了下落时摔伤的血量拿到一双基础鞋,超过一条弯道,进入到了对面的补给区。
      
      这一段操作行云流水,心细又大胆,叫人目瞪口呆,叹服不已。
      
      怎么做到的?
      
      借着滞空跳跃,技能及缓冲器的助推在空中玩骚操作的不是没有,可像宫御这样压缩到如此极限的少之又少。何况雁刀这个英雄太脆了,比一般英雄少了10%的血量,前期几乎一碰就死,玩不来的甚至会被NPC一榔头给敲没了。
      
      而且宫御从建筑物滑出去的模样,简直就好像知道那里会出现一个物资补给箱一样。职业选手知道物资箱的刷新时间是基本的素养,但这不妨碍大伙儿的惊叹,因为实在太顺滑了。时间掐得刚刚好,刚出现就被吃掉。就像是宫御说我要一个物资,然后游戏就给了他一个。
      
      瞬息,雁刀溜进了对方的补给区搜刮了一个遍,等级立刻升了上来,解锁了雁刀最大的杀伤技能:「秋杀」。
      
      傀儡师见之心喜,立刻道:【快抓人!】
      
      雁刀脆归脆,难玩归难玩,但杀伤力真的大。解锁了大招后,真的是走哪儿,哪儿慌。然而,宫御却没有如傀儡师所愿去吓唬对面柔弱的脆皮,而是继续搜刮吃物资,顺手占领了一个瞭望塔。就在这段时间内,傀儡师又被对面的刺客干死了一次。
      
      看着自己角色的死亡画面:无数机器人从傀儡师身体中四散而去,机器做的身躯化为锈迹的废铁,傀儡师的心态彻底爆炸,直接开麦喷了:【雁刀你个孤儿,全家死种的玩意儿!】
      
      宫御随手屏蔽了他的语音,继续搜刮。
      
      弹幕里大多都是在嘲笑傀儡师水平太菜的,也有人说宫御这样的做法太独行侠,没有团队意识的。两方人较上劲儿,各有各的道理互不相让。但随着我方射手的死亡,0:3的比分出现,认为宫御没有团队意识的看法占了上峰。
      
      ·
      
      ELV战队所在俱乐部,二楼会议室里。原本用来复盘总结的昂贵的投影设备现在被拿来放直播。大屏幕上,弹幕都比电脑上打了两三倍。ELV的队员刘不凡看到直播间里的争论,笑喷出来:“我去,这种鱼塘局随便打打好么,还特么团队意识……”
      
      “这个傀儡师水平这么烂,怎么上天梯的?”另一人肖威也跟着嘲讽,转头道,“我们等会儿开小号去搞一把……”
      
      “打到他退游删号,”刘不凡猥琐地嘿嘿笑起来,意图搞事。完全不觉得职业选手联合欺负一个普通玩家有任何不对。
      
      事实证明人心不能太脏,容易翻车,他话音未落就被门口出现的身影吓出了结巴:“……队,队长……”
      
      乔嘉树站在门口,屏幕反射的光线映得他脸色晦暗不清。他一眼扫过室内,ELV该到的队员全都到了。大伙儿都不敢和他对视,心虚的不得了。气氛古怪,只有游戏音效激情澎湃地响彻在会议室中。肖威觉得这样不行,必须要向队长解释一下自己的清白,没有摸鱼,没有二心!
      
      “那个,队长,我们训练已经结束了……”
      
      “嗯,”乔嘉树不置可否,起步进门。眼见着他往遥控器的方向走去,众人莫名心跳加速。
      
      哎呀,怎么办!被现队长抓到全体队员看前队长直播!该怎么解释我们并没有不服队长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看看前队长而已!
      
      卧槽,为什么感觉解释不清!
      
      日!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出轨的渣男被抓包!
      
      队长你信我啊!我们对你的忠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绝无二心!一切为了ELV啊!
      
      我们没出轨,没出轨,没出轨!
      
      众人眼神乱飞,乱七八糟的想法像是章鱼爪子一样照着脸抽。终于,乔嘉树走到遥控器前,伸手拿起了旁边的一个保温杯。
      
      啊……safe……
      
      ELV队员们忽然感觉到世界的宁静与平和。
      
      乔嘉树拿到了自己落下的水杯,看到自家队员像一只只做错了事被发现夹着尾巴的哈士奇,嘴角飞快翘了一下,却不说话,慢悠悠地走到门口。ELV的队员们正要松一口气,乔嘉树忽然转身。那一口要送出去的气一下憋在胸口,追尾了。
      
      结果罪魁祸首什么都没说,只是拿眼睛扫了现场一圈,又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画面,才走了出去。
      
      差点活活憋死的ELV的队员们劫后余生,心有余悸。肖威不确定地问:“队长……没生气吧……”
      
      “不好说,”刘不凡不确定,“刚才我看他看了屏幕一眼,不像不在意的样子……”
      
      程南很忧愁:“真的说不清了,今天谁摸得遥控?”
      
      所有人看向了肖威,肖威怒了:“靠,关我毛事!”
      
      就在他们争论谁手黑脸黑的时候,直播里的游戏局势出现了一边倒的变化。宫御操控的雁刀就像是终于睡醒了的猛兽,开始了单方面的屠丨杀模式。
      
      雁刀抓着对面的远程连杀了三次!
      
      敌我双方正面战场他一直都不参与,疯狂绕后,抓得对面的远程不敢露头。坦克无法,只能站在射手身边保护。没有了坦克的冲锋,对面一直不能成团,战线推进的速度大幅度放缓。
      
      丢失的瞭望塔全都找回,拿了一个双杀,刚才被压着的傀儡师骤然飘了起来。经过这么一段,他也意识到队里的雁刀不简单,就是一条肥美的大腿。于是也不再爆粗,眼见着战线推出中界,傀儡师觉得时机成熟可以打团了。
      
      可是对面没给傀儡师机会。因为意识到雁刀太过神出鬼没,他们干脆抱团借此来分担雁刀的伤害。于是浪起来的傀儡师遇到的就是三个壮汉,后面还跟着他们娇弱的法师和射手。
      
      不管什么游戏,打团的精髓永远都是以多欺少。傀儡师被对面的壮汉狂笑着蹂躏着两回,还带着自家的辅助和射手也很狼狈。最近一次交锋,眼见着对面三个残血跑了。傀儡师的心态是彻彻底底的崩了。
      
      他开始疯狂的喷雁刀:【都是残血!你瞎啊,不会过来收?】
      
      【打团都不会,团啊!现在不团,等你全家死光了团么?】
      
      【他妈的ELV的粉丝和ELV一样贱!】
      
      

  • 作者有话要说:  hi~
    ___
    新文求预收:《打脸从不挑时间》

    文案:

    言斐没想到和自己未婚夫谈个恋爱,还会有生命危险。因为除了他以外,全员重生或者被穿了。

    有自认受尽不公待遇含恨而死重生回来誓要夺走言斐一切的配角。

    还有穿越而来发现这具身体碌碌无为,什么都比不上言斐,决定自己上的穿越者。

    甚至有绑定了系统想要抢言斐未婚夫走上人生巅峰的快穿者。

    而言斐在他们眼中是一个虚伪·善妒·矫情·心机·恶毒·白莲花·装模作样·这辈子最大成就就是找了一个好老公的·无用小婊砸。

    面对一群可能要自己命的妖魔鬼怪,言斐笑了,他扶了一把自己的金丝眼镜,真诚发问:“是什么给了你们重生就能赢的错觉?”
    ——————
    重生的是记忆不是智商;

    穿越就能大展宏图那还努力个毛线;

    系统牛逼又不是你牛逼;

    作为重生文里的被打脸目标,主角不仅要风光无限活到大结局,还要继续打别人的脸,不挑时间不挑地点。
    ——————————
    1.想看戏但总忍不住亲身下场的精分攻 X 看似闲鱼其实戏精武力值爆表精英受
    2.很无脑但依旧想突出一下幸福生活需要自己奋斗的美好主题
    3.想到再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