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抱歉 ...

  •   爱豆要开始营业了!
      
      时隔三年零一个月后,温寒的微博终于又有了新的动静,在发了那条晚上20点直播间见之后,温寒的微博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丁辰仔细检查了下温寒的微博,觉得没有问题,但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就是一个评论也没有。
      
      温寒的粉丝群一直是自发组织起来的,公司一直没有插手。
      
      丁辰登上自己企鹅大号,进粉丝群看了一眼,这个群历经三年时光,现在每天聊得最多的内容是“奶粉”、“尿不湿”还有菜市场。
      
      丁辰的昵称是:月饼卡丁车。
      
      月饼卡丁车:[转发]昔日的鬼才歌手温寒已经回国,今晚八点在直播间等待粉丝,这次的重逢会发生什么故事,让我们拭目以待!
      
      他发出去之后,感觉自己跟透明人一样,因为瞬间就被讨论学区房的内容给刷到不知哪里去了。
      
      丁辰欲哭无泪!
      
      在输入框里疯狂敲字,正打算长篇大论把月兔姐姐们唤醒呢,不知道谁先看见了,紧接着第二个人第三个人。
      
      “啊啊啊我看见了什么!我们宫主真的回来了吗?我上次看到类似的新闻是……过年的时候?”
      “所以这次是真的吗?”
      “怀疑又是华城那帮狗东西假新闻出来溜月兔们然后给斌狗造势,狼来了的故事他们演了三次了,真当我们傻的吗?”
      “那个啥,那我也要去看看,就是直播间,不用去机场,三年了,我和前前男友分手了,和前男友在一起了又分手了,不知道宫主能不能让我的少女心复苏!”
      “那就去,如果真是假的,我也要在弹幕里发一句‘月兔姐姐来过,为宫主而来,为宫主而走’,不争馒头争口气,气死那帮狗东西!”
      
      “那我也来!”
      “我怕我忘了,你们艾特我!”
      “群主呢群主呢?定个七点四十的闹钟去,到时候全群艾特,请你疯狂艾特!”
      
      “@粉红色月兔”
      “@粉红色月兔”
      
      “我也想去,但是……八点我要哄孩子睡觉呢,至少得十点才能来。”
      “我也差不离吧,得九点多得空。”
      
      丁辰就凭这一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粉红色月兔:……我能说我刚才哭了吗?
      其他人:???
      粉红色月兔:这次应该是真的,就我家里有点关系你们知道的,所以哥哥回来后我就有一点消息,还有我认罪,他前几天在公司短暂出现过,我拿到了路拍,但是没跟你们说。
      其他人:??!!
      
      “你胆子变得太肥了点!”
      “交图不杀!”
      “我的四十米大刀准备好了,给你十秒钟让我满意。”
      
      “我交图!!但是你们先准备好纸巾。”
      
      丁辰刚叹出来一口气,感动于月兔姐姐们居然还有这么多等待着,这个群之前是两千人群,现在只剩下八百多人。群主也取消了定期清人的规定,但是难以避免的很多人的头像暗下去之后再也没亮起来过。
      
      情绪都来不及酝酿,被粉红色月兔群主的消息给震惊了,我靠她居然有内部消息!!哥哥的生图……哦,只要特么拍摄的不是黑子,不可能差的。
      
      “图片.jpg”
      “图片.jpg”
      ……
      
      群主一连发出来了十几张,从下车到进公司大门,然后十几分钟后又出来的照片,同一场景不同的动作。
      
      丁辰:???
      
      群里彻底沸腾了。
      
      “我靠我哥哥果然还是神仙颜值,我魂牵梦萦了三年都不肯移情别恋的原因!邻居家考上清华研究生的哥哥头发都越来越少了,我的爱豆还是这么帅!我哭辽!”
      “他、终、于、回、来、了!”
      “我也哭了!!就莫名的好想哭!”
      ……
      
      丁辰被大家情绪带动着,眼眶也微微红了,当初温寒走的时候就说:“我去提升自己,需要一段时间,希望再见时,我们都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可就算是艺人要学习深造,温寒并不是头一个,到这种微博直接完全不营业的状态,粉丝慢慢就看明白了,这哪里是单纯的深造,分明是雪藏嘛。
      
      温寒的所有资源瞬间转移到宋斌彦身上。
      
      所以当斌狗们说“这分明是上天看不过被人踩压给的绝好的机会吗”、“我儿砸终于等来了太不容易了”、“跪求那位高高在上的大爷再也别回来了!”
      
      真的是气死月兔姐姐们了,当日就把宋斌彦的微博给屠了,宋斌彦粉丝又没那么强大,这场拉锯战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最后以华城雇了水军压评才结束。
      
      “那时候的气我还没消呢……”
      “那你也太记仇了,不过我也是!”
      
      粉红色月兔:“我去联系其他群的好姐妹,说实话我这两天就在等呢,我不敢说太多,我怕哥哥可能一时半会儿营业不了的。”
      
      “那也不能抵消你私藏照片的罪行!”
      “+1”
      “+身份证号。”
      
      微博的评论也开始滚动,都是闻讯而来的月兔姐姐,评论区一片喜闻乐见,哭泣相拥。
      
      大多数都觉得温寒太残忍了,微博在公司手里就算了,就不能悄悄加入粉丝群给大家报个消息吗?
      
      这一条温寒也看到了,微微垂眸若有所思。
      
      其实这是温寒的性格问题,他的社交工具用的很少,平时就是一个v信,不然就是邮箱了。
      
      初中开始家里就一堆烂摊子,高中时父母彻底离婚,生活费都得靠自己打工获取。加上母亲有严重的抑郁症,温寒家里连网线都不拉,杂志报刊通通没有,就是怕慧姐再看到什么受刺激失控而伤害自己。
      
      但是现在慧姐已经重新好起来了,有了属于她的新生活,温寒觉得自己也可以做一些改变了。
      
      温寒回复了那个粉丝: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粉丝:!!是真的回来了!!!
      
      于是这层楼很快被打捞成为热评,追评的人持续增加。
      
      “呜呜呜呜你别道歉,我们知道你有多不容易,回来就好!”
      “哥哥的回复是自带语音效果的!”
      
      温寒跟粉丝互动了一个下午,作为晚上直播的预热。
      
      他原本只计划直播一个小时,但是打开直播之后,他坦白跟粉丝说:“这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只有我一个人说?没有呼应很容易冷场啊,我……”刚才要说什么来着,已经忘了。
      
      他把吉他拿出来,手里抱着吉他坐在桌子前,张了张口,还是没想起来,求救地看向一旁给他拿大白纸当手动打光板的丁辰,“那个对我好像没什么用。”
      
      “没用吗?”丁辰收起来之后,透过自己的手机看直播间,“好像是没什么用。”
      
      直播间画面里闪过白板的一角,粉丝们怎么会不明白,忽然都开始刷弹幕“哈哈哈哈”、“我们哥哥是不需要打光板的”。
      
      温寒盯着屏幕上快速划过的字看了半天,粉丝们刷的太快了,“哈哈哈”这种他能看到,其他内容就看不完,刚开播五分钟不到,直播间显示的观看人数不超过一万人,但是评论数量惊人。
      
      看温寒几乎不动了,弹幕里刷“是我卡了吗?哥哥在看什么?”“前面的站住,你不是一个人!”
      “咦你们不知道吗?我和哥哥在一起了,他在看我呢!”
      “论不要脸的程度就服你!”
      “不不,比起不要脸,谁比得上bi狗们。”
      
      温寒又盯了一会儿,不得已出声:“女孩子说脏话不好哦。”
      
      “哇哇哇哥哥是在研究弹幕吗?”
      “对不起我笑了,这是直播版的‘老年人看手机’吧!”
      “我也笑了,对不起哈哈哈哈”
      “哥哥我没有骂人,宋的粉丝叫bingo,我刚才少打了一个字母!!呜呜呜!!姐妹们救我!”
      
      于是弹幕画风一变。
      
      “捞一下,哥她没骂人。”
      “哥她说她没骂人,某些粉丝叫bingo。”
      “哥她没骂人,我证明,我有时写的快还会写成‘biger’,英语老师跟我说写错一个单词不要紧,不用画这么多圈圈的。”
      “哈哈哈哈……”
      
      温寒无奈笑了:“好吧我承认我是老年人,”他忽然想起今天刷到的微博段子,“我只会玩微信。”
      
      弹幕画风一致地刷起了“哈哈哈哈”。
      
      在此之前,一切都很美好,而有些随机点进来的路人看到之后,也忍不住多留了一会儿,“难得见明星直播有这么平静的时候?我能说我是被弹幕留下来的吗?”
      
      月兔姐姐们骄傲极了,疯狂安利自家哥哥的歌给新粉丝们,然后几分钟后在新粉的“嗷嗷嗷”赞美声里,下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丁辰在旁边感慨,怪不得哥哥不接受被捧,他其实……真的不需要啊!他就站在这里,就让人知道他可以!
      
      他知道会有很多像他一样的忠粉,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
      
      人数越来越多,很快到达了五万,并且还在快速飙升。
      
      然后,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就出现了。
      
      “我还说微博上今天啥动静,这不是那个当小三被雪藏的歌手吗?现在小三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吗?觉得三年过去,这事就能一笔勾销了?”
      “就是啊,耍大牌踩同期然后躲了三年回来,这又开始抢了?隔壁宋斌彦刚晒完辛苦读剧本,他就在这里开直播,还真是什么热度都蹭啊!”
      “不是歌手吗?我在这听了半天直播了就是没说几句话,全靠粉丝吹,说不定也不是粉丝是水军吧,告辞。”
      
      温寒当然看到了这些,表情没什么变化,他知道这时候自家粉丝肯定气坏了,但他也知道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弹幕是哪里来的,所以他笑笑,伸手比了个“嘘”的手势。
      
      “回来了,没什么礼物好送给你们,唱两首歌吧。”
      
      他把吉他位置摆好,看了眼摄像头,“你们专心听歌。”
      
      “嗷嗷嗷哥哥又看我了!”
      “我刚刚提起的四十米的大刀,哥哥说完我立马收了起来,我是一个淑女,不给哥哥丢脸!”
      “听歌。”
      
      避免被人说是假弹,温寒让丁辰调整了下镜头的角度,要把琴尽可能多的露出来,他的脸就剩下一半了。
      
      “我想看全脸!那我就看不到完整的手了,哎,好纠结嗷嗷嗷!”
      “把座椅调远点?还是不要了,要近距离看哥哥!”
      
      温寒想了想,关掉了弹幕,唱了一首《月亮河》。
      唱完之后,他又唱了一首《说好的》。
      
      两首结束,十几分钟,重新打开弹幕。
      
      弹幕的乌烟瘴气更浓了,月兔们和黑子水军吵了起来。
      
      *
      
      Star汽车制造公司总部的顶楼会议室里,会议正在进行中。
      
      但是坐在首座的沈总裁眉头一直蹙着,不停看他的手机屏幕,弄得几个下属都心情忐忑。
      
      沈繁星调了静音在看温寒的微博直播,弹幕越来越多黑子,他抬起手,暂停了会议。
      
      罗特助跟在他后面出来,老板刚才在会议室做了什么特助在旁边看的一清二楚的,“怎么了,温先生出直播事故了吗?”
      
      沈繁星忽然扭回了头来,手指晃了晃,“你说……我怎么样做可以帮到他但是又能不被他发现是我干的?”
      
      “温先生会生气吗?很生气的那种?”罗特助问。
      
      沈繁星点头。
      
      罗特助答案给的飞快:“不要做。”
      
      沈繁星:“……”

  • 作者有话要说:  温寒:不要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