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机会 ...

  •   卫生间里。
      
      丁辰打了个冷颤,腿肚子不争气得抖了抖。
      
      他偷偷往门口的位置瞄了一眼,门关着,丁辰思考着直接拉着温寒往外跑这个计划实施的难度,回去再问问家里是哪个不长眼的得罪了沈家六少爷,结果牵连了自己,大不了让他老爸厚着脸去求求情。
      
      丁辰不希望家里的事影响到自己的偶像。
      
      “不用看,我锁了。”沈繁星语出惊人。
      
      丁辰瞠目结舌:“你、你锁门干嘛?”
      
      随即护在温寒跟前,“不关他的事,他只是我的……”偶像二字还没出口,被沈繁星凌厉的眼神吓了一下,最后两个字明明开口了,但是丁辰愣是没听见自己的声音。
      
      沈繁星本就狭长的眸子轻轻眯起来,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是你的?”
      
      “就不能是我的?”
      
      丁辰摇摇头:“是我的偶像啊,”他感觉自己被沈繁星的“你的我的”搞蒙了,“哦,也可以是你的。”
      
      挡在温寒面前的手臂在轻轻抖动,可见孩子被吓成了什么样,温寒把他手臂压下去,直直走过沈繁星面前,丢下一句:“你无不无聊啊?”
      
      沈繁星接道:“不无聊,欺负小朋友比欺负那些老家伙好玩多了。”
      
      这话让温寒收脚回过了头来,嘴角往上勾,“这话倒是挺贴切。”
      
      说完往外走,丁辰觉得自己偶像气昏头了,连沈氏的公子都敢正面刚,就看见自己偶像走到门口伸手一拉,门就开了。
      
      根本……没锁??
      
      在小朋友诧异的目光里,沈总志得意满地擦肩而过,说道:“小朋友以后别乱说话哦,我想捧你老板很久了。”
      
      沈繁星说着眼神缠缠绕绕地跟着温寒的背影,眉眼轻佻,暗示出来的内容要多明显有多明显,这明晃晃的就是个勾人的男妖精啊。
      
      沈繁星想捧温寒??沈家没有娱乐公司啊??哦,人家真要进军娱乐圈也就是勾勾手指分分钟的事情而已,娱乐圈怎么可能不敞开了欢迎。
      
      今天的车子,点火三次才打着。
      
      温寒:???惊吓过度?他视线冷冷往会所楼上的房间扫了一眼。
      
      在温暖的包厢内,帅气逼人的沈总裁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温寒解开副驾驶安全带,从车前绕到了驾驶座,打开门,“我来开吧。”
      
      丁辰脑子根本就是懵的,温寒说什么他就照做,坐到副驾驶上以后,安全带都是在温寒的提醒下系上的。
      
      小朋友藏不住话,温寒发车上路之后,他就忍不住张了张口,“哥,沈总……”
      
      “……”温寒感觉内心沉重,“我只能说,我们的关系比你想象的要复杂一点。”
      
      作为一个艺人,他需要给自己多保留一点空间。
      
      丁辰抱着胸前的安全带,大胆道:“哥,你千万不能做对不起嫂子的事啊!我嫂子身材那么好!还会做饭心灵手巧!还能在你最低谷的时候留在你身边!”
      
      “而且豪门里的男人很难付出真感情的,我不怕跟你说我家里关系一团乱糟糟的,沈家……我不敢多说,但我觉得不见得比我们这个阶层好到哪里去。”
      
      温寒:“……”
      
      丁辰见他不说话,强调道:“渣男劈腿要下地狱的。”
      
      丁辰小小声补充道:“但我相信你不是。”
      
      温寒扭头看他一眼,长出一口气来:“……”
      
      带孩子真的太难了。
      
      晚上沈繁星回来,输入密码后提示密码错误。
      
      ……
      
      原来的密码是两人的纪念日期,沈繁星试了自己的生日和温寒的生日都不对,只能灰头土脸地给人打电话。
      
      “亲、亲爱的……唔,我头好晕,我现在刚从电梯出来,感觉、站不起来……”
      
      他故意只说了一半,不等温寒反应过来立马挂掉,然后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悄无声息了一秒两秒……好吧一分钟过去了。
      
      沈繁星头疼着如果他不给开门,自己是装可怜继续在门口等一会儿还是让罗特助送件被子过来陪他一起在门口等,毕竟不给自己面子,温寒总会给外人一点面子的。
      
      耳朵动了动,沈繁星听见了脚步声,立马轻手轻脚又拐回电梯口去了,然后抓紧把领口和袖口弄得乱一点,让自己“醉”得逼真一点。
      
      温寒打开门没有走出来,看了眼坐在地上靠在墙上的男人,打量了一会儿,一言未发又扭头回去了,但是门没关。
      
      沈繁星悄悄把眼睛开了一条缝,见此就知道自己败露了,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心虚地进去关上了门。
      
      温寒已经躺床上睡了。
      
      沈繁星进来时,卧室里是黑的,他抓紧换了睡衣躺下去,从后面拥住温寒。
      
      “睡这么早啊?”
      
      “睡着”的人说:“没有演唱会没有通告还不配睡觉了?再说,沈总家管凌晨一点叫早?”
      
      两个人在一起时间太长了,沈繁星太明白温寒这个语气代表着什么了。
      
      他如果心情还不错,就会喊“诶”、“那个谁”,如果心情非常不好的时候,就会直接喊“沈繁星”,非常微妙的情况下,就会像现在这样,一口一个“沈总”。
      
      沈繁星心里咯噔一声,只想喊对方一声祖宗。
      
      “你怎么知道我没喝多?”沈繁星讪讪地问。
      
      温寒不免好笑:“你脸上再打点腮红可能更逼真点。”
      
      “!!”这个真没想到。
      
      沈繁星安静了一会儿,温寒压着火,两人僵持了片刻之后,温寒听到了绵长的呼吸声,翻了个身看向沈繁星,人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
      
      年轻总裁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越年轻受到的质疑越多,沈繁星付出了多少,温寒非常清楚。
      
      早上吃饭的时候,沈繁星观察温寒的脸色没那么难看了,特别不要脸地要求对方给他个离别吻。
      
      “离别吻?”温寒抬手摸了摸沈繁星的脑门,心说不烫手啊,怎么睡了一觉醒来就想起这一出了,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说过什么离别吻,中间三年的异地恋,每次分开连仪式性的拥抱都没有刻意为之。
      
      “……你们昨天喝假酒了?”温寒头顶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
      
      沈繁星抬头望望天花板,“就突然想要。”
      
      对于他最近几日表现出来的黏腻,温寒总觉得怪怪的,犹豫了下道:“我昨天生气是因为你说捧我的话,这个话你就不该说,更不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说,我可不想让路喆发现什么新商机被榨干最后一滴血,而他真要想恶心得让我自己出违约费解约,只会恶心死我。”
      
      沈繁星顺杆往上爬:“那你是同意让我捧了?”
      
      “……”温寒觉得自己白费口舌了,“这个问题我以为我们早就达成共识了,慧姐的事你是知道的,我觉得感情和工作分开一点比较好。”
      
      父母离婚那几年闹的风风雨雨,如今还历历在目,他仿佛闭上眼还能想起慧姐手腕上的一道道鲜红的伤口,鲜红的血滴在地板上的声音。
      
      导致温寒后来得了个强迫症——水龙头一定要关严。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温寒不太想说的是,他相信自己可以凭借实力重新站在那个高度上,一个——可以微微抬头就能看到沈繁星的高度。
      
      关于未来,温寒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他离开了三年,以往的粉丝基础需要重新稳固,要吸收新的粉丝,不用太多,慢慢一点点多起来就行,可以尽可能为他半年后和华城解约做点铺垫就可以。
      
      他现在应该算是个十八线了吧。
      
      加上上次酒会,他去了趟卫生间结果人彻底没了,算是彻底把朱总给得罪狠了。
      
      三年前就没服软,三年后就服了?温寒觉得有些高层的脑子里不知道装了一堆什么玩意儿?也是天真的很。
      
      公司现在对温寒处于完全放养的状态,要不是那个综艺节目是为了给宋斌彦提升更大的知名度,为了明年中旬的歌手盛典典礼提前做预热,估计朱总也都想把温寒给扔出去。
      
      节目在年后开始拍摄,半个月后开始正式播出,十二期三个月,时间线卡得不要太好。
      
      而华城没有第二个人能跟宋斌彦形成如此鲜明的对比的,路喆打好的算盘是——温寒如果乖一点愿意听话,作为双方的经纪人他就能落个双赢;而温寒不乖的话,他也留有后手,踩一捧一,被捧的那个有多高,另外被踩的就得有多惨。
      
      无论如何,华城娱乐的金牌经纪人,可不是浪得虚名。
      
      温寒百无聊赖,跟丁辰开始学着刷微博,他没怎么玩过微博,账号都还是三年前的,以前是公司那个助理在打理,温寒出国以后,就处于荒置的阶段。
      
      他看了眼粉丝数量,以前不知道有多少,反正现在显示的数目是180多万。
      
      温寒想了想,试着搜了下沈繁星的微博,没有搜到相关的用户,只搜到了几本同名主角的小说宣传。
      
      他想起什么,又在搜索框里输入“戚尘”、“路梵”。
      
      戚尘是沈繁星的堂弟,沈家排行老七,从母姓,作为老幺享尽万千宠爱,路梵嘛,是戚尘的另一半,也是……沈繁星曾经梦中情人。
      
      当然沈总现在并不承认了,他会说“我梦见最多的明明是卡尔本茨,他还说我造的汽车酷毙了来着。”
      
      温寒对于这位路梵先生其实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因为这实实在在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温寒不总上微博,也在杂志上看到过他的一些消息,都是能量非常正的。
      
      都姓路,比起某经纪人,简直就是神仙的存在。
      
      这两个人都开了微博,温寒先点了关注,在戚尘微博里看了看,大部分都是相关法律新条例的宣传普及,剩下的那部分……是狗粮啊。
      
      戚尘V:早上我要出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又实在没想起少了什么,路先生思忖半天,给了我一个离别吻#完美的早晨#。
      
      温寒:……
      
      这真的是我的故事吗?为什么我总觉得拿错了剧本。
      
      看了下戚尘微博的编辑时间,刚好是昨天。
      
      温寒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所以——
      
      沈繁星确实是玩微博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温寒:如果你的微博关注里没有我……
    沈繁星:只有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