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穿成抱错的假千金(5) ...

  •   姜德重男轻女,自从范秀兰一连三次生下女孩,便经常对其恶语相向,有时候甚至还会动手。
      
      剧本中,姜喜月回到姜家后,和姜德狼狈为奸,一心要重回柯家。
      
      两人做了不少坏事。
      
      后来姜家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和他脱不了干系。
      
      号码拨出去,很快就传来回应。
      
      “你好,这里是警察局。”
      
      客厅里因为刚才姜喜月的那句话,瞬间安静,此时警员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
      
      姜德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阴沉恐怖。
      
      “你敢!”
      
      姜喜月已经先一步对着手机道:“我要抱紧,紫花街阳光小区15栋301室,有人行凶。”
      
      视线一直警惕地盯着姜德。
      
      说完就直接挂断电话。
      
      “警察很快就会过来了。”
      
      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就连被她护在身后的范秀兰也愣住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会打电话。
      
      姜德更是气急败坏地冲过来,一边叫骂着。
      
      “你这个小兔崽子!竟然还敢报警!老子教训你们是天经地义!!”
      
      姜喜月横在两人之间,面对气势汹汹的姜德也丝毫不憷。
      
      弯腰捡起地上一瓶已经空了的啤酒瓶。
      
      啪一声砸在桌上。
      
      捏着半个酒瓶,盯着他。
      
      “你可以再过来一步试试。”
      
      凶悍的气息像是带着刀锋,一时间竟然吓得姜德心虚。
      
      穷极败坏地停下,一脚踹翻椅子。
      
      指着姜喜月。
      
      “老子就不该让你回来,你给我滚出去!老子不认你!”
      
      姜喜月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姜德骂得更凶,要不是那半个啤酒瓶的威慑,恐怕早就已经冲过来了。
      
      范秀兰站在姜喜月身后。
      
      以前姜德动手,好几次当着孩子的面,她不敢反抗,只有挨打的份。
      
      姜乐、姜灵年纪小,每次都吓得躲起来,柯雯充耳不闻,反而会责怪她哭得太凶,影响背英语单词。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她被人这么保护着。
      
      大有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范秀兰心头一软。
      
      在此之前,她一直担心姜喜月和家里人不亲。
      
      现在看来,这才是血脉相连的女儿。
      
      想到这,她心头一酸。
      
      刚才被姜德打的时候,都没有哭,现在却湿了眼眶。
      
      不到一刻钟,闻讯的警察已经赶到。
      
      门外就听见了姜德的咒骂,推开门看到里面的情形,顿时严肃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姜喜月指着对面的姜德。
      
      “他打我妈。”
      
      两个警察看了看范秀兰的情况,手臂鲜血淋漓,骇人至极。
      
      二话不说,迅速上前抓住姜德的手。
      
      “别乱动!趴在地上!”
      
      姜德挣扎着,但也抵不过两个警察的力气,被迫蹲了下来,抬头怒气冲冲地看姜喜月。
      
      “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妈的!”
      
      外面已经开始有人聚集了,警察速战速决,直接把人带去警局。
      
      姜喜月拉着范秀兰,道:“我想先带我妈去处理一下伤口,待会儿就去警局做笔录。”
      
      两个警察仔细看了看她的模样。
      
      刚才家里光线昏暗,没看清,此时才发现,眼前的人还是一个年级不大的学生,脸上却异常冷静。
      
      其他人遇到这事,少不得慌乱,她却还知道要笔录。
      
      俨然成了母亲的□□。
      
      “行,我们先把人带回去问问。”
      
      在邻居聚集之前,警察已经带着姜德离开。
      
      姜喜月随手把半个啤酒瓶丢进垃圾桶,扶着范秀兰。
      
      “妈,我们先去医院。”
      
      范秀兰惊讶现在的局面,又沉溺于姜喜月的保护,拘谨道:“不用,去买几个创可贴就行,就是看着严重,其实伤口浅。”
      
      但姜喜月的态度却十分坚定。
      
      “去医院。”
      
      连范秀兰也不敢拒绝。
      
      下楼的时候,见两三个邻居站在外面,正在小声议论,刚才出去玩的姜乐和姜灵站在人群里。
      
      手拉着手,远远的,脸色煞白地看着两人出来。
      
      姜喜月先让范秀兰等着,走过去。
      
      “我要带妈妈去医院,你们先去齐阿姨家玩,等回来了,我就去接你们,可以吗?”
      
      年纪小的姜灵已经吓傻了,低着头。
      
      “可以。”倒是旁边的姜乐点点头。
      
      说完,拉着姜灵转身离开。
      
      ——
      
      范秀兰身上的伤口确实不算深,但手臂上就有五六条,看着实在触目惊心。
      
      她一直说没事,但姜喜月还是做了全套检查。
      
      将近十点才终于离开医院。
      
      警局距离医院不远。
      
      姜喜月扶着双手缠满绷带的范秀兰一走进去,就看到姜德坐在长椅上,正在玩手机。
      
      跟没事人一样。
      
      她眉心微皱。
      
      转头扫了一圈。
      
      时间有些晚,不少警察都下班了,只剩下两三个值班。
      
      姜喜月直接指着姜德,对其中一个警员问:“为什么不把他铐起来?”
      
      警察将她打量一番。
      
      “就是你报的警?”
      
      “是。”
      
      “你报警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是你爸?”警员皱着眉。
      
      姜喜月道:“是我爸就可以打人了吗?反家暴法不是已经成立了吗?”
      
      这一问,把警员问住了。
      
      一口气堵在胸口,半天才开口:“你这个小姑娘,年纪小小,知道得倒是挺多。”
      
      又苦口婆心地劝:
      
      “两口子生活肯定会有矛盾,你不是他们,不理解父母的心情,小孩子别瞎操心。各退一步,慢慢磨合。”
      
      范秀兰和姜德已经磨合快二十年了,姜喜月不觉得他们能磨合好。
      
      更何况,双方旗鼓相当才叫矛盾,现在是范秀兰单方面挨打。
      
      “你们不管?”
      
      或许是姜喜月的目光太过尖锐,警员语气中多了几分不悦。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哪儿有人非把亲生爸爸关起来的?这次的时候,我们已经教育过姜德了,快回去,快回去,别在这儿捣乱。”
      
      向外摆了摆手。
      
      一脸不耐烦。
      
      这附近家里闹矛盾的情况不少,情况严重了,他们去也只是调解,哪可能真的把人关起来?
      
      听见这话,姜喜月心头一沉。
      
      身后传来姜德得意的笑声。
      
      他收了手机起身,路过姜喜月的时候,磨着牙:
      
      “回去收拾你!”
      
      ——
      
      姜德说收拾,是真的要动手。
      
      “便宜女儿”刚到家,他必须好好给一个下马威,让她尝尝厉害!
      
      以后才会听话。
      
      一进门,就拿起放在门口的扫帚,看了一眼扶着范秀兰走在前面的姜喜月。
      
      眼里闪过一抹狠光。
      
      高举起扫帚。
      
      刚要动手。
      
      突然,刚走进玄关的姜喜月猛回头。
      
      眼中寒光乍现!
      
      姜德吓得心脏骤停,手在半空停了一瞬。
      
      下一秒,姜喜月直接转身,对着他的肚子一脚踢了过去。
      
      轰隆——
      
      姜德猝不及防,直接滚了出去。
      
      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跌坐在门外。
      
      懵了。
      
      过两秒才反应过来。
      
      脸上迅速聚集起怒火。
      
      “你他妈的……”
      
      一抬头,见姜喜月站在门内冷冷看他,目光中一丝怜悯。
      
      “滚!”
      
      说完,嘭一声关上了门。
      
      姜德这时才后知后觉地跳起来,砰砰砸门。
      
      “开们!小兔崽子,你他妈竟然还敢动手!给我开门!我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你不知道厉害!”
      
      “给我开门!”
      
      姜喜月充耳不闻。
      
      将门反锁后,一回头,见范秀兰正神色慌张地站在原地。
      
      “喜月,会不会闹得太大了?我其实没什么事……”
      
      姜喜月受不了她这样委曲求全的态度。
      
      “难道要等他把你打死,才算有事吗?”
      
      她抬脚走过来,扶着范秀兰坐下,微微沉淀心绪,开口问:“妈,你有没有想过离婚?”
      
      范秀兰似被这两个字吓得一抖。
      
      “你……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她干笑了会儿,见姜喜月的表情十分认真,才道:“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没事,忍忍就过去了,不用担心。”
      
      姜喜月安静了好一会儿,只是缓缓道:
      
      “妈,你想想姜乐和姜灵,下一次,他会不会把拳头转向她们?”
      
      闻言,范秀兰安静了。
      
      眼神出现瞬间空洞,慌乱。
      
      门外已经没了声音。
      
      姜喜月点到为止,见范秀兰在垂眸思索,出门去接姜乐和姜灵。
      
      ——
      
      姜德在门外叫了半天也没人开门,只能不甘心地离开。
      
      他心中怒火难消。
      
      骂骂咧咧地走下楼,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你小日子过得不错啊,这么快就把养你十七年的人都忘了。”
      
      “柯雯,现在你可是好吃好喝,要什么有什么,怎么也不想想你爸爸我啊?”
      
      ——
      
      姜乐和姜灵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已经十分习惯,第二天一早,看到范秀兰脸上带伤,也没有任何惊讶。
      
      吃完饭,姜喜月背着书包刚下楼。
      
      刚到二楼,突然在楼梯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齐铭穿着整齐的蓝白色校服,依着墙壁,双手插兜,低头看着地面,似乎在愣神。
      
      发丝垂落下来,遮住眼中的光。
      
      白皙的皮肤近乎清透,像是精致打磨过的水晶。
      
      姜喜月现在对他能避就避,没想到会在这儿撞见他。
      
      不由加快脚步,准备假装没看见,直接下楼。
      
      刚踩下一节台阶。
      
      “姜喜月。”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姜喜月皱眉,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头。
      
      “呵呵,你也在这儿啊,真巧。”
      
      齐铭抵着墙壁站直身体,双手依旧插兜,看姜喜月的样子,有一种十分委曲求全的感觉。
      
      “我妈让我跟你一起上学,我是故意在这儿等你的。”
      
      姜喜月没想到昨天齐母还把那话当真了。
      
      长辈不是都喜欢说客套话吗?
      
      怎么齐母不按套路来?
      
      要是每天跟齐铭一起上学,不就和剧本一样了吗?
      
      柯雯还不得撕了他?
      
      “你不用这样勉强,以后我们各走各的……你妈那边,我会跟阿姨解释的……”
      
      说到一半,却见齐铭一直盯着她看。
      
      眼神看得她直发毛。
      
      “你干什么?”
      
      齐铭幽幽道:“我也不是特别想跟你一起。”
      
      姜喜月:……
      
      那你还这么听话?
      
      “走吧,不然要迟到了。”
      
      说完,齐铭直接朝外面走去。
      
      姜喜月不明白。
      
      她是什么地方惹到这个活祖宗了?
      
      时间确实不早了,今天下午公布考试成绩,她想早早去学校准备。
      
      两人一同下楼。
      
      姜喜月一直和他保持几米的距离,不紧不慢。
      
      刚走出小区没一会儿,一辆十分眼熟的黑色轿车缓缓停在齐铭面前。
      
      车窗一落下。
      
      “齐铭哥哥!”
      
      柯雯招了招手,热情道:“一起去学校吧,现在我们都在籁文,以后就能一起上学了。”
      
      齐铭看了一眼面前的豪车。
      
      “你不是不顺路吗?”
      
      从柯家去学校的路,根本不会路过这个小区。
      
      明显她是故意绕路过来的。
      
      柯雯垂下眼眸,有些委屈:“我只是想跟你一起上学……”
      
      齐铭的语气柔和了些。
      
      “这样你起太早,睡眠不够,我们在学校也能见面。”
      
      姜喜月一看到那辆车就认了出来,见两人在马路边如胶似漆,准备迅速越过去。
      
      刚要跨过去,没想到齐铭突然回头。
      
      冷不丁叫住她。
      
      “你期中考试考得怎么样?”
      
      一开口,柯雯的目光迅速转过来,这时候才发现姜喜月竟然也在。
      
      两人前后脚。
      
      难道他们一起去上学?
      
      想到这儿,心里顿时有些不悦。
      
      以前她住在姜家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和齐铭哥哥一起上过学。
      
      姜喜月她凭什么?
      
      姜喜月自己也没想到,齐铭这简直就是把地雷往自己身上引。
      
      旁边柯雯看她的目光,简直恨不得把她就地掩埋。
      
      齐铭却还在等她回答。
      
      考得如何他不知道?
      
      前两天考试的时候,不是一直盯着的吗?
      
      姜喜月笑着。
      
      “还行吧。”
      
      柯雯不想看到两人说话,故意道:“我听说,你数学提前交卷了吧?这次数学题目很难,你是不是瞎写就交了?姜喜月,你也太爱面子了,要是得了零分怎么办?”
      
      姜喜月笑了笑。
      
      “就算是零分应该也和你没关系吧?”
      
      柯雯倏地睁大眼睛,拽着齐铭的袖子。
      
      “我是好心关心你,你这人怎么这样?齐铭哥哥,你看她……”
      
      姜喜月懒得跟她说话,多说一句,都感觉自己跟后宫妃子争宠似的。
      
      摊了摊手,直接走了。
      
      看着姜喜月的背影。
      
      “齐铭哥哥,你们怎么一起上学啊?以前你都没有跟我一起……”
      
      “以前我们不在一个学校,这次是我妈要求的,你要是不喜欢,以后我就自己走。”
      
      齐铭的表情淡淡的。
      
      柯雯高兴得更加开心。
      
      “那你就上车吧,就这一次。”
      
      齐铭看了一眼路边的车,才终于点头。
      
      “好。”
      
      ——
      
      豪车开进学校。
      
      刚停下,齐铭和她说了几句,就迅速回教室。
      
      柯雯注意到周围其他同学的目光,站在豪车旁边,舍不得离开。
      
      以前在姜家的时候,只有她看着其他同学被轿车接送的份,现在风水轮流转,自己也有被人羡慕的一天。
      
      她舍不得这么结束。
      
      一直到发现柯成峰出现在远处,才迅速跑过去。
      
      “爸爸!”
      
      柯成峰一看到她,满脸慈爱。
      
      “怎么样?路上还顺利吧?今天我得提前到学校批改试卷,以后我跟你一起上学。”
      
      “没关系。”柯雯笑了笑,“不过我今天上学的路上,遇到姜喜月了。”
      
      一听见这个名字,柯成峰立即皱眉。
      
      “你怎么遇到她的?”
      
      “我去找朋友,刚好看到的。”柯雯想起昨天晚上,姜德打来的那个电话,突然道:“爸,我还听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
      
      “昨天晚上,姜喜月家好像出事了,她妈妈被打伤,她和她妈妈都去了警局。”
      
      她断断续续地说着,半真半假,模棱两可。
      
      柯成峰一听,倏地睁大眼睛。
      
      “你的意思是,姜喜月竟然还敢对她妈动手?”
      
      “不知道,姜家真的太穷了,她突然搬过去,会不习惯也正常,只是我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对自己的亲生妈妈动手。”
      
      “真是野蛮!还好我们早早把她送走了!”
      
      柯成峰一脸庆幸,着急道:“柯雯,以后你离她远一点,别让她把你带坏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
      
      柯雯乖乖点头,脸上带着几分惋惜。
      
      “行了,你快去教室,我还有事忙,中午带你去吃好吃的。”
      
      嘱咐了一声,柯成峰才转身离开。
      
      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
      
      “真是疯子……连自己亲身妈妈也敢动手……野蛮……”
      
      柯雯目送他离开。
      
      才拿出手机,在通讯录找了一圈,从角落发现了范秀兰的号码。
      
      还好之前搬回去的时候,没来得及删掉。
      
      她迅速点开短信编辑:
      
      【妈……不知道我现在还能不能叫你一声妈妈,我在学校里出了点事,我不敢和其他人说,你能带妹妹过来学校一趟吗?求你了】
      
      把短信发出去。
      
      柯雯才收好手机,高兴地朝教学楼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ps【这个世界无cp!这个世界无cp!这个世界无cp!】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