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穿成抱错的假千金(4) ...

  •   此时,姜喜月已经走进了学校图书馆,坐在数学专区,身边堆满了书。
      
      这里面囊括了最浅显的数学基础,也有晦涩难懂的国外文献,还有提供老师教案的高级数学,应有尽有。
      
      这些复杂的数字和符号,在姜喜月眼中仿佛变乖了,蹦蹦跳跳地在她脑海中掀起知识的巨浪。
      
      她如痴如醉,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
      
      一直到下午的考试开始,她才终于离开。
      
      这次考试的科目是语文,姜喜月的速度明显放慢了许多。
      
      其他学生经过早上的冲击后,这次看到她答题缓慢,时不时停下思考,更加肯定了心里的猜测。
      
      姜喜月肯定是装的。
      
      只有坐在讲台上监考的D班班主任,频频转头朝姜喜月看去,目光复杂,竟然没再找她麻烦。
      
      姜喜月对除了数学之外的科目要求不高,只要勉强及格就行。
      
      她答得很认真,直到铃声响起才终于停笔。
      
      一抬头,见而大多数人都已经提前交卷,整个教室里,竟然敢只剩下自己和齐铭。
      
      年级第一竟然也留到最后。
      
      姜喜月朝他多看了一眼,迅速交卷。
      
      等整理好文具,齐铭也紧跟在她后面上交试卷。
      
      考试结束的铃声刚好响起。
      
      她走出教室,柯雯早就站在门口。
      
      看到她出来,表情僵硬,紧抿着嘴唇。
      
      姜喜月视而不见,拿着东西走出去几步,听见身后传来柯雯和齐铭的对话。
      
      “齐铭哥哥,你今天考得好慢啊,我还以为你会提前交呢。”
      
      “耽误了一点时间。”
      
      ——
      
      期中考试期间,学校不上晚自习。
      
      周三晚上考完最后一门,姜喜月回家。
      
      一进门,外出拉货两天的姜德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手里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冰镇啤酒,水汽在瓶身凝结,滴落在地板上,皱着眉给电视换台,一脸不耐烦。
      
      姜德今年才四十出头,但因为长期酗酒,身体浮肿,面色潮红,眼睛浑浊。
      
      此时他拉开汗衫下摆,露出硕大的啤酒肚。
      
      姜乐和姜灵不在。
      
      范秀兰从厨房走出来,拿了一碟花生放在桌上当下酒菜。
      
      朝姜喜月招手。
      
      “卧室的帘子我拆下来了,你进去看看吧。”
      
      “好。”
      
      姜喜月微微点头,快步朝里面走。
      
      刚要进去。
      
      嘭!
      
      坐在沙发上的姜德突然踹了桌子一脚。
      
      “送走一个赔钱货,又来一个!眼瞎不会叫人是不是!”
      
      从人进门,他就发现了。
      
      浑浊的眼睛肆无忌惮地,从姜喜月的头发丝,打量到双腿。
      
      抱错澄清的时候,姜德只是去匆匆看一眼,就外出拉货去了。
      
      本来他就对家里三个女儿不满,走一个他也完全不放在心上,还觉得能少了一张嘴吃饭。
      
      此时才终于好好看清楚姜喜月的样子。
      
      饶是他,也惊了一下。
      
      没想到别人家养大的便宜女儿,竟然这么漂亮。
      
      看来,以后的彩礼钱又可以多要几万。
      
      他正高兴,见姜喜月的目光冷淡地从他身上扫过去,视而不见就直接进屋,顿时不满。
      
      “既然回到这里,你就给我乖乖听话,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知道了吗?”
      
      姜喜月没有理会。
      
      她走进卧室。
      
      里面那块帘子果然被摘了,视野宽阔起来,看着都大了许多,只是依稀还能看到东西的分界线。
      
      两个小孩的玩具和衣服都堆在一起。
      
      “我待会儿整理一下,把妹妹的衣服也放进衣柜里吧,这样干净点。”
      
      范秀兰没想到她会这么体贴,眼睛突然一酸。
      
      “好,待会儿我跟你一起弄。”
      
      正说着,被忽略许久的姜德突然起身,提着半瓶子啤酒,怒气冲冲地走过来。
      
      嘭!
      
      一脚踹在门上。
      
      粗着嗓子骂:“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是不是!”
      
      说着,抓着姜喜月的肩膀,把她掰过来。
      
      “老子不管你以前过什么日子,从今天开始,都得听我的!把你从那家带出来的好东西都拿出来!”
      
      姜喜月顺着他的力道回头。
      
      便宜的房子背光,卧室里光线有些昏暗。
      
      姜德清晰地看到姜喜月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冷光,尖锐又骇人。
      
      吓得他浑身一抖。
      
      旋即暴怒。
      
      “你……你这是什么眼神!让你把东西都拿来!你在那边住了十七年,他们肯定给你买了不少好东西吧?”
      
      一边说,抬起手,竟然是要动手!
      
      姜喜月的身体紧绷。
      
      她有把握在姜德动手的时候,瞬间完成反杀。
      
      那巴掌刚要落下。
      
      “别胡闹了!”
      
      范秀兰突然拉了姜喜月一下,把她拉到身边。
      
      姜德的巴掌拍空。
      
      范秀兰护着姜喜月,不满道:“喜月回来什么都没带,那是别人家的东西,咱们不要!再说了,柯雯走的时候,不是也一样没带?”
      
      姜德怒目而视。
      
      “你买的那几件破衣裳,能和人家的名牌货比?”
      
      闻言,范秀兰脸色微微一白,担心姜喜月会受欺负,从厨房拿出一个陶锅。
      
      “你爸喝醉了,他向来这样,你别介意,这是我问楼下201借的锅子,你帮我还回去,再道声谢。”
      
      姜喜月回头看了一眼还杵在卧室门口的姜德,知道范秀兰是故意把她支开。
      
      估计是不想让女儿一回来,就撞见家里最狼狈的一面。
      
      点头接过来。
      
      “我很快回来。”
      
      “也不用这么着急……”范秀兰讪讪补了一句。
      
      姜喜月已经下楼。
      
      小区的建筑构造特殊,楼上的姜家不过五十平,而楼下的201,却足足有一百平,是它的两倍。
      
      虽然只隔着一层,却是一个天,一个地。
      
      按下门铃,姜喜月抱着陶锅站在门口等。
      
      过了几秒,门才打开。
      
      “有事?”
      
      冷清疏离的声音传来。
      
      门只开了一半,齐铭一只手上拿着课本,面无表情地站在里面。
      
      他个子很高,将近一米八,但姜喜月168,也不算矮,只不过短短十多厘米的距离,硬生生给他做出了一种居高临下,俯瞰众生的感觉。
      
      姜喜月眉头抖了抖。
      
      没想到楼下住的竟然就是齐铭。
      
      “这是从你家借的陶锅,我妈让我送过来。”
      
      她友善地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齐铭似乎很不喜欢她。
      
      奇怪,他们之前不是没有见过吗?
      
      手里举着沉重的陶锅,齐铭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垂眸的眸子一片冷清,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刚才她说的话。
      
      直到门里传来另一个声音。
      
      “齐铭,你站在门口干什么呢?谁来了?”
      
      半开的门被拉开,一个看着和范秀兰年纪相仿的中年女人走出来。
      
      看到姜喜月,先是一愣,旋即笑起来。
      
      热情地迎上前。
      
      “你就是姜喜月吧?我听你妈妈提过你,哎哟,好水灵的姑娘。”
      
      看到她手里的陶锅,又皱眉朝齐铭抱怨:“你傻愣着做什么?没见喜月手里拿着东西?也不会帮忙接一下,多沉啊。”
      
      此时,齐铭眼中的敌视才少了些。
      
      放下书本,骨节分明的手接过陶锅,转身去了厨房。
      
      齐母埋怨地看了他一眼,拉着姜喜月的手,把她往家里带。
      
      “别介意,他就是这样,害羞。”
      
      姜喜月笑而不语。
      
      她头一回见害羞,羞成这样的?
      
      齐母拉着她坐在沙发上,上下打量,越看越是喜欢。
      
      她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简直明星也要逊色三分。
      
      “你和我家齐铭一般大吧,在哪儿上学啊?”
      
      “籁文高中。”
      
      “呀!”
      
      齐母惊呼,高兴道:“那不是跟我家齐铭一个学校?以后你们可以一起去学校啊,做个伴。齐铭,你觉得怎么样?”
      
      说着,朝厨房喊了一声。
      
      齐铭此时刚好走出来,拿着一块毛巾擦手。
      
      洁白的毛巾覆盖在他的手上,竟然还不如手指的皮肤白皙精致。
      
      视线盯着沙发上的人。
      
      “可以。”
      
      姜喜月不可以。
      
      她现在巴不得离齐铭远点,不让剧本重演。
      
      我没有。
      
      我拒绝。
      
      老娘只想学习,男人离我远点。
      
      齐母却兴高采烈。
      
      “唉,自从升上高中,附近只有齐铭一个人在籁文,连个一起上学的朋友都没有,以后你来就方便了。”
      
      “你在籁文念书,成绩应该很好吧,你爸妈有福了。”
      
      以前柯雯在的时候,虽然她成绩也不错,但要上籁文,分数是万万不够的。
      
      齐母不知道,去籁文高中除了成绩,还有给钱这么一条路,理所当然地觉得姜喜月也和齐铭一样。
      
      旁人听见这话,难免觉得难堪。
      
      姜喜月却笑盈盈的。
      
      “我年纪倒数第三。”
      
      “啊……这……”
      
      齐母愣住。
      
      怕戳了小姑娘的伤心事,正准备安慰几句。
      
      站在厨房门口的齐铭突然道:
      
      “我可以帮她补习。”
      
      姜喜月倏地抬头。
      
      万万不可!
      
      这个齐铭是怎么回事?
      
      自己一退再退,他却反而得寸进尺,像是故意接近他。
      
      明明剧本里,齐铭对姜喜月十分厌恶,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的。
      
      她来不及拒绝,齐母已经高兴地点着头。
      
      “对啊,齐铭成绩不错,你们还是一个年级,相互帮助,一起进步。”
      
      姜喜月盛情难却,但实在不想和齐铭单独相处。
      
      “这两天学校期中考,等考完试再说吧。”
      
      “行。”
      
      齐母一口答应下来。
      
      她又拉着姜喜月说了一会儿话,眉宇间都是对她的喜爱。
      
      临走前,还送了些自己做的饼干。
      
      站在门口朝在阳台看书的人喊:“齐铭,快去送送喜月。”
      
      齐家的阳台种了很多花,墨绿的枝叶搭成一片隐秘的小天地。
      
      齐铭站在里面,整个人都白得发光。
      
      他靠着墙站,懒散地转过头问她:“你认识路吗?”
      
      姜喜月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认识。”
      
      说完,朝齐母摆了摆手,拿着几袋礼物离开。
      
      ——
      
      等人走了,齐母关上门,才朝齐铭抱怨起来。
      
      “你怎么回事?人家喜月刚到这儿,你也不多照顾照顾,别吓着她。”
      
      齐铭的书页从刚开始就没怎么翻动,反而奇怪齐母的态度。
      
      “你很喜欢她?”
      
      “这么漂亮又懂事的小姑娘,谁不喜欢?”齐母乐呵呵的。
      
      “那之前的柯雯呢?”
      
      听见这个名字,齐母的表情有些复杂。
      
      “之前柯雯还没走的时候,我看到她妹妹姜乐被人打了,她从旁边路过,跟没看见似的……这哪儿成啊?”
      
      ——  
      
      姜喜月拿着礼物回家。
      
      刚推开门,里面突然传来一阵怒吼。
      
      “你一分钱都没要?替他们白白养了十七年的闺女,你竟然一点好处都没拿!败家玩意儿!”
      
      “看老子不打死你!”
      
      姜德高举酒瓶,嘭一声砸在范秀兰的脑袋旁边。
      
      玻璃飞溅,在她手臂上划出几道血痕。
      
      这样姜德还不解气,对着地上的范秀兰又是一脚。
      
      “废物!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范秀兰双手护头,辩解:“咱们帮他们养了十七年,喜月也是他们养大的,是我们对不起他家!”
      
      “住口!”
      
      姜德越听,怒火越盛,一把抄起旁边的椅子,竟要直接砸在她身上。
      
      千钧一发之际。
      
      姜喜月一个健步冲上来,抓住他的手臂。
      
      把椅子硬生生截下。
      
      用力一推。
      
      早就喝得半醉的姜德脚步虚浮,踉跄着后退两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姜德一下给摔懵了,半天没爬起来。
      
      姜喜月胸口怒火熊熊,把地上的范秀兰扶起。
      
      一看清她的样子,怒火瞬间将她的理智燃烧得一干二净!
      
      范秀兰手臂上四五道玻璃划的伤,鲜血淋漓,刚才出门前,还干净整洁的脸上,此时已经青紫斑驳,衣服凌乱,头发散乱。
      
      整个人狼狈不堪。
      
      看来是她一走,就直接动手了。
      
      姜喜月气得深吸一口气。
      
      把范秀兰护在身后,二话不说拿出手机。
      
      开始拨号。
      
      姜德这么一摔,稍微清醒了些。
      
      看到她的动作,怒骂:
      
      “小兔崽子,你要干什么?”
      
      姜喜月已经按下拨出键,冷冷看着他,吐出几个字:
      
      “送你去吃牢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