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世子忙于追妻》暮阿洋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19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三 ...

  •   望着纪王府雍容大气的府门,悬着的黑底匾额上金漆大字在暖阳下闪闪发光,孟婉攥紧了宋氏的衣袖,丝丝怯意从眸子里升起。
      
      李管家笑脸盈盈的将人领进府,一路行去,王府里古韵十足,绕过粉墙拱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绿柳周垂,山石点缀。
      
      很快便在游廊尽头长亭中,见着了那华贵尔雅的女人,她身着一袭淡碧罗裙,一支清雅的梅花簪子挽着青丝长发,尔雅却不失大气。
      
      这便是那纪王妃,名为方涵,是个和善的人,见着她孟婉心里泛起涟漪,前世纪王妃对她也是多有照顾,奈何楚修不喜她,一连五年也未能给纪王府生下一儿半女。
      
      见李管家将宋氏领来,纪王妃满面柔和道:“快坐下,盼了好几日,总算把你盼来了,刚到临城就把人请来,孟候可有怨我?”
      
      听纪王妃打趣,宋氏带着笑道:“他哪里有怨,反倒是让我来与你叙叙旧。”
      
      话语间,二人坐在石桌旁,纪王妃握着宋氏的手,“这下好了,你来了我在临城也有个伴儿。”
      
      说着,纪王妃把目光转向孟婉,小小的身子正躲在宋氏身后,圆溜的眸子打量着她,模样可人。
      
      “这是婉婉?”
      
      宋氏将孟婉揽上前来,“婉婉笑一个,跟王妃问个好。”
      
      孟婉张望二人,虽然不太愿意来到这里,但还是有模有样将小短手放于腰前,福了个礼,“王妃安好…”
      
      然后大不情愿地笑了一下,婉婉脸颊两边的小酒窝旋出来。
      
      却惹来纪王妃掩笑起来,揉了下孟婉的头,柔声道:“婉婉也好。”
      
      纪王妃将孟婉抱坐上石凳,从桌上果盘里拿了个红苹果给孟婉,苹果有些大,孟婉一只手握不住,只能两手捧着苹果。
      
      孟婉可没心思吃苹果,只想着希望一会就可以回去了。
      
      纪王妃满眼柔和,随后朝宋氏说道:“距离上次见到她,还是个咿咿呀呀的婴儿,想不到转眼五年过去,都这么大了。”
      
      听言,宋氏也微叹,“是的呢,你我也近五年不曾见过了。”
      
      “是该好好叙叙旧,多与我坐坐。”纪王妃笑道。
      
      她目光又上下打量婉婉,感概起来:“临城总算迎来一个女娃,瞧着模样生得精致,定是个美人胚子,难怪我家那小子念叨着今日一定要把婉婉请来。”
      
      宋氏掩笑道:“你是说纪世子念叨婉婉?”
      
      纪王妃点了点头,“说来也是好笑,听我说起孟候家有一女儿,他便念着不放了。”
      
      说着,她顿了顿,意味不明地看向孟婉,再次笑道:“你家孟婉怕是被惦记上了。”
      
      孟婉忙躲了纪王妃的目光,抬着手把苹果放到石桌上,还给你,不要了,随后紧紧拉着宋氏的衣摆不放。
      
      就连宋氏浅笑着望了眼绷着小脸的婉婉,“记得娘亲和你说过纪王府有个世子哥哥吗。”
      
      孟婉连忙摇头:“不记得。”
      
      宋氏无奈,只好道:“那要是一会见到了,婉婉要礼貌,记得问好。”
      
      这时,纪王妃也看了眼身旁丫鬟,说道:“啧,这人都来了,世子呢。”
      
      丫鬟上前福身,“方才被茶水洒了衣襟,世子回屋去换衣物了。”
      
      孟婉拽了拽宋氏衣摆,苦不堪言地道:“娘亲,婉婉头昏,想回去。”
      
      宋氏将小人儿从石凳上抱过来,纪王妃见此,也低下了眉,“这怎会头昏了?”
      
      “方才出门前婉婉就嚷着头昏。”宋氏说道。
      
      纪王妃连忙对李管家道:“去把陆姑娘请来。”
      
      李管家应声匆匆退下。
      
      不过一会,一名素衣女子浅步而来,她面容秀丽,此女子名为陆竹,本是游方大夫,有幸结识纪王妃,便被请来在府上做了门客。
      
      陆竹行过礼,纪王妃便让她瞧瞧孟婉,是不是受寒病着了。
      
      在仔细瞧过孟婉状态后,毕竟行医多年,到底有没有受寒她一眼便瞧了出来。
      
      陆竹握着孟婉的小手,嘴角轻扬:“虽有些体虚,但无大碍,想来是乏累了,二位无需担忧。”
      
      孟婉闷声默默地将手从她手里抽回来,趴在宋氏的怀里。
      
      宋氏松了口气,但又想到最近孟婉有些腿脚不便,也将此与陆竹说了。
      
      陆竹则是让她放宽心,婉婉的腿也无大碍。
      
      孟婉的腿确实没啥事,只是她在学着走路而已,她将脸枕在宋氏肩头,听着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句句的堵得婉婉找不到理由回去。
      
      果然还是娘亲的怀抱让她觉得安心,先前有些紧绷的神经便有些松懈下来,渐渐的眼皮就重起来,垂了两下,耳畔伴着几人的话语声。
      
      见世子还没有来,纪王妃便再次问了一次丫鬟。
      
      得到的回复是,原来世子楚修被纪王爷给唤去走,不然也该到了。
      
      纪王妃扬了下眉稍,看着昏昏欲睡的婉婉,眼里滑过一丝无奈,她这心里头打着主意呢。
      
      迷糊间,孟婉听见世子不来了,这下算是彻底放松下来,一不留神窝在宋氏怀里就睡着了,这副小孩子的身体总是很容易乏。
      
      ……
      
      这觉便睡了一个时辰,期间,孟婉还做起了美梦,梦里啥都有,有好吃的,好玩的,梦见一切都安好,前世经历的事一件也没有发生。
      
      忽然画面转到那清冷的寝宫,一身穿淡金色衣袍的男子坐在榻上一言不发,背影落寞而寂寥,他缓缓转过身来,竟是楚修的容颜。
      
      一下子把孟婉从梦中惊醒过来,入眼而来的是淡色的床缦,梨木床畔,孟婉撑起小身子,喘了口粗气。
      
      她打量了下四周,不像是在孟侯府,身上还盖着一层薄毯,可娘亲呢。
      
      思来想去,孟婉从床上起来,小脚丫蹭着落了地,蹲在床边穿好她的小绣鞋,抚了下衣裙,难道还没回家吗,在纪王府?
      
      屋里本来个看护孟婉的丫鬟,刚好离去,孟婉就小步轻迈,扶着门框就出了房间。
      
      看景物便知还在纪王府,步子踉跄的孟婉按着以前的记忆,顺着花园里的石子路走去,想回到长亭里去寻娘亲。
      
      这没走几步,曲折蜿蜒的石子路那头传来一句稚气未脱的声音。
      
      “孟候夫人可走了?”
      
      “回世子,还没呢。”下人的回复。
      
      “行了,你先下去吧。”
      
      这对话把孟婉打了个战栗,定在了原地,小手扶着陡峭的假山一角,脚步往后缩了缩。
      
      转身就躲进了假山后面,挪步挤进角落里去,为了掩藏,面容朝里,对着假山,做到了眼不见心不慌的真理。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孟婉越是忐忑不安,都藏得如此严实了,发现不了吧?
      
      此刻,一身墨蓝色衣袍的俊逸少年绕着曲折的石子路走来,他面容清俊,还带着稚气,但一双细长的深眸里却透着一股子非同龄人的稳重。
      
      正急着去见那孟侯夫人,忽然眼眸随意一瞟,好像是…见着了一抹粉色。
      
      楚修停住脚,往后退了两步,只见偌大一假山之下,草地里赫然露出一缕粉色的衣摆。
      
      他诧异地扬了眉,忽又见着一只白嫩的小胖手从假山里伸出来摸索着,抓起那缕粉色收了回去。
      
      楚修唇角不免含了笑,轻了步伐走过去,这园子里的假山什么时候成精了?长出粉色小尾巴了。
      
      走近一瞧,一团粉色背对着他靠在角落里,双丫髻上的粉发带垂在耳边轻轻摇晃。
      
      孟婉忽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暖阳下,一个影子笼罩在她身上。
      
      “咳咳。”某人清了清嗓子。
      
      孟婉身子一抖,缓缓侧首望去,果不其然那个她避之不及的人站在身后,攥着自己的衣角转过身来。
      
      身后这个人衣衫整洁,虽比前世的楚修小了一号,但那双幽黑的深眸,孟婉是记到骨子里了。
      
      而这双深眸凝视她许久,孟婉仿佛觉得自己对面的就是前世那个楚修,如同要吃了她一般。
      
      孟婉觉得凶恶十足,挪着步子想窜出去,忽然凸出的石尖勾住了她身后的衣裳。
      
      这时只听头顶传来话语:“孟候之女,孟婉?”
      
      楚修抿唇,咽了咽口水,按耐住泛起波澜的情绪,他不想吓到婉婉,他只想与她重新认识,要树立良好形象。
      
      孟婉停了挪动的脚步,不过一个十岁的小孩罢了,她干嘛要怕他,于是抬起圆眸子瞪着他,试图用凌厉眼神与气势击退楚修。
      
      见此,楚修轻蹙了下眉头,不知为何眼前的粉糯小团子忽然用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心里冒起水花。
      
      察觉到孟婉被勾住了衣裳,顿时明白过来,便走近来,道:“可是被勾住了衣裳,出不来?”
      
      见他靠过来,孟婉下意识地退步,后背抵在了假山上,糯声道:“我…我自己可以出来。”
      
      楚修一笑,“你自己来,指不定还要被挂多长时间呢。”
      
      说着,他上前来抱住粉糯团子,试图解开被勾住的衣裳,可婉婉不听话呀,她才不要这个人帮忙,挣扎起来。
      
      情急之下,楚修轻蹙眉头,一使劲,忽一声‘撕啦’的声响起,婉婉的粉衣裳后背上被撕开了好大一个口子,露出了白嫩嫩的后背与左肩。
      
      孟婉没站稳,慌乱之下猛地踩了楚修一脚,朝着他扑了过去,两小孩摔倒在地。
      
      孟婉趴在楚修的怀里,愣神,眨巴了下眼,微微侧首,衣裳被撕破了。
      
      她粉嘟嘟的小嘴一瘪,小酒窝显出来,随即而来的就是放声大哭,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哭得那叫一个可怜至极。
      
      这下好了,楚修给她当了肉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