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二 ...

  •   阳春三月,鸟啼声声脆耳。
      
      在前往临城的官道上,一辆马车徐徐行来,车前车后有四名护卫随行。
      
      城门下的禁卫远远便瞧见了车上刻着‘孟侯府’的徽记,纷纷让开长道,将马车迎了进城。
      
      车内,锦锻坐垫的软榻上,一粉衣女童抱着软枕睡得正香,婴儿肥的精致脸颊抵在软枕上,挤得粉嫩的小嘴不知觉地嘟起,眉头紧皱着,小小的身子随着马车晃悠。
      
      一旁坐着的正是温雅华贵的孟侯夫人宋氏,她眉目似画,女童与之几分相似。
      
      宋氏推开车窗,外面街道上正喧闹非凡,她面上带着喜色。
      
      探手去摇了下婉婉的肩,将小身子揽进怀中,轻声唤:“婉婉该醒来了,我们到临城了。”
      
      轻唤声将孟婉从睡梦中醒来,她抬起小手儿揉揉眼眸,睁开了惺忪的圆眸子,懵懂地望了下车框外的景色。
      
      随后便将小脑袋埋进了宋氏的怀里,一言不发,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开心。
      
      宋氏无奈笑着,只当她是闹着睡醒来的小脾气,轻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一会就可以见到爹爹了。”
      
      孟婉靠着宋氏的肩头上,水润润的眸子微闪,将手掌展开,又小又短的手指,回想着往昔。
      
      谁曾料想,就在几天前,本将死的她回到了五岁那年,在她还没认识楚修之前。
      
      孟婉抿了下唇,收回小手,因为自小体弱多病,又是早产,身子长得娇小瘦弱,易染病。
      
      临城繁华富饶,这一年父亲决定请旨定居临城,将身在苏州的母女二人接到临城来,说的是借着公务之便,也好为小孟婉养身子。
      
      再活一世的孟婉清楚,父亲并非是为了她,而是要娶许国公之女为二房,来到临城父亲便与娘亲提了此事。
      
      因宋氏为生下婉婉坏了身子,无法再育,无可奈何下便容了孟候爷娶二房,但还是为此病了一场。
      
      不过一个月父亲就将二房娶过门,后来嫁来的二夫人为孟候爷生下一子。
      
      宋氏名为宋芷儿,出身苏州商贾之家,自然比不过二夫人,自此宋氏与婉婉便在府里颇受冷待,二夫人许氏是个骄纵的主,明里暗里刁难宋氏,宋氏性子软柔,样样不与之计较,也样样被欺辱。
      
      而孟婉的性子随了宋氏,步入临城,她深知纪王府的世子楚修是个大恶人,可偏偏前世欢喜极了他,受他欺负不说,遭一世的冷待,死也死于他。
      
      想到这些,她又如何高兴得起来,反而越发愁容着小脸蛋。
      
      如今有幸重来,孟婉只想着躲得远远的,她宁愿与娘亲留在苏州,不来临城,为此哭了许久,可娘亲却不如她的愿。
      
      楚修向来对她冷漠,只要她不去招惹这个煞神,就不会有瓜葛吧,大不了以后若是见着,她绕道走。
      
      不求大富大贵,但求命又硬又长。
      
      马车咿呀着,终于行到了孟候府前,孟婉透过车窗去望,一切都如此熟悉。
      
      府前两侧镇着两只石狮子,脚踩灵珠,威武雄壮,敞开的红漆大门之上的府匾金刻着‘孟侯府’三个大字。
      
      门前台阶上,站了两名高大的家丁,一身深蓝色锦衣的孟侯爷已等待多时,他仪表堂堂,与孟婉前世在牢狱中最后一次相见时,两鬓微白的他年轻许多。
      
      马车停稳后,宋氏下了马车,于孟婉而言,马车过于高了,她的小短腿还够不到,所以便是车上的张乳娘抱下来的。
      
      见了来人,孟侯爷迎来,“路途可有辛劳?”
      
      父亲孟候,名为孟连生,因祖上有过军功,封为侯爵,承袭了两代,就算到了孟连生这一辈,也仍旧是大辽世家之一。
      
      宋氏柔柔地行了礼,“谢老爷关心,妾身尚好,倒是路上些许颠簸苦了婉婉,总是哭闹不停。”
      
      孟婉靠在张乳娘怀里,听着他们寒暄,她哭闹了一路,只是不想来临城,哭累了睡着后,马车都已入了城。
      
      宋氏将孟婉从乳娘手里接过来,因为比同龄孩子长得娇小,很轻松就入了她的怀。
      
      “婉婉,叫爹爹。”
      
      孟婉望着眼前的父亲,奶声奶气地唤了声:“爹爹。”
      
      孟侯爷面容上浮起几分笑意,见孟婉乖巧,便捏了下她肉乎乎的小脸,随后,领着人入府去安顿。
      
      入了屋后,孟婉从宋氏怀里落了地后,紧紧拽着她的长袖,试着走起路来。
      
      小腿迈了两步,踉踉跄跄的,就像随时就会摔倒一般,果不其然不一会就重心不稳,啪地一屁股墩地坐在了地上,小粉裙便沾了灰。
      
      现在的她跑都是困难,上辈子坐了八年的楠木轮椅,与她而言,早已不会走路了,能走两步很不错了。
      
      宋氏见此,轻蹙了下眉头,伏下身将婉婉扶站起来,轻轻拍去她的衣裙上的灰。
      
      不知为何这几日来,她发现以往能哒哒地跑的小婉婉,走路越发磕绊,怎么还倒回去了。
      
      孟婉有些无辜,一双大眼眸总是水润润的,望着宋氏,颇为几分委屈可怜。
      
      宋氏牵着她的手,蹲下身道:“婉婉要自己学着走路,不能总是要娘亲抱。”
      
      孟婉只好垂下小脑袋,唉,道理她都懂,这不是腿使不上力吗,她才没有想让娘亲抱呢。
      
      丫鬟们将行李抬进来,开始布置厢房,孟婉迈着小步子在原地练习走动,手里握着个布老虎解闷,梳着双丫髻,憨态可掬。
      
      不一会,屋中该收拾的饰物弄好后,孟侯爷正巧从主厅里走来,孟婉脚步哒哒的,一头便撞到了他,好在孟侯爷将小人儿提了起来,不然又得摔了。
      
      见来人,宋氏上前来,揉了下孟婉的头,便令张乳娘牵着她带去了偏房去歇息。
      
      房里便留下了娘亲与父亲一起,孟婉收回目光,发饰微摇,已经很久没见到父母二人如此恩爱了,这时的父亲眼里还满载着娘亲。
      
      想到用不了多久许氏要进门,孟婉就蹙了眉头,今生她决计不能再让娘亲受那人的欺负。
      
      入了偏房,丫鬟端来了些糕点,孟婉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块便吃起来,悠然自得。
      
      按前世的记忆,过不了几天,便是纪王府纪世子十岁生辰,也就是楚修的生辰,她便是如此见了楚修第一面。
      
      那时年幼,刚从苏州而来,贪玩多有不懂事,趁乳娘不注意,跑去纪王府花园里玩耍,失足落了水,正巧那时的楚修巧见了,令家丁把她给捞了出来。
      
      吓得不行的孟婉全身湿哒哒的,抱着这个小世子可劲的哭,眼泪鼻涕净往他身上抹,到如今孟婉都还记得当时楚修嫌弃的眼神。
      
      从他的生辰宴上回来,便大病了一场,足足一个月才好。
      
      若当时救她的不是楚修,她也不想欢喜上他吧。
      
      孟婉低头咬了一口糕点,其实仔细想来楚修莫不是克她?突然感觉茅塞顿开。
      
      想到此,她坐在椅子上摇晃的小脚停下了,嘴里嚼着糕点,脸蛋鼓鼓的,眉头却越发紧皱。
      
      看来是命里相克没错了,不行,他的生辰宴,婉婉得躲远点,找个理由不去。
      
      在她记忆中,好像临城的达官贵人家中都是清一色的男娃娃,上到皇子下到官员臣子,竟没一个生出女娃来。
      
      独独孟候府出了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哪家世族要是有什么盛宴之类的,总要把她也要请上,就连后宫那位燕皇后也十分欢喜她,总将她叫进宫里头去玩。
      
      可孟婉认生,去得多了就开始闹脾气,加上体弱多病,时不时染病什么的。
      
      宋氏便以病弱为由婉拒了每次的请宴,一来二去孟婉便待在厢房安心养身子,成了临城著名的病秧子。
      
      但纪王妃是苏州知县之女,与娘亲宋氏有上几分交情,所以上一世孟婉接触得较多的便是楚修,后来就成了他的妻。
      
      不过如今婉婉要给自己另找个好夫君,能对她好的,找不着这样的也没关系,只要不克她就行。
      
      一旁的张乳娘手里做针线活儿,打算给婉婉缝个粉色小垮包,平日里好装些随身物件什么的,抬首便瞧见了婉婉蹙着眉头,一脸深沉,像是在思考什么苦深大事一样。
      
      模样严谨,可把张乳娘逗笑了,这小娃娃有什么事好想不通的,无非是这糕点不够甜,或是不合胃口。
      
      “小姐是不喜这糕点?下次乳娘给你做。”
      
      孟婉松了眉望向她,记得乳娘做的糕点极好吃,甜而不腻,松松软软的,忙朝着她点头,奶声道:“好。”
      
      正在此时,一个丫鬟依身进了门,她笑着道:“张乳娘,夫人让您带着小姐去厅堂,听说是纪王府那边来了人。”
      
      说话间,孟婉正要低首去咬一口糕点,听到纪王府三个字,嘴还没合上,一愣,手中糕点掉在了衣裳上。
      
      这和前世不太一样,刚入临城第一天,纪王府可没来过人,这不对,难道是她记错了?
      
      张乳娘忙应了声,“这就来。”
      
      用帕子擦了擦孟婉满是糕点渣的小嘴,将那半块糕点放于桌上后,牵着孟婉的小手就出了屋子。
      
      到了厅堂后,只见宋氏与孟候坐在椅上,堂中还站了个布衣男人,孟婉记得他,不就是纪王府的李管家吗。
      
      见孟婉到了,宋氏容颜上含着笑将孟婉牵过了来,座上孟候对那管家道:“既然是纪王妃有请,那边带着婉婉去纪王府逛逛也成,来时婉婉不是还闹脾气吗。”
      
      孟婉仰首睁着圆眸子张望二人,怎么就要去纪王府了?
      
      宋氏笑着答:“是,正好与纪王妃多年未见了,也可叙叙旧。”
      
      孟婉低了眉,忙朝着宋氏伸着双手求抱抱,宋氏便将人抱了起来。
      
      孟婉枕着她的肩头,开始准备撒娇,糯声道:“娘亲,婉婉头昏昏,婉婉不想去。”
      
      宋氏听言,笑容淡下,用手抚了下孟婉的额头,也没听着发烫呀,可婉婉向来多病,也没让她放下心。
      
      “可是来时路上颠簸,让婉婉不舒服了?”
      
      孟婉苦着脸,“娘亲,婉婉难受。”
      
      见此,宋氏起了难色,拍拍她的背,想来还是心疼女儿,看向了李管家,“这怕是去不了,劳烦李管家代我向纪王妃道句不好意思了。”
      
      眼看孟婉就要得逞,小脸上还来不及偷笑,谁知那李管家道:“那巧了,纪王府上正有一门客,精通医理,可有妙手回春之名,正好可替令千金瞧瞧。”
      
      孟婉忙侧首去看那李管家,这人怎么突然如此可恨呢。
      
      宋氏面上一喜,“甚好甚好。”
      
      孟婉连忙趴在宋氏肩头,“婉婉不要去,婉婉要睡觉。”
      
      见孟婉越发抗拒,宋氏开始数落起来:“婉婉莫闹,头昏昏要给大夫瞧瞧才行,若是染了病,可要真的喝药了,且不说头昏,婉婉这几日腿上也有些不便。”
      
      此刻,孟候也站起了身,道:“既然如此,便带着婉婉去瞧瞧。”
      
      孟婉一下子话被噎住,望着两人越发坚定的眼神,她这回是真的苦了脸,婉婉这可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李管家躬了躬身:“说得是,这小孩不能大意,万一病了身子,可不如大人那般好治。”
      
      孟婉气得呀,怒视了李管家一眼,还有助攻的,快住嘴别说了。
      
      奈何孟婉长得软萌,这一眼怒视,一点震慑力都没有,反而可爱至极,惹得李管家心里开了小花,掩嘴低笑了声。
      
      李管家便做起了鬼脸,想逗孟婉开心,看得孟婉皱紧了眉头,哎呀,看起来更加可恨了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